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既然这件事情你有参与,那就好好查一查吧!”

    只皇上这一句话,便让整个五王府都被翻查了一遍。

    但是因为此项事情一时半会儿完不成,加之端木青等人已经是筋疲力尽。

    是以皇帝下令,将李静紫暂时收监,那太监和文太医一起处死。

    端木青和采薇先会永定侯府,其余事情,容后再审。

    实际上,到了这一步,确实没有端木青什么事情了。

    关于她的部分,要查的也都查清楚了。

    于是,皇宫里的宫人们便看到这样一幕:韩凌肆抱着腿脚不便的端木青,从元华殿一直到二门外的马车上。

    端木竣在礼节上一向恪守,但是这一次却并没有阻止,而是含笑看着他们。

    回到永定侯府,还没有下马车,就听到老夫人的声音。

    韩凌肆将她抱下来的时候,若不是腿脚不便,只怕已经冲过来了。

    端木素却是比任何时候都激动,不顾其他人自己先冲了上来:“姐姐……”

    才两个字,就已经泣不成声。

    见祖母在,而且一家人都在等着的样子,端木青哪里好意思依旧窝在某人怀里,扭动着身子就要下来。

    韩凌肆却笑呵呵对老夫人道:“祖母,青儿膝盖跪久了,走不了路,我先抱她去舞墨阁。”

    老夫人一听,还以为是在天牢里受了刑,连忙点头:“快去快去。”

    韩凌肆也老实不客气,一提气,直接运起轻功,往里面飞去。

    “喂!丢下长辈们在那里,太……”

    “太什么太?你走过来,他们也是要走,我抱你飞过来他们也是要走。

    你觉得他们看着你一瘸一拐着舒服呢?还是我抱着你往这边来舒服呢?”

    舞墨阁里的人都到门口去迎接她了,此时竟空无一人。

    韩凌肆直接一脚踹开门,将她放在炕上:“不要动,我给你倒杯水。”

    说着就自己忙活开了。

    看着这个样子的韩凌肆,端木青一时间不知作何感想。

    似乎,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对她,生怕她疼,生怕她痛的样子。

    吹了吹手里的茶,方才递给她:“不烫了。”

    端木青默然接过,有些心虚般地低头喝水。

    陡然间腿上一凉,吓了一跳,手上的杯子便从手里坠落。

    还好他反应快,长臂一捞,就将杯子接住了。

    而此时端木青才发觉,自己的裤腿被他挽到了大腿。

    登时脸上烧红一片,心里又恼又羞,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本能地去把裤腿放下。

    手却被他挡住了:“别动。”

    接下来,只觉得原本疼得钻心的地方传来一阵暖暖的感觉。

    才发现他另一只手里是一瓶药膏。

    “这是我府里的人特制的,抹上去,立刻就舒服多了。”

    他没有抬头,只是专注而轻柔地替她的膝盖上药。

    就算他们这个样子于礼不合,端木青也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猥琐。

    上完一只膝盖,韩凌肆小心翼翼地将她的裤腿放下来,正要替她上另一只的时候,外面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刚刚恢复过来的脸色,顿时又变得绯红一片。

    韩凌肆也知道这样的事情,若是给别人撞见,对端木青的声誉委实不好。

    便住了手,只将药瓶往她手里一塞:“每天三次,让她们小心地帮你涂。”

    说着一抬眼,就看到她羞红的面颊,戏谑之心顿起。

    蓦然凑到美人耳旁道:“若是你只喜欢我帮你涂的话,我也是十分愿意效劳的。”

    心下一急,正要抬手去打,脸上却突然间被人亲了一口。

    肇事者已经跑到了门边:“祖母,你来了。”

    老夫人由端木苍推着进了门,看到端木青的样子,上上下下打量了好一会儿才点头道:“没事就好。”

    方才一直以为是在牢里吃了苦,一路上听端木竣和端木赫解释,到底不放心。

    此刻看她脸色和精神都还好,方才一颗心落了肚。

    端木青看老夫人的样子,比她进去之前又老了许多,心里也十分难过。

    连忙从坑上下来,跪倒在地。

    韩凌肆一见,几乎没骂出声来。

    “青儿不孝,让祖母担心了。”

    “你……快起来快起来,这是做什么,采薇那丫头都走不了路了,何况你!”

    看他这个样子,一屋子的人都急了,端木青也不再坚持,任由露稀扶着坐了。

    “我让露稀带着人去烧了水,采了柚子叶,你待会儿好好泡个澡,驱驱霉气。

    然后就好好休息吧!这几天荣禧堂也不用过去了,有什么事,让素儿告诉我就好了。”

    端木素听到,连忙走过来,蹲在老夫人旁边。

    她心知祖母命不久于世,如今姐姐才吃了苦回来,眼泪如何干得了。

    老夫人再吩咐了一些话,方才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自己也回荣禧堂去了。

    端木素虽然挂心端木青,但是老夫人的身体更经不得事儿,所以到底还是先送老人家去了。

    一时间,屋子里又只剩下了,露稀和韩凌肆。

    “小姐!”

    看到所有人都走了,露稀方才敢扑过来,只抱着端木青哭个不停。

    “好了好了,乖,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这个丫鬟的性子,端木青知道,和采薇的沉稳内敛不同,她向来爱憎分明,自己被冤枉,定然是着急的。

    “你家小姐受了苦回来,结果你还让她来安慰你,到底应该不应该啊?”

    韩凌肆坐在另一边,笑眯眯地看着主仆二人。

    听到这话,露稀方才不好意思地起身,又看到屋子里只有三个人:“我去看看她们烧水烧好了没有。”

    走之前还拿眼睛不断地在两个人身上逡巡着,方才准姑爷抱着小姐的样子,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这丫头有意思!”韩凌肆看着露稀离开的方向,不断笑着点头。

    端木青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忍不住白了她一眼。

    对方却伸手抓住她的手,隔着桌子看着她:“对不起,青儿,让你受苦了。”

    这个男人,今天已经温柔好几次了,端木青真的想说,她有些受不了了呀!

    偏偏的,这样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已经先脸红了。

    这一次韩凌肆并没有调戏如此羞赧的她,而是认真道:“我完全忽略了李静紫她们,一心想着那楚楚了。”

    听到这话,端木青方才想起来,自己之前是在调查那个沉鱼馆的楚楚的。

    “如何?”

    “恩?”韩凌肆愣了一愣,不知道她这突然开口说的是什么。

    “我是问那楚楚如何?”

    “被收进三王府了。”

    “赵御风?”

    摇了摇头,韩凌肆看着她:“韩语嫣。”

    端木青没有立刻接话,而是想了一想方才点头道:“赵御风倒真是厉害。”

    挑了挑眉,韩凌肆看着她,似在询问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如今看到韩语嫣跟赵御风,好得简直蜜里调油,显然他们洞房花烛夜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男人连这个都能忍,岂不厉害?且还利用这一点得了韩语嫣的死心塌地,实在是厉害得可怕了。”

    “青儿这话怎么说?”

    “新婚之初,几乎任何活动,赵御风皆不带韩语嫣出席,而且据说府上还有了别的女子。

    韩语嫣几封书信去了东离,遭到冷遇,他再上去送点炭火,瞬间就收买了你们这位公主的心。

    此时真可谓夫妻一心呢!”

    端木青自认前世的自己不及韩语嫣良多,人情世故便是完全不懂。

    这一世,韩语嫣都会掉入那男人的陷阱,自己那时被骗,应该也是有些必然的吧!

    韩凌肆坐在她的右手边,清晰地看到她眼里的恨意,和悔意。

    那样的浓烈。

    为什么每一次面对赵御风,她就变了一个人似的?

    从来没有看到过第二个人,能够这样影响她的情绪。

    难道到现在,她心里还是有赵御风?

    她重病时,喊出赵御风名字的样子,又突然出现在韩凌肆眼前。

    不!

    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心里堵得慌,好想找个方式发泄。

    手上突然间传来痛感,把端木青从自己的思绪里拔出来,方才发现,被韩凌肆抓着的那只手,此时被捏得过重。

    “喂!好疼!”

    用左手推了推他,端木青蹙眉道。

    猛然间回过神,韩凌肆方才发现自己失了神。

    飞快地放开她的手,韩凌肆站起来:“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看着他离开的方向,端木青好一会儿都没有回过神。

    他生气了?看上去好像很不开心。

    可是,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生气?

    正想着,露稀带着小丫鬟进来了:“小姐,我们伺候你泡澡吧!”

    一连几天,端木青都没有露面,只是窝在舞墨阁里养膝盖上的伤。

    韩凌肆基本上每天都会过来,就像是平日里那般。

    丝毫不提那日的事情,好像根本就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不说,她也不问。

    “青儿,事情结果出来了。”

    这一日,正在看书,韩凌肆和端木赫一起走了进来。

    将书放下,端木青给两人泡了茶,方才坐下:“怎么样了?查出来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