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小姐,我们现在怎么办?”

    采薇坐在床边,端木青正在帮她揉着手上的淤青。

    “等!”

    头也没抬,自顾自地将身上带着的药酒揉上去。

    那两个嬷嬷下手真狠,竟掐成这样,几天了都没退。

    “再这样等下去,只怕……”

    后面的话,却并没有说出来。

    这几天的饭食和水,她们都没有沾过。

    第一天渴得厉害,还以为那水是可以喝的,谁知道,还没有端起来,就看到死在一旁的两三只蚂蚁。

    好在莫失中间回来过一次,偷偷带了点儿水过来。

    后来,又莫名其妙的跑过来许多老鼠,都葬身在了她们刻意留下来的饭食上。

    昨天晚上,不知道怎么得,突然间牢房顶塌了下来,把床给砸烂了。

    天牢的狱卒却说是年久失修,换了间牢房就算是揭过去了。

    再住下去,实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替她把袖子放下来,端木青的眼神冷凝。

    这几天的事情自然是别人故意的,可是那个人到底是谁,她还没有十分的把握。

    “娘娘,就是这儿了。”

    监狱长的声音在这个死寂的空间里陡然间响起,让端木青和采薇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来。

    火光中,端木竚的脸色依旧惨白,无心打扮得妆容,看上去更显憔悴。

    “怎么不打开?”声音一出口,就发觉带着难闻的沙哑。

    “呵呵,这个娘娘知道,”监狱长的背脊弯得如同一只虾米,带着讨好的腔调,“天牢里关的都是重要的犯人,是不能够轻易打开牢门的。

    今日是因为娘娘来,奴才才斗胆放行,若是叫上头知道了,小的可就保不住项上的脑袋了。”

    懒得听他这些废话,端木竚挥了挥手,身后的嬷嬷塞了块银子,就跟着一起退了下去。

    此时就只有她们,虽然中间隔了一道牢门。

    “端木青,究竟是为什么?”

    就算是在这样十分不明亮的火光中,端木青都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她的愤怒。

    “我说了,不是我。”

    “你还要狡辩!”端木竚陡然间拔高的声音,因为沙哑的喉咙而变得有些尖利。

    立刻伸手抓住牢门,恶狠狠地看着牢里的人,端木竚的表情开始变得狰狞。

    “你以为我完全不记得了么?分明就是你,除了你根本就没有别人靠近过那个杯子。”

    端木青心里一震,对啊!

    除了她自己,还有端木竚也是重要的证人才是。

    从床上起身,端木青走到她面前,目光坚定,声音更是冷然:“姑姑!”

    被她这声“姑姑”喊得懵了,端木竚陡然间收起了愤怒,随即反应过来,正要开口,却被端木青打断了。

    “我们都姓端木,身上流着相同的血,我有什么理由要去害你?此时我们窝里斗,谁最开心?!”

    她的语气里不光是带着责问,更带着痛心,让端木竚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脸上的表情,瞬时间变得十分复杂。

    “你自己在宫里怎么就不想想到底谁会是最想要你的孩子生不下来的人呢?”

    端木青的话像是突然间点醒了端木竚,她的眼神开始涣散,不知不觉就顺着她的话去想。

    轻轻握住她的手,端木青叹了口气道:“娘娘,你和永定侯府是一体的,我也是,不管是你出事,还是我出事,都是端木家出事。”

    回过神,端木竚陡看着面前这个她一直都不甚了解的侄女,一时间,不知道到底该不该信她的话。

    猛然间抽出手,端木竚看着她的目光十分复杂,接着就像是看到什么讨厌的东西一般,扭头就走,跌跌撞撞的步伐,泄露了她心底的混乱。

    “小姐,”采薇这个时候才走过来,目露忧色,“娘娘怎么会不相信小姐呢?小姐怎么可能会去害她的孩子。”

    端木青叹了口气,道:“你没有生过孩子,你不会理解。”

    这话说得采薇更加疑惑了,她没有生过小孩,难道小姐就生过?

    看她的神色,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端木青没有说。

    她确实是生过,瑾哥儿怀得不是时候,但是她依旧那样期待他的到来,依旧恨不能将自己最好的东西都给他。

    那种毫无保留的给予并不是在他出生之后才开始的,从知道他存在的那一刻开始,母亲对孩子,就开始分割不了的爱。

    而此时的端木竚,骤然失子,那一份痛苦,足以让她失去理智。

    现在的状况已经很不错了。

    “三表哥倒是难得找我。”

    李静紫从姜府回来的路上蓦然间被李彦俞的人拦下,说他在这里等她。

    “表妹如今是贵人了,我要找也不是很方便啊!”

    李彦俞脸上带着明媚的笑容,一如他意气风发的人生。

    从前她还是端木紫的时候,所有表兄弟当中,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小小年纪当上了吏部侍郎的表哥。

    只是可惜,他对于自己总是一副冷傲的样子,除了李静茹,根本谁都不屑一顾。

    若是换做从前,他如此跟自己说话,只怕心里早就已经雀跃了。

    但自从那晚听到丁氏和赵氏的对话之后,她再也不会相信这个男人了。

    在他的眼里,除了利益,根本就什么都没有。

    对他这话,李静紫没有说什么,只是带着浅浅的笑看着他。

    “紫儿是从姜府出来的?”

    “表哥知道还问?”这个地方离姜府不过半里路,她虽不十分聪明,却也不会笨到那样的程度。

    “看来是为了端木青的事情了。”将面前她喜欢吃的点心往她面前推了推,李彦俞脸上的笑越发的亲切起来。

    想到平日里他的样子,再看此时,李静紫心里难免也带上了些窃喜。

    “表哥怎么看?”

    李彦俞知道她心里恨毒了端木青,此时定然是能让她有多惨,她就会有多高兴。

    同时他自己也一样。

    想到她嚣张的样子,心里就极度的不舒服。

    想着,脸上便露出阴沉的表情来:“她害死了彦定和彦吉,这笔账还没有算呢!既然这一次她已经身陷囹圄了,就让她再也没有机会走出来。”

    不得不说,就算是李静紫知道这个男子的真实为人,此刻也被他的情绪所感染。

    不知不觉就有了一种同仇敌忾的感觉。

    “表哥可有什么好主意?”

    李彦定笑容里带上了一丝阴谋的味道:“紫儿不是跟姜府谈好了么?搭上了他们,在那些证据里面动一动手脚,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原本李静紫就是这么打算的,但是此时听到他这话,心里便又警惕起来。

    “表哥这话说的轻松,若是到时候查出了什么,倒霉的可是我呢!表哥倒是一点儿都不用操心。”

    “紫儿这叫什么话?我们是一家人,你的事情,不就是齐国公府的事情么?

    只是这样的事情,家里毕竟不好出手,端木青是我们全家的仇人,此时就只有你能为我们报仇了。

    若真是不幸被发现,难道还会弃你于不顾?整个齐国公府难道还没有办法把你给救上来?”

    听着他说话,李静紫的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来,然后就不好意思笑道:“我也是因为事关重大,心里有些担心罢了。”

    “你放心!”见她这样说,李彦俞便放了心,拍了拍她的肩膀。

    脸上露出放心的表情来,李静紫道:“表哥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但是还是请表哥写个字据吧!”

    “额?”想不到她会有这么一句话,李彦俞立刻变了脸色,“你这是什么意思?”

    “哎呀!表哥,这件事情毕竟牵涉甚大,我之所有能够跟那姜侧妃讲好,也不过是因为,王爷他也恨毒了端木青的缘故。

    我自然是相信你,但是若是他知道了今天我们见过面,说不定会怎么想呢!你也知道,其实我在他面前,也说不上什么话的。”

    李彦俞闻言一怔,李静紫说的有道理,她和赵御玄是夫妻,但是齐国公府却跟赵御玄关系微妙。

    若是赵御玄知道今天的事情,利用李静紫来倒打一耙,到时候,只怕浑身长嘴也说不清,还会牵连更多出来。

    想不到李静紫竟然会拿这个来威胁他。

    忍不住将眼前的女子再打量了两遍,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女人变得聪明了?

    更重要的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开始不相信他了?

    心下一丝冷念闪过,这件事情过后,这一颗棋子也算是完完全全的给废了。

    “好好好,给你写,让你放心。”李彦俞笑着让人拿纸笔,只是笑容变得十分僵硬起来。

    李静紫却笑嘻嘻的十分欢喜的模样,完全不像是暗自用言语威胁之人。

    不远处的酒楼包厢里,男子将手里的远望筒拿下来,冷笑道:“都安排好了。”

    在他的对面做了一个女子,娇娇柔柔的样子,唇边泛起一抹嘲讽:“你放心,这件事情,定然万无一失。”

    相比于李静紫,更为急切的就是永定侯府了,端木竣自从端木青进了天牢之后,几乎就没有合过眼。

    每天奔波于顺天府和宗人府,但是案件的进展却越来越不利。

    每次去荣禧堂,经过文雅轩的时候,心里就像是沉了一块铅块般难受。

    迈着沉重的步子,才走进门,就听到屋子里东西砸地的声音。

    ~~~~~~~~~~~~~~~~~~~~~~~~~~~~~~~~~~~~~~~~~~~~~

    小寒:亲们,今天三更,刚写完第三更,干脆一并发了安心写明天的去了,大家多多留言撒,评论区冷冷清清的,小寒粉寂寞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