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分明就是不好的意思了,秦姨娘差一点顾不得其他就要往产房里冲。

    还好端木青眼疾手快。

    “说!”

    皇帝阴沉的面容,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给震慑住了,就是皇后此时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昭仪娘娘……娘娘她……”稳婆一边说着话,一边打着哆嗦,稍稍一抬头就看到那张盛怒的脸,一个激灵立刻道,“娘娘产下了一个死胎。”

    屋子里顿时沉静如水,谁都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所以谁都不敢开口。

    在皇室,若是有女子生下死胎,可不是那样简单的事情,通常意味着皇帝行为不妥当,惹怒了上苍,才会用这种方式来惩罚他。

    “啊!我的孩子!”

    就在这安静中,产房里蓦然间传出端木竚撕心裂肺般痛苦的喊声。

    如同从地狱里钻出来,渗透到每一个人的心里。

    一语不发,皇帝当先走进产房。

    皇后等人想要阻止已是来不及。

    没有办法,只有先吩咐宫人把馥甄和景逸带下去,再跟着匆匆走了进去。

    产房里比外面要昏暗许多,原本就是因为产后的女子不能见风而布置的,在此刻却让房间里的气氛压抑了许多。

    加上满室的血腥味,让人闻之欲呕。

    地上的医女稳婆丫鬟跪了一地,谁都不敢抬头,只瑟瑟发抖着。

    “把她们,全部给朕,拉下去,杖毙!”

    咬牙切齿的声音从皇帝的嘴里吐出来,生生让一室的人打了个寒噤。

    只有端木竚依旧坐在床上,神情呆滞,手里抱着刚刚包好的婴儿。

    所有的言语都被刚才的那一句带走,痴痴的一动不动。

    而那些已经被决定了命运的宫人,此时都已经吓得瘫倒在地,除了瑟瑟发抖,再无其他反应,接着便一个个被脱出去了。

    谁都知道,此时皇帝的盛怒,杖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牵涉到宫外的家人,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

    秦姨娘站在最后面,紧紧地攥着手里的帕子,不敢轻举妄动,只是脸上已经满脸是泪了。

    “怡儿!”

    该处理的人都已经处理干净了,终于又将视线放到了床上的人身上。

    皇帝喊出了端木竚的小名。

    茫然地抬起头,端木竚一张脸因为刚才的生产和痛哭,泪痕凌乱。

    一双眼睛在看到皇帝的时候,瞬间点燃了希望:“陛下……”

    两个字喊出来,顿时就泪如雨下。

    一个箭步跨到床前,皇帝脸色冷凝,看着她怀抱里的孩子,一语不发。

    “陛下,”端木竚一脸无助,“他们说孩子已经死了,怎么会呢?您昨天还听到他在我的肚子里面动呢!怎么可能……”

    说着就将怀里的孩子递给皇帝。

    一看,就知道她此时情绪激动,不能受刺-激,皇帝也没有说话。

    只是安静地将孩子接过来,显得有些小心翼翼的样子。

    “陛下,你看,他是不是只是睡着了,一定是太累了,所以先睡一会儿,等满了周岁,就可以走路喊父皇了对不对?”

    端木竚此时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满含期待地看向皇帝。

    “怡妹妹,孩子……确实不在了。”

    说话的人却是佟贵妃。

    谁也没有注意到她什么时候过来的,但是看得出,她眼中同情和担忧。

    皇帝此时方才抬起头,看到她过来也十分的惊讶,眼中露出些许温情和担忧:“你怎么来了?不是身体不舒服么?”

    佟贵妃这才向皇帝行了礼,摇头道:“臣妾不碍事。”

    说着走到床边,瘦弱的手搭在端木竚的肩膀上:“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端木竚看向她,看到她温和而哀伤的目光,像是明白过来了,终于放声大哭。

    皇后走上前,对皇帝道:“陛下,孩子……交给臣妾吧!”

    长长地叹了口气,还是将孩子递过去。

    扶着佟贵妃手大哭的端木竚却蓦然间转过脸,去拉扯孩子:“不,不要带走我的孩子,不要。”

    皇后想不到她会有此动作,一时间没有护住,反倒让她将孩子外面的包巾给扯了下来。

    还好她眼疾手快,抱住了孩子。

    借着不甚明亮的光线,端木青看到那孩子身上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心里顿时反应过来了些什么,还来不及反应,就听到淑妃尖叫道:“陛下,你看孩子!”

    随着她的声音,众人将视线投过去,果然那孩子身上分明就有一块块看上去十分不正常的黑色圆斑。

    端木竚也愣了,呆呆地看着皇后手里的孩子。

    而这样诡异的现象,让皇后的双手都开始颤抖起来,犹如抱着一块火炭。

    皇帝刚刚有些缓和的脸色瞬间又阴沉下去:“传太医。”

    说着就带着众妃往外走去。

    “陛下!”端木竚这才反应过来,挣扎着要爬下床。

    “怡妹妹,你刚生产完,不宜行动,好好将身子养好才是。”佟贵妃表现得与别人不同。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往那个孩子去了,只有她还是在看着端木竚。

    陡然间视线落到秦姨娘身上,又见她神情哀伤欲绝,偏偏一动不敢动,便问道:“这位可是永定侯府的秦姨娘?”

    想不到佟贵妃还记得有自己这个人,秦姨娘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只是流着泪点头。

    “那就请你好好照看照看昭仪娘娘吧!她此时情绪激动得厉害,本宫怕她有什么闪失。”

    早就想要靠近的秦姨娘听到这句话,心里感激不迭,却因为太过于关心床上的人,而一句话都没有说。

    端木青跟着佟贵妃一同来到了外院。

    皇帝已经在宫人安排好的位子上坐下。

    其他妃子坐的站的挤满了整个回廊。

    端木青一眼扫过去,大多带着与担忧的神色,唯独淑妃面无表情,好像只是在等待普普通通的一个结果。

    而一旁的李静紫低低的垂着头,看不出神色。

    莫失应该是回来了,端木青只是隐隐的感觉到她的存在,因为她没有任何的表示。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皇帝的脸色依旧是乌云密布。

    一向表现得端庄贤惠的皇后,此时也未敢出声。

    端木青看向德妃,刚好对上她看向自己的视线,目光里充满了不解和担忧。

    这件事情确实是奇怪,任是谁也都看得明白,那孩子是被人做了手脚。

    只是到底是怎么做的,做了什么样的手脚,还不知道罢了。

    偏偏端木青对于这一类并不是十分熟悉,刚才站得远,加之光线太暗,实在是看不清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状况。

    但是,直觉告诉她,今天的事情,似乎全是冲着她来的。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陛下。”

    一个太医从旁边的厢房里匆匆忙忙赶了过来,脸上的表情,凝肃而认真。

    却并没有害怕,可见是太医院十分有威望之人。

    “说!”

    “小皇子是被人毒死的。”

    虽然算是在意料之中,但是说出来,还是引起一番哗然。

    皇帝的脸色没变,还是一般的阴沉:“昨天朕还听到怡昭仪肚子里孩子的动静,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的事情?出生前还是出生后?”

    如此冷厉的声音,将方才那一点点的躁动瞬间压了下去。

    “据微臣推断,娘娘应该是不小心接触了容易滑胎之物,导致早产,却在这期间被人下了毒。”

    “你是说,这毒是在怡昭仪动了胎气之后才下的?”

    太医脸色变得越发的凝缓:“据微臣诊断确实如此,而这种毒药十分罕见,微臣早些年走南闯北,也只见过一次。”

    “哦?”听到这话,瞬间引起了皇帝极大的关注,“是什么毒?”

    “从小皇子的血液和中毒特征来看,这种毒应该是‘人生苦短’。”

    看到所有人惊诧的表情,太医接着道:“之所以被称为‘人生苦短’是因为这种药对于大人并没有害,但是对于还在腹中的胎儿,却是催命符。

    孕妇服用此药,会立刻将这毒性送到胎儿的血液中,因为胎儿身体奇特,体内有一种东西立刻与此毒结合,继而断命。

    对于胎儿来说,他的一生就只有在母亲腹中的几个月,是以成为人生苦短。”

    这样的毒药,别说是这些后妃们,就是端木青也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云千给她的那本毒典,记载的多是自然界中的毒物,虽然也附录了一些已经被人制造出来的罕见的毒药,却从来没有说过这种。

    “竟然还有这样的东西在皇宫里,”怒喝一声,皇帝立刻就将面前的矮桌给掀翻了,脸气得胀红,“给朕查!”

    在场所有人立刻跪了一地。

    皇后忙道:“请陛下息怒,保重龙体要紧,宫里出此妖邪,还要陛下主持大局。”

    听到她如此说,其他人自然是跟着开口。

    这个太医显得十分冷静,不慌不忙道:“陛下,依臣推断,娘娘接触此毒应该就在今天,所以,微臣想先好好检查检查娘娘今日……”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凄厉的声音打断。

    所有人一扭头,就看到端木竚衣衫不整地冲了过来,显然是直接从床上下来的。

    “端木青!”

    随着这一声,众人的视线不由的在姑侄二人身上转来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