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顺天府的消息传到永定侯府,称昭仪娘娘一案已经水落石出,明日在元华殿审理。

    这关系到皇家的颜面问题,自然不可能公开审理。

    但是永定侯府是端木竚的娘家,端木青又是侯府嫡长女,自然是要在场的。

    其他如三王府五王府,两位王妃当日都有出现过,自然也要去。

    至于后宫,此事闹出来的风波不小,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也都完全的明白。

    端木竚自然不必说,一早就坐在自己位置上,冷着一张脸。

    其他几位在后宫颇有些头脸的,此时也都在场。

    所以,当皇帝驾临元华殿的时候,发现来的人确实还不少。

    顺天府尹袁天冲和宗人府宗令都已经到了,恭恭敬敬地等在一旁。

    “关于怡昭仪之案,朕已经交给了两位爱卿审理,今日朕只是旁听。”说完就在一旁的太师椅上坐下,完全一副旁听的架势。

    袁天冲本来就是个以审案为生命之人,此时皇帝开了此口,也丝毫没有推让之意。

    “带嫌犯。”

    惊堂木一拍,俨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端木竣等人站在下面,面露忧色。

    韩凌肆此时也在场,但是脸上的神态却和平日里无甚差别。

    只是端木青和采薇被带上来的时候,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冷意。

    此时的两人,虽然看上去有些憔悴。但是精神还好,脸上也没有受过什么苦楚的样子。

    端木竣等人也就放下心来。

    “参见陛下。”

    走到大殿中央,端木青方才带着采薇下跪行礼,没有一点错处,更不见一丝狼狈。

    心里暗暗赞叹一声,袁天冲问道:“端木青,本官现在问你,对于怡昭仪一案,你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平静地抬起头,端木青的神色中无忧无惧,声音铿锵有力:“怡昭仪产子之事,与臣女无关,还请袁大人还臣女一个公道。”

    “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下面本官有几个问题问你,你可要一一如实回答。”

    “臣女必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好,案发当日,你何时进入怡昭仪卧房的?当时卧房里的情况如何?然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了一想,端木青道:“那日大约巳时初,我正在花园里闲坐,秦姨娘慌慌张张跑出来,说娘娘不太好。

    我便带着我的丫鬟冲进了娘娘的卧室。

    因为那日去的人多,三王妃和五王妃又是同时离开的,宫女们都忙去了。

    因此屋子里并没有其他人在,娘娘躺在床上,屋子里有很浓的血腥味。

    我瞧着情形不太好,怕娘娘早产,便让秦姨娘去请太医和稳婆,我的丫鬟去吩咐永和宫的小宫女们烧热水,准备东西。”

    袁天冲皱着眉头,稔须道:“也就是当时就只剩下了你一个人在场?”

    “是!”

    “据文太医说当时皇子的夭折是因为那一杯有毒的水,可是你给娘娘喝的?”

    “是!”

    “你有没有在水里放东西?”

    “没有,当时娘娘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觉得口渴,让我给她拿水,桌上刚好有,我便端给了她,仅此而已。”

    “在此之后,你做过什么?其他人又是什么时候赶过来的?先进来的是谁?”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样子,陛下和太医同时赶到,这期间,娘娘直呼腹痛,我未曾离开半步,也未曾做任何事情。

    之后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跪在地上,端木青的背脊挺得笔直,目光坚定。

    “娘娘因何腹痛,你可知道?”

    “不知,臣女也曾怀疑是接触了容易致使滑台之物,但是并没有机会去调查。”

    “你说你到房间之前,只有秦姨娘在?”

    “是!”

    “传秦姨娘!”

    “启禀大人,当时三王妃离开,娘娘便让宫人们去送送,屋子里就只剩下了奴婢。

    娘娘说早上熬的燕窝粥放在寝宫里正好凉了,让我服侍她用。

    但是娘娘胃口不好,吃了几口就不吃了,跟奴婢闲话,谁知还没有一会儿,就说腹痛。

    奴婢心里慌乱,想着大小姐会医术,第一反应便是去叫大小姐。”

    说着秦姨娘拿眼睛怨毒地看着端木青。

    这些天她一直都在永定侯府后山下的院子里,时不时地便想到那日的事情。

    心里难过,眼泪就止不住,是以,此刻的她看上去倒是比刚从天牢出来的端木青还要憔悴几分。

    “端木青,这些都是你的口述,但是我们这些天查处一些东西,却与你说的有些出入。”

    袁天冲挥了挥手,让秦姨娘站到一旁,看着端木青严肃道。

    微微蹙了蹙眉,随即又恢复如常:“我所言句句属实,不知道大人所说的出入是在哪里。”

    “我们查到,但是永和宫里的管事姑姑是留了几个小丫鬟在的。

    有人指正,当时你将你的丫鬟和秦姨娘吩咐出去传太医稳婆之外,还让其他人不要进来。

    可有此事?”

    端木青神色冷静,无半分慌张,摇头道:“没有。”

    “我们有证人在。”

    说着袁天冲便吩咐带人上来,是一个十分面生的小丫鬟。

    “你叫什么名字,之前是怎么说的?”

    见到这么多大人物在场,小丫鬟显得十分拘谨,看了看众人,方才伏下身怯懦地回答。

    “我叫小芍,是永和宫里负责洒扫的丫鬟,本不应该到前头去伺候的。

    那天宫里热闹,姑姑就吩咐我们几个机灵着点儿,在前头好生伺候。

    因为是头一次能在娘娘跟前伺候,所以我们都十分小心,听到秦姨娘的叫喊,都跑了过去。

    还没进去,就看到她和另一个姐姐急匆匆往外跑,我们正要进去,郡君却拦住我们,让在外面等着,说娘娘需要安静。”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小丫鬟始终垂着头,让端木青没有办法看到她的脸。

    “端木青,你说事发之时,所有人都不在场,而小芍却说是你让她们都不要进去的,这你怎么说?”

    “她在撒谎。”端木青淡淡道。

    “可有证据?”

    转过脸斜睨了丫头一眼,端木青笑道:“袁大人,你应该问问她有没有证据。”

    “当时我们有三个人,但是她们两个为了抢功劳把收拾花园的事情交给了我,都守在屋子里。

    结果陛下反怒的时候,和姑姑一起给杖毙了,所以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并没有证人。”

    “这就是死无对证了?”端木青依旧表情淡淡,看不出心思,“袁大人相信谁呢?”

    其实淡定也就只是表面而已,端木青心里知道,这件事情之所以说是水落石出,大概只是因为皇帝已经决定怎么处置罢了。

    但是究竟会牵涉到多少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她不清楚。

    她端木青对于赵邺来说究竟是多大的筹码,她还不清楚。

    “昭仪娘娘,下官想问您一个问题。”

    端木竚的手一直紧紧握着,面上也有一种因为紧张而涌现的潮红,听到此言,连忙道:“你说。”

    “下官想问娘娘,从秦姨娘她们出去之后,端木青可有离开过房间?”

    从那个丫鬟开口说起此事,端木竚就一直都在努力地回想那日的事情,但是……

    端木青看着她,心底有隐隐的期待。

    那日在天牢里说的话,她到底听进去没有?到底她要的是什么?

    前世她背叛的原因,是端木青一直想要弄明白的,现在她很想知道,此刻的端木竚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

    最终的答案,让所有人都有些吃惊。

    “那一日我整个人都有些昏昏沉沉的,不太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却也说得过去,袁天冲没有再继续追问。

    但是端木竚看到端木青看过来的视线时,却有淡淡的失望。

    “端木青,如今不是看本官相信不相信谁的话,而是,现在人证物证都有,你不承认只怕也没有。”

    “陛下,袁大人,有一句话我不知当说不当说?”

    李静紫突然间开口道。

    “有话就直说!”皇帝冷冷开口,并没有显得有多大的热情。

    “是!”遭遇这样的冷脸,李静紫也不再忸怩,“娘娘在本还未到生产期,只是莫名感到腹痛,这多半是药物所致。

    而据我所知,端木青颇懂药理。”

    “那你知不知道三王妃也是药理高手呢?!”

    皇帝还没有说话,韩凌肆却斜剌剌插了一句。

    这样的放肆,果然是他的风格。

    皇帝却丝毫没有责意,反而带上了淡淡的笑容。

    再看他,一脸不屑的深色,视线却如箭般射向李静紫。

    韩语嫣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赵御风却先一步开口,冠玉般的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并没有人怀疑五王妃,王妃何必如此急于撇清?”

    这样的话,简直不像是从赵御风这样的人嘴里说出来的。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这个从来表现得十分温和的皇子脸上。

    各种神色都有,唯有韩语嫣面上浮现浅浅的娇羞之色。

    众人始知,原来,新晋的三王妃才是三王爷的命门,惹到了王妃,就是惹到了王爷。

    李静紫脸色陡然间变得十分难看,她的一句话,竟然惹来韩凌肆和赵御风的两厢辩驳。

    而赵御玄此时只是一脸恼怒,根本不发一语,这恼怒还是向着她的。

    但是袁天冲的话,又让她的脸色有所好转。

    “禀皇上,此案到目前为止,总结起来便是,一、有宫女指认端木青案发之时,阻止宫女进屋。

    二、昭仪娘娘肯定有毒的水确系端木青所送。

    三、端木青颇识药理。”

    皇帝点头表示明了:“那么如今的结果就是,怡昭仪母子,确系端木青所害。”

    言语间没有带上什么厉色,好像只是轻飘飘的总结一句话而已。

    “皇上,此案还有疑点,不肯定论!”端木竣无法如跪在堂下的端木青那般淡定,连忙跳出来道。

    李静紫眼里的阴毒一闪而过。

    若此刻是自己跪在下面,端木竣也会这般心焦么?

    不,不会!那日自己受辱被赶出侯府的时候,他可是一句话都没有替自己说过。

    此番面对的是皇帝,他更不会为自己开口。

    再看此时灰头土脸跪在下面的端木青,脸上不由又露出点点笑意。

    你不是得意吗?今日倒要看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

    “不错,陛下,此案还有疑点。”

    袁天冲顺着端木竣的话,对皇帝道。

    “哦?说说看。”

    “关键在于这个娘娘是为何会突然腹痛,而对于此,我们查出来的是,关键在于那一日娘娘所用的琼花玉露霜上。”

    “什么?”端木竚听到此言,忍不住惊呼出声。

    “琼花玉露霜?这怎么可能呢?”说完端木竚看了一眼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