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蓦然间想起来,这是在韩凌肆的府中,他们不必太过于担心。

    随着他的声音,众人让开一条路,都看向他。

    却发现他并不是一个人过来,旁边跟着的还有已作妇人打扮的端木青。

    此时韩凌肆身上穿着平日里甚少接触的暗红色长袍,束以同色腰带,看上去多了几分贵气,少了些不羁。

    旁边是穿着同色衣裳的端木青,双手交握,隐藏在宽大的袖子里。

    这样的颜色,与她常穿的青色也相去甚远,倒有些让人眼前一亮。

    两人站在一起,看上去竟显得郎才女貌,十分养眼。

    平日里竟然丝毫没有瞧出来。

    端木青一眼看到戏台上的情状,忍不住的瞪大了眼睛。

    再一转眼看身边的男子,却见他一脸惊讶。

    但是对他已经有些了解,一看他的眼睛,就知道,只怕眼前的这一幕,根本就是他安排的。

    “这是怎么回事?”韩凌肆冷声道。

    “我们也想知道呢!”文青显得有些担忧,皱着眉头道。

    “这件事情兹事体大,我们还是尽快去跟景阳侯通个信。”

    宁长卿年长一些,显然更加成熟一些,“另外,此事关系到郡主的声誉,为避免传扬出去,我们最好都暂时不要回府。”

    听到这话,众人纷纷点头。

    “采薇,露稀,赶紧把郡主带回客房去,找身干净衣裳换上。”

    端木青冷静吩咐道。

    露稀答应一声,就跟采薇两个人飞快上前。

    谁知道两人还没有靠近,那条大狗就突然暴怒,一窜而起,朝两人狂吠起来。

    那声势,委实有些吓人。

    毕竟是两个弱女子,且那狗又实在是太大了些,两人一时间都有些不敢上前。

    齐鸣一皱眉,飞身而上,当下一掌,便朝那大狗的面门打下,顿时灭了一条狗命。

    拍了拍手,齐鸣朝两人道:“你们两个现在过来吧!”

    话才说完,小腿就突然间被抱住了。

    齐鸣心底一阵凉意泛过,一转头,就看到安宁抱住了他的腿,如同一条蛇一般往上缠来。

    “郡……郡……郡主……”

    见到这样的情状,齐鸣心底一阵恶寒,这算是什么?!

    但是安宁却丝毫看不到他的表情,也听不到他的声音,自顾自地缠上他的身体。

    一条腿开始在他的右腿上纠缠着,而那潋滟的红唇也往他的脖子上凑。

    “你……你们……还不赶紧扶走她!”

    一边忍受着美人恩,齐鸣一边对露稀采薇道。

    只因为这场面实在太美不敢看,所有人都在那一刻停止了思考。

    所以一时间竟然反应不过来,听到他这么说,采薇和露稀方才上前,一左一右硬生生将人给拖走了。

    所有的男子都被留在了客房门外,端木青带着几个韩府里有些资历的老妈妈进了房间。

    许久,她才走了出来。

    韩凌肆面色不愉:“怎么样?”

    看了一眼他的脸,又将视线移到其他人身上:“郡主中了‘迷情整日醉’。”

    “这是什么东西?”在这里庞心武显然是个没有机心的孩子,听到这话也就只有他一个人问出来。

    “就是春药,”端木青却面部红心不跳淡淡道,“此物十分难制不说,而且用料十分苛刻。

    大多药材都十分名贵,是以不同于一般的春药,并不害人身体,反倒很有裨益。

    更重要的一点是,其中有一味药材,天京有的人实在不多。”

    原本众人听说这春药的时候,都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庞心武,更是立刻脸红了起来。

    但是听到端木青的解释之后,却都忘记了那药的用途。

    都关心起这药的来处来。

    “是什么?”宁长卿首先忍不住问道。

    “麒角髓!”

    “什么?!”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显得十分惊讶。

    这麒角髓并非普通人可以拥有的,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只因为其得来艰难,功效神奇,据说有延年益寿之功。

    更重要的是,这麒角髓是西岐的特产,别国并无此物。

    就是皇帝也都十分宝贵,轻易绝不送人。

    所以,这药的出处,就更加让人心生猜想了。

    “王爷,此事发生在你府上,最好还是跟西岐陛下禀告一声比较好。”

    说话的是东离丞相慕容季,之前一直等在旁边看着情况。

    如今大致弄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一考虑的便是东离与西岐的交往。

    “我已经派人去宫里了,谢慕容丞相。”

    闻言,慕容季面有欣色,端木青不由多打量了他两眼。

    他看上去五十多岁的年纪,穿一身黑色祥云锦袍,两鬓已然斑白,却一丝不乱地束于顶上。

    精神十分好,一双眼睛泛着精光,一看便不是一般人。

    端木青这厢正打量着,不期然对上他看向自己的目光,一时间逃不过,只好微微垂首,算是打过招呼。

    慕容季亦抚须点头,似乎对端木青十分满意的样子。

    看得出没有恶意,可这样的感觉总有些奇怪。因为任是怎么说,端木青也都是王妃。

    按照地位来说,她应该是在他之上,他应当行臣子之礼。

    可是,此时,端木青却丝毫没有觉得他有何失礼之处。

    或许只是因为他是一个年近花甲的老者,自己意识里便将他放在了长辈那一位置上。

    “你们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突然间屋子里传出来的声音,将众人的注意力又移了过去。

    众人皆知这是安宁已经清醒的意识,一时间都在思索,到底该以怎样的姿态面对她。

    还未来得及反应,就看到安宁披散着头发从屋子里冲了出来。

    刚才为了让她镇定,端木青特意给她施了针,之后又吃了点药,让她醒那药的毒性。

    此时,她醒过来,陡然间发现自己在一张陌生的床上。

    难免有些迷糊,不知身在何方。

    但是一看到采薇和露稀的脸时,又突然间想起了端木青。

    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也立刻回想起来,却是怎么都想不起后来发生了什么。

    心里更加奇怪昨晚发生的事情。

    若是盖着盖头,这两个丫鬟将自己当做端木青还说得过去。

    此刻她都已经躺在了这个床上,却还是这两个丫鬟在照顾自己。

    怎么说都似乎不太对头。

    干脆不理会她们,先去找到韩凌肆再说。

    心下想着从今天开始,她就是他的女人,又有些高兴起来。

    谁知道此刻冲出屋子,却看到满院子里都是人,而自己心底里最在乎的那个人,却站在那个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身旁。

    “凌哥哥,她……”

    伸手指着端木青,安宁觉得自己的脑子似乎有些不够用了。

    这个女人不是被送到花楼里去了么?怎么现在还在?

    还有,他是怎么回事?他们不是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了吗?

    此刻他怎么还守着别人?

    难道他不愿意承担这责任?怎么可能?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自己一点儿都想不起来?

    端木青目露担忧:“郡主,你先进去休息吧!侯府的人马上就到。”

    听到她的声音,安宁就觉得心里烦躁无比:“你怎么在这里?”

    端木青显得十分奇怪,看了看其他人,还是礼貌道:“郡主,这里是韩府。”

    “哼!我当然知道……”

    “她是我的王妃!”

    韩凌肆冷冷的一句话将她的话头打断,右手扶上了端木青的肩膀。

    直到此时,大家方才想起,安宁一直都钟情于韩凌肆。

    而这件事情的发生……

    瞬时间,众人对于此案又有了新的看法,看向安宁的目光也带上了些鄙夷。

    安宁仗着皇帝的宠爱,向来不将其他人放在眼里,此时也懒得理会别人的目光。

    “她不配!”

    三个字说出来,韩凌肆和端木青的脸色都不好看了。

    皇帝的声音突然间出现,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想不到皇帝不但是亲自来了,而且还来得这么快,可见对这件事情的重视。

    心下都律到这一层,众人行为却不敢怠慢,随即跪拜之声响成一片。

    赵邺也不看其他人,先走到慕容季身旁,亲手将他扶起来。

    “慕容丞相太过客气了,朕如何能受丞相大礼。”

    慕容季笑道:“陛下客气了,季为臣子,陛下贵为天子,岂有不拜之礼。”

    皇帝面带笑容地拍了拍他的手:“今日叫丞相笑话了。”

    “陛下言重了,此事发生在我们大皇子的府上,我们东离也是有责任的,无论如何还是要向陛下请罪的。”

    光这一番话,就让端木青心生佩服。

    此时出事情的是皇帝最宠爱的郡主,而这个慕容季竟然当着皇帝的面将事情推得一干二净。

    口口声声说,发生在这里,需要负责任。

    分明就是在说,这是别人设计的,其实跟韩府没有多大的关系。

    我们最多就是没有留意那些坏蛋进来了,陛下责罚我们没有看紧吧!

    赵邺是什么人,岂会听不出来这其中的意思。

    但是方才去禀报的人已经将事情说的十分明白了。

    自己的外甥女是个什么样的性格,他又岂会全然不知。

    只怕多是自作孽,自己就算是想要宠她,也要有个度。

    更何况,这件事情还是当着这么多官宦子弟发生的,就算是想要遮掩,也是不太可能的。

    “皇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