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看着前面穿着宝蓝色锦衫,碧玉簪子束发的人,莫忘有一瞬间的失神。

    再抬头看了看自己所站的地方。

    宝马雕车,红灯绿影,脂粉飘香。

    丝竹管弦,莺歌燕语,美人如花。

    这是——青楼。

    走到容妈妈说的沉鱼馆,立刻就有一位看不出年纪的老鸨迎了出来。

    待走到面前,那一抖就掉粉的脸,还是让端木青准确地判断出,她,应该不下四十五了。

    “哟……公子,两个人呐!面生得很,没来过吧!奴家这儿的姑娘可是这整条街上最漂亮的,要不奴家给二位公子安排两个?”

    一看端木青的衣裳,就知道“他”非富即贵,老鸨丝毫不敢得罪了,立刻便将缠上她的胳膊,将她往里面拽。

    莫忘一抬头就看到端木青眼底一闪而过的勉强,和想逃不得逃的无奈。

    不由咽了咽口水,或许小姐就不应该自己来这一趟的。

    走进了大门,端木青才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是传说中的温柔乡销金窟了。

    这里的用具虽然比不得大富大贵的人家,比之一般的小官吏的府上,不知道好了多少。

    端木青此时一身锦衣进来,即刻便吸引住了几个花蝴蝶的注意,纷纷迎上来。

    “妈妈这位公子面生得很,第一次来吧!不如到奴家那儿先去喝两杯?”

    一个衣着暴露的紫衫女子眉眼盈盈地看着端木青,嘴里跟老鸨说着。

    “正好奴家那里,秦公子刚走,烧好的一桌酒菜还没动呢!不如公子跟奴家去吧!”

    另一女子也不愿意放过机会,立刻抢过话头到。

    已经有人开了口了,其他人怎么会放过,一时间七嘴八舌起来。

    端木青从未想过青楼里会是这个样子,一时间傻了眼。

    回过神来忙喊道:“妈妈,我这次是朋友介绍过来的,来找这里的楚楚姑娘。”

    这个端木青自然是没有听别人介绍过,而是自己找人打听过了的。

    听到她这么说,立刻就有两三个女子撅了嘴:“又是来找楚楚,我们沉鱼馆好像就只有她似的。”

    老鸨也不怒,反而陪笑道:“公子真是不好意思,楚楚姑娘今天已经有了客人了,只怕是不方便,不如公子再挑一位?”

    “哦?”端木青没想到这个楚楚竟然这样有魅力,她来这么早还是给人捷足先登了。

    “我那朋友倒是经常来楚楚姑娘这里,不知道今天是不是他来了,若是他,那就没什么关系了。”

    直觉告诉端木青,这家青楼一定有问题。

    若是真如她所想,那么藏在这其中的人,不是头牌,就是老鸨。

    方才她已经仔细打量过这里的妈妈,若不是她演戏演的太好,那么,是她的可能性应该不大。

    而此时已经来了,自然不能空手而回,只好先胡诌着。

    老鸨迟疑了一下,显然是有些怀疑,讪讪笑道:“公子您应该也知道,我们楚楚姑娘的客人非富即贵,奴家一个青楼妈妈,也得罪不起。

    所以也得要先问问清楚,公子的那位朋友贵姓?”

    端木青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蓦然间想起,这毕竟是天京,偷偷凑到老鸨耳边:“赵。”

    一听这话,没想到老鸨顿时眉开眼笑:“果然是公子的朋友,公子请随奴家来。”

    这一下,端木青和莫忘都有些傻眼,这样竟然还真骗过去了。

    穿过热闹的大厅,和回廊,便到了后院。

    与前面的热闹不同,这里相对来说显得有些安静。

    虽然亭台楼阁样样俱全,各种宫灯挂得到处都是,犹如元宵灯会般热闹,但是人却不多。

    偶尔也可以看到一两对男女在花前月下,却并不显得放荡,反倒有种浪漫的感觉。

    没一会儿就走到了另一座楼房前。

    老鸨停下脚步,笑道:“这楼里来的都是大人物,平日里奴家也是无事不入的,公子的朋友在依兰房里,公子请便。”

    说着竟然就自己退了下去。

    端木青就算是两世加到一起,也还是第一次来这样的烟花之地,竟有些紧张起来。

    一回头看到莫忘十分淡然地站在那里,心底倒安定了许多:“你来过?”

    莫忘一听,竟然脸红了,随即便正色道:“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来过。”

    莫忘虽然不如莫失那般沉默木讷,但是也绝不是什么开朗活泼的个性。

    此时脸红成这样,倒是端木青第一次见,忍不住便笑了出来。

    这样一来,原本紧张的心也放松了不少。

    突然间又想起刚才老鸨说,这里跟楚楚在一起的人是姓赵,不由得好奇起来,到底是谁在这里。

    “待会儿,别管那么多,进去之后,不动声色,先将那人弄晕了再说。”

    恢复了一贯的冷静,端木青吩咐了一声,便提步而上。

    “公子!”

    端木青接着往前,直到莫失再喊了两声,才意识到她喊的是自己。

    莫忘有些尴尬地指了指她的动作。

    端木青低头一看,方才发现自己习惯性地用手提着衣摆。

    顿时尴尬不已,连忙将手放开,背到身后,迈着方步走上去。

    果然如老鸨所说,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光看这里的东西就知道跟外面那些不可比。

    就连地板都是用紫檀木雕花的,门上的那些字画,大多出自名家手笔。

    而且走廊上,竟然还看到了一盏皇帝亲手提过字的灯笼。

    也不知道是哪个败家子,拿到这里来讨好姑娘了。

    按照老鸨所说,端木青一间间房间走过,终于来到一扇黄梨木雕兰花的门前,上面用行书写着两个字“依兰”

    朝身后的莫忘眨了眨眼睛,端木青抬起手,正要敲门,门却陡然间从里面被拉开了。

    因为外面的丝竹声,莫忘都没有听到门里人走近的声音。

    门里门外连个人同时愣住了,呆呆的看着对方。

    “三公子?”

    门内传出一个温婉的声音,接着便走过来一个梳着堕马髻的女子。

    小小的瓜子脸上在看到端木青的时候,露出不解的神色:“这位是……”

    她的出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尴尬。

    “端木……公子。”

    赵御风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端木青会在这里出现,神情立刻变得十分尴尬。

    好在他够机智,随即便改口,让人瞧不出破绽。

    楚楚作为沉鱼馆的头牌,对于天京的大富大贵之家自然是了如指掌。

    而姓端木能够数得上名号的,也就只有永定侯府了,此时看端木青的样子,心下便认定无疑了。

    “原来是永定候府的公子,奴家失礼了。”

    说着竟盈盈行了个标准的礼,体态纤柔,姿势优雅,若不是在这个地方,她定然会认为这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

    原本确实是来找这个叫做楚楚的姑娘,哪里会知道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而且还会遇到赵御风。

    此时该怎么解释才好?

    端木青一时间也失了主意,只能尴尬道:“三公子,真巧,我……走错房间了。”

    说着就要往外走。

    赵御风却想得不是这个,刚才喝了点儿酒,此时情绪有点不受控制,突然间见到她,又有楚楚在场。

    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心里不舒服。

    “我也只是听闻楚楚姑娘的才气,方才过来想听听她的雅音而已。”

    这跟“他”有什么关系?怎么感觉赵御风像是在解释什么一样?楚楚不由纳闷儿。

    但是听在端木青耳朵里却是另一种味道。

    前世的赵御风也会去到这家青楼来,夜半带着满身的酒气脂粉香回来。

    跟她解释的时候也会这样,只是理由不同而已。

    那个官员要接待,这个要员要会见,不得已。

    或者,前世那些借口跟现在也是一样?

    脚步不由地停了下来,端木青看向赵御风,眼睛里却不似方才那般尴尬,而是带着点点恨意。

    就这样静静地站着,看着他。

    赵御风见到这样的目光,和平日里看到完全不一样的心情,莫名的反倒有些开心起来,慢慢走上前。

    “你怎么来了?要不一起吃点儿东西?楚楚姑娘的琴声当真极好。”

    这样的温声细语,在这一世,端木青还没有听到他说过。

    登时间反应过来,她已经重生了一世,不能表现得太奇怪。

    该要好好想想怎么样脱身才不会让赵御风和那楚楚起疑才是最要紧的。

    “我是来找人的,不小心走错了地方,就不打扰三公子和楚楚姑娘了。”

    说完抱拳行了一礼,扭头就走。

    谁知道竟然被他拉住了手腕:“青儿……”

    两个字一出口,让楚楚顿时蹙了眉。

    “三公子,我们平日里也不大熟,就算是你请我留下来,我也还是要走。”

    端木青灵机一动,赶紧堵住他的话,冷冷开口。

    赵御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道:“往日里都是些误会,所谓不打不相识,端木公子不要再放心上才是。”

    手还被他拉着,端木青不由恼怒:“我真有急事,请你放手。”

    “就一会儿,好不好?”赵御风却像是没有听懂一般,依旧拉着不放。

    突然一个银色的人影斜剌剌窜出来,手上一空,再一抬眼,就看到韩凌肆将端木青搂在怀里,出现在另一边。

    “你何必追到这里来?”看也没有看赵御风一眼,韩凌肆直接向端木青问道。

    听到这话,端木青微微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