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说完之后,露稀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抬眼去看端木青,却发现她好像并没有觉得很吃惊一般。

    “大哥?怎么会?!”

    倒是端木素觉得十分讶异,不解地看向姐姐。

    并不是端木青没有看到,当时那人与自己擦肩而过。

    而自己赶着去文雅轩,所以没有留神,但是那不代表,她就不认得。

    月亮那么大,想不看到都难。

    “姐姐,这……”

    “好了,素儿,夜实在深了,你方才还淋了点雨,赶紧回去睡觉吧!”

    端木素还想要说什么,端木青却挥了挥手:“我很好,采薇有我守着你也不用担心。”

    其实端木素知道,此时端木青更多的是为端木苍的事情而烦心,或者说伤心。但是她做不了什么。

    秋恬是端木青心里一块不可触摸的地方,而端木苍却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端木素到底没有能拗过她,带着银翘走了。

    看着床上的采薇,端木青的眼泪来得有些汹涌,一颗一颗打在手背上。

    突然而至的眼泪,让她自己都有些茫然。

    她,并不是容易落泪的人。

    蓦然间,一只温柔的手轻轻抚过面颊,将那些眼泪擦拭干净。

    端木青心里一惊,这样带着厚茧的手!

    一抬头,就看到韩凌肆蹙着眉站在一旁。

    “对不起,我来晚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半夜睡不着觉,突然间就想要看看她。

    偷偷来到这里,才发现永定侯府里一团混乱,稍微查了一下,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她掉眼泪。

    似乎她总是能够将一切都做得很好,就算是处在狼狈的境地里,也都是一副淡然的模样。

    好像这天地间,根本就没有什么能让她感到畏惧。

    可是此刻,她却哭了,哭得让人猝不及防。

    那眼泪一颗一颗砸下来,像是砸在人心窝里一般。

    忍不住眼睛看向床上的人。

    其实她,不过就是一个丫鬟而已。

    可是,似乎对于端木青却并不是这样。

    那一次,元宵暴乱,她也是那样,为了一个丫鬟不顾自己的安危,重新回到那个屠戮场。

    还划破了自己的脖子。

    当她被别人构陷的时候,这个丫鬟冲出去顶罪,她也是毫不犹豫地否认。

    好像,她自己的命,跟一个低贱的丫鬟没有什么区别一般。

    而今日,她竟为她流泪。

    印象里,她并不善良,也不心软,对待李静紫,对李凝霜,对齐国公府,她的手段可谓有些毒辣。

    甚至于对自己,她也可以说拿刀就拿刀。

    究竟,端木青她是一个怎样的人?

    可是,不管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此刻看到她,心底有一个地方似乎变得很柔软很柔软。

    韩凌肆接下来的一个动作,让他自己都很意外。

    他静静地坐在她的旁边,一起坐在床沿上。

    然后轻轻地将她拥入怀中,如同抚摸着一件珍宝般地轻抚着她的后背。

    然而,下一瞬间,两个人都有些愣神,他这是怎么了?

    韩凌肆自己也觉得十分奇怪,他何曾有过这样柔情的时候?

    可是,不得不说,在这一刻,他莫名的觉得心底有一个地方被填满了。

    这种感觉,从来未曾有过。

    抛开那些乱七八糟追根究底的念头,韩凌肆决定这一次,他跟着感觉走。

    不知道为什么,端木青蓦然间觉得他的厚实的手,宽广的胸膛,变得很安全很安全。

    好像在这一刻,她可以全然不去管外面的是是非非。

    当这种满足感袭上心头的时候,那些紧绷着的神经也跟这慢慢放松下来。

    疲劳了一个晚上的身体,终于得以休息。

    怀里的人渐渐的安静,韩凌肆一低头,就看到灯光下她靠着自己的安静的脸。

    这一刻,岁月静好。

    他自己或许都没有发觉,嘴边的那一抹笑,比任何时候都要舒心。

    露稀一进来就看到这样一副画面,正想要说话,准姑爷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随即轻轻地将人抱起,往她的卧房走去。

    露稀一边小心地替采薇把药吹凉,一边忍不住扬起灿烂的笑容来。

    第二天一大早,端木青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上。

    莫名的有些发懵,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想起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心里一惊,掀开被子就跑下床,趿了鞋子就跑。

    采薇还没有醒,露稀正拿了帕子给她降温,见到端木青过来,吓了一跳。

    “小姐,天还早呢!怎么就醒了?”

    “不知道,突然间就醒了,她怎么样了?”一边说着,一边自己往床边走去。

    “烧退了些,就是不知道嗓子怎么样!”

    端木青叹了口气,将她头上的帕子重新浸润,拧干。

    露稀要接过,却被她阻止了:“她的喉咙肯定比我伤得重,我说话尚且这个样子。”

    听她这么说,露稀也不知道怎么接话,到底只是暗暗叹了口气,什么也没有说。

    “你好好照顾她,我去荣禧堂。”

    说完自己起身往门口走去。

    “小姐……”露稀眼看着她已经走到门口了,忙叫住她。

    停下脚步,端木青回头看着她,目光温和:“怎么了?”

    “大少爷……”

    端木青摇了摇头:“你别管那么多,替我照顾好她就行了。”

    露稀还想说什么,她却已经走出去了。

    荣禧堂里,老夫人才刚起,秦姨娘正在伺候她梳洗,端木苍在摆碗筷。

    因为来得匆忙,且不长住,所以,端木苍就干脆在荣禧堂的暖阁里住着。

    眼见着端木青过来,端木苍微微白了一眼,就扭过头不去看她。

    端木青也不说话,径自走到老夫人跟前,接过秦姨娘手里的碧玉簪子,轻轻插到老夫人的发髻间。

    “祖母带这只簪子真好看。”微笑着扶着老夫人的手我,往外走,端木青笑道。

    老夫人才咧开嘴,立刻警觉道:“你的喉咙怎么了?”

    说着又看了看外面:“你那两个丫鬟呢?怎么一个人过来了?”

    笑着扶她坐下,端木青笑道:“屋子里有点儿事,她们两个走不脱,我心里想念祖母得紧,所以就一个人过来了。”

    老夫人也不再追究了,只是拉着她一块用早膳。

    昨天晚上的事情,秦姨娘是知道的,但是她也没有说破。

    自从端木竚的那件事情之后,秦姨娘虽然专程跟端木青道过歉,但是两人之间总有些怪怪的感觉。

    不再似从前那样亲厚,就是她和府里的其他人,也不似从前了。

    大家也都知道她那点儿心结,是以谁都不说破。

    安静地吃了一顿早膳,端木青和端木苍都显得有些安静。

    老夫人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心却没有瞎,顿时察觉出两人之间的怪异来。

    这也一直都是她心里的遗憾。

    孙子当中,她最亲近的还是端木苍,而孙女中,端木青和端木素都是她心疼的。

    看到他们如此陌生的样子,心里也有些难受。

    “正好你们两个人在,待会儿去仓库给我搬两扇屏风来。

    我打算过些日子天凉了搬到那边去住,贪恋那一丛好菊花。”

    端木青和端木苍两人不约而同地看了眼对方,刚要开口说什么。

    又看到老夫人满脸的欢喜,到底没有说出来,只轻轻点头。

    用完早膳,两人便一同往仓库去。

    才走出荣禧堂的大门,端木苍便道:“端木青,你……”

    话还没有说话,前面的人突然间停下脚步,飞快一个转身,一巴掌就往自己扇过来。

    端木苍心下一惊,连忙伸手去格挡,手背蓦然间感到一阵刺痛。

    扬手一看,竟出现一道细且深的伤口。

    “你还带着武器?!”

    端木青确实没有武功,但是她身上藏着羽刃,制胜靠得就是那一招出其不意。

    端木苍想到方才,若不是自己常年在外带兵练出来的警惕性,这一刀只怕就已经划到自己的脖子上了。

    那自己哪里还有命在。

    想到这里,胸中不由火气,怒吼道:“你还想杀人了!”

    端木青冷笑一声:“是想杀你,若你不是姓端木,此刻你已经是身首异处了。”

    说完就转身而走。

    她还是没有办法杀他,虽然心里那样怨恨,但是,不能!

    这样的感觉让她觉得心里头闷得慌。

    想要找个方式发泄,手里的羽刃不由越握越紧。

    “端木青我告诉你,我端木苍永远都不会承认你这个恶毒的妹妹的,你自己等着遭天谴吧!

    到时候我一定笑着在旁边看,我会笑着看你哭的。”

    端木青脚步微微一顿,眸中的深色愈发冷清,手也握得愈发紧了。

    只是一顿而已,接着,便走得更加坚定了。

    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一些人不喜欢你,但,那又如何?

    她端木青活着,只为她自己活着,喜欢什么人是她能够决定的。

    被什么人喜欢,却非她能够左右。

    一步步走过,一滴滴血落下,生生走出一条鲜红的道路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