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微微皱了眉,从太医说毒是在动了胎气之后下的,她就知道,此时只怕已经身在陷阱。

    “你还我孩子。”

    说着,端木竚就要往这边抓过来,还好秦姨娘一直都守在她身边,此时拼命地拦着她。

    但是那看向端木青的眼睛里,也没有了平日里的慈爱和恭敬,而是充满了哀伤和愤怒。

    “把娘娘带下去,这是怎么闹的?她怎么可以跑出来?”皇帝没有立刻看向端木青,而是冷声吩咐。

    皇后才回过神,忙道:“南竹,快点帮忙把昭仪娘娘带回房间。”

    “陛下,就是她,就是她杀了我们的孩子。”

    端木竚被带下去的时候,依旧狠狠地看着端木青,不依不饶地对皇帝陈述着。

    这一下,大家就更是大气不敢出了,只是偶尔拿眼睛看向端木青。

    但是被注视的人,只是紧锁着眉,依旧站在原地,好像在思考什么。

    “查!”

    一个字冷冷地吩咐下去,皇帝似乎有些疲惫的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

    太医闻言,点头便下去了。

    此时太阳渐渐的毒辣了起来,就算是站在廊檐下,也还是能够感觉到那一波波的热浪往身上袭来。

    没有一会儿,衣服就被汗水打湿,贴在了后背上。

    隐藏在宽大袖子里的手,不经心地做了几个手势,端木青面色不变。

    今天的一切似乎都是早就布置好的,只等着这唯一的一个机会,包括那个名叫“人生苦短”的毒药。

    “回陛下,微臣等在娘娘房间搜查发现,喝水的杯子里有毒。”

    太医说着,呈上来一只青花瓷梅花杯,小小的杯子里,还残存着一点点水迹。

    端木青心里划过一丝了然,果然如自己所想,今日一切,都是针对自己。

    “还有呢?”

    缓缓地睁开眼,皇帝语气反倒是平静了许多,似乎是不带有任何的感情色彩。

    如皇后这般与他相处久了的人,就知道,这是暴怒的前兆,而他暴怒的后果,只怕整个西岐没有人受得住。

    “没有,”这个太医果然好胆色,就算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还是保持着镇定,“除了这个杯子,没有其他地方有毒,就连茶壶里的水都是干净的。”

    “就是喝了这个杯子里的水?”

    “是,据医女从昭仪娘娘那里获知的信息,娘娘应该就是喝了这杯水,才导致皇子殒命的。”

    “水?!”皇帝说这句话的时候,端木青确确实实感觉到一丝嗜血的味道。

    “谁给她喝的?”

    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向了端木青,刚才端木竚的那一句话,谁都听得清清楚楚,这里面是什么意思。

    答案,在此刻,呼之欲出。

    “昭仪娘娘指控端慧郡君。”太医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带上一丝的感情色彩,却有种板上钉钉之感。

    端木青还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就有一只杯子向自己砸过来。

    一旁的采薇反应却迅速得很,虽然只来得及将她拉偏一点点,却可以说是救了她一命。

    因为她清晰地感觉到,那只杯子在耳边呼啸而过带来的风速,而后碎裂在了不远处的树干上。

    从那粉碎的样子看来,也能够看得出方才皇帝用了多大的气力。

    若是砸在了自己的脑袋上,就算是不死,也会砸出个血窟窿来。

    端木青一转脸就看到采薇后怕的表情,只是眼神里却看不到丝毫的后悔。

    皇帝动手,她将她拉开,不管是不是故意,都已经是违抗了圣意。

    凭借此,要她的小命,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心里,不由生出许多温暖的感觉来。

    面对皇帝这样的盛怒,在场的人跪了一地,李静紫虽然跪着,看着端木青的表情里却带上了一丝笑意。

    这是第一次,她看到端木青这样的狼狈,第一次,感觉到,她被人压制的样子。

    此番皇帝这样的愤怒,只怕她是没有活路了,只是不知道会死得多惨。

    想到这一点,李静紫感觉自己的心里有一条蛇,在极其不安分的窜动着。

    端木青却面无表情,直走到皇帝面前,方才跪下,冷声道:“那杯水是臣女递给昭仪娘娘的,但是,臣女绝对没有下毒。”

    看到她这样倔强不怕死的模样,皇帝不怒反笑:“事实都这样明晃晃地摆在眼前了,你还要嘴硬么?”

    “陛下!”端木青抬起头,一双眼睛亮如寒星,盯着皇帝的眼睛一眨不眨,“若说我要害昭仪娘娘,首先得要一个动机吧!”

    趁着所有人愣神的瞬间,端木青接着道:“昭仪娘娘是臣女的姑姑,从家族利益来考虑,臣女保护还来不及,为何要去害她的龙胎?”

    这话说的在理,但在场的人早就被皇帝吓到了,根本就不敢帮腔开口。

    只有皇后作为一国之母,此事又发生在后宫之中,她是决计不能如其他人一般置身事外。

    “陛下,此时关系甚大,郡君说得也有道理,这后宫中,别人或许还有理由要害怡昭仪,郡君却是一点儿动机都没有的,是绝对不可能做这件事情的人。

    依臣妾看,还需要好好查清楚才是。”

    端木青心里一冷,皇后明面上是在替她求情,却将她的毫无动机强调得太过于明显。

    没有动机,她自己可以为自己辩驳,那绝对没有什么不妥当。

    但此时皇后这么说出来,这个理由就耐人深思了。

    难道不会是她,正好利用自己的毫无动机而下手呢?

    端木青微微抬起眼睑,果然看到赵邺微微眯起的眼睛,那分明是在考量着什么。

    端木青一边站着,一边飞快地思索。

    此时矛头指向了自己,对谁最有利?

    淑妃李静紫?韩语嫣?还是皇后?

    他们要栽赃自己,究竟是怎么做到的,那水里面有毒,是什么时候下的?

    谁下的?

    第一次,端木青感觉毫无头绪,只因为可能的人太多了,而她,却是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落入了罗网。

    “皇后,好好搜一搜,看看郡君身上可有什么不妥当的东西。”

    德妃目露担忧地看着端木青,却不敢上前求情。

    淑妃和李静紫自然是目露得色。

    唤来两个嬷嬷,倒是对端木青十分客气:“端慧郡君,对不住了,请跟奴婢们走吧!”

    端木青也不反抗,脸上还是没有表情的表情,跟着两个嬷嬷进了暖阁。

    过了好一会儿,方才走了出来:“启禀陛下娘娘,端慧郡君身上,并没有任何的不妥当之处。”

    对于这个结果,淑妃和李静紫显得有些疑惑,其他人则是眼观鼻鼻观心,只留了一对耳朵,竖起来注意事情的发展。

    皇帝没有让跪着的两个人起身,端木青也还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抬起眼,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女。

    皇帝突然觉得,她似乎沉静的有些不似常人。

    “郡君身上没有,或者她的丫鬟身上有呢?”

    立刻收缩了瞳孔,若说是自己,端木青倒还不怕,这些奴才,无论如何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但是,采薇的话。

    转脸去看她,果然看到她脸色也在听到皇帝那句话的时候变得惨白。

    但是那两个嬷嬷已然会意,一人一边就将采薇往方才她们出来的屋子里带。

    这一次,可不像是对端木青那般的客气。

    隐藏在袖子里的手,不自觉地就握成了拳头。

    心里有一口气堵着出不来,当却无能为力。

    她发誓,若是有一天,她查出来,今天的事情是谁做的,绝对不会放过他。

    过了好一会儿,采薇才被带了出来,直接被扔到了地上。

    端木青眼尖,立刻就看到她胳膊上青青紫紫的伤痕。

    “陛下,这是在这丫头身上发现的。”

    一个小纸包赫然出现在嬷嬷的手中。

    皇帝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泛着一种危险的光芒,随后只扬了扬下巴。

    太医会意,从嬷嬷手中接过那包东西。

    端木青看向采薇,却见她一脸焦急地看着自己,目露困惑,微微摇头。

    显然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若说这东西是两个嬷嬷放过去的,显然可能性不大,不然直接栽赃给端木青就好了,不用拐到采薇身上去。

    那么会是谁放的?

    从她让采薇去吩咐永和宫的宫女们到后来她回来,这中间接触过了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一概不知道。

    此刻也实在是猜不出来,究竟是谁将这东西放在了她的身上。

    “回禀陛下,这正是‘人生苦短’。”太医的声音异常的肯定。

    “因为此药奇特,微臣当年见过一次之后,便将其详细地记录了下来,那本子还在微臣的府里,所以,绝对不会认错。”

    这话已经很明显了。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端木青。

    “陛下,臣女还是那句话,臣女并没有做这件事情的动机,臣女是被陷害的。”

    回答端木青的是皇帝的一声冷哼:“这个世界上,有些时候,有的人,就是会做一些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朕还想要问问你呢!”

    端木青一时语塞,只皱着眉头,不说话。

    “陛下,这东西是在这丫鬟身上搜出来的,或许跟郡君无关呢!”

    德妃此时眼见着情况对端木青十分不利,又看到跪在地上的采薇,灵机一动,大胆开口。

    端木青却被这话吓了一跳,想不到德妃会用这种方式来救她。

    采薇却比端木青反应要快,忙道:“陛下,这件事与郡君无关,是奴婢……是奴婢的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