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说这话,便吃吃笑着看向韩语嫣,看到她铁青的脸,笑意更盛:“王妃说的规矩,红衣想应该不用将我考虑在内吧!”

    想不到这个女子言辞这样厉害,若影也说不出话来,只拿眼睛去看自己的主子。

    韩语嫣气得手指发抖。

    这个红衣根本就是一个青楼女子,不知道怎么就勾搭上了赵御风,在他们成亲没几天就被带进了王府。

    许是担心外面人的议论,赵御风并没有给她任何名分,却将府里最好的东西都送去了她住的落云阁。

    这样没名没分的住在这里,这个红衣竟然没有感到一丝的耻辱,反而利用这一点为所欲为。

    看到她这幅模样,红衣笑道:“王妃你清闲,我可忙着呢!王爷马上就要回来了,到时候我那小小的落云阁又要忙个不停,就不陪王妃你说话了。”

    说完就大摇大摆地带着自己的丫鬟离开。

    走了两步,又转回来走到韩语嫣面前,笑道:“对了王妃,昨日我想打一套红玛瑙的头面,王爷说最近事情忙,没空替我吩咐下去,让我跟你说一声,请你代劳,那就麻烦你咯!”

    不理会她的反应,红衣自顾自笑吟吟地转身离开。

    原本一直压抑着的愤怒此刻终于爆发出来。

    想她堂堂一个公主,在东离的时候,就是皇帝也都宠着惯着。

    此刻却被这样一个下贱的女人当做仆人一般使唤。

    更何况,从她出生到现在,任何时候,都是高高在上,骄傲如孔雀般的存在。

    猛然间伸手拉过女子的手腕,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愕然转脸的时候,一个耳光迅速地甩了上去。

    瞬间女子便如同一朵从枝间凋落的花一般,飘然倒地。

    那些跟着红衣一起过来的丫鬟们顿时傻了眼。

    一旁的若影目露得色,他们公主向来是睚眦必报的人。

    刚才连番的忍耐,不过是因为赵御风的关系。

    但是,惹了公主的人是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这个红衣,就是缺教训。

    “你……”红衣大概也是被这一巴掌给打蒙了,半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她。

    一把甩开她的手,韩语嫣冷哼一声:“不管你是什么人,在我面前,你最好给我放尊重点,我韩语嫣,跟你一个婊子站在一起都是给你长脸。”

    原本看着总是一副高高在上,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也甚少说话的王妃,突然间这样暴怒。

    那些丫鬟们也都吓得不敢开口。

    冷冷地扫了一圈在场的人,韩语嫣正要离开,背后却突然间想起一个男子带着怒气的声音。

    “这是在做什么?”

    红衣一听这声音,反应比谁都快,两行眼泪立刻便从眼眶滚落。

    “王爷……”

    不过两个字,愣是被她喊得千柔百转,听着就让人觉得心疼。

    赵御风什么都没有问,直接快步走过来,蹲下身子将美人扶起:“怎么了?”

    立刻就看到她脸上鲜红的掌印,神色即刻紧张起来,小心地抚上她的脸颊,柔声问道:“疼不疼?”

    红衣眼中泪光闪闪,但是却抿了抿嘴,佯作倔强地摇了摇头。

    “还说不疼?眼泪都出来了。”

    轻轻地抽出她袖子的手帕,替她将眼泪擦掉,方才看向韩语嫣。

    只是表情顿时换了,好似倾盆大雨前的天空。

    “发生什么事了?红衣被谁打的?”

    看到他如此护着她,韩语嫣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却不想放下姿态,只是冷冷道:“我!”

    赵御风神情更加难看了:“她怎么了,你要这样打她?”

    心里气不过,但是多年来养成的脾气叫她拉不下这个脸面在他面前辩解。

    若影当然了解自己主子了,看到她这模样就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想到红衣那嚣张的样子,便代替韩语嫣道:“王爷,你不知道,这个女子太过分了,丝毫不把王妃放在眼里。言语无状,辱及王妃。”

    赵御风扫了一眼在场的丫鬟,被他视线落到身上,所有人立刻低下了头。

    “好了,本王知道了。”

    本以为赵御风会再问什么,或者向其他人求证,然后给韩语嫣一个交代,教训红衣一顿。

    谁知道他只是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将若影接下来的所有指责堵在了肚子里。

    转脸看向韩语嫣,赵御风脸上恢复到平日里的温和:“她平民出身,对于规矩礼仪多有不懂,你担待些就是了,何必动气?

    这样子闹得鸡飞狗跳的,成何体统呢?

    当做没有看见不就完了么?”

    韩语嫣胸口就像是被人闷闷地揍了一拳似的,一抬眼就看到他貌似温和的脸上,带着淡淡厌弃的眸子。

    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咬了咬牙,径自转过身,往自己的院子里去。

    赵御风也不说什么,而是走到红衣面前,柔声道:“你也是的,我一不在,就把自己弄得这样狼狈,叫我怎么放心?”

    声音不大,但是却足够让还没有走远的韩语嫣听得清清楚楚。

    但是她除了几乎要抠进肉里的指甲之外,没有任何的表示。

    脚步依旧不急不缓。

    “王爷,我早就说过这里我住不下去嘛!”

    红衣撒娇的言语中,带着明显的炫耀和得意,却让韩语嫣的脚步更加的沉稳。

    “王妃……她……”

    走到院子里,若影才敢开口,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面对这样的事情,赵御风没有开口职责红衣,反而说她小肚量,有失主母风度。

    虽然言语间并没有真的指责的语气,可偏心的态度却是那样的明显。

    韩语嫣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面对他这种表现,她其实也算是意料之中的。

    自从新婚的晚上之后,赵御风再看到她,眼中有意无意总是会露出淡淡的厌弃,行为上却又不表现得分毫。

    在人前人后,他们依旧是夫妻,两人也是同样有商有量,只是剩下两个人的时候,才能感觉到两人之间的问题。

    韩语嫣从来不认为自己会在乎这个男人,但是这不代表着,她可以忍受他那种厌恶。

    初一十五,按规矩,他必须要留在正房过夜。

    可是每当那个时候,她都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他的不远触碰。

    甚至连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他也总是尽量的靠近内侧,好像自己--好脏。

    这让她多年来的自尊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纵使她一开始答应嫁过来,就没有想过找一个男人相亲相爱,但是却并不代表,她愿意过这样的日子。

    她可以忍受别人对她的冷漠,可以忍受别人对她的冷嘲热讽,但是不可以忍受这种侮辱。

    到现在,韩语嫣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初夜会没有落红。

    尽管曾经发生过那样多的事情,可她绝对还是清白的。

    落云阁内,所有的仆人都退得干干净净,只留下红衣和赵御风。

    “她到底是什么态度?”

    完全换了一个样子,赵御风双眉出现小小的丘壑,沉声开口。

    同他一样,红衣也不似方才那般娇羞怯怯,脸上严肃认真的表情让她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受过训练的卫兵。

    与她一身的行头完全的不搭。

    “她应该生气了。”

    “生气?”赵御风勾了勾唇,“我就是要她生气。”

    一转脸就看到她眼眸中露出不解的神色,赵御风并没有打算跟她解释。

    “还有什么动静没有?”

    撇开自己的疑惑,红衣恭敬答道:“她似乎送了两封信出去。”

    “东离?”

    “是!”

    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些,没有理会红衣,直接往内室里去了:“今晚我就歇在这里。”

    红衣什么表情都没有:“是!”

    将门关上,赵御风躺倒这张这些日子已经有点儿习惯的床上。

    今天十五,本来应该是去正房歇息的日子,但是今天既然发生了这么一出,加把火未尝不可。

    既然已经将人娶了,不管她从前怎么样,以后就只能是他的人。

    那一身的锐气是无论如何也得要磨掉的,既然她已经开始往东离送信了。

    那就说明,这些天的做法,还是有些用的。

    如今赵御行和赵御玄两人风头日盛,他必须要忍。

    东离那边,说不定到时候会有大用处。

    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赵御风正想睡,却听得外面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不由皱了眉。

    “外面发生了什么?”

    红衣急急忙忙披上外衣走进来,看到他面色不愉,有些担忧。

    ~~~~~~~~~~~~~~~~~~~~~~~~~~~~~~~~~~~~~~~~~~~~~~~~~~~~~~~~~~~

    小寒:今天只能加更一章了,葱编说下个礼拜给小寒安排推荐,到时候要看《乱世嫡女》的数据如何,再考虑要不要加更,所以,现在要努力存下稿,数据好的话,小寒就要加更了,数据不好的话,不好的话……不好的话,小寒就可以去撞豆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