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回到留青筑,端木青立刻瘫倒在贵妃椅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王妃,这是刚熬好的参汤,您一宿没睡,喝完再休息吧!”

    进来的是先前那个小婉。

    端木青微微一抬眸,却是朝露稀看过去。

    立刻会意,露稀接过她手里的碗,笑道:“真是有心了。”

    那小婉也不多说,笑着行礼便要退下。

    端木青强打精神,笑问:“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小婉,是王爷派来伺候王妃的。”小婉有一把好嗓子,听上去十分悦耳。

    再看她的长相,竟十分清秀。

    “我刚来王府,这留青筑也不熟悉,今日实在太累了,我也没有精力。

    明日你便将所有人都召集了,我见一见吧!”

    小婉只垂首称是,并不多言。

    端木青点了点头,便让她下去了。

    “小姐,你看这汤……”露稀回来之后,跟着端木青也看多了,如今对这些东西也开始警惕起来。

    端木青接过她手里的东西,看了看笑道:“没问题,不过这韩府我们才来,究竟这里头有什么牛鬼蛇神,我们也不知道,小心为上。”

    两人相视一眼,同时点头,眼里都是认真严肃的神色。

    喝完参汤,端木青便睡下了,下午自有练霞居的人送来账本,采薇接下便让人回去了。

    “决定了么?”韩雅芝双手从琴弦上拿开,抬起眼眸,看向书案前的男子。

    此时的韩凌肆神色严肃,眼眸冷清,毫无平日里的狷肆。

    “既然他们已经蠢蠢欲动,就且让他们动着,算盘落空的滋味儿,应该还不错。”

    说到这句话,嘴边的笑容又带了些平日里的不羁。

    “有把握么?”韩语嫣心下一紧,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转过脸斜斜看了她一眼,却并没有答话:“天不早了,你回去吧!”

    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韩雅芝终究还是点了点头,自顾自走了。

    才走到门口,就看到小婉走了过来。

    “韩小姐。”

    屈膝行礼,小婉依旧恪守规矩。

    轻轻点了头,韩雅芝并没有说什么。

    才走出几步远就听到她的声音:“王爷,王妃问您晚膳在哪里用?”

    “王妃醒了么?”

    “才醒。”

    “去留青筑。”

    脚步顿了顿,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如同往常的每一次一般往外掠去。

    只是,心底总有个地方,一阵阵的发堵。

    “你醒了?”

    韩凌肆走进来的时候,端木青刚梳洗完。

    此时她已经换下早间的衣裳,而是穿着一件月牙白绣竹枝的长裙。

    长长的头发也只是松松垮垮地挽了个髻,想来也是因为天色已晚的缘故。

    “才醒,”端木青淡淡一笑,“已经吩咐厨房了,饿了么?”

    “没有。”

    短短回答一句之后,两人之间莫名的有些尴尬起来。

    似乎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此时,采薇和露稀都退到了屋角,两个人就这么站着。

    “额……坐吧!”

    说完端木青又觉得有些不对,这里说起来是他的家,这句话反倒像是在招呼客人一般。

    看到她眼底的尴尬,韩凌肆莫名的就觉得有些好笑起来。

    一撩外袍,韩凌肆便在椅子上落了座,“练霞居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

    “嗯!”想起水三娘,端木青鼻头一酸,却终究不肯落下眼泪,只淡淡应了一声。

    韩凌肆眼角瞥过去,看她样子就知道心里是难过的:“你预备怎么办?”

    想到她今天早上那个样子,端木青心里却还是觉得不解恨。

    她自然不是什么好人,也自认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可是水三娘却绝对是,她从来未曾动过害人之心。

    所有曾经在练霞居住过的人,都受到过她的帮助,如同朋友般相待。

    不过是替她做了一件嫁衣,竟然就如此心狠手辣夺了她的命。

    她端木青一定要加倍讨回来。

    看到她久久没有说话,似乎陷入了沉思,韩凌肆也没有再开口。

    直到小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许是因为提到三娘的事情,端木青在整个晚膳的过程中,一直闷声不语。

    韩凌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反常态的沉默着。

    这样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伺候在一旁的露稀和采薇都觉得似乎气压都降低了些。

    如此尴尬的气氛一直延续到两人洗漱完。

    当看到一身白色中衣出现在房间的韩凌肆时,端木青一时间有些愣神。

    丫鬟们早就退了下去,房间里就只有两人静默相对着。

    为着吉利的缘故,房间里还是燃着大红色的喜烛,而此时,跳跃的烛火陡然间似乎也变得有些暧昧起来。

    心底里以为自己早就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嫁过来,却好像彻彻底底忽略了一件事情。

    同房!

    这一辈子,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再一次动情,更没有想过会跟谁结合。

    那样的赤诚相对,似乎也从来都没有想过。

    而此时,显然已经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

    想到此节,更加觉得不敢看那边那个让人无法忽视的男子。

    干脆蓦然看着那烛火好了。

    韩凌肆一进来便发现端木青的不自在。

    只是不知道哪一种情绪在作怪,就非要看看她会如何处理眼前的问题。

    所以干脆的一直无所事事的晃荡着。

    但是,此时烛光下她的那张脸,神色很明显,她,在逃避。

    就像是一只贝壳,躲在角落里,不去面对。

    隐隐的,有一丝不悦从心底生出,抬脚便向她走去。

    “韩凌肆。”

    三个字陡然间从她的嘴里吐出来,在这个寂静的空间里像是被放大了数倍。

    怯怯的,急促的,犹豫的……

    停下脚步,韩凌肆看着她的侧脸,等待着她要说的话。

    “我……还没准备好。”

    说出这句话,端木青也有些愣神。

    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们不是说好的只是合作关系么?

    她不是应该义正言辞的跟他把这样的话说明白的么?

    怎么到了嘴边,反倒是这么一句话呢?

    心,莫名的有些烦乱起来。

    同样烦乱的,还有屋子里的另一个人。

    还没有准备好,是因为还没有准备好做自己的妻子?还是因为,她心里始终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想到后一种可能,心下更加恼怒了。

    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大步走过去,突然将某人立刻打横抱起。

    端木青一声惊呼,连忙勾住他的脖子,一抬眼就对上一双戏谑的眼。

    笑意盈盈,亮如晨星。

    “我的王妃整日里都在想什么呢?!”

    温热的气息喷在脸上,激起一阵热浪。

    “为夫可没有想怎么样啊!昨晚忙了一个晚上,难道现在王妃还想让为夫做些什么?”

    被他这话一滞,端木青立刻绯红了脸。

    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韩凌肆哈哈一笑,看上去十分得意的样子。

    迈着阔步就往床边走去。

    刚将她放到床上,还不等她说什么,自己就挤了进来。

    身体陡然间绷紧,只因为那一双一靠近就将自己搂紧的手臂。

    韩凌肆自然感觉到她身体的变化,却什么都不说。

    手臂依旧搂紧伊人纤细的腰身,闭上眼睛开始沉睡。

    这样近的距离,彼此间,呼吸可闻。

    萦绕在鼻端的,是他身上特有的青松的味道。

    似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味道竟然变得这样熟悉起来。

    僵硬了好一会儿,确定他没有什么动作,端木青方才小心翼翼地扭头看向身旁的人。

    他却已经闭上了眼睛,发出绵长的呼吸声。

    这……似乎是第一次她这样近距离仔细地打量这个男人。

    “韩凌肆……啊!”

    才一开口,放在她腰上的手突然间握紧,突然的刺-激,让她忍不住颤栗了一下。

    一转脸,就发现他已经睁开了眼,一双凤眼里亮晶晶的一片,嘴角带上了一丝丝邪魅的笑意。

    “王妃若是觉得寂寞,为夫不介意为王妃排解排解啊!”

    说着那一只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

    端木青其实十分怕痒,而且腰上又实在是敏感点,登时受不了扭动起来,手脚也开始往某人身上招呼。

    “韩凌肆,你……呀……你手拿开……”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却已经支起了身子,看着身旁的女子,笑意更盛:“看来王妃真的是一点儿都不疲惫啊!”

    端木青平日里在怎么坚强厉害,到底是一个女子,更何况此时,完全是体力的竞争,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任是如何也逃不脱他的桎梏。

    “为夫就只好……”

    “韩凌肆!”那带着暧昧的语气让端木青心下一急,怒目圆瞪。

    看着她气咻咻满脸潮红的样子,韩凌肆干脆笑出声来:“你到底睡不睡?!”

    “你……”

    话还没有说完,腰上又是一阵痒,登时不敢再说什么,乖乖闭上了眼睛。

    这才停下手,韩凌肆又重新躺倒:“好好睡觉就好了嘛!”

    端木青心下不由愤然。

    陡然间才想起来,方才自己叫他不是想要跟他商量两个人分开来睡的么?

    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妥协了,竟然还乖乖的听他的话乖乖睡觉了?!

    刚想再出声,但是一想到方才那个样子,还是把念头压了下去。

    放下了这个想法,睡意陡然间袭来,眼皮竟真的变得沉重了。

    听到身边人逐渐平稳的呼吸,韩凌肆却在此时睁开了眼睛。

    烛火中,这一双眼睛里,哪里还有一丝戏谑,清明一片的眼神,如古潭深井。

    ~~~~~~~~~~~~~~~~~~~~~~~~~~~~~~~~~~~~~~~~~~~~~~~~~~~~~~~~~~~~~~

    小寒:大福利有木有,床戏啊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