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闻着并没有其他什么味道,确实都是些对女人补血补气的东西。

    坐了一会儿,端木青深知她们母女两个有话要说,便笑道:“我出去走走,公主可在?”

    端木竚的女儿,十二公主如今算起来也都六岁了,只是甚少露面。

    “陛下怕她吵到本宫,便让她跟着德妃那里去了。”

    这也在意料之中,后宫中相对来说比较低调,且不好争抢的,只怕也就只有德妃和佟贵妃了。

    只是佟贵妃身子本就虚弱,若非重要场合,基本不会出现,自然不会放到她那里去。

    “真是不凑巧,许久未见公主了,不过娘娘小花园里的花此时倒开的好。”

    端木竚哪里会不知道她的意思,笑道:“都是自己宫里的人种的,只是尚可瞧得入眼罢了。”

    说着便吩咐小荷,找几个小丫鬟伺候端木青。

    才坐了没一会儿,李静紫便走了过来,冷笑道:“姐姐倒是好兴致,什么时候都如此潇洒的态度。”

    端木青闻言也不回头,径自剥了葡萄放进嘴里:“哪里及得五王妃,不过短短半年,王妃可就是王府的女主人了。”

    李静紫和赵御玄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整个天京,无人不知。

    不过,因为是皇家秘闻,不敢传罢了。

    端木青这话说出来分明就是讽刺她。

    果然,听到这话,李静紫被气得不轻,偏偏又无话可以反驳。

    “哼!你就笑吧!我看你能笑到什么时候。别到时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李静紫原本一张美人脸此时竟有些狰狞起来,看着让人生怖。

    “不劳费心。”任她如何口吐恶言,端木青只是一脸淡定。

    “你……”被气得没有办法,李静紫狠狠一跺脚,冷笑道,“那你就等着吧!”

    说完转身就走。

    “小姐,她……”

    端木青此时也认真起神色来。

    李静紫虽然不见得十分聪明,但是绝对不是为了逞一时口舌之快而无的放矢之人。

    那边韩语嫣正从屋子里出来,脸上的神情倨傲依旧。

    只是在转脸看端木青的时候,突然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好像有什么事情正要发生一般。

    这一次,端木青心里警铃大作,若说李静紫的话,或许还有些恐吓的味道在里面。

    但是韩语嫣,绝对不会。

    她是那种连话都懒得和别人多说一句的人,怎么会好端端地露出这样的笑容?

    “姐姐就回去了吗?”

    韩语嫣停下脚步,看了看李静紫,方才冷冷道:“我府上还有事。”

    点了点头,李静紫笑道:“正好我也要去母妃那里,一起走吧!”

    韩语嫣却瞥了她一眼,语气丝毫不客气道:“不同路。”

    竟自顾自地扶着若影走了。

    李静紫愣了好一会儿,方才恼恨地剁了两脚,往外面去了。

    屋子里就只剩下了秦姨娘和端木竚。

    端木青坐在院子里,紧蹙着眉,仔细想着方才李静紫的话。

    “莫失,你给我好好盯着李静紫。”端木青心里还是不放心,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如今莫失的身体已然恢复,莫忘又再一次去寻找那能解除封印的人了。

    “露稀,你小心点儿,看看韩语嫣是不是直接出了宫。”

    眼见着莫失离开了,端木青还是觉得不妥当,干脆将露稀也派出去。

    看了一眼一直立在一旁,脸色沉静如水的采薇,露稀方才点头离开。

    “小姐,你是怀疑她们一起商量了什么?”

    端木青摇了摇头:“应该不会,韩语嫣瞧不上李静紫,但是难保她们都在动什么心思。”

    这边正安静的时候,秦姨娘却慌里慌张地冲了出来:“大小姐,大小姐快来,娘娘,娘娘不好了。”

    闻言,端木青手边的果盘立刻滚落,顾不得许多,飞快地跑上前:“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不好了?”

    秦姨娘也顾不得解释:“大小姐你懂医术,先进去看看,我去请太医。”

    果然一走进内室,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端木竚已经躺到了床上,艰难地扶着床沿。

    偏偏今日永和宫里热闹,加上李静紫和韩语嫣同时离开,丫鬟们送这个送那个,几乎都没有人在。

    “青儿……”

    看到人进来,端木竚一张小脸上满是疲惫的希冀:“快来救救我的孩子。”

    跑到床边,方才发现此时端木竚的下身已经开始出血。

    伸手搭上她的脉搏,心里不由一惊:“娘娘,你是不是吃了什么?”

    摇了摇头,端木竚显得十分痛苦:“只有……那……半碗燕窝粥。”

    许是因为疼痛发作起来了,失手将碗给打碎了,端木青只见得一地碎片,和洒在地上的粥。

    采薇伸手捡过一块,递给端木青。

    认真研究了一番,端木青目露诧异:“并未曾有什么不妥当的啊!”

    端木竚此时已经是疼得一张脸都变了形,根本就答不上话。

    也顾不得许多了,端木青伸手去摸她的肚子,听了下胎动,当机立断:“娘娘,可能要早产了,你忍着点儿。”

    “采薇,赶紧跟永和宫的宫女吩咐,烧热水,准备剪刀纱布,娘娘要生了。”

    知道此事情况紧急,采薇也不敢马虎,立刻跑了下去。

    端木青从来没有接生过,所有的知识都来自于书本,实在是不敢胡乱动手。

    身边又没有可以用的药,只有守在这里,偏偏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忙去了,没有人可以用。

    “娘娘,你撑着点儿,太医马上就过来了,忍一下。”

    大颗大颗的汗水从端木竚的额头上留下来,可见她的痛苦。

    “水!拿水给我!”端木竚呻吟了一声,声音却坚定了许多。

    端木青立刻倒了杯水喂她喝下去。

    “青儿,还要多久?”

    喝了点儿水,她看上去好些了:“我……好痛!”

    这个问题,端木青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有紧紧地抓着她的手:“你再忍忍,坚持坚持,我已经叫丫鬟去请稳婆了,很快就好了。”

    太医稳婆和帝后几乎是同时到的。

    此时在这么多人面前,端木青也不想做那个出头者,乖乖地退出了房间。

    秦姨娘此时哪里还敢进去,只躲在一边的角落里,目露急色。

    给所有人行过礼,端木请走到她身边,压低了声音:“秦姨奶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娘娘怎么会突然腹痛?”

    相对于其他人来说,秦姨娘是最着急的一个,听到端木青的话,简直要落下泪来。

    “奴婢也不知道,原本你和二小姐都出去了之后,三王妃陪着娘娘坐了会儿,娘娘想要跟奴婢说说心里话,就没有很热忱。

    所以,三王妃一会儿就走了,谁知道走了没有一会儿,奴婢正在叮嘱娘娘小心身子的话,突然间就说肚子痛起来,没一会儿就见了红了。”

    端木青心下一阵狂跳。

    韩语嫣!

    这个女子到底要做什么?若是跟韩凌肆不合而为难自己,不至于连累到整个端木家吧!

    第一次使坏,就是那一盆蓝尾蝎,差一点儿要了端木赫和楚研的命。

    第二次是楚研的香囊。

    然后就是他们婚礼上的那一碗桃花汤。

    对了,韩语嫣她是懂药理的。

    从这里,抽丝剥茧,可以看得出来,一定是她趁着她们都出去了才使得坏。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用药?燕窝粥里并没有东西。

    香?

    韩语嫣好像确实是有用香的习惯。

    “秦姨奶奶,你好好想想,刚才三王妃在的时候,可有接近娘娘?”

    听到这话,秦姨娘登时睁大了眼:“大小姐,你……你是说……三……”

    连忙阻止她要说的话,作势看了看四周:“我只是问一问。”

    秦姨娘一张脸吓得惨白,好半晌才哆嗦着嘴唇道:“没有,只是看到娘娘身上的五蝠络子好看,借过去看了会儿,说是自己也要打一根。”

    说到最后迟疑的语气,已然泄露了一切。

    女人生孩子是大事,尤其是在这样的高的月份里,稍微一个差错,只怕就会危及大人小孩。

    看到端木青的脸色,秦姨娘只觉得心里越来越慌乱,只差没有立刻跪下去求天告地了。

    但这里毕竟是在皇宫,那边的皇帝和皇后还在焦急的等待着。

    这时候,后宫其他的妃子闻信也赶了过来。

    “怎么样了?”快人快语,淑妃还没有进来,声音就先到了。

    看到皇帝和皇后在,才忙不迭的行礼问安。

    此时皇帝哪里还有心思顾及这个,挥了挥手就算是应了。

    跟着一起来的,还有李静紫,此时看到一屋子人乱糟糟的,眼底却闪过了一丝笑意。

    “母妃,母妃怎么样了?小弟弟出来了没有?”

    一个稚声稚气的小孩声音在门口响起。

    立刻就有馥甄公主拦住了她:“父皇和母后还在呢!小点儿声,怡娘娘受不得吵的。”

    说完便带着景逸给皇帝行礼。

    原本所有的女儿当中,皇帝最喜欢的就是馥甄,此时见到她这样乖巧的样子,心里倒是放松了些。

    看到皇帝的神情,其他人也就跟着松了口气,都跟馥甄打起招呼来。

    “啊!”这边气氛刚刚好了些,产房里却突然间传出一个惊恐的声音来。

    外面的人纷纷如同惊弓之鸟一般跳起来。

    “怎么回事?”

    随着皇帝的一身怒吼,一个稳婆战战兢兢地走了出来,额头上全是汗水。

    才走到门外,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皇上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