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身边的男人根本就不理会她,端木青往前看,猛然间才发现他们是朝着赵御风去的。

    “我们来这……”

    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着了地。

    赵御风的车夫好好的,突然见两个影子窜过来,几乎勒马不及。

    “发生什么事了?”随着车门的打开,一个温和的声音传过来。

    端木青才站稳,就看到赵御风走了出来。

    “原来是韩兄和郡君。”看清两人之后,赵御风显得十分客气有礼,早已没有了在沉鱼馆时候的那一分醉态。

    韩凌肆也不管他的身份,笑得张扬而放肆:“还好是三爷,不然我真是有嘴都说不清了。”

    说着,无奈地看了还在怀里的女子一眼。

    赵御风顺着他的视线,就看到她一双眼睛正锁定在搂着她的男人脸上,心口不由一阵气闷。

    而端木青却是十分纳闷,这个韩凌肆究竟是什么意思?

    “韩兄的意思是……”

    一转脸,脸上的笑容依旧温和有礼,赵御风无论在什么人面前都是这样一副温润如玉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从前看着无感的脸,此时只觉得虚伪的让人生厌。

    韩凌肆无奈地叹了口气,指了指端木青:“还不就是她!”

    端木青微微一愣,偏偏人家不给她开口的机会,接着道:“非要以为我那什么。”

    扬了扬脸,丢给赵御风一个“你懂得”的表情:“今天刚好遇上三爷,三爷你跟她说,是不是她自己胡思乱想?”

    端木青被气得不轻,这个人怎么这样?

    就算这里没有什么人,如此说她吃醋追到秦楼楚馆里去,也太过分了些吧!

    心里一急,直接就用力剁上了某人的脚。

    韩凌肆吃痛,皱紧了眉头,嚷嚷道:“喂,是你自己不信的嘛!我现在找三爷来说明,你又不乐意了,到底要怎么样?”

    赵御风站在两人不远的地方,看着这样的画面,分明就是小两口的吵吵闹闹,更加心烦意乱。

    “郡君不要多想,韩兄确实没有在那沉鱼馆做什么,我可以作证。”

    到底,他还是要帮韩凌肆说话。

    韩语嫣那里刚有所松动,不能在韩凌肆这里得罪了,东离那边,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还十分不清楚。

    “你听你听,”一听这话,瞬间像是得了证据一般,“三爷都说了,你该相信了吧!”

    “我什么时候不相信了?我……”

    听到这话,韩凌肆好像是放心了一样:“这就好,这就好。”

    说着,就依旧搂着端木青的肩膀往外走,还不忘回头跟赵御风道了一声谢谢。

    “你放心,我这心里装的就你一个人而已,你总爱多想是不是,我……”

    眼看着他们远去了,赵御风却并没有立刻上马车,而是站在原地,就看着那个方向。

    车夫站在一旁,不敢出声。

    这一刻,连他自己也迷茫了,为什么这个女子总是能那么轻而易举地吸引自己的注意?

    为什么,当看到她跟别人那样亲密的时候,心里会不舒服?

    不管是赵御鸿还是韩凌肆,这样的感觉,从未有过。

    “小姐,宫里头传来消息,昭仪娘娘想请老夫人并小姐一同入宫一趟。”

    眼见着端木青回来了,采薇一边替她打水一边道。

    露稀将她换下的衣服抱出来,一脸笑意:“娘娘快临盆了,要是生个白白胖胖的皇子就好了。”

    这些时间忙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端木青都差点儿忘记了端木竚的身孕了。

    确实如露稀所说,快要生了,也就这么些天的事情。

    “东离好像有消息来了,但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将帕子递给端木青,采薇走靠了方才开口。

    对于这个消息,端木青却陷入了沉思。

    韩语嫣是东离皇后的亲女,一直以来都十分受到重视,这是世人皆知的。

    若是韩语嫣送信到东离倾诉委屈,不应该这么安静才是。

    难道东离那边如今已经全然地放弃了韩语嫣?

    这是为什么?

    云漪堂的院子里,月光淡淡,暗影沉沉,韩语嫣站在梨花树下,一动不动。

    掩在袖子里,被揉成一团的,是母后亲手写的信。

    出嫁之女,马腹之水。

    八个字,这样冰冷。

    是不是还是因为那件事情?

    原来,母后一直都没有原谅自己,只是伪装着宠爱,如今她到了西岐,却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所以,母后打算放弃她了。

    原来,自己一直以来依仗的东西,是这样的单薄。

    身上的纱衣不何时已被露水浸湿,她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那种凉意跟心底的比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像是完全都感觉不到。

    直到腿发软,身子如同软泥一般滑倒,脸触碰到带着泥土味道的地面时,韩语嫣第一次发觉,原来,她什么都没有。

    朦胧中,有一双温柔的手落在额头,凉凉的,软软的,很舒服。

    但是眼睛却始终都睁不开。

    “怎么回事?不是说了让你们好好照看的么?怎么还会让她一个人到院子里吹风?”

    这个声音很严厉,却透着掩藏不住的担忧,是谁呢?有这样好听的声音?

    是裴冉吗?还是……他?

    “不管天涯海角,只要你愿意回头看,我一定就在你身后不远处。”

    曾经有一个男子,在那个月夜,坚毅地对她说过这样的话。

    可是,她是那么傻,就那样毅然决然地转身,等到再回首,竟然就是阴阳相隔。

    他不是说了吗?

    只要她回头,他一定会在的,现在人呢?也是骗人的吧!

    心里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一个口子,韩语嫣觉得空空的,有风从那里吹过,除了全身的凉意,什么都没有。

    不经意间,眼角滑下一颗泪来。

    赵御风看着灯光下的这张脸,轻轻地替她拭去,动作温柔得如同对待绝世的珍宝。

    若影站在旁边,有些闹不明白。

    这个坐在王妃床边,陪了三天三夜,目露温柔的男子,真的是那个狠心绝情的王爷吗?

    静默间,床上的人,突然哭出声来,低低地,压抑着的,如同一只受伤小兽的哀鸣。

    赵御风眼中满是慌乱,连忙伸手去摇醒她,声音却温柔如春风:“嫣儿,嫣儿你醒醒。”

    可是床上的人却像是被魇在了梦里,蓦然间听到一个熟悉却久远的昵称,立刻像是被人抓住了最心底的秘密。

    一只手立刻抓紧了他的手臂,想是想要抓住什么依靠一般。

    赵御风一把将她从床上捞起来,抱在怀里,一只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脊:“好了,没事了,好了好了,你醒过来,醒过来就没事了。”

    看到这样的场景,若影悄悄地退了出去,只留下房间里,相拥的两个人。

    韩语嫣蓦然间,感觉有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边轻声的呼唤,带着心疼的味道。

    蓦然间,那一颗不知如何安放的心,即刻平静下来。

    睁开眼,就看到屋子里陌生又熟悉的陈设。

    意识渐渐回来,这是在三王府,她如今,是三王妃了。

    回过神,方才发现自己正在一个人的怀里,温暖的怀抱,还有背上,他温柔的安抚。

    鼻端闻到的浅浅的龙涎香的味道,让她顿时明白过来,这个人是谁。

    轻轻挣脱她的怀抱,韩语嫣有些发懵却警惕地看着他。

    一见她醒过来,赵御风满脸的惊喜,但是看到她的神色之后,很快又收敛了颜色。

    “你……你醒了。”

    韩语嫣没有说话,而是依旧警惕地看着。

    从床上下来,赵御风恢复平日里的疏离:“你醒了就好了,好好休息。”

    说完再看了她两眼,立刻转身离开。

    但是这一次,韩语嫣却精确地捕捉到了,那一刻,他来不及收起的柔情。

    为什么?

    直到房间里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她还是没能够明白,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在她最骄傲的时候,他对她却是那样的厌恶,好像一点儿都不愿意触碰自己。

    可是却在她最无助的时候,给她如此的温暖和温柔?

    闭了闭眼,莫名的又想起那亦梦亦真的呼唤,是谁在唤她“嫣儿”?

    那个许久都没有人唤过的名字?

    若影走进来,就看到自己主子痴痴地坐在床边,若有所思的样子。

    “王妃,你醒啦?”带着喜悦的声音,飞快地走到床边,看了看四周,才问道,“王爷呢?”

    “王爷……”

    听到她提起赵御风,韩语嫣有些话,却又不知道从哪里问起。

    但是若影却显得十分高兴:“王妃你都昏睡三天了,王爷不眠不休地陪在这里,这会子肯定也累了。”

    “他?他……”很难理解一般地看着自己的丫鬟,“一直守在这里?”

    “可不是,”一边帮她擦着手,若影一边道,“一直都没有走开,还把那些他调过来的人,全罚了一遍。”

    说实话,对于赵御风突然的变化,若影也不清楚,可是欢喜是难免的。

    “对了,王妃你不知道,落云阁那位,看王爷一直都守在这里,可不高兴了,带了人就过来嚷嚷,王爷见都没见,直接让人送她回去了。”

    “什么?”这却让韩语嫣十分惊讶,“这……”

    “王妃,或者,王爷是心里有什么事吧!”想了这么多天,若影也就只有这个答案了,“或许,你可以跟他谈谈?”

    韩语嫣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躺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