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来是做什么的?”端木青走回到他面前,定定地看着她。

    “想知道?”眨了眨眼睛,韩凌肆完全忽视她眼中的怀疑。

    没有回答他的话,眼睛依旧一眨不眨地盯着某人,只等他自己开口。

    谁知道韩凌肆却是轻轻拉过她的手腕,重新走到了桌边,让她坐下。

    递过来一双筷子:“好好吃饭,吃完饭我带你去找东西?”

    他到底知道什么?端木青忍不住更加疑惑了。

    将筷子再往前递了几分,韩凌肆笑道:“不吃饭不带你去。”

    虽然是笑着说这话,可端木青知道他绝对是认真的。

    接过筷子,认真的吃饭。

    韩凌肆见她如此模样,嘴边忍不住溢出笑容,自己也端起了饭碗。

    听着他的话,端木青感觉自己来到的地方是一个女子的闺房,扑面而来的脂粉香,怎么也忽视不了。

    “喂!这是……”

    刚要开口说话,身后的门就被关上了,屋子里顿时陷入漆黑,这才发觉这屋子的不同寻常来。

    端木青一转身,就碰到了一度肉墙上,鼻子被碰得酸疼,几乎要落下泪来。

    “喂喂,你没事吧?”

    黑暗中,韩凌肆也看不到,伸手一摸,就碰到一个软软的东西。

    紧接着,就是某人暴怒的拳头。

    还好感觉到厉风,即刻避开了。

    在一旁站定,韩凌肆方才反应过来,刚才碰得是哪里。

    顿时,黑暗中,两人尴尬不已。

    “额……那个,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这话说到最后,竟然莫名其妙的就是想笑。

    于是,某人就在这样谁也看不见谁的黑暗中笑出了声。

    端木青气得胃疼,咬着牙忍了好一会儿,等那边的人笑得差不多了。

    方才冷冷道:“这是哪里?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咳咳,”轻轻地咳嗽了两声,韩凌肆才收敛了情绪,“这就是那楚楚的房间。”

    端木青在黑暗中蹙了下眉,这个楚楚果然有问题。

    外面灯火通明,而这个屋子,一关上门,就完全没有了光线,就连窗户也不漏一丝光。

    光是这一点,就让人不得不生疑了。

    从怀里拿出火折子,端木青借着火光,方才看清这整个屋子的模样。

    却如同一般大家闺秀的房间,除了那些过分浓烈的脂粉香,倒是半点看不出这是一个青楼头牌的屋子。

    这沉鱼馆就是红莲红雀出去的地方,若是有心人让她们进入永定侯府。

    定然跟这里脱不了干系,楚楚到底在这里面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带着这样的疑问,端木青开始在屋子里搜寻起来。

    看到她这样认真的模样,韩凌肆站在黑暗里,脸色明暗不定。

    “青儿,你到底要找什么?”韩凌肆走过来,抱着胸好奇问道。

    端木青站直身子,看着他,勾唇一笑:“我找什么,难道你真不知道?”

    她这话一说,韩凌肆立即笑得欠扁:“我跟你保证,我跟这个什么头牌楚楚姑娘绝对没有沾染,你放心好了。

    就算你把这里翻过来,也绝对找不到我跟她之间的证据。”

    端木青瞥了他一眼,重新找自己的。

    “我都是你的人了,绝对会自爱的,你相信我!”

    不理会端木青的冷淡,韩凌肆简直就是在捣乱一般的跟她胡闹。

    被他吵得实在是烦了,干脆不理他,谁知道他越说越来劲儿,越说越多。

    就算是定力再好,一个人在耳边不停的说着话,也难免心烦,端木青干脆伸手将他推开。

    谁知道,韩凌肆压根没有料到她好好的会突然出手,一下子没有站稳,就往后靠去。

    “你想谋杀亲夫啊!”

    语气急促,却又怕吵到外面的人,到底没有大声。

    只是稳住身子的时候,猛地抓向梳妆台,却不想将梳妆台移开了。

    立刻,端木青就发现,那被移动的地方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来。

    完全没有听到韩凌肆在说什么,端木青自顾自地走向那个洞口。

    举着火折子小心翼翼地打探着。

    “这是什么啊?”这才看到这个小洞,韩凌肆凑了过来,皱着眉头。

    端木青没有回答他,而是小心翼翼地将手往里探。

    韩凌肆一见,立刻将她的手拉住了:“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你就这样不管不顾,万一是条毒蛇呢?”

    话语里颇有些生气,只是说着话的同时,自己却将东西拿了上来。

    一个黑檀木的小盒子,带着些年份的样子。

    韩凌肆没有立刻交给她,而是在自己手里琢磨了好一会儿。

    “怎么了?”端木青看他表情虽然带着笑,眼神却是极其的认真,忍不住问道。

    斜眼看了她一下:“我得先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交给你,你又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动手打开再说。”

    这话分明是说她刚才毫无防备的伸手拿东西,脸上微微有些发热,竟然被他教训了。

    “啪!”也不知道他是摁了哪里,盒子就自己打开了。

    借着火光,端木青看到里面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小瓶子装的东西。

    而这些东西放在一起,却散发出一股浓烈的怪味儿,怪不得这里的脂粉味这么重,原来是用来掩盖这里的味道。

    随便拿起一瓶,端木青在鼻子前闻了闻,陡然间便皱了眉头。

    “怎么了?”

    视线转向旁边的人,端木青轻轻吐出三个字:“化尸水。”

    闻言,韩凌肆也是十分的惊讶,谁能够想得到这样的香闺中竟然藏着这样东西。

    拿起其他的东西闻了闻,端木青不得不说,这个楚楚实在是诡异,这里面的药品,没有一样是简单的东西。

    有的东西,丝毫经不得光照,也就立刻明白了,为什么这里漆黑一片了。

    只是,这些稀奇虽然稀奇,却没有一样是她想要的。

    “你到底在找什么?”韩凌肆一边帮她将东西放进去,一边头也不抬问道。

    端木青看了他一会儿,方才悠悠地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

    “嗯?”韩凌肆蓦然间转过脸看着她,“你不知道就到这里来乱翻?”

    “我可没有想来这里啊!是你带我来的。”端木青陡然间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歪着头看着他。

    “这……”韩凌肆一时语塞,冷哼一声,将梳妆台移回原位。

    “那……回去吧!”再回头看了一眼整个屋子,韩凌肆耸了耸肩。

    正要提步走开,却传来端木青轻轻的声音:“谢谢你。”

    身子陡然间一震,随即无所谓笑道:“这有什么好谢的,你是我媳妇儿嘛!我不过就是带你进来了而已。”

    端木青没有再说什么。

    依照她对韩凌肆那点算不上了解的了解,今晚的相遇又怎么会是偶然?

    刚才找到那个盒子,又怎么会那样的巧合?

    想到那个盒子,端木青感觉脑海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却又飞快地消失了。

    “楚楚,三公子可说了什么?”

    两人正要出去,韩凌肆突然听到远处的细微的说话声。

    端木青只觉得腰上一紧,就被人直接带到了房梁上,刚要问怎么了,韩凌肆就捂住了她的嘴巴。

    看着他认真的眼,她好像猜到了什么。

    果然,没有一会儿,就听到那老鸨和楚楚的声音传来。

    “果真?”是老鸨的声音,带着些惊喜。

    “自然是真的,我何时骗过你?”楚楚的声音不似刚才那般柔媚,倒有几分清爽。

    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只感觉她们似乎都很高兴。

    “好了,妈妈,我今晚想早点儿休息,你先回去吧!”

    这样随意的话语,简直都不像是青楼女子与自己的妈妈说的话,但是老鸨却一点儿都没有生气的意思,点头就答应了。

    果然,头牌就是头牌,就连面子也要大些。

    这个房梁并不宽,两个人蹲在上面,韩凌肆担心她会掉下去,一直紧紧地将她安置在怀里。

    此刻老鸨走了,这个房间里又恢复一片死寂。

    端木青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从他身上传过来的味道。

    与赵御风身上的龙涎香不一样,韩凌肆身上反而是淡淡的清香,带着些松针的味道,闻着十分的舒服。

    因为身高的缘故,她的耳朵正好贴在他的胸口,那里有力的心跳声,一声声地传进端木青的耳朵,莫名有一种安心的力量。

    这样的情况下,她竟然感觉到丝丝的倦意。

    “喂!你竟然快睡着了。”

    陡然间响起的声音,将端木青瞬间惊喜了,一抬头就看到他一双闪闪发亮的眸子。

    可是……他怎么敢出声?

    “傻瓜!”韩凌肆突然伸手敲了她的脑袋一记,“她已经昏睡过去了。”

    再一低头,果然就看到那楚楚趴在桌子前睡着了。

    想不到他身上还带着这样厉害的东西。

    跟着韩凌肆直接飞出沉鱼馆的后院,没有多远,就看到赵御风的马车。

    端木青心里有些疑惑,今天,赵御风怎么会这么巧的刚好在这里?难道真的只是来见楚楚?

    韩凌肆一偏头,就看到端木青凝视某处的眼,而那里,分明就是赵御风的马车。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顿时就不有些不舒服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改变方向,往那边掠去。

    端木青原本还在沉思,陡然发现气流不对,一睁眼,就看到自己已经在往大街上飞了。

    “喂!去哪儿?”

    韩凌肆却没有回答她,反而足尖轻轻点了点沿途的屋顶,更快地往那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