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们全当我是死人,外面究竟怎么样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老夫人甚少发这么大的火,但是自从中风之后,很小的事情都容易让她情绪激动。

    更何况是端木竚生下死胎,端木青被关押的事情。

    这件事情,就算是想瞒也瞒不住。

    更何况秦姨娘那次从皇宫出来之后,情绪就变得十分脆弱,眼泪一直都没有断过。

    众人只好让她先去后山下的院子里静养,然后由端木素将事情的经过小心地告诉了老夫人。

    谁知道她一听到这消息,登时就晕了过去。

    后来醒过来,就动不动发脾气。

    “娘!”端木竣一个箭步跨进卧房,就看到地上一地的碎片。

    那是刚刚送过来的午饭。

    端木素正跪在踏板上,为她平顺胸口。

    听到端木竣的声音,老夫人立刻转过脸,怒道:“你们成日里不见个人影,到底查出了什么?难道还要瞒着我吗?

    是不是预备瞒到我两眼闭了,再在我坟上说?!”

    这话说得这样严重,端木竣立刻跪倒在地:“孩儿不敢!”

    “那你来说,青丫头到底怎么样了?顺天府和宗人府那边怎么说?”

    “那边还在审查,因为这件事情涉及到皇室血脉,孩儿也没有办法探听,只是陈大人偷偷跟孩儿说,似乎有宫女看到青儿将娘娘房间里的宫女打发出来。”

    老夫人听到这话,怔了好半晌没有说话,只是神色慢慢黯淡下去了。

    “这么说来,就是证据对青儿不利了?”

    这样的答案端木竣也很难过,可是这就是事实:“是!”

    端木素依旧跪在那里,心里一阵阵发疼,打死她也不相信端木青会去陷害端木竚的孩子。

    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别人陷害。

    陡然间想起前两天端木赫的话来,端木素顾不得旁的,忙道:“二伯父可有好好的查一查李静紫?”

    端木竣点了点头:“我已经私下里问过了,她说她不知道。”

    “为什么伯父不认为根本就是她做的呢?”

    端木素冷笑一声,沉声道。

    她向来乖巧柔顺,从来也未曾大声说过话,此时这么一句,让端木竣和老夫人都有些吃惊。

    “素儿,你……”

    这一次,端木素却并没有低下头,而是认真地看着端木竣:“伯父,李静紫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你真的了解吗?”

    这话说得端木竣有些不高兴了,虽然李静紫后来的表现确实让人痛心,但是无论如何,她都是自己的女儿。

    而且,在他的记忆里,从前的李静紫是十分讨人喜欢的,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渐渐地变了。

    “她再怎么不喜欢青儿,也断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有其母必有其女。”

    冷冷地抛出一句话,让端木竣皱紧了眉头。

    端木素知道他还是不相信,干脆冷笑道:“李凝霜花了十年的功夫害死了二伯母,李静紫当真不知道么?有那样的母亲,她恨死了姐姐,要害她也不是不可能。”

    “什么?!”这一次是老夫人和端木竣同时惊呼出声。

    端木素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没有任何能力可以救出端木青,所寄希望不过是在端木竣他们身上。

    “这是姐姐查出来的,二伯母睡的那张床,就是李凝霜送过去的,一睡就是十年,里面用药材浸泡过了的。

    如二伯母那样的体质,根本就是在慢慢的杀死她。”

    端木竣想不到还有这样的内幕,心在这一刻莫名的绞痛起来。

    她竟然是被人害死的!

    当年的约定他知道,不为她请医延药,他也遵守了。

    所以,便在没有人的时候,自己偷偷看治疗咳疾的医术,她平日里的花茶里,都被他偷偷放上了对咳疾有利的药粉。

    十年来,她虽为痊愈,却也没有加重,他以为他们能够就这样过一辈子。

    是知道,会突然辞世。

    而此刻,却听到端木素说,她是被李凝霜害死的。

    那种感觉,就像是原本已经开始渐渐愈合的伤口,别人重新揭开,还撒上了一把盐的痛楚。

    “你说的是真的?”

    好半晌,端木竣才艰难的问出来。

    端木素却异常的坚定:“这件事情,别人不知道,但是舞墨阁的人都清楚,姐姐说不想让您和祖母担心,就没有告诉你们。”

    “青儿……”

    想到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外甥女,老夫人忍不住泪流满面。

    端木素此时却没有心情去安慰老夫人,而是看着端木竣。

    “二伯父,不是侄女心狠,而是李静紫她根本就恨不得姐姐去死,当时她十多天没有回来,就是故意跟李彦俞设了个圈套,想让姐姐钻进去。

    只是姐姐识破了,到底没有跟你们说明白,跟大伯母商量之后,只说她是去了齐国公府,不信你们去问大伯母。”

    想不到这个家的背后,还有这么多隐秘的事情,端木竣和老夫人都愕然着说不出话,

    但是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自然是造不了假的,到底,端木青在他们不知道的背后,隐忍了多少?

    从脚踏上下来,端木素直直地跪在端木竣面前:“二伯父,我知道,就算是今天李静紫已经不再姓端木,但是在你心里,她还是你的女儿。

    可是她对姐姐做出的事情,却丝毫不念及姐妹之情。素儿如今得以安然侍奉在祖母膝下,都是姐姐替我搏来安稳日子。

    所以,素儿恳请伯父,请伯父一定要尽全力救姐姐出来。”

    尽全力,当然是不要再念及李静紫的父女之情了。

    端木竣不由动容,不是对李静紫,而是对端木素。

    她的那一句话,让他想起了端木靖,那个在世时全力护着自己的兄长。

    “查!好好查一查那个丫头!”端木竣还没有说话,老夫人就先开了口。

    端木竣扶起端木素,替她擦掉不小心流出来的眼泪,点头道:“你放心,伯父不会让青儿含冤的,你要好好照顾祖母。”

    这样来自父辈的温柔,端木素从未曾体验过,他这轻飘飘的一个动作,顿时让她呆愣在了原地。

    回过神,人却早就走出了门。

    老夫人突然间猛烈的咳嗽,才让端木素回过头。

    连忙抽出手帕替她掩着嘴,另一只手替她在后背顺着气。

    好一会儿,老夫人的咳嗽方才停下来,却也犹如用尽了力气一般,靠在了床头。

    “祖母,你先……”端木素正要给她端参茶,蓦然间发现手帕上猩红的一块,瞬间失了声。

    “祖母,你……你……”

    老夫人却摁住了她的手,靠在床板上无力地摇了摇头:“别嚷嚷。”

    这些日子以来,老夫人的情绪都十分不好,端木素怕下面的人服侍起来不尽心,就让其他人都退下了。

    此时房间里就只有她们祖孙二人,看到老夫人这个样子,心里悲痛难忍。

    又想到方才自己的那一番话,更觉得自己不懂事,还是忍不住趴在床边哭出声来。

    老夫人见她这个样子,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想法。

    伸出手轻轻地替她顺着头发,笑道:“祖母老了,人老了,都会有这么一天的,你也不必难过。”

    端木素听到这话,更加难过了,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你父亲得我宠爱最少,我心里其实也是愧疚的,但是这么多年,习惯了,连带着对你们也都疏远些,你别怪。”

    端木素哽咽着,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只是不停地摇头。

    “自从你祖父和大伯父去世之后,我这一颗心就跟死了一样,强撑着到现在,也不过是为了这个家。

    李凝霜真是伤透了我的心,但是我也尽力了,端木紫,我也是真疼过的,到了天上也不怕见妹妹了。

    只是你和青丫头……唉!”

    “祖母……”端木素抬起满是泪水的脸,“你还欠我们的,还要好好疼……我们才对,不……不可以这么……”

    说到这里再也说不出来,只呜呜地哭着。

    老夫人脸上却带着淡淡的笑意,抚摸着她头发的手越发的轻柔了。

    “其实你们这些女孩子当中,看来看去,跟你相处最短,却是最亲的。

    青丫头心底是善良的,只是性子冷淡,只是她娘去了之后,就变得活络了些,到底难暖人心。

    紫丫头心术不正,陪着我也都是算计的多,我虽有心,她却也不在乎。

    碧丫头,木头一样的人,来了也只是站在那里不动,一句话都不会说。

    倒是你,从搬进了舞墨阁之后,真心来陪我,从前倒是忽视了,这也怪那周氏。”

    端木素握住老夫人的手,一双泪眼朦胧地看着她:“祖母,素儿已经没有父母了,只有祖母和姐姐,现在姐姐还在天牢里,你若……叫素儿怎么办呢!”

    “你放心,”伸出另一只手替她擦去眼泪,老夫人笑道:“我会等到青丫头出来的,没那么容易死,当年跟你大伯父那么危难的时候都没有死,怎么就这么容易呢!”

    吐出那么多一口血,老夫人还那样淡定,就知道这是经常发生的事情。

    此时她说这话,也不过是在安慰自己罢了,端木素更加难过。

    “好了,素儿,你去把那橱子最下面一格里头的盒子拿过来,我有东西给你们。”

    老夫人突然指着不远处的落地厨,对端木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