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说,这红雀在我醒过来的时候来过?她来做什么?”

    “小姐,”过了一会儿,采薇才出声,“你……你并没有答应她?”

    虽然是在问她,可是语气是肯定的,她跟着端木青这么久,已经能够猜出她大概的想法。

    露稀却有些茫然,不知道怎么突然间为一个花样子计较起来了。

    “没有。”端木青好半晌方才轻声道。

    简短的两个字,就说明了一切。

    “没有?那……”露稀一听到端木青这样说,第一反应想到的是红雀撒谎,随即才反应过来,这个谎意味着什么。

    “你们说,还有一个叫做红莲的丫鬟?”

    走出了一段路,端木青突然间又开口问道。

    采薇脸上却露出担忧的神情来:“前天我想起红雀,便问起红莲,说是家里死了人,回去奔丧去了。”

    “走了?”

    言语中不乏讽刺,只是眼中却是精光大盛。

    “我让人去查。”

    端木青点了点头,带着露稀继续回舞墨阁,采薇却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露稀心里知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但是,看到采薇和端木青配合得亲密无间的样子,心里头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又一次涌上来。

    才过了两日,端木苍和端木赫一前一后都赶回了家,可见一路上的辛苦。

    此时老夫人已经醒了过来,脑子也不再那么糊涂,只是不能行动,只能由人抱着来去。

    看到两个孙儿回来,有一瞬间的愣神,好一会儿才想起端木青前两日跟她说过他们会回来。

    不像从前那样,对于她们的回来只是感到欢喜。

    这一次的老夫人显得有些喋喋不休,一直不停的说着他们小时候的事情。

    才走开了一会儿,便问:“苍哥儿和飞远呢?”

    这个样子叫他们一众后辈看得心里堵塞,这分明就是老了,潜意识里怕看不到自己身上下来的人。

    端木赫倒还好些。

    端木苍自小跟老夫人亲,近些年又很少在家里,更是得要寸步不离,老夫人方才放心。

    不过,倒也因为他们两个人,端木青才可以腾出手来,好好查查关于那红莲和红雀的事情。

    查了几日,结果却让端木青很不满意。

    首先是采薇派出去的人回来说,红莲在回家的路上被人给劫了,已经不知道去向。

    虽然这不是什么好消息,但是也更加肯定了她们的猜想。

    一个小小的丫鬟,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这样恰到好处的消失呢!

    可是除了这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有用的。

    红莲的家里人已经查过了,根本就子虚乌有,在府里档案里查到的,根本就找不到。

    红雀更是,竟是红莲的表妹,当时进府的时候,竟然说是两姐妹一同进府,有个照应。

    如今看来,根本就是两个无根之人。

    这就很明显了,分明就是有人将她们安插在永定侯府的,而目的……

    她却还不知道。

    冷冷地看着纸上两个丫鬟的名字,端木青将府里所有有的人一一盘算了一遍,竟然没有一个可疑之人。

    “小姐,我问过了,当年她们两进府的时候,是容妈妈带进来的。”

    采薇的脚步有些匆忙,显然是一得知消息就赶了过来。

    “那我们,去容妈妈那里问问?”

    一直站在端木青身后的露稀闻言,顿时有些兴奋起来,这两天为着这事儿,她脑袋都想破了,还是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已经把容妈妈请过来了。”采薇点了点头,淡淡道,“小姐,现在见她?”

    “叫她进来。”

    端木青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桌上敲着,脸上看起来十分平静。

    容妈妈端木青是认得的,她是内府里管着库房的妈妈。

    但是,这采买丫鬟的事情却是跟她毫不相干,她怎么会跟红雀红莲扯上关系?

    想来采薇也是因为想到这一层,才会把人请了过来。

    “大小姐安!”

    容妈妈看上去四十不到的样子,也十分整齐,一头头发一丝不乱的盘着圆髻。

    只是一双提溜打转的眼睛,看得出来并不是个十分本分的。

    “容妈妈,红雀……死了你可知道?”

    不紧不慢地揭起杯盖,将茶末拨到一边,慢条斯理的喝着茶,眼睛去打量着下面的妇人。

    听到端木青的话,容妈妈眼睛珠子又动了动,想不到端木青找她是说红雀的事情。

    心下一考量,紧接着便叹息道:“这丫头也太不经事儿了点儿,又没说要将她怎么样,她就这样寻了短见。”

    端木青点了点头,好像对她这话也是赞同的:“现在人已经死了,说什么也没用,就是不知道家里人能不能赶过来。”

    “哎呀!大小姐说的是呢!好歹也是父母生的,如今死了也……唉!就是不知道要多久才赶得到。”

    “妈妈这话说得好生奇怪,”端木青将茶碗放在桌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阖府上下只怕,也就只有妈妈知道她老子娘在哪里才对啊!”

    心下骇然,脸上却还带着心虚的笑容:“大小姐这话怎么说的,那红雀我也就见她几次面,怎么会知道她们家的事情。”

    “是吗?”端木青脸上不露山水,依旧淡笑地看着她。

    “是……是啊!”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端木青这样的表情,容妈妈心里头蓦然间心慌起来。

    一开始,就觉得十分不对劲,大小姐好好的怎么会向她问起红雀的事情呢?

    难道她早就知道了些什么?

    心下正打鼓一般的思量着,陡然间“咣当”一声,在面前炸响,将容妈妈吓得三魂走了其二。

    “大……大大大小姐。”

    “我给你机会你还不说,是等着挨板子吗?”

    一改方才柔和的样子,此时端木青脸色阴沉,一双眼睛就像两把利剑一般落在自己的身上。

    容妈妈吓得赶紧跪倒在地,这时方才知,今日过来,分明是三堂会审!

    “小姐,大小姐,奴才也只是一时的财迷心窍才做了这件事情的啊!小姐,奴才再也不敢了。”

    和采薇对视一眼,采薇会意,走上前冷声道:“有什么只管说出来就是了,非要闹到这个份上。

    我们平常在小姐跟前尚且不敢欺上瞒下呢!您老倒好,在这里耍起小聪明来了,若是没有些把柄,小姐会这样叫你过来么?”

    想到端木青近两年的变化,和府里那些人对她的评价,容妈妈脑袋陡然间清醒过来。

    眼前这个还未及笄的少女,根本不是她可以惹得起的。

    “小姐,其实,其实奴才真的只是一时间财迷了心窍啊!”

    想好了立场,容妈妈立刻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起来,和刚才狡诈的样子,截然不同。

    端木青淡淡道:“你说你的,我听着。”

    这个奴才自然不会是幕后凶手,因为她实在是没有动机。

    而她说的,财迷心窍,倒是有可能,很有可能就是因为钱,而做了帮凶。

    “那年我按照李姨娘的吩咐去采办府里要用的针线,走过胭脂街的时候,刚好看到她们两个被赶出来。”

    “胭脂街?”

    端木青吃了一惊,所谓胭脂街,其实就是一条烟花巷,青楼妓馆的聚集地。

    端木青如何也想不到红雀和红莲竟然是从那里出来的。

    “是,当时她们两个都被老鸨打得半死,十分可怜,刚好我路过,看她们可怜,便给了她们两个包子,谁知道她们竟然就缠上了我。”

    说着,抬头看了看端木青的神色,见她没有什么表情,心里松了一口气。

    其实哪里是给了她们包子,让她们缠上了,根本就是她看到她们两个无依无靠,动了心思,主动找上她们的。

    “她们说是从偏远的地方被卖过来的,因为笨手笨脚,得罪了好几个客人,方才被毒打一顿赶了出来。

    见我是个大户人家打扮的就求我收留,说是可以给我做丫鬟。我便告诉她们我也是个下人,帮不了她们……”

    “行了,”不耐烦地打断她,对于这些刻意美化她自己的话,端木青委实是没有什么兴趣,“说重点,后来呢?”

    “后来,她们便跟我说好了我负责将她们带进侯府,她们的月例银子给我一半。”

    听到这话,端木青不由蹙了眉,随即又恢复如常:“后来呢!”

    “后来我们就按照约定好了的,她们每个月按时给我银子,这可是签了字的。”

    问来问去竟然问到这个,采薇和露稀都有些泄气。

    “小姐,这条线,好像又断了。”重新沏了一杯茶过来,采薇叹道。

    端木青却摇了摇头:“未必。”

    ~~~~~~~~~~~~~~~~~~~~~~~~~~~~~~~~~~~~~~~~~~~~~~~~~~~~~~~~~~~~

    小寒:今天发生了一些事情,让小寒心里很害怕很害怕,联想到自己身上,真不知道能不能够承受得住。

    其实小寒想说,人世无常,多多关心关心父母,“子欲养而亲不待”是这个世界上最悲伤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