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衣摆随风上下飞舞着。

    墨黑的长发依旧是一根白玉簪子挑起,只是脸上没有了平日里的漫不经心。

    像是沉醉在了那一首乐曲里,他整张脸上都是淡淡的哀愁。

    而那颀长的身材因为视角的缘故,好像出现在茫茫天际,有一种可望不可即的遥远。

    静静地枕在手臂上,端木青就这样看着他。

    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韩凌肆。

    不像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那样不羁,第二次见的时候那样放肆。

    也不像那年元宵时的冷漠,更不像逼婚时的霸道。

    此时的他,如同已然羽化的仙人,那样飘然地立在高处,而他的世界,就只有那一曲凄婉的洞箫。

    不知何时,一曲终了.

    端木青回过神,就看到他站在那里,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自己。

    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才如一只翩然而至的鹄,飘然而至。

    一句话没有,直接揽过她的腰,便又回到了方才的屋顶。

    扶着她坐在屋椽上,韩凌肆道:“有事儿闷着的时候,站得高,心胸才会放开,也就不闷了。”

    端木青转脸去看他,却发现他看的是远处的群山,一双凤眸里,不知道安放了什么东西。

    这一座凉亭是建在假山顶上的,所以高过了永定侯府其他所有的建筑物,站在这里,确实可以看得很远,很远。

    站在这里,确实如他所说,原本心中的块垒,好像渐渐地消散了,反倒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畅。

    “没想到,你的萧倒是吹得不错。”

    突然掀唇一笑,端木青道。

    韩凌肆回过神,也恢复到平日里漫不经心的模样,随意靠着她坐下,一点儿也不觉得靠这么近有什么不妥。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我可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要外表有外表,要内涵有内涵的好吗?能嫁给我是你的福气。”

    听他这语气,端木青如何还能郁闷得起来,挑了挑眉:“是吗?那我岂不是配不上你?要不让陛下把那旨意撤了吧!”

    自从,那次骠骑大将军府的事情之后,两人的关系似乎近了许多,很多时候,就像老朋友一般。

    “算了,这个时候让陛下撤掉旨意,你以后还怎么嫁的出去啊?

    我虽然吃点儿亏,但是看在你还算有两分姿色、又泡得一手好茶的份上,勉强收了算了。”

    说着,便将头发往后一甩,说不出的得意和骄傲。

    看到他这个样子,端木青简直有些哭笑不得。

    “对了,其实呢!我棋也下得不错。”

    突然间凑到端木青的耳边,韩凌肆吐出这么一句话。

    对他突然的靠近,吓了一跳,她几乎没掉下去。

    还好某人手疾眼快,一把搂住,带到自己怀里。

    “你做什么?”松了一口气,端木青微蹙了眉头嗔了他一眼。

    韩凌肆却并不放手,而是继续在她耳边道:“你都是我的未婚妻,为什么总是跟别人下棋啊!我的棋艺也不错的。”

    说话的时候,他的气息扑在耳边,痒痒的,热热的,让她顿时红了脸。

    这个人就不能换一招吗?

    但是想起他说的话,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他分明是在说赵御鸿。

    她虽然不能喜欢上赵御鸿,更不可能会成为他的王妃,但是不得不说,有些时候,还是可以像朋友一般的相处。

    更何况,对于赵御鸿这个人,她也必须要稳住,拔除赵御风,他可是个关键人物。

    “放开我。”

    回过神,发现自己还被他搂在怀里,此时两个人坐在这样高的地方,若是有什么人经过看到,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样的话头来。

    “不放!”没想到某人竟然耍起无赖来了,“除非你答应我,以后不能跟别的男人那样亲近了。”

    这话说得端木青一愣,韩凌肆……这是在吃醋?

    陡然间想起梅花林的那件事情来,心里顿时有些烦乱起来:“韩凌肆,放开我!”

    眼看着她的眼睛里有了些怒意,韩凌肆方才不情愿地放了手:“他又没有我长得好看,还下得一手臭棋,你眼光真是有问题。”

    听到这话,刚刚心里生出的怒气也瞬间没有了影子,这个人怎么有时候跟个小孩子似的?

    而她没有看到的是,垂花门前,一个暗紫色的身影带着些黯然的味道走了出去。

    直到那边的身影完全消失,韩凌肆的嘴边方才露出一个让人几乎察觉不到的笑意。

    而赵御鸿却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两边都看不到端木青的身影,生怕她心里因为好友的出嫁不痛快,特地过来找她。

    谁知道,竟然看到这样一幅画面。

    到底,自己哪里不如他?

    随着热热闹闹的婚礼过去,没多久,老夫人突然间就病了。

    病势来得凶险,让端木青都有些措手不及。

    之前因为她那场病的时候,老夫人突发气喘,让她十分小心老人家的身体。

    几乎隔几日就会替她诊一次脉。

    谁知道这日一大早,不知道是哪个丫鬟毛手毛脚,将洗漱的水洒在地上。

    老夫人一个没注意,就滑到了,接着就昏厥了过去。

    端木青小心翼翼地替她施完针之后,没多久她就苏醒了,只是下半边身子却动不了了。

    分明是中风了。

    原本最担心的就是这样的情况,再施针下药的时候,就针对这一点,谁知道还是没有避免。

    一屋子的人,顿时愁云惨淡起来。

    “谁服侍老夫人洗漱的?!”

    从内室出来,端木竣把荣禧堂所有的小丫鬟都叫到了院子里,沉声问道。

    好一会儿,才有一个小丫鬟慢吞吞地走了出来。

    一抬头看到端木竣阴沉的脸色,便“噗通”一声跪到在地:“侯爷!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也不知道怎么就将那水洒到了地上。”

    说这话,眼泪就涌出来了,整个人小小的身子也跟着发抖。

    “你这个样子竟然也在老夫人跟前伺候,这会子老夫人出了这样大的事情,你……”

    端木竣从来都不是心狠之人,此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总不能要了她的命吧!

    好半天方才接着道:“把她带下去,看明天老夫人的情形,再行处置。”

    谁都看得出此时端木竣的怒意,谁还敢怠慢,立刻就有人上前将她拖了下去。

    因为老夫人的病,端木苍和端木赫也急急从任上赶了回来。

    顾念着端木家的功劳,加上这段时间一切太平,皇帝特意准了两人的长假,等老夫人的病情稳定了再回去。

    到底下半身不能动了,虽然有丫鬟婆子们,端木青几个姐妹等人还是天天前往荣禧堂。

    始终都保持有人在跟前,轮流换班。

    过了几日,却不想,还没等端木竣给那丫鬟的处置下去,她就先自寻了死路,撞死在了房间里。

    听到这消息,端木青也有些惋惜,按照端木竣的性格,其实最多不过就是赶出永定侯府罢了。

    “这个红雀也真是的,又没有说要将她怎么样,她就这么不经事儿,白白丢了条性命。”

    露稀快人快语,听到她的死讯,到底还是有些惋惜,蹙眉道。

    采薇却摇了摇头,冷静道:“她本就不适合在府里,做起事情来总没个分寸,这次不出事,下次也免不了。”

    “你很了解她?”

    采薇甚少这样评价一个人,倒是让端木青有些惊讶。

    闻言,采薇笑着摇头:“哪里称得上了解,她是老夫人屋子里的二等丫鬟,平日里跟我们接触的少,不过是点头之交。

    若不是小姐你醒过来的那天,我还真是不知道她是这样一个性子的人。”

    听到采薇的话,露稀才想起来,拍手道:“就是,也不知道老夫人是怎么回事,平日里看人那样准,还会将这样一个人放在屋里用。”

    听到两个丫头的话,端木青陡然间停下脚步,好像想到了什么。

    红雀就是端木青醒过来的时候,那个被端木素打晕的丫鬟。

    采薇和露稀两人将那天的事情讲了一遍,端木青却瞬间变了脸色。

    “她冲进来找我,可有说什么?”

    “别提了,”露稀一提到那天的事情就十分生气,“若不是四小姐,她当真冲了进去呢!还说什么拿花样子。”

    “花样子?”

    采薇看着端木青的脸色,认真地点头:“嗯!牡丹花样子,说是你答应给她的。”

    听完她们俩的话,端木青并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看着某一方,手指静静地敲在一旁假山的石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