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看到皇帝过来,只顾着跟东离来的那个老丞相说话,安宁心中已经是极不开心了。

    此时一逮到机会,立刻如平日里一般撒娇道:“你快来看看,他们都怎么欺负安宁的。”

    听到这话,皇帝眉头一皱:“你们,还不快些将安宁郡主带回去?!”

    从皇帝身后立即走出四名宫女,不由分说,立刻上前将安宁簇拥着往外走。

    “皇舅舅,你这是做什么?”安宁对突然发生的事情有些茫然不解,“你们放开我,干什么抓着我的手?!”

    皇帝却完全不理会他,而是走到韩凌肆和端木青面前。

    “君昊,端慧,安宁不懂事,你们也别太计较。”

    “微臣(臣妾)不敢。”

    皇帝显然满意了,点了点头道:“那朕就先回去了。”

    众人又是恭送不迭。

    在所有人起身之前,皇帝突然又回头道:“今日之事,众位……”

    话却并没有说完,就大踏步离开了这小小的院落。

    文青擦了一下隐隐有些汗意的额头,吐了吐舌头:“吓死我了。”

    韩凌肆耸了耸肩:“你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

    “拜托,那是陛下诶!”白了他一眼,“算了,我回去好好补个觉,参加你的婚礼,简直是太精彩了,看得我累得慌。”

    齐鸣却是长舒一口气,方才他可是被安宁“点中”的人,若是被追究起来,还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一时间,其他人都散了个干净。

    慕容季看到所有人都走了,方才露出笑意,对韩凌肆道:“大皇子有如此气魄,老臣便放心了。

    出门已久,也该回去了。”

    韩凌肆收起方才的笑意,看着慕容季道:“多谢丞相关怀。”

    摆了摆手,不多说什么,就带着侍卫往自己的房间去了。

    跟着韩凌肆回来,端木青方才知道,自己住的地方叫留青筑。

    这样露骨,到底好还是不好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回到自己屋子,端木青忍不住问道。

    今天一大早,遇上他之后,他便二话不说,直接将自己带回了韩府。

    然后便吩咐自己换上身上的衣裳,刚梳妆好,就听到有人来请他们去花园。

    现在想想,根本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

    而安排这件事情的人就只有韩凌肆。

    “你想知道?”

    勾了勾唇角,韩凌肆问道。

    端木青心里蓦然间感到一丝不舒服,只因为她清楚地发现,韩凌肆的笑容并未及眼底。

    “你不是都安排好了吗?”

    见她沉默着不回答,韩凌肆笑意更盛,“只是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处理吧?”

    是,她是一开始就知道安宁的意图,之所以故意中招。

    只是因为她了解韩凌肆,她知道惹怒了这个男人的后果是什么。

    不管他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娶自己为妃,安宁如此的举动,都会遭到他的报复。

    所以,她才会很放心地将这一切都留给他。

    但是很显然,韩凌肆并不会这么想。

    在他的眼里,端木青是完全将他丢给了安宁,完全不在乎他作为她的夫君,却跟别的女人上床这件事情。

    心里明知道他误会了,口里却无论如何都解释不出来。

    就算是按实说了,只怕此刻,也会更像是一个借口。

    端木青狠狠皱了下眉头,早就已经安排了莫失他们。

    原本就是想要趁着被人送出去的时候,去探一探安宁的老底。

    到时候再想想,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对付她。

    谁知道会遇到赵御鸿,还惹来一帮莫名其妙的杀手。

    “昨天晚上我和九皇子……”

    “我也该去谢谢他了,一大早就这么急匆匆地把你带回来,只怕到现在他还在纳闷着呢!”

    耸了耸肩,韩凌肆带着些不好意思笑道。

    接着便唤采薇和露稀进来:“你们两个好好伺候你们家小姐。”

    两人答应了一声,韩凌肆却又转身对端木青笑道:“今天白天谁来也不要见,好好休息就是。”

    “若是有人问起,就说王妃太过于劳累,不宜见客。”

    端木青原想要说自己精神还好,听到他这话,陡然间脸上一红,再说不出来。

    韩凌肆见此哈哈大笑,终于推开门走了出去。

    看到人已经走远了,采薇才拿了一张纸:“小姐,王爷他……似乎生气了。”

    端木青见此不由苦笑。

    她岂不知他不开心,但是有些话此时根本就解释不清楚。

    “生气就生气呗!我们家小姐又没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再说了,我们小姐又不用靠着他什么,怕他作甚?!”

    露稀这话猛然点醒梦中人。

    是啊!自己跟他只不过是合作关系,何必在乎他的不高兴?

    原本就说好了,不干涉彼此的自由的,她那么在乎那个人的情绪做什么?

    想到此,心里的烦恼似乎少了些,方才觉得有些累了。

    端木青打了个哈欠:“好了,这回真是累了,我睡一觉。”

    两人都知道自家小姐是一个晚上都没有合眼,都悄悄地退了下去。

    “二位姑娘,外面有一名女子求见王妃,说是练霞居的人。”

    留青筑的大丫鬟小婉走上前来,柔声禀告。

    露稀经过昨晚,也有些累了,听到话想都没想摆了摆手:“王妃累得很,此时谁也不见。”

    小婉正要下去,却被人拉住了衣袖,再一看,竟是采薇。

    看到她如此动作,露稀方才想起来她刚刚说的话:“你是说练霞居的人?”

    小婉不知何意,只好点头:“来人是那么说的。”

    露稀和采薇相视一眼,便道:“我和采薇去见她,你们好好看着这里,小心有人吵着王妃。”

    “是!”

    显然这个小婉也是受过专门的训练的,规矩一丝不乱,且因为二人是端木青的陪嫁丫鬟,自主地将两人视为自己的上级。

    但此时两人已经顾不得思量眼前的这个丫鬟了。

    练霞居虽然是端木青的产业,但是一直以来都很少来见她。

    而此时端木青才刚刚嫁到韩府,她们就来人了,可见是有事情。

    走到外院的花厅,就看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焦急地等在那里。

    “梅姐,你怎么来了?”露稀人未到,声先至。

    对于梅姐来说犹如天籁。

    “露稀姑娘,采薇姑娘,小姐呢?”一直都以小姐呼之,此时端木青已然出嫁,她却还是改不过口来。

    “小姐方才睡下,昨天府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小姐一宿没睡。”

    露稀看她样子,知道她焦急,连忙解释道。

    梅姐一听,果然面生懊恼:“这该如何是好?!”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先说,我去叫小姐起来。”

    梅姐听到这话,也顾不得许多了:“练霞居出事了。”

    两人对望一眼,露稀忙接着问道:“你倒是说清楚啊!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被人打劫了?”

    说出来,自己都不信,谁吃饱了撑的无聊去打劫成衣铺?

    天京商铺那么多,要说有钱,何不去金银饰品店了?

    “三娘……三娘她……”

    梅姐说了两声,声音却又哽咽着说不出来了。

    两人这才发现水三娘的眼眶红肿着,显然是早就大哭过一场。

    同时心下一颤,露稀忙问:“三娘她怎么了?你倒是好好说啊!”

    抬头看到两人关切的眼,梅姐顿时哭出声来:“三娘她死了!”

    两人蓦然间瞪大了眼睛,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就连方才说要去叫端木青的露稀也愣在了原地,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你说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

    三人随着声音看过去,就看到端木青铁青着脸站在门口。

    可是身子却是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露稀和采薇都想不到这个时候端木青竟然爬了起来。

    “小姐,小姐,你快去瞧瞧吧!三娘她……”

    梅姐此时看到端木青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飞快地跑上前,抓住她的袖子哭道。

    端木青敛下心神:“走!”

    一个字才出口,人就已经开始向外面走去。

    对于韩府,端木青不熟悉,但是韩府上上下下早就已经接到了韩凌肆的命令。

    凡是王妃要做的事情,任何人不的阻拦;

    凡是王妃要的东西,任何人都要尽力满足;

    凡是王妃说不好的行为,任何人都要改。

    是以,此时端木青说了一声要出门,没有任何人露出异样的神色,马车立刻便备好了。

    但是对于这样的细节,端木青早就没有了心思去关注。

    带着梅姐和两个丫鬟便上了马车,直奔练霞居而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发现的?”

    坐在马车上,端木青的神色冷静,冷冷问出声。

    对她已经有一定了解的采薇和露稀都知道,这是她已经发怒的特征。

    都没有什么表示。

    但是梅姐却有些奇怪,小姐不是跟三娘关系很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