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来人呐!淑妃勾结佞臣,残害皇嗣,即刻,褫夺封号,打入冷宫。”

    声音里的寒意,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赵御玄显然没有弄明白这是什么情况,正要上前去辩解,却被淑妃一把拉住,眼泪先一步滑落,终究还是轻轻摇了摇头。

    “谢陛下隆恩!”

    皇后也不知道那个盒子里到底是什么,但是身在后宫多年,早就已经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陛下,淑妃身为后妃,犯下如此大错,是臣妾失德,恳请陛下责罚。”

    皇帝摆了摆手:“不关你事。”

    “淑妃谋害皇嗣,其中必有首尾,臣妾请陛下给臣妾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将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皇帝听到这话,方才垂首看了眼皇后,见她眼神清明,心知她已经明白,点头道:“就交给你。”

    淑妃顿时跌倒在地,皇后心里有多恨她,没有人比她自己更清楚。

    这一次端木竚不是她害的也会变成她害的,重点是,这些年她在后宫培养出来的势力,只怕是要付诸一旦了。

    赵御玄只能呆呆地看着此时的变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两个侍卫走了进来,行过礼,二话不说,一左一右立刻架起淑妃往外拖去。

    而此时的淑妃,像是一直没有生命的玩偶一般,任由别人拖走。

    “娘娘!”一直沉默着的文太医此时终于忍不住喊出声。

    但是就在他张口的同时,明显感觉到了那边来自上位者的视线。

    “先将贱人打二十大板!”

    冷冷的声音响起,顿时就阻止了文太医还未说出来的话。

    皇帝分明就是在逼他,逼他沉默,否则,后面会有更厉害的惩罚等着淑妃。

    “将这个送到边关,交给齐云飞。”

    这是什么意思,在场的人都明白。

    齐云飞的兵权不小,但是此事显然是淑妃之罪,皇帝敢将这证据送到边关。

    可见将她打入冷宫,已经是从轻处罚了。

    “李静紫,你是要自己交代,还是……”

    皇帝恢复到方才的表情,好像淑妃那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但是锅里的水还在沸腾着,旁边那太监的颤抖还在继续着。

    而宫门外,淑妃的惨叫声也传了进来。

    李静紫何尝吃过这样的苦,早就吓得手脚发凉。

    登时瘫软在地:“陛下,臣妾是受了淑妃的指使,买凶杀人的,不管臣妾的事啊,她是母妃,臣妾不敢不听啊!”

    赵御玄听到这话,心下发恨,偏偏不敢开口说一句话。

    母亲在外面行刑,妻子在这里受审,指控的还是自己的母亲。

    赵御玄只觉得自己在接受凌迟一般的痛楚。

    “那你将事情交代清楚,她是什么时候指使你去做的?你又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知晓这一切的。”

    李静紫顿时懵了,这原本就不是淑妃指使她所为。

    之所以知道秋兰这个人,也完全是因为将侧妃母家的缘故。

    皇帝如此一问,登时让她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支支吾吾老半天,倒让韩凌肆笑了出来。

    “君昊为何发笑?”

    不知道为什么,皇帝似乎对韩凌肆特别的容忍。

    就像是此刻,这样愤怒的情况下,他对韩凌肆却还是好言相对。

    “她自然不知道了回答了,因为她都是胡诌的嘛!”

    “哦?君昊似乎很是了解?”

    韩凌肆笑道:“不巧得很,我一个关系不错的朋友跟五王妃似乎挺有缘。”

    这话不止让李静紫奇怪,让赵御玄也讶然。

    “姜隶士,等了那么久,总算轮到你了。”

    “什么人?宣!”

    皇帝听到这话,竟没有多问,直接一个字,就让人进来了。

    进来的人是一个年轻的男子,长得倒还可以,衣饰算不得华丽,却十分整洁。

    见到大殿上如此模样,却面不改色,可见也不是一般小家子气的后生。

    “微尘姜辰叩见吾皇,陛下万岁。”

    皇帝自然不认得此人,眯着眼睛看了半晌,方才问道:“你是何人,所司何职?”

    “家父在袁大人手下做事,见臣尚可差遣,便委臣以隶士职,微臣惭愧,有负所托。”

    姜辰说着,态度却依旧不卑不亢,让人看上去很舒服。

    皇帝转脸看袁天冲,却见他点头,眼中有赞赏意。

    “君昊让姜爱卿上来,所为何故?”

    “回陛下,正好微臣知道一些关于五王妃之事,韩兄具悉,方带臣来面圣。”

    从听到他的身份之后,李静紫就知道,所有事情都成定局了。

    “什么事。”

    “舍妹在五王府为侧妃,忽有一日,跟微臣说,一向不甚喜欢她的五王妃莫名对她殷勤,问我何解。

    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便让舍妹好生看着,莫出大事。

    果然不出微臣所料,五王妃所求着,就是端慧郡君之案的证据,并訾以重金嘱家父篡改宫女之口供。”

    想不到姜侧妃竟然没有受到自己的收买,李静紫脑海里来来去去就只有两个字——完了。

    “李静紫,事情是不是这样?”

    皇帝陡然间发问,险些就让她崩溃,但是在崩溃之前想到淑妃的惨状,立刻清醒过来。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我只是想要端木青死而已。”

    端木青知道李静紫不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所以听到这个结果,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如同路人一般看着这场戏。

    “那朕只是要你的命而已,可好?”

    这一句可好,让李静紫的心,顿时被恐惧包围了。

    那滚烫的开水滚动的声音蓦然间被放大了数百倍,翻滚在耳边。

    “陛下,陛下,我知道错了,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陛下,天牢里郡君所食饭菜,所饮之水,都被下过毒。”

    韩凌肆此时也不管,那个早就已去了半条命般的文太医了,懒懒道。

    看他今天的样子,颇有些秋后算账的味道。

    “什么?!”皇帝样子十分吃惊,随即看向软泥般的李静紫,“也是你做的?”

    “不不不,陛下,我没有,那不是我做的,我也不知道。”

    生怕自己又要被加上一条罪名,李静紫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

    几乎就要跳起来辩解了。

    “你也没那能力,指使得了吏部的人。”

    一句话说出来,皇后心里一跳,像是预感到了什么。

    抬眼去看韩凌肆,想要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对方却丝毫未表露。

    懒懒地说了一句,韩凌肆便不再说了,径自走到端木青面前。

    蹲下身子,看着她温柔一笑,只是笑里却带了丝丝疼惜。

    随即又对皇帝道:“端慧郡君都跪了这么久了,现在能不能起来啊?”

    前后跳跃太快,几乎让人转不过弯来。

    皇帝看了一眼地上的人:“没有罪的,都跪在地上做什么?”

    早因他的愤怒,一干妃子都跪倒在地,此时听到这话,方才由各自的侍女扶起来。

    端木青原本就跪得直,所有的重量都压在膝盖骨上。

    此时两条腿,早就已经如同不是自己的一般麻木了,此时就是想爬起来,也力不从心。

    刚动一下,膝盖就钻心的疼,接着往一边倒去。

    刚要用手撑地,整个人就被人腾空抱起。

    忍不住低呼出声,抬眼就看到韩凌肆带着笑意的眼。

    “陛下,她膝盖麻了,站不起来,陛下不怪吧!”

    虽然说着这句话,却连脸都没回,自顾自地抱着佳人往一边去。

    这样的肆无忌惮,放眼整个西岐,哪里还有第二个。

    皇帝却带着淡淡的笑意挥了挥手,丝毫不介意。

    端木青被他轻轻地放在他的座椅上的时候,整个大殿的气氛都怪异起来。

    李静紫一双眼睛里满是怨毒,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端木青就那么好命。

    在这样的大殿上,有一个男人不顾一切的呵护她,而她面对的却是死亡的恐惧。

    端木竣和端木赫忍不住眼露笑意,这样的男人,对青儿来说,应该是最好的吧!

    而赵御鸿却是觉得心里有个地方钝钝得生疼。

    从这一次,他才知道这个看上去有些吊儿郎当的男人,其实有多大的实力。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在那样短的时间,将这整盘的棋看懂,更何况,还能够操控得如此之好。

    当他看到韩凌肆和姜辰一同喝酒时,方才知道,原来这个男人已经设计好了一切。

    更何况,他还如此的不羁,就算是在皇帝面前,也依然我行我素,这样的态度,他自问不能。

    在这样各色的目光和表情中,端木青明显感觉到一丝冰冷的,带着怨气的目光朝他们而来。

    敏锐地捕捉到那个方向,就看到坐在赵御风身旁的韩语嫣。

    而她接触到端木青的视线时,没有任何的慌张,只是淡淡第移开了,好像方才都是她的错觉。

    “那不是你,又会是谁呢?”

    经过韩凌肆这一闹,皇帝的怒气消了不少,就连语气里的冷意也少了许多。

    李静紫心里稍定,目露恳求:“陛下,当真不是臣妾,臣妾与吏部之人并不熟悉,怎么能办得到呢?”

    微微眯了眯眼,皇帝似乎在想些什么,嘴里慢悠悠念出两个字来:“吏部!”

    听到这两个字,皇后心里的弦顿时绷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