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面对淑妃如此的职责,齐夫人一声不吭。

    在外,她是淑妃,她是臣妇,君臣有别。

    在内,她是丈夫最在乎的妹妹。

    骂了几句之后,淑妃才停下来,坐在一旁生闷气。

    齐夫人眼见着她气消了些,方才敢开口问道:“娘娘,今日这件事情委实太奇怪了,我们的计划并无外人知晓,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心只顾着生气,此刻听到她说起,才惊觉。

    是啊!好端端的事情怎么会这样?

    先是罗琪瑕和端木青没有了踪影,然后李静紫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那里。

    再就是,之墨跟她发生那样的事情被赵御玄撞见。

    而后,所有的人又恰到好处的出现,这若说都是巧合,未免也太巧合了些吧!

    说是没有人在中间捣鬼,她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的。

    “查!”冷静之后,淑妃冷冷地扔下一个字,“你们府里上上下下给我好好的查。”

    齐鸣听命下去吩咐。

    淑妃抬眼看了下自己的儿子,眼见着他懊恼的样子,心里的气又没有办法发作出来。

    终究还是摆了摆手:“本宫回去了,本来陛下都决定了留寝,好容易找了个借口脱身。”

    齐国公府闲趣居里,李静紫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的梳妆台前,呆呆地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

    因为长时间的流泪,让她的一双眼睛变得浮肿不堪。

    但是她原本就是巴掌脸,大眼睛,此番看起来到更让人生怜。

    这一直是李凝霜教给她,让她在男人面前表现的样子,据说她当年就是那样纤弱的模样迷住了端木竣。

    现在想想她的下场,未免不怀疑那些话的真实性。

    现在再看着自己这张脸,李静紫突然间觉得有点儿难受。

    今天的一幕,她不敢想,却一遍一遍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她也不知道怎么的,好像是眼花了还是怎样,看到端木青鬼鬼祟祟的往后面走去。

    想到露稀过来跟齐夫人说她已经回去了,怎么会又出现在这里,心里奇怪才会跟着去。

    谁知道还没到跟前就被人迷晕了,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是赤身躺在一个同样没有穿衣服的男子身旁。

    两人身上都是欢爱的痕迹。

    当时心里全然地懵了,还来不及反应,赵御玄和李静茹就出现了。

    听到李静茹说的那些话时,她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李静茹一直都不喜欢她,以前当她还是端木紫的时候,还愿意虚与委蛇,现在却明里暗里给自己难堪。

    这样的一幕就发生在她眼皮子前,她肯定快要乐疯了。

    还有赵御玄,他一直喜欢自己,曾经还送过许多东西讨好。

    现在已经答应了,说他们两个是两情相悦情不自禁。

    他应该会娶自己的吧!但是,他心里会原谅这一点么?

    所有人都看到自己衣不蔽体的样子,回来之后,好像整个齐国公府的人都对她指指点点。

    几乎都可以想象到背地里,她们谈论她不知羞耻的模样。

    想到这里,李静紫又忍不住流下泪来。

    今天见到外祖母,她也是十分失望的样子,连她都对自己失望了么?

    想到赵氏的眼神,李静紫突然回过神,赵氏会对她失望,不就是说明还在乎她么?

    只要获得外祖母的欢喜,日后还是可以慢慢来的,大舅父孝顺,定然会帮自己。

    那么就算是赵御玄心里有疙瘩,顾忌着舅父也会计较她。

    想到这里,李静紫用手帕胡乱地擦了把眼泪,就往赵氏的屋子里去。

    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的屋子边并没有走动,怕影响到她的情绪。

    所以一路过去都没有人。

    李静紫来到齐国公府之后,很受赵氏的喜爱,特意让她跟自己住在一个院子里,方便照顾。

    一直走到赵氏的窗前,发现灯还亮着,蓦然间又有些踟蹰,不知道待会儿怎么开口才好。

    正犹豫着,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人说话的声音。

    这么晚了,谁还在?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李静紫直觉上就认为这里面十有八九是在说自己的事情。

    忍不住悄悄走到窗台边,从缝隙里往里面看去,就看到赵氏靠在大迎枕上,而丁氏坐在下首的一个挨背椅上。

    就只有,赵氏最信任的祝妈妈在一旁服侍着。

    “虽然事情的经过和我们料想的不大一样,到底结果也是一样的。”

    丁氏在赵氏面前说话,总是轻声细语的,带着些奉承的味道,不得不说,赵氏她就喜欢这个姿态。

    是以丁氏在媳妇中也是最得宠的。

    “哼!”此时的赵氏脸上还犹自有些不开心,“可是这样一来,别人会怎么讲我们齐国公府?养出来的小姐这般不知检点。”

    丁氏忙赔笑:“母亲这是哪里的话?那紫儿又不是在我们跟前养大的,那是永定侯府的女儿,被家里人赶了出来,我们才收留的。”

    听到这话,赵氏一愣,随即好像明白了一样,神色缓和下来。

    “这样一来,大家也就会自然而然地联想到她被赶出家门一事了,说明她早就有问题,到底与我们家不相干。”

    这下完全明白了,赵氏点头:“话是这么说,到底是我们家的女孩子,如今名声不好了,只怕也控制不了五皇子。”

    “母亲,你忘了,我们原本就没有打算让她控制五皇子,她比她娘好不了多少,能有多大能耐。”

    “嗯!只要她嫁给了五皇子,那五皇子就不要想从外戚那里借力,也可大大削弱他的实力,娘娘那里就好办多了。”

    想到这一节,赵氏脸上开始浮现出笑意。

    丁氏此时方才放下心来,笑道:“而且,母亲你想,如今发生了这事儿,别人不知道,五皇子他知道啊!以后跟紫儿在一起,那能有好脸色看?”

    听到她这么说,赵氏微微露出讶异的神色:“你的意思是?”

    勾唇一笑,丁氏有些神秘道:“母亲你想,若是五皇子对紫儿不好,到时候传到了陛下耳朵里,陛下会怎么看五皇子?始乱终弃不为过吧?”

    愣了一下方才消化掉这句话,赵氏终于露出笑容来,拉过丁氏的手,拍了拍笑道:“好,好好好。”

    一连说了好几个好,方才笑道:“你们这些媳妇当中,还是你最聪明,也最有眼见,所以老大在兄弟当中才最优秀。”

    听到这话,丁氏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李静紫站在窗户外,听着两个人的话,只觉得心里一阵阵抽搐着生疼。

    却只敢紧紧地咬着手帕子,不敢哭出声来。

    突然间听到有婆子说话的声音传过来,再不敢多留,偷偷地往回跑了。

    直到回到闲趣居方才放开声音。

    却发现根本哭不出来,只有眼泪无声地掉落。

    想起自己被赶出永定侯府那一日,端木青说的话。

    “不过你也算是求仁得仁了,齐国公府本来就想让你去那边,这一次你可算是没有后路,完全是他们的人了,以后前途远大呢!”

    原来别人都看得出来,她对于齐国公府来说,不过就是一颗棋子而已。

    可笑的是,自己竟然还以为这里会是自己最后的一个容身之所。

    只怕这是早就被盯上了的吧!

    从母亲病重时,丁氏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开始,到后来李彦俞主动跑过来说愿意替她出头。

    现在想想,李彦俞又不是傻子,一封勒索信怎么会笨到用云宣自己写?

    原来一开始,他们就是要断了自己的后路,好让自己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她幸不幸福,过得好不好根本就没有人会在乎。

    浑身突然间像是被抽掉了所有的力气一般,李静紫瘫倒在地,许久许久都没有动。

    直到第二天晨曦,在众人的目光中,走出闲趣居。

    天京第二天,一早就到处疯传着齐国公府外小姐,李静紫和五皇子赵御玄的丑事。

    而朝堂上,皇帝听闻此事,正要发怒,赵御玄却言辞恳切地上了一表,意思是请求娶李静紫为正妃。

    并宣称,他的正妃之位,只会留给李静紫。

    如此高调的求娶,倒是让一干等着看笑话的人闭了嘴。

    而坊间的传闻,也很快就从男盗女娼改成了风流韵事。

    皇帝虽然不喜,但是到底,赵御玄也算是保住了皇家的名声。

    而这样的消息对于舞墨阁来说,根本就引不起任何的兴趣。

    端木紫还在昏迷,喝了云千的药,高烧已经退了,但就是不见醒。

    采薇和露稀急得团团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端木素楚研帮忙瞒着老夫人,只说她最近忙着绣嫁衣,没有时间过来陪她。

    端木竣跑太医院都不知道跑了多少趟,太医来了效果却还不如云千。

    跑了两三天之后,也就不跑了,而是自己去翻医书。

    如此四天过去了,床上的人,还是紧紧闭着眼睛。

    这让云千都觉得奇怪。

    韩凌肆这些日子也没有回韩府,一直都在舞墨阁里守着。

    好在如今永定侯府里人少,就算是他住在旁边的客房里,天天守在这儿,也没有人说什么。

    夜风吹进来,有些凉意。

    韩凌肆站起身,去关窗户。

    一转身,就看到床上的人,头动了动,飞快地跑过来,却看到她似乎在喃喃自语。

    心下一喜,将头凑过去,果然就听到她在说什么。

    但是当听清楚的时候,整个人顿时呆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