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三天后,却有小厮跑到书房里,对正在练字的赵御风说王妃过来了。

    迎风的窗口前,赵御风依旧一袭白衣,随风翻飞。

    雪白的云宣上,墨色晕染开,龙飞凤舞的大字,力透纸背。

    韩语嫣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听到声音,赵御风抬起头,就看到她那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只是没有了平日里的高傲与冷漠,平静得如同换了一个人。

    两个人,一个在门内,一个在门外,对望着,一时间,谁也没有先开口。

    这一次,她清楚地发现,他的眼中,已经没有了那种厌恶和疏离。

    笔尖上饱蘸的墨水,悄然滴落,在雪白的纸上,晕染开一块黑色,像是陡然落地的眼泪。

    “为什么?”

    迟疑了许久,韩语嫣方才问出口,声音里的小心,自己都未曾察觉。

    打破了僵持,赵御风恢复了平日里的温和。

    “什么为什么?”把手中的狼毫放回笔林,走到她面前,“你尚未痊愈,应该多休息。”

    自她醒过来之后,赵御风再也未曾踏入过云漪堂。

    这种逃避式的做法,终于让她坐不住,先找了过来。

    “为什么?”

    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问,来来回回,竟然就只有这三个字说得出口,却是如此模糊的三个字。

    笑容越发温柔,却也越发疏离,赵御风扶住她的肩膀,将她往外面带:“好了好了,别胡思乱想了,你该多休息,等身体好了,什么都好了。”

    眼看着,一只脚已经踏出了门槛,韩语嫣猛然间转身,直直地看着他:“你就这么讨厌我?”

    一句话,终止了所有的动作,只有衣摆和长发随着风来来回回的摆动。

    赵御风也看着她良久,终于还是避开她的眼神:“别闹了,在胡说什么呢!”

    话已经出口,韩语嫣不再如刚才那般怯懦,反倒生出一种决绝,语气也变得强硬起来:“我就那么让你厌恶?”

    “不是!”

    被逼问着,这两个字几乎是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说出了口,赵御风显得也有些呆愣,之后便又是沉默。

    “那是为什么?”韩语嫣紧接着问。

    回答她的却是一阵沉默。

    突然一阵风吹过,呼啦啦桌上的一叠纸瞬间散落一地。

    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低下身子去捡,赵御风一眼看到,想要阻止已是来不及。

    “多情总被无情恼……”

    轻声念出纸上的字,韩语嫣抬起迷茫的眼,看着面前这个被称为自己夫君的男人。

    赵御风的神色却蓦然间尴尬起来:“我……我胡乱写的。”

    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这一句话,分明是写他对她的。

    想起若影的话来,难道是真的?

    “你喜欢我的,是不是?”

    原本以为只是来问个明白,但是当自己这句话问出口的时候,韩语嫣才发现,心底竟然这样紧张。

    赵御风闭上眼睛,好像十分艰难地开口:“是!”

    “那……你为什么……”

    赵御风飞快地背对着她,急切而暴躁地打断她的话:“我没有那么卑微!”

    这样的回答,韩语嫣始料未及:“这……是什么意思?”

    “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知道吗?”

    蓦然间转过身,赵御风直直地看着她,完全没有了平日里温文尔雅的样子。

    眼神里反而带着一些愤恨,一些挣扎,和一些痛苦。

    “既然你喜欢的是他,为什么晚宴上要选我?

    既然选择了我,又为何要跟他纠缠不清?难道我真的比他差那么多么?新婚的晚上,你都不顾一切将他带来?”

    他?听到这话,韩语嫣终于明白,他指的是谁了。

    可是还来不及辩解,赵御风却又收起了方才的恼恨,只余苦笑。

    “可是我没有办法,我没有办法去惩罚你,就算是再难过,我对自己说,假装没有看见就好了。

    只是没有想到,即使发生那样的事情,你也不愿意欺骗欺骗我,说句谎话也好。

    没有!你永远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对于我的任何事情都不屑一顾。

    就算是我将红衣带进来,就算是红衣故意给你难堪,你也一句话都不说,一个字都没有。

    我真的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就像是一个傻子,你根本就不会看到我,永远不会。”

    控诉着这些话的时候,韩语嫣第一次从赵御风的脸上看到挫败和悲伤。

    那么那么浓的悲伤。

    “我告诉自己,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那我就让你在这里安安心心的生活,不去打扰你就好了。

    可是我又不放心,终究还是想找个借口让我知道你每天都在做什么,谁知道那些人竟然连你都照顾不好。

    直到你昏倒了之后,我才知道,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可是,为什么?”

    说着话,赵御风又看向韩语嫣的眼睛:“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多看我一眼,就是不愿意为我多考虑一点点?”

    这样的原因,从来都没有在韩语嫣的心里存在过。

    在她的眼里,赵御风是一个温和而自制的男人,从来没有想到他会这样的深情。

    却又这样的纯粹。

    就连那个红衣,都是他找来气自己的,可笑的是,她一直以为他是在厌弃自己。

    而此刻的赵御风面对一直都不说话的她,忽然间就失去了力气。

    颓然地靠在墙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安安静静地听着风声在这个书房里滑过,如同时光走动的声音。

    “你回去吧!”终于从发泄中回过神,赵御风深吸一口气,恢复到平日里的样子,“身子还未痊愈。”

    这样就算是过去了?

    韩语嫣惊讶地抬起头,从他的眼神中扑捉到一丝悲伤。

    这个男人,从来都是这样隐藏自己的吗?

    唇边不经意凝了一丝苦笑:“刚才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就当没有听到吧!你想怎么过,就怎么过,不要有压力。”

    抬起手,想要拍拍她的肩膀,最终还是颓然地收了回去。

    韩语嫣什么都没有说,转身离开。

    赵御风一直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空荡荡的门口,终于长叹一口气,转身往书桌走去。

    只是才走两步,突然一双如藕段般的手臂从身后圈住了他的腰。

    “我没有,那只是一个误会,相信我。”

    带着点委屈,带着点感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却异常的清晰。

    韩语嫣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折回来,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对这个男子,感到难过。

    或者,是因为他的有些孩子气的作为。

    亦或者,是因为那一次朦胧间他的担忧和那一句“嫣儿”。

    甚至于,是因为,他和曾经的自己一样,爱得这样绝望和深沉。

    总之,这一刻,她只想要好好的抱住他,想要躲在他的怀里,不再去理会从前的种种。

    赵御风身子一僵,随即立即转身,将那娇小的身子拥入怀中,只紧紧地抱着,似乎想要将她就这样揉入身体里。

    什么都不愿意再想,什么都不愿意再说,从这一刻,到天荒地老……

    永和宫和上次来的时候,有了很大的变化,可见皇帝对端木竚这一胎的重视。

    因为怕她动了胎气,皇帝特意吩咐过了,老夫人中风的事情,并没有传到永和宫。

    是以,当她问起的时候,大家也都只是说身体不舒服,没有跟着来。

    好在秦姨娘跟着端木青进宫,还是让她感到十分的高兴。

    只是端木青想不到,在这里,竟然还能够看得到另外两个人。

    李静紫和韩语嫣。

    确切的说,是三王妃和五王妃。

    皇帝说,最近几日,端木竚因为月份大了,难免有些心神不宁,所以,特意请了她们过来解解闷。

    只是没有看到罗琪瑕,听说是因为府里有点儿事,所以没来。

    虽然是生母,到底是姨娘的身份,端木竚没有即刻上前,而是跟其他人见过礼之后,方才安排落了座。

    李静紫如今虽然贵为五王妃,但是端木青还是看得出来,她脸色并不太好。

    那是,没有休息好的缘故。

    想也知道,五王府里别的不多,女人却是所有王府里最多的,她去了,自然有的应付。

    只是如今她高着端木青一头,在她行礼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露出一副得意的神态。

    “三王妃和五王妃虽然说起来都才成亲不久,但是有些事情也都该准备着了,还要注意饮食,多吃些滋补的,对日后受孕好。”

    端木竚许是不久要生产的缘故,对于这方面的话题特别多。

    端木青虽然还未出阁,却也是订了亲的,所以并不十分羞赧。

    韩语嫣听着,却是立刻红了脸。

    有点儿不像是她平日里的个性。

    只李静紫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终于还是紧紧咬着嘴唇。

    不一会儿就有小丫鬟端着东西过来了。

    “你们尝尝,这是枸杞红枣加了些御医配的药材熬的,对女人身子极好。”

    端木竚当先端了一碗,笑道:“本宫这几个月来,天天吃,觉着十分受用,你们也尝尝,若觉得好,本宫让人拿方子给你们。”

    三人忙起身谢恩。

    韩语嫣虽然表情还是有些倨傲,但是眼角眉梢,却露出些娇羞的样子来。

    李静紫脸色却透着恼怒,只是面上依旧勉强维持着笑容。

    暗暗地留心着,端木青端着小碗,不经意地闻了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