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赵御鸿俊眉一皱,身子带着端木青往左边侧过。

    知道那是暗器的声音,端木青不由得有些担心。

    方才他将自己整个人都护在了怀里,不知道受伤了没有。

    “你……”

    “没事。”

    听到他如此说,便不再多问,只是安静地坐在前面。

    又是咻咻两声,这一次赵御鸿却没有躲,一伸手不知道甩出了什么东西。

    只听得“叮呤”两声,接着便是东西没入灌木丛的声音。

    直到这个时候,方才发现,原来他们已经在上山的路上。

    而眼前的这座山是什么山,上面有什么,可有另外下去的路,端木青一无所知。

    抬头看赵御鸿,月光下他只是沉着着一张脸,并未见担忧。

    心下略略安心。

    后面的那两人,似乎很是厉害,跟到现在竟一点儿不落后。

    赵御鸿也知遇到劲敌,若是一个不小心,只怕他和端木青都要葬身于此。

    想到这一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现,好像,这也没有什么不好。

    和她死在一起,死,似乎变得也没有那么可怕。

    “青儿。”

    “嗯?”

    “如果我们今晚逃不过怎么办?”

    “……”

    端木青没有立刻回答,心下却蓦然一紧,她要死在这里么?

    “必须逃过!”

    听到这话,赵御鸿心里一震,一低头,就看到端木青脸上坚毅的深色。

    身下的马似乎感觉到主人的紧张,尽管是上山的路,也发足狂奔起来。

    “吁!”

    马儿长嘶一声,陡然间被拉紧了缰绳,前腿在空中乱踢。

    而端木青若不是赵御鸿拉着,几乎要落下马去。

    长舒了一口气,一睁眼看到前面的悬崖,悬着的心,立刻又提了起来。

    方才若不是赵御鸿拉得快,只怕二人一马都已经落入悬崖粉身碎骨了。

    此刻马还半立着,到底还是十分凶险,赵御鸿抱着端木青,一个旋身,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而那两个黑衣人,此时也已经追到了眼前。

    “两位好身手。”冷笑一声,赵御鸿道。

    那两人却丝毫不预备跟他废话,立刻抽出腰间的软剑,一左一右缠斗上来。

    赵御鸿也不敢轻敌,同时也不敢让他们靠近端木青,当即便主动迎上去。

    虽然不懂武艺,但是单从他们的打斗看来,似乎赵御鸿一人对他们两个,勉强还能对付。

    只是时不时环生的险象还是叫人捏汗。

    赵御鸿心里也十分焦急,他虽武功不弱,照常要对付这两个人,却也不是太难。

    可是,此时挂心着端木青,时时分心,却是难以集中精力。

    心下正想着若是再出来一个人,她可就危险了。

    陡然间,右边又是斜斜的一剑刺过来,竟直取他左胸。

    心下一惊,堪堪躲过一招,猛然飞身而起,右腿直击右边那人。

    趁二人尚未反应,飞身来到端木青身边。

    “青儿,带回我缠住他们,你骑上马快走,不要走来时的路。”

    才说完,一黑衣人又是欺身而上。

    赵御鸿正要接招,突然另一人却陡然发出暗器,对象却不是他,而是端木青。

    心下一惊,连忙飞身去挡,刚将那暗器挡下来,左肩却被另一人刺了一剑。

    登时血涌如注。

    “有毒!”

    端木青冷冷的声音响起,赵御鸿扭头一看,果然伤口的血开始呈现黑色。

    “把这个吞下去。”

    依旧是冷冷的声音,手里递过来一颗淡黄色带着异香的药丸。

    知道这定然是她特制的解毒药丸,也不迟疑,接过便直接吞下。

    “两位是冲着我来的吧!”

    赵御鸿服下端木青的药,果然觉得好受多了,方才胸口涌起的那一口浊气也消散不少。

    端木青心下一震,不知道赵御鸿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他作为帝位争夺者之一,想取他性命的人自然不在少数。

    但是,她,却也树敌不少,又怎么知道不是专门冲着她来的呢?

    但是那两人是专门训练出来的暗卫,根本就不答话,提起兵器就直接上来。

    赵御鸿提起精神,正要再次上前,端木青却突然伸手拉住了他。

    “青儿……”

    话还没有说出,只见她已经是将一把东西撒了出去。

    端木青却是抓着赵御风跃下了悬崖:“想办法抓住崖壁。”

    赵御鸿哪里会想到她有这么一招,此时已经有些乱了手脚。

    可是一听她的话,登时便稳住了心神。

    足尖轻轻一点,借势便荡到了另一边斜长出来的大树上。

    将她放在树干上坐着,赵御鸿方才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端木青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来,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去看距离他们并不是很远的崖顶。

    此时天边已经露出微微的曙光,借着这光,赵御鸿方才发现那边窸窸窣窣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爬动。

    眯了眯眼睛,仔细一看,登时心底一麻:“蜈蚣!”

    端木青笑着点头:“他们不是喜欢用毒么?”

    说了这么一句,便不再多说,心里却暗道按照云千《毒典》所记载的方法,所炼之毒果然威力巨大。

    “啊!”陡然间,从上面传来两声凄厉的喊叫之声,在这安静的黎明,显得十分刺耳。

    这两个人可都是专门训练的杀人工具,竟然会疼得喊出声来,可见其恐怖。

    “这毒……”

    “他们这会儿应该已经成了蜈蚣们的美餐了。”

    端木青在他惊愕的表情中,突然对他嫣然一笑:“还不走吗?”

    这才发觉自己的失态,赵御鸿连忙将她再次抱起,从另一个方向飞上了崖顶。

    实在是不想要看到那样血腥残忍的一幕。

    才走下山,就遇上莫失几人,然而跟在后面的还有脸色阴沉的韩凌肆。

    韩府里,随着第一缕阳光的透进来,便有仆人们拿着洒扫工具开始打扫庭院了。

    因为韩凌肆平日里的交往颇多,有多是些风流不羁的公子们。

    是以,很多年轻的公子便在韩府留了下来,正沉醉在宿醉的梦乡里。

    “啊……”

    一个女子的尖叫声,打破了这早晨的宁静,将整个后院的人一个个地从睡梦中挖起来。

    宁长卿伸着懒腰,迷迷糊糊打开房门,眯着眼睛看了看院子里同样迷糊的其他人:“发生什么事情了?”

    文青打了个哈欠:“谁知道,这韩凌肆搞什么鬼?新婚燕尔的,家里还这么闹腾。”

    正好齐鸣走了出来,看到两人,耸了耸肩:“那就去看看呗!”

    这里是客房的院落,三人走出院子,才走到内院的花园里。

    因为昨天高兴,这几个平日里玩的不错的公子,特意请了一般戏子来唱戏。

    此刻戏台还没有撤走,而韩府里的下人们,此时却都围聚在戏台前,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过去看看!”

    几个人虽然都是喜欢玩乐的,却都是些正经公子,此时看情况便知道定然是出了事情。

    立刻收起了戏谑的笑容,一同走了过去。

    众仆人见是贵客,也不敢阻拦,纷纷让开,戏台上的一幕,却让所有人都僵硬如雕塑。

    只见那戏台上赫然躺着一个衣衫半褪的女子。

    那衣服看上去似乎还有点儿像是嫁衣的样子,看不到女子容貌的众人,此时心里打鼓一般。

    而更让人惊悚的是,那女子竟然抱着一条同样仰卧着的大狗,脸上一脸媚态。

    女子裸露的大腿隐隐可见血迹,发生了什么,显而易见。

    凌乱的头发,凌乱的衣服,和凌乱的妆容,让许多人一时间没有认出来那人是谁。

    还是齐鸣眼尖,猛然间失声道:“那不是安宁郡主?!”

    众人一看,果然是她!

    而此时,住在别的客院里的客人们也都纷纷听到动静走了过来。

    一时间,安宁就这样暴露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更让人心跳的是,她此刻还在用一条大腿不断地摩擦着那大狗的肚皮。

    脸上分明是一副欲求不满的表情,这样的销魂,却让在场的所有人,心下发颤。

    谁都知道皇帝对这个郡主的喜爱,此时发生这样的事情,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发生什么事情了?大伙儿都一大早都在看戏么?”

    陡然间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来,让众人心头一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