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声音还未落,人就已经冲向了里面。

    这是秋恬留给她所有的记忆,几乎她们所有共处的时光都在这里。

    十岁之前的每一天,后来的每一次。

    她说过要一直都保留着这里,要一直一直的。

    采薇和露稀跑过来的时候,就刚好看到端木青冲到了浓烟里。

    而此时,火已经烧了起来。

    “怎么办?”露稀一时间慌了神,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里面肯定已经是火海了,你快去叫人,我想办法把小姐弄出来。”

    露稀连忙答应一声,不迭往外跑,差点儿没跌倒。

    采薇四周一看,飞快地将丫鬟浇花剩下的半桶水往身上淋了,一咬牙,跟着冲进了火场。

    因为是夏季,雨水足,文雅轩又在湖边上,里面的潮气相对较重,所以此时的烟十分重,火都是暗色的。

    “小姐!”才喊了一声,喉咙里立刻就是火烧火燎的。

    但是,根本就没有人应她。

    “小姐!”用衣服稍微捂着嘴吧,采薇又叫了一句,还是没有人回答。

    想了想,这里是大堂,端木青肯定是往卧房去了。

    采薇接着往后跑,但是还没有跑两步,就被里面冲出来的火舌给逼得后退了。

    看到里面的火势那么大,心里更是焦急。

    “小姐,你在里面吗?咳咳咳……小……”

    这样根本就不是办法,眼泪都咳出来了,里面的人完全听不到。

    大堂的桌上还有一块桌布,此时还没有被烧着。

    顾不得那么多了,采薇飞快地将桌布卷在身上,纵身就往火堆里跑。

    好容易跑到内室,身上的布已经被烧着了,头发也被烧枯了一把。

    飞快地将那桌布扔掉,放眼一看,果然看到端木青在疯了似的拿衣服扑火。

    “小姐……咳咳,小姐……快……快走。”

    刚刚被熏了几次,采薇感觉自己说话的时候,就像是有一把针尖刮着喉咙内壁似的。

    端木青还是没有听到一般地疯狂扑着火。

    “小姐……”

    眼见着叫不出来,采薇跑上前去一把抱住她:“走!”

    外面露稀的呼喊声将所有人都叫了起来。

    端木竣听说文雅轩起火,衣服都没来得及穿,直接飞了过来。

    “小姐呢?”一边飞快地组织人救火,一边问露稀。

    “小姐……进去了。”

    露稀急得快哭了,一看到端木竣,她只说了一句文雅轩着火了。

    端木竣就没有了影子,等到她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他在指挥人救火。

    根本就没有来得及说端木青的事情。

    “什么?!”随后带着楚研赶过来的端木赫一听,急得立刻往里面跑,快得人都来不及阻止。

    楚研呆呆地站在外面,一个“相”字才出口,就已经不见了他的身影。

    “小……姐……”采薇觉得自己的嗓子都快要冒烟了,偏偏眼前的这一位,根本就跟傻了一样。

    陡然间窜过来一把火苗,几乎要烧到端木青的脸上,她却浑然不觉。

    采薇一急,抱住她,一个旋身,堪堪避过。

    自己的袖子却被烧着了,很快就烧到了皮肉,一阵灼痛感传来,

    连忙放开端木青,用另一只手帮着将火扑灭了,只是手臂上还是火辣辣的痛。

    闻到焦味儿,端木青才像是猛然间醒过来。

    一转脸,看到采薇被火烫的通红的脸和已经焦得不成样子头发。

    “采薇,你咳咳……”

    “小……”才说一个字,就觉得喉咙火烧般的疼,干脆指了指门口。

    此时火势已经很大了,两个人完完全全被困在了火海中。

    “难道我们要死在这里了吗?”端木青暗暗想。

    刚才自己完全进入了无知无觉的状态,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现在看自己身旁的女子,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身上看得出的,多处烧伤。

    怎么办?火越来越大了,端木青心下也不由着急。

    若是这个时候下场大雨就好了。

    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是可以用的。

    身上感觉越来越热了,整个人都快要烤熟了一般。

    就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候,端木青突然发现,好像自己的左手臂有点儿凉凉的。

    伸手一摸,方才发觉是那个诡异的手钏。

    撩开袖子,在这满世界火光中,那个手钏似乎隐隐地泛着紫色。

    这样的情况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难道是自己看错了?端木青忍不住举起手,正要凑近去看。

    突然感到采薇似乎十分激动的,拉自己的袖子。

    一转脸,就看到她极度兴奋的表情。

    微微有些愕然,随即,自己也忍不住笑出来。

    原来,天竟然真的下雨了。

    这个地方有一块被烧塌了,所以很快的,火就被雨给淋灭了。

    趁着火势小了一点儿,两个人忙往外走。

    只是此时到处都是一片狼藉,而且还有的地方火势颇大,走起来也十分不容易。

    更难克服的是浓烟,因为这场雨的缘故,原本熄灭的大火,全部都散发出阵阵的浓烟。

    “青儿!”

    陡然间听到端木赫的声音,让端木青和采薇都是又惊又喜,偏偏浓烟太大,说话都十分困难。

    “咳咳咳咳!”端木青干脆掩着口鼻咳嗽起来。

    许是因为练武之人,耳力比常人好上许多,端木赫果然找了过来。

    找到了人,再也不顾及其他,一手一个,直接往外飞去。

    及至到了外面,方才发现,除了老夫人和端木苍,大家都在这里。

    雨下得十分大,端木竣就站在雨里,一旁扔着一把伞。

    “青儿!”见到了人,端木竣连忙跑上来。

    端木素立刻跟上去:“姐!”

    端木赫将人放下,楚研立刻打着伞上来,拿帕子给他擦拭。

    但是端木赫却将她的手推开了:“我没事。”

    说完就转身去看端木青。

    端木青只是受了点儿小伤,采薇却是一出来就直接晕倒了。

    “采薇!咳咳……”

    说了两个字,端木青就感觉喉咙沙沙得难受。

    “青儿,你怎么样?”端木竣和端木赫几乎是同时问出来。

    端木青摇了摇头:“我喉咙有点儿不舒服,没什么大碍,采薇可能伤得比较重,快点儿带回舞墨阁。”

    听到她这样说,端木赫点头再也不说二话,一把抱起采薇,就冒着雨往舞墨阁赶。

    露稀走上前替端木青打伞,一行人又匆匆地往舞墨阁去了。

    楚研一个人呆呆地站在文雅轩的院子里,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上前。

    “小姐!”清影走上前,轻轻地唤了一声。

    楚研没有回头,而是继续看着那个地方:“你说我是不是要求太多了,相公他每次遇到青儿的事,似乎,都很不淡定呢!”

    “小姐,我们一早就知道大小姐和姑爷的感情是整个府里最好的,姑爷紧张大小姐那也是正常。”

    清影笑着安慰道。

    楚研却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我总觉得,我与相公,恩爱有余,了解不足,好像我永远都进不了他的心底,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要想那么多了,我们先去看大小姐吧!”

    这一句话人,让楚研回过神来,连忙点了点头:“是啊!差点儿忘了。”

    才走了两步,就有一个小丫鬟打着伞匆匆走来:“少夫人,二少爷说下这么大雨,寒气重,您身子受不得寒,赶紧回去吧!他一会儿就回。”

    听到这话,楚研立刻感觉像是喝了一杯热茶一般,心里头暖暖的一片。

    “我们知道了,你也快些回去吧!”

    一听小姐这语气,清影就知道,楚研方才的那一点儿小烦恼已经被端木赫的一句话给赶没了。

    相对于楚研的小甜蜜,舞墨阁里的人,却是心头愁云满布。

    端木青还好,只是喉咙有点儿不舒服,喝了几杯蜂蜜薄荷水,也就好多了。

    但是采薇明显伤得很重。全身多处烧伤,还因为后来淋了雨而发起烧来。

    先让露稀帮忙将她清理了一遍,才写了方子,让人去抓药。

    端木竣等人眼见着端木青没事了,便渐渐地都散了。

    守在床边,看着床上的人,端木青和露稀都没有说话。

    “姐姐,你再喝点儿吧!听你声音还不甚好。”

    端木素就住在东厢房,此时说什么也不肯回去。

    接过来喝了一口,屋子里又陷入沉默。

    “我去看看买药的回来没有,待会儿我去煎药。”

    露稀颇有些受不了这里的气氛一般,站起身来。

    才走到门口,端木青却叫住了她:“等一下。”

    “怎么了小姐?”以为还有什么吩咐,露稀连忙停下脚步。

    端木青却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等了等,方才问道:“我离开你们往文雅轩跑之后,你们可曾碰到什么人?”

    端木素听她这么说不由得有些奇怪:“姐,你看到什么人了吗?”

    说出口蓦然间想起什么来:“姐姐你是怀疑,这场火是有人故意放的?”

    “不是怀疑,是肯定!”

    说出这句话,端木青的眼睛里陡然间蹦出冰冷的光芒来。

    “我们当时确实看到一个人匆匆忙忙的跑过来,看样子好像……”

    露稀看到端木青的样子,蓦然间有些犹豫起来,不知道该不该说。

    “谁?!”

    转脸看端木素,她的神色也显得十分好奇。

    “是……大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