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大家转过身看去,此时端木竚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自己,除了看上去十分虚弱之外,倒也不显狼狈。

    端木青站在原地,同样看向她,表情平静。

    “为什么?!”

    这一瞬间,端木青看到她眼里的祈求,那是一种绝望的祈求。

    坚定地摇了摇头,端木青脸上表情没变,只吐出三个不带任何感情的字:“不是我!”

    没有在说话,端木竚只是突然间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扶着门框蹲下了身子。

    看着端木青的眼睛里,却还是带着慢慢的愤恨。

    转过身,就看到韩凌肆和赵御鸿惊诧的表情,只是端木青没有解释什么,而是顺从地跟着侍卫离开。

    从始至终,没有向韩凌肆单独交代过一句。

    天牢这个地方,似乎是通往地狱的一个通道。

    阴暗,潮湿,散发着阵阵的霉味儿,除了外面墙壁上的一个火把之外,别无照明的物件。

    白天和黑夜没有任何差别。

    从皇宫到天牢一声不吭,端木青和采薇谁也没有说话,两个人相对无言。

    直到那一张小小的被称之为床的木板收拾好之后,采薇才道:“小姐,累了一天了,先睡一会儿吧!”

    端木青却摇了摇头,冷声道:“莫失,为什么来的不是二哥哥?”

    采薇吃了一惊,一转脸就看到莫失出现在牢门外黑暗的角落里。

    “路上碰到韩凌肆,他速度比我快,我避不过他,所以……”

    端木青眯了眯眼,撇开这个话题:“好好盯着外面,给我查出来到底是谁做的。”

    莫失没有立刻离开,却塞了一个包袱进来:“这是韩凌肆吩咐带给你的,这个天牢里的东西不能吃。”

    说完人就没有了影子。

    采薇好半晌都没有回过神,直到端木青将一个馒头塞到她手里的时候,方才反应过来。

    “小姐……她……”

    “只要速度够快,什么样的地方进不去?”

    对于莫失能够进到这样的地方,端木青一点儿也不奇怪。

    前世赵御风网罗来的人当中,就有出入天牢如同自己家里一般的高手。

    莫失本就以速度见长,这里实在是拦不住她。

    银色的小蛇方才消失,就有两道暗影出现在了院子里。

    “主子!”

    男人面向着湖水,背手而立,声音森冷:“将今天永和宫里发生的事情,给我查个水落石出。”

    “是!”完全没有任何迟疑,如同来的时候一般,两道影子又飞快地消失在黑暗里。

    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样的事情查起来,只怕会引起西岐皇帝的注意。”

    一个冷然的女声陡然间在后面响起来,仔细听就可以很容易发现声音里隐藏着的愤怒。

    “无碍。”

    淡淡的两个字,男子显得十分随性。

    “这么多年,我们隐忍在这里,难道要在这一次暴露么?”韩雅芝从黑暗中走出来,一向如水般温顺的脸上,出现了厉色。

    转过身,韩凌肆看着她,唇边勾起一丝笑意,一双凤眸里却透露着危险。

    “现在发现,他也不会拿我们怎么样了。”

    “殿下!”韩雅芝的愤怒开始在脸上显露,“如今正是关键的时候,若是西岐的皇帝有什么动作的话,这么多年的心血,可就毁了。”

    “我说了无碍,就无碍,西岐皇帝,他知道他要的是什么。”

    说完,不再理会眼前的女子,径自绕过她,往后面走去。

    “殿下这些都是借口吧!”

    眼看着他要走远了,韩雅芝不知道从哪里生出来一股勇气,陡然间冷问道。

    脚步停了下来,韩凌肆唇边的笑意越发的明显了,眼眸也越发的冰冷。

    “你根本就是为了她,你为了救她,不惜冒着暴露的危险,你根本就是喜欢上她了。”

    几句话说出来,里面带上的恨意,却是让韩雅芝自己都讶异。

    听完她的话,韩凌肆转过身,脸上的表情不变。

    “你说得对,就是为了她。”

    这样的回答,几乎像是利刃般刺向韩雅芝的心,让她一时间无法呼吸。

    只能定定地看着面前的男子。

    “你不知道她是谁,不知道她真正的身份,更不知道她的能力,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为了她,冒再大的险,都是值得的。”

    说完,只留下韩雅芝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

    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端木青是谁?她不就是永定侯府的大小姐么?

    就算是她与其他的小姐闺秀们不一样,除了坐上他妻子的位置,挡住某些人的嘴之外,她还能有什么作用?

    到底是韩凌肆在欺骗自己,还是真的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韩雅芝抬起头来,看着一望无际的夜空,像是看着她一望无际无法安放的感情。

    最终,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或许他是她永远无法看透的迷吧!

    足尖一点,终究还是飞身去往自己该去的地方。

    从皇宫回来之后,李静紫显得十分兴奋,就连和其他女人争夺的心思都没有了。

    天天就派人出去打探消息。

    当听说端木青在天牢里不吃不喝的时候,她实在是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心里知道她得罪的人多,既然已经进了天牢,自然会有人想要在她的饭食上动手。

    若是这样将她除去了,那可是解决了她此生最讨厌的人。

    可是她不吃不喝,就毒不死她了。

    不过,只要这案子拖得够长,到时候,就算是不被毒死,也会活活的饿死。

    想到此节,李静紫又恨不能将宗人府和顺天府查到的东西全部销毁,好让他们永远都查不出来。

    当时她被赶出永定侯府的时候,他们那样的绝情。

    听说现在永定侯府所有的人都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这么长的时间以来,她第一次觉得这样舒畅。

    “小兰,我们去永定侯府。”

    懒懒地伸了一个腰,李静紫叫来自己的丫鬟。

    对于这种踩人痛处的事情,她向来是最喜欢做的。

    才走出院子,就看到姜侧妃依依然走过来。

    若说在这个王府里,她最讨厌的人是谁,就是这个姜侧妃了。

    王府里最富丽堂皇的鸾逸馆就是给了她住,吃穿用度比之于她这个正妃还好上许多。

    每次宫里有什么赏赐下来,首先挑选的就是鸾逸馆,这是一个公开的规矩。

    赵御玄大部分的时候,都还比较遵守规矩,不管多么留恋其他女子的温柔乡,初一十五还是会在她的屋子里的。

    只除了这个姜侧妃,只要她一说有哪里不舒服,不开心了,赵御玄就不管不顾,整夜整夜地守在鸾逸馆了。

    “王妃安。”姜侧妃微微倾了倾身子,带着明媚的笑颜对李静紫行礼。

    看到她这一张脸,这样的笑,李静紫就觉得恨得牙根儿疼,脸上自然而然地就没有什么好脸色:“行了,笑得那么狐媚给谁看呢!”

    说完,就再不看她一眼,扶着小兰的手就往外走。

    姜侧妃对于这个半路杀出的王妃,自然也是心怀不满。

    若李静紫还是端木紫,明媒正娶过来的,她或许倒还会按照规矩礼仪相待。

    可如今她是一个被永定侯府扫地出门,又是那样的事情披露于众方才进得门。

    怎么样也让人瞧不上眼,心里眼里自然也就不存在什么尊敬不尊敬的了。

    此刻看到她这般傲气的模样心里愈加的不忿。

    “王妃的姐姐还在天牢里吧?王妃很着急吧?要不要我让爹爹帮你问问情况?顺便让弟兄们都使使劲儿?”

    原本正烦着她的纠缠,听到这话,李静紫才想起来,这姜侧妃的父亲是顺天府尹手下的一个什么官。

    “你爹能知道?”

    原本只是奚落奚落她,谁知道她这么一问,姜侧妃瞬间感觉到自己比李静紫优越。

    抬了抬胸脯,笑道:“这是自然,我爹爹的上司就是袁大人,天京哪一件重要案子不经过我爹爹的手?”

    听到这话,李静紫心下立刻活络起来,笑道:“姜侧妃娘家倒是不错,正好有点儿事情想问问,不如坐着聊一聊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