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为什么听到三娘的死讯,一点儿悲伤的样子都不露?

    心下疑惑,却接到露稀的眼色,方才恢复过来。

    “是今天早上发现的,昨天下午三娘说伯爵府有些事情,她要回去一趟,让我们好好照看店里的生意。

    因为这也不是第一次,所以我们都没有留意,一直都以为她是去了伯爵府。

    直到今天早上,陈妈上楼去打扫卫生,方才发现三娘吊死在横梁上。”

    说完梅姐又开始哭了起来。

    端木青始终冷着脸,听到这里的时候,微微蹙了眉,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三娘怎么可能会寻死?她自来不是会做傻事的人。”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露稀对水三娘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听完梅姐的话之后,立刻开口辩驳道。

    梅姐立刻点头:“我们也觉得奇怪,所以,才想着请小姐过去看一看。”

    端木青嘴里不言语,心里却是赞同露稀观点的。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便是笑吟吟的模样,且拿笑容实在不是伪装的出来的。

    后来,她便了解了她的身世。

    有过如此遭遇却还能笑得出来的女子,怎么可能会是轻生之人?

    更何况,如今她在乔家的那大儿子刚刚才有了些长进,高兴还来不及,谁会想到去死?

    心下疑惑的时候,马车便走到了练霞居。

    此时练霞居里已经是一团混乱,暂时停业的牌子也早就已经挂了出去。

    屋子里的人看到端木青过来,都跟看到了救星一般,连忙迎了出来。

    端木青也不跟她们客套,问了一句人在哪里,就直接上了楼。

    此时水三娘已经被放到了床上,练霞居里几个干得不错的女子在她身旁守着。

    床上的女子是三娘没错,还穿着为参加她的婚礼特意剪裁的衣裳。

    只是面色苍白如纸,没有一丝血色,脖子上嫣红的勒痕更是触目惊心。

    “小姐……”

    几个人原本就在嘤嘤哭泣,此时看到端木青,登时哭得更凶了。

    端木青紧皱着眉头,走到床边。

    颇有些不相信一般将手指搭到她露在外面的手腕上。

    整个手腕此时如同泥塑玉雕的一般,一点儿也感觉不到跳动的感觉。

    床上的水三娘,已经,死去多时。

    面对其他人的哭泣声,端木青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突然眉头一皱,仔细地看起她脖颈上的伤痕来。

    端木青两只手陡然间握成了拳,眼睛微微眯起。

    “露稀,去顺天府投案。”

    众人闻言具是一惊。

    露稀却没有犹豫,转身就往外走。

    “小姐,是怀疑三娘不是自己上吊死的吗?”

    端木青冷笑道:“都当人是傻子呢!”

    说完也不预备告诉她们自己的推论,而是看着那条勒痕发呆。

    “慢着,采薇,赶紧让人把露稀追回来。”

    采薇这一次有些看不懂了,但是,眼看着端木请吩咐得急,显然很重要。

    当下也不迟疑,立刻跑了出去。

    好一会儿,露稀才气喘吁吁地跑回楼上:“小姐,你……你怎么,又让我回来了?不报案吗?”

    端木青只看着水三娘,脸上终于露出悲痛的神色:“不必了,是我看错了,三娘,确实是自杀的。”

    “怎么可能?!”

    露稀一听立刻跳脚惊呼。

    端木青不管她的反应,沉声道:“梅姐,你为首,跟姐妹们一起好好料理三娘的后事,钱,我来出。

    另外,下午将整个练霞居的账务送到韩府。”

    说完竟然直接走了出去,露稀和采薇也是面面相觑,却只能跟着她的脚步。

    这样一来,屋子里所有的人都愣了。

    这算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大小姐跟三娘关系最好么?不是说情同姐妹么?

    此时不但不留下来帮忙料理她的后事,反而第一件想到的事情就是对账。

    想到此节,众人看着床上的人,心里难免不值,哭得也就更加凄惨了。

    “小姐,我们就这么回去了?”

    显然露稀还是不太能接受三娘就这么死了的现实。

    更加不能接受的是,端木青竟然如此冷漠的处理这件事情。

    “小姐可是发现了什么?”

    当纸条上出现这么几个字的时候,端木青深深地看了采薇一眼。

    露稀心下一跳,果然,自己还是没有采薇聪明。

    就算是这样,还是只有采薇才知道端木青的心思,心里不由又佩服了两分。

    “三娘是被谋杀的。”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端木青仿佛一下子十分疲惫。

    双手捧着脸,闭上双眼便靠在了车厢上。

    直到这个时候,露稀和采薇才看到从她的指缝里,流下泪来。

    两人松了一口气。

    别人不知道从来冷漠的小姐心底里那一块柔软的地方,两人怎么会不知道。

    方才那样的表现实在反常。

    此时见她流下眼泪了,心底就放了心。

    过了一会儿,端木青放下手,再一次睁开眼,眼底依然清明一片。

    “小姐是如何知道的?为何又把我叫回来呢?”

    露稀此时按捺不住,连忙问道。

    端木青淡淡道:“三娘脖子上的那条勒痕看上去和自己吊死的一模一样,都是呈八字形。

    若非看到她颈上光洁的皮肤,谁都会以为是她自己上吊的。

    只是我心里明白,她绝对不可能轻生,才会仔细地去看。”

    “我不懂。”

    露稀眼里越发迷茫了。

    端木青看了她一眼,又将视线移开去。

    “一个人不管其自杀的年头有多么的强烈,在上吊的时候,都会有所挣扎,这是人的本能。

    只要一挣扎,颈部就会跟绳子起摩擦,自然而然颈部的皮肤就会受到摩擦了。”

    采薇点头,露稀也终于明白:“也就是说,三娘是被人灌了迷魂药,再挂上去的?”

    想到这里,露稀的声音里已经满是仇恨了。

    端木青淡淡地点头,证实她的猜想。

    “那小姐为何不让我去报案?!”

    端木青看着她,认真道:“因为我知道,顺天府必定什么都查不出来。”

    “为什么?!”

    听到这话,露稀瞪大了眼睛,谁都知道顺天府袁大人的威名。

    一直以来,几乎都没有他查不出来的案子。

    “露稀啊!你还太嫩了一点儿。”

    端木青陡然间蹦出来的这句话,让露稀十分不解,她又怎么了?

    采薇拿起白纸,写了两个字,递给端木青。

    只见她微微点头,并不再言语。

    这就让露稀更加好奇了,劈手夺过采薇手里的白纸。

    当看到上面两个字时,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怎么会?!”

    采薇摇头不语,过了一会儿,方才在纸上写到:“回去我再慢慢告诉你。”

    端木青淡淡道:“所以我说你,还太嫩了一点儿,对于这些事情,你得要学着用心去看。”

    听到这话,再看采薇写得那两个字,露稀心里对采薇更加佩服起来。

    此时看到她已然失声,却依旧不卑不亢地坐在一旁。

    心下不由得有些替她可惜来。

    若是她还可以说话,就可以替小姐分担更多的事情了。

    自己,显然在这方面,天性不足。

    回到韩府,端木青带着两个丫鬟下车。

    自顾自地往后院走,一路上的人她都不认得,但是每个人都对她客气行礼,可见韩凌肆管束得好。

    正要走到垂花门,突然看到前面一个身穿水墨衣裙的女子款款走来。

    “王妃!”韩雅芝嫣然一笑,依依然给她行礼“方才去拜见王妃,王妃不在,却在这里碰上了。”

    端木青亦笑:“许久不见韩小姐了,近来可好?不如去小筑喝点儿茶?”

    又醒了一礼,韩雅芝笑道:“真是不巧,我找王爷有急事,此刻怕是已经晚了,改天吧!”

    见她如此说,端木青也不勉强,笑道:“那还是不要耽搁了你。”

    眼见着两个人就要擦肩而过,韩雅芝突然意识到什么:“王妃,其实我找王爷并没……”

    话还没有说完,端木青却笑着摆手:“我并没有兴趣知道。”

    闻言,韩雅芝一阵愕然,随即点头笑着离开。

    两个人都完全忽略了站在不远处的那一抹暗红色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