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一抬头就发现原本在“大厅”顶部的“夜明珠”全部飞动起来,往自己身上压来。

    心下一惊,本能地往后退,脚下的地面不知道怎么突然间抖了一下,整个人就像是一个球一样往另一个方向滚去。

    端木青记得自己最后一眼看到的是那些纷纷杂杂的光芒中罗琪瑕和莫失惊恐的脸。

    接着就身不由己地滚进了另一个洞,而脑袋毫不留情地撞向了墙壁,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醒过来的时候,到处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而整个人都像是被炙烤着一般难受。

    不是被放在火上炙烤,而是从身体里散发出来的热度。

    动了动身子,方才发现自己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分明就是发烧了。

    摸了摸身上的衣裳,凭着湿度可以断定,她并没有昏睡多久。

    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小心翼翼地扶着墙壁。

    端木青深吸一口气,慢慢地往后挪动。

    这里是死门,她知道。

    但是,她不能就这么死,至少不能尝试都没有尝试过就这样死了。

    想了想大概的距离,一伸手,果然就碰到刚才她落下来之后关上的洞口。

    应该是一块大石头。

    猛然间退开几步,端木青奋力撞上去。

    但是除了半边身子的痛得酸麻之外,什么都没有动,那块石头就像是长在那里了一般。

    不死心地又试了两次,还是没有办法。

    不得不承认,她的力气在这样的情形下,实在是太小了,而且看这情况,不一定有力气就出得去。

    这石头应该是被机关嵌住了,打开机关的地方多半是在外面。

    既然没有退路,那就只能往前走了。

    即使前面没有出口,也比站在这里等死好。

    扶着墙壁,端木青一点一点地往前移动,生怕一不小心就触动了什么机关。

    发热的头脑,虚弱的四肢,让她觉得自己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棉花上,心里永远有一种触碰不到大地不踏实感。

    而身上的衣服因为浸了水的缘故,似乎变得格外的沉重,只是因为身子发着烫,反倒感觉不到那种冰冷。

    走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远,除了疲倦还是疲倦。

    前面依旧黑暗,眼睛依旧看不到任何东西,好像这黑暗永远都走不到头。

    可是,此时除了往前走,再无他法。

    就在她觉得眼睛沉重得睁不开,想要停下来歇一歇的时候。

    突然间想起赵御风,想起李静紫,想起前世的种种。

    再想起端木竣,想起端木素,想起端木赫,还有自己身边的那几个丫鬟。

    她不能死,还没有报仇,她知道赵御风不久就会有一个大动作,她还没有来得及阻止和破坏。

    还有端木素,如今她的命运正是如同风中的落叶一般,无依无靠,若是她也死了,素儿靠什么活下去?

    还有父亲,那个她一直不懂得他的父爱的父亲,母亲不在了,父亲是寂寞的吧!若是自己再死了,岂不是让他要对母亲自责一辈子。

    脑袋里嗡嗡嗡地塞了好多好多东西,就像是走马灯一样的来来回回。

    前世和今生有些分不清楚的感觉,重重叠叠,交错在一起,像是一出出唱不完的折子戏。

    一会儿是端木竣在断头台上的样子,一会儿又是端木翊倒在血泊中的模样。

    李静紫穿着红色的嫁衣,内疚地对自己说:“姐姐,我不会跟你争,我只是想要好好的跟着你。”

    花园里,赵御风笑靥如风:“青儿,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女子,我真是没有办法不喜欢你,若是我说我想娶你,你会答应么?”

    那张脸却突然间变得越来越模糊,慢慢地竟然成了韩凌肆:“如果我说,我是真的喜欢你,你信不信?”

    “娘!”瑾哥儿的声音,才刚刚会说话,带着婴儿的模糊。

    可是端木青却怎么也看不清他的脸。

    猛然间摇了摇头,从昏昏沉沉中清醒了一些,眼前却没有任何变化似的。

    脚步也越来越虚浮,越来越疲惫。

    膝盖的关节每动一下,就沉重的想将她拽入深渊一般。

    “我不能死!”端木青喃喃间开口,声音沙哑得连她自己都不认识了。

    意识清醒了些,身体上的累却无法纾解。

    端木青闭上眼睛,靠着山壁缓缓蹲下身子,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

    休息一会儿,一会儿再走。

    心里的这个念头就像是魔音一样召唤着她。

    但是她知道,不可以,此时一休息,只怕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这里没有罗琪瑕,没有莫失莫忘,也许还有许多的机关,再不努力找出口,她,必死无疑。

    用尽力咬了下嘴唇,顿时整个口腔里溢满血腥味,让她觉得一阵恶心。

    干呕了一会儿之后,总算是又清醒了一些。

    接着往前走,她感觉到手上摸着的墙体好像变得湿润了些,这就说明前面一定有水。

    有水的地方又怎么会没有出口?

    心下蓦然间生出些希望,让她继续坚持着走下去。

    咬着牙,端木青接着走,接着走,接着走……

    除了这个信念,脑袋里再不想其他的事情。

    可是,让人沮丧的是,走到双脚疲惫不堪,她还是没有走到那想象中的水源。

    而旁边的山体,湿度还是那样,没有半分变化。

    端木青不得不认为,这水分根本就是山体里的地下水。

    这样的想法就像是疯草一样在她的脑海里蔓延,让她顿时间泄了气。

    而这样失去希望的后果就是,身上所有的疼痛,顿时如同被压抑久了的猛兽,席卷而来。

    端木青一屁股瘫倒在地,再也没有一丝力气往后仰倒。

    闭上眼睛,她感觉自己很快就会去到阴曹地府,有一种灵魂出窍的虚空感。

    整个人,飘飘荡荡,身子不由自主的抖动着。

    她快死了吧!

    心底里不由得反问自己,越问答案越肯定。

    想不到老天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竟然会死在了这里。

    “不对!”端木青又睁开了眼睛。

    不是灵魂在飘升,而是自己躺着的地方在抖动。

    恢复了一些意识,端木青将手掌贴在地面上,果然感觉到强烈的抖动,就连这整个的空间都开始嗡嗡嗡地响了起来。

    第一反应是地震,下一瞬才意识到是自己触动了什么机关。

    但是她现在真的没有力气逃过这个机关了。

    会怎么死呢?

    自嘲地冷笑了一声,突然间听到一个什么不同的声音。

    还没有足够的力气去想,就听到有人喊了一句:“青儿!”

    端木青一愣,想要开口,却蓦然间发现身下的石头开始往下坠。

    “啊!”

    蓦然间失重的感觉让端木青惊叫出声。

    但同时,也让她听到另一个人的声音。

    似乎是石头比自己落得更快,端木青很快就直直地往下掉。

    但是下一瞬间,就被一个有力的臂膀揽住了腰。

    这种感觉好像很熟悉,混沌的脑子里,就只有这一个感觉。

    黑暗中端木青抬起头,什么都看不到,但是那种味道却是熟悉的。

    “韩凌肆!”

    “哈哈,你竟然看不到的情况下也能认出我,看来我在你心里的分量也不轻嘛!真是太振奋人心了。”

    果然是他,这样的语调,这样的姿态。

    就这样一句戏谑的话,让端木青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好像一瞬间,她就已经安全了。

    韩凌肆不知道点了那里,两个人飞快地往另一个方向荡过去。

    耳边呼呼的风声好一会儿才停,终于在一次踏上了坚实的地面。

    看到已经暂时安全了,韩凌肆松开手。

    怀里的人却顺着他的身子直直地往下滑去。

    “青儿!”

    飞快地将她拉起来,她却像是一团软泥一样,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不小心碰到她的手,竟然滚烫得吓人,方才想到自己刚刚抱住她的时候,她的衣裳还是半湿的。

    探上她的额头,果然,烫得如同火炭。

    这分明就是体力透支加上严重的风寒所致。

    “青儿!”

    一脸喊了三声,端木青才幽幽地应了一下,声音轻得几乎都听不到。

    “你刚才可是第一次叫我名字呢!从前总是大皇子大皇子的,这算不算是你开始也喜欢我了呢?”

    韩凌肆依旧戏谑着,好像一个无赖。

    端木青身体动不了,但是却还有一点儿意识。

    听到他这么说,才想起来,好像她确实没有叫过他的名字。

    微微动了动,端木青还是没有开口。

    韩凌肆心里着急,行为上却表现得十分潇洒惬意:“我觉着你以后还是叫我韩凌肆好了,不!太疏远了,还是叫凌肆吧!

    也不对,怎么跟念数字似的,要不,你叫我肆肆?还是肆哥哥?”

    端木青听着他这些话,莫名的脑子似乎也清醒了些。

    “不过青儿啊!这些我们都可以以后再考虑,现在我们得要先出去。”

    说着,也不管她答应不答应,直接将人打横抱了起来。

    “你是我未来王妃,抱你也是正常,就当提前练习好了,你说好不好?”

    端木青此时真的很想说一句,我说‘不好,你会放下来么’?

    可惜的是,她此刻确实是连这句话都说不出来。

    抱着美人,韩凌肆正要迈步走开,蓦然间发现脚下的地面又开始往下陷。

    当机立断,立刻脚下一点,飞快地往前越开十几丈。

    才站稳,就感到前面呼呼的风声有东西快速砸过来。

    而此时,他才着地,又抱着端木青,根本就没有办法避开。

    那急速飞来的东西究竟有多大,连端木青都能感觉得到破空而来带来的气流。

    “韩凌……”

    三个字都没有说完,端木青就感觉一阵旋转。

    听着那声音,韩凌肆飞快地转过身,抱着端木青努力让自己弓起背。

    几乎是同时,那东西就直接撞了过来。

    端木青只听到一声巨响,和石头四处散开的声音。

    紧接着,天空一片安静。

    这安静如同死亡。

    和她紧靠着的男人,却坚如磐石一动不动,连手指都没有抖一下。

    那是一块巨石,她知道。

    那他……

    ~~~~~~~~~~~~~~~~~~~~~~~~~~~~~~~~~~~~~

    小寒:好几天都没给亲们留言了,亲们最近可好?狐狸和墨墨的打赏太猛烈了,小寒都不好意思不加更了,但是这个礼拜好几天都在梳理细节和伏笔,没办法存稿,所以,加更留到周末可好?期待哈!爱你们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