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猛然间一转身,只觉得头脑昏昏沉沉不似自己的。

    扶住了罗琪瑕的肩膀,端木青才不至于跌倒。

    摇了摇脑袋,方看清前面骑在白色大马上的男子。

    玄色的衣裳在夜风的吹拂下上下翻飞,头上带着白玉冠,面色阴沉,夹杂着隐忍的愤怒。

    不是赵御行又是谁?

    突然一个激灵,端木青脑袋清醒了一些,正要行礼。

    罗琪瑕却淡淡开口:“天晚了,这就回了。”

    “身为王妃,如此无状,若是让别人看到了,会怎么看本王?怎么看王府?你是故意的吧?!”

    说话的时候,赵御行眼里充满的不屑和讥诮。

    罗琪瑕却似全然没有看到一般:“王爷多虑了。”

    “罗琪瑕,本王娶你,是因为父皇的命令,不是本王就真的把你当作妻子。

    既然你上赶着嫁给了本王,那么,麻烦你自觉一点儿,不要给本王惹麻烦,不然……哼!”

    他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端木青分明看到她陡然间握紧的拳头。

    “是。”

    可是再多的愤怒,终于在隐忍的糅合下,变成了一个淡淡的字。

    “还不快走?!”

    听到这话的时候,端木青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一阵疾厉的风呼啸而至。

    下一刻,罗琪瑕已经抓住了赵御行突然而至的马鞭。

    端木青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突然间挥鞭子,而且那样的突然。

    还来不及说什么,他却突然发力,罗琪瑕便如同一只木偶般被甩上了他的马背。

    她尚未坐稳,身下的马便开始发足狂奔,险些将她从马背上栽下来。

    好在她算是有些底子,很快便稳住了。

    看着那匹马飞快地消失在视线里,端木青愣神了许久。

    突然一阵风吹来,才发觉自己真的是喝多了,眼皮都有些睁不开,只想要好好睡一觉,脚下一软,便往地上倒去。

    但是没有触到坚实的地面,而是一个柔软的胸膛。

    端木青迷蒙地睁开眼,看到的却是赵御风那张脸。

    甩了甩头,端木青只觉得这是一个梦。

    可是再次睁开眼,面前的人还是他。

    天,暗了下来。

    北边的天空亮起了一颗极亮的星星。

    这一刻,端木青似乎从赵御风的眼里看到了揉碎的星光一般,璀璨夺目。

    “御风……”

    这一声,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喊出来的,所有的仇恨在这一刻都被埋藏。

    她只看到这个男子,带着温柔的眸,和心底里眸中意象相重合。

    赵御风身躯一震,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原本在赵御行的王府和他的幕僚们一起探讨,关于皇帝早朝时提出来的新税制。

    突然有个家丁来报说,罗琪瑕出了城。

    没想到一向低调踏实的赵御行,却扔下所有人直接追了出去。

    看到这样的反常,赵御风以为会发生什么事情,赶紧跟了过来。

    谁知道到了这里,就看到两个女子,同醉而卧。

    这样的场面毕竟不雅观,是以,他也就一直都站在远处。

    看到赵御行走了,本来他也应该跟着离开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脚步偏偏的就被这个青色的身影绑住了,竟没有办法转身。

    直到她酒醉瘫倒,身体出于本能一般接住她。

    这样的行为,让他有些惊讶,上一次在沉鱼馆就已经出乎自己的意料,但那毕竟是喝了酒的。

    但是,现在呢?!

    更加让他惊讶的是,这个女子,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如此温柔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似乎在很久以前,齐国公府的垂花门前,她也曾温柔地看过他,可是下一瞬,立刻转为冰冷。

    好像就是从那个眼神开始,他总有些控制不住地去看她在做什么。

    她的一举一动,莫名其妙的都会闯进他的视线。

    而此时,她因为喝了酒而闪闪发亮的眸子里,只有他的影子。

    嫣红的唇,吐出来温柔的词,是他的名字。

    血液好似在这一刻莫名翻滚起来,往全身筋脉运行,那样舒畅。

    端木青轻轻地闭上眼,鼻端突然间闻到一股龙涎香的味道。

    胃里面立刻像是有一只猛兽复活,翻江倒海起来。

    闻到这样的味道似乎特别的不舒服,跟记忆里那个干净的清香似乎很不同。

    眼看着他不舒服的样子,赵御风不知道为何,感觉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间被揪着了一般。

    连忙抱着她往自己的马走去。

    才走了两步,蓦然感觉到一股森然的杀气。

    抬眼,韩凌肆叼着根狗尾巴草懒洋洋地靠在树上。

    “三王爷打算抱着我的未婚妻到几时啊?”

    凤眸微微眯着,叫人看不出他此刻眼中的神色,唇边却泛着戏谑的笑。

    赵御风不由得心下一紧,他和这个东离大皇子并没有仇怨,偶尔还会跟他一起喝喝酒。

    但是此时,却莫名的心里十分不痛快,好像有什么东西生生地被她抢走了。

    抱着端木青的手,蓦然间加大了力气。

    韩凌肆眼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却转过脸去看天边的那颗星星。

    “三王爷只怕是喝醉了吧!”

    赵御风心里一阵恼怒,正想要开口说什么,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顿时让他住了嘴。

    “天这么晚了三王爷还不回府,怕是我那四妹妹要担心咯!”

    韩语嫣!

    是啊!还有韩语嫣。

    而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东离的大皇子,是东离皇帝十分看重的人。

    他刚才是怎么了?连这个都忘了吗?

    “瞧大皇子说的,郡君喝多了,醉过去了,本王怕她一个人在外有危险,所以正打算送她回府呢!”

    说着看了看韩凌肆,又接着笑道:“现在正好,大皇子来了,正好由你送她回去。”

    赵御风话才说完,还没有看清,手里的人就已经落到了对方的怀里,上马,挥鞭,几乎是一气呵成。

    “那么,我便先告辞了。”

    最后一个字落到赵御风耳朵里的时候,人已经远了。

    不知道是夜风的作用,还是这个怀抱十分舒服,端木青方才心里的那一点狂躁很快就被压了下去。

    这样舒服的时刻不多,忍不住嘴角露出笑容,喃喃间叫了一句什么。

    韩凌肆冷着一张脸,听到她似乎在说什么,还是忍不住凑过耳朵。

    “御风……”

    两个字落在耳朵里,不知为何,似乎猛然间如同惊雷一般。

    看着不远处的城墙,韩凌肆却再也没有了兴趣打马过去。

    陡然间一勒缰绳,身下的马长嘶一声,竟生生地停了下来。

    突然间的动作,让端木青的脑袋清醒了一些,迷迷蒙蒙地睁开眼。

    就看到一双冰封的眸子,微微眯了眼,复又闭上:“韩凌肆。”

    软软糯糯的声音,却和刚才那样的温柔截然不同。

    “端木青!”

    有些疑惑地睁开眼,看着他,露出迷茫的神色来:“干嘛?”

    说完话,又闭了眼,她真心觉得好累,这个男人到底要做什么。

    韩凌肆看着她,心里有一把无名火越少越烈。

    难道这就是她的心?最心心念念的依然是那个人,而看到自己的时候,竟然根本连看都不想看?

    当怒火无从发泄的时候,猛然间从怀里将那个人儿捞出来。

    炙热的唇猛然间压上去。

    没有温柔,没有试探,如同惩罚一般的肆掠。

    端木青感到唇上一阵刺痛,皱着眉头就要将那个包围着自己的气息推开。

    平日里就没有二两力,何况此时已经完全的喝醉了,手上更是使不上劲。

    韩凌肆一之手控制住那一双不安分的小手,另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不管不顾地侵略。

    端木青只觉得有一股霸道的力量在不断的侵犯着她,无处可逃。

    嘴唇上的痛越来越强烈,忍不住嘤咛一声,却让对方抢到机会,长驱直入。

    痛感仿佛没有了,只有满满的窒息,叫她无处可逃。

    而韩凌肆,却在最初的惩罚一般之后,心里的那种愤怒好像平静了下来,竟开始渐渐温柔。

    她的味道十分美好,带着让人心醉的芬芳。

    这样的感觉,竟然从未曾有过,让他无法在孟浪。

    可是尽管如此,端木青还是觉得十分难受,挣扎不开,陡然间牙齿一用力,就咬住了对方的唇。

    血腥味在唇齿间蔓延开来,立刻让端木青感到胃里一阵难受,趴在某人身上,就开始呕吐。

    唇上的疼痛,让韩凌肆清醒了一些,伸手一抹,嫣红一片。

    这个女人,竟然这样狠!

    可是看到她难受的样子,心里某一块地方却又柔软起来。

    看着那张脸,心里忍不住问,难道她真的那样在乎他吗?

    真的无可替代吗?

    这样的感觉,让他有一种胸闷的感觉,再不愿意想下去,长鞭一挥,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