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还是先去清平庵呆上一段时间吧!”

    “什么?!”安宁一听,脸色一变,“你让我去那鬼地方?!我不去!”

    景阳侯一听,正要上前劝说,皇帝怒道:“你是想要等到谏官上奏,再以死谢罪么?!”

    “他们敢管我?!我……”说到这里终究是气焰下来了。

    谏官是个什么概念她还是知道的,专门挑刺儿,找一众官员功勋的麻烦。

    她就曾经因为生活太过奢靡而被禀奏过,后来还受了处罚。

    而此时皇帝怒目看着她,到底没有继续说下去。

    “那你不去清平庵,那就到大街上去晃一圈试试,朕倒是看看外面老百姓的唾沫会不会把你淹死,看看你还有脸呆着!”

    说完也不再看她一眼,一甩袖子,就步出了大厅。

    直到皇帝的身影已经离开了好一会儿,安宁才从地上爬起身。

    景阳侯连忙上前去扶她,却被她一把推开:“没用!”

    白了他一眼,安宁便往外走,突然又顿了顿:“让赵昌到我屋子里来一趟。”

    一听这话,景阳侯犹豫了一下还是道:“眼下风口浪尖上,你就……”

    “你敢管我?!”

    此话一出,他果然就闭了嘴。

    直到女儿已经走远了,景阳侯才露出眼底阴测测的目光来。

    却只是一瞬,下一刻,他又是唯唯诺诺的景阳侯。

    夜,渐渐深了,却有人不得安眠。

    “啪!”桌上的白玉佛手陡然间被拂落在地,瞬间成了一堆碎片。

    “你说什么?!”

    跪在下面的男子并没有抬起头,声音却有些发颤:“回郡主,永定侯府的暗卫甚是厉害,我们的人闯进去,伤了不到十个人。

    还来不及点火,就有众多武功高强的人出现了,我们……不敌!”

    “废物!”站在灯下的安宁一听,随手捞过桌上的一个什么东西就朝他砸下去,“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本郡主明天可就要走了,叫人怎么甘心,她端木青就好好的逍遥着,本郡主却要去那鸟不拉屎的地方!”

    地下那人额头被砸出血,原本想说的话,此时却是怎样也不敢吱声了,依旧微微颤抖地跪着。

    想到这里,安宁眼看桌上已经没有了东西,直接搬起椅子往那人身上一砸:“还不快滚!”

    听到这话,即使是被东西砸在身上,男子也如蒙大赦一般,飞快地走出了房间。

    留青筑,端木青微微眯着眼看着莫失消失的方向。

    “她竟然如此大胆!”说着话的时候,端木青眼中的冷意陡然大盛。

    “还好小姐让莫失安排好人,看护侯爷的安全,否则还不知会怎样。”

    露稀想到今晚永定侯府之事,那安宁竟然敢派人去永定侯府行凶。

    如此天子脚下,分明是目无法纪了。

    若非机缘,此时永定侯府也定然被腥风血雨席卷过了。

    虑及此处,心下不由愤然。

    采薇站在一旁,也是目露忧色。

    “王爷呢?!”

    “说是宁公子等人俱在,全歇在前院了。”

    端木青点了点头,又思索了一会儿:“她是一大早出城的吧!”

    陡然间转过的话题,让露稀愣了一下,随即点头:“是!”

    想了想,端木青冷冷道:“既然她如此不安分,便到此为止吧!”

    说着低声吩咐了一些什么。

    清晨,深秋的寒霜薄薄的铺在衰草上。

    安宁坐在马车里,满腔愤怒,却终究只能低声咒骂着。

    随着哒哒的马蹄声,马车终于驶出天京城,径直往城外的清平庵而去。

    皇帝此番实在是动了大怒,虽然已经算是在救她,却终究不肯让她带一个随从前行。

    “驾!”车夫扬起马鞭,狠狠地抽上了一鞭子,扬声道。

    这一路以来,因为天还太早的缘故,几乎都没有听到过其他的声音,就只有车夫呼马的喊声。

    听着他这沙哑的声音,安宁心头更加烦乱,终于忍不住掀开车帘:“喂!你能不能别喊,烦死了!”

    说着正要退回到车里,那车夫却陡然间回了头,嘿嘿一笑:“好。”

    原本没好气的脸,突然间露出疑惑的神色:“你谁啊?我怎么没见过你?!”

    “吁!”

    谁知道那车夫听到这话,却并没有回答,也没有回头,反而将马儿停了下来。

    “喂!问你话呢!谁让你停车了?这什么地方啊?”

    安宁心下越发的烦乱了,伸出头看向外面,却发现自己的马车已经到了一处密林。

    “郡主果然国色天香!”

    不知道什么时候车夫已经跳下了马车,搓着手目露淫光地看着她。

    一转脸对上他那一副表情,安宁方才发现不对劲来。

    “你……你要干什么?”

    眼看着他向自己靠过来,心里免不了还是打起了鼓,本能地往车里面退。

    但是还没有退下去,就被那车夫捉住了手腕:“来吧!小美人。”

    被他强拖着下了车,安宁方才反应过来,自己遭遇了什么。

    “你好大的胆子,我是陛下的亲外甥女,安宁郡主,你胆敢对我无礼。”

    那人一听,哈哈笑道:“果然是贵族小姐,这皮肤看上去似乎都比那天香楼的妞儿们水滑一点儿。”

    “你……你敢对我怎么样,我让我皇舅舅诛你们九族,啊不!十族!”

    虽然言语强硬,但是到了这一步,安宁心里也发虚了。

    因为她清楚地看到这人眼里的淫光,根本就不受她所说的影响。

    更有甚者,似乎对于她的出身感到很高兴一般。

    “这些等我们爽完了,你还有力气回去告状再说吧!哈哈哈哈……”

    安宁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这话的意思,就听到他陡然间吹了声口哨。

    顿时间,林子四面八方便走出许多人来,一个个都是一副流浪汉模样。

    但是无一不是垂涎地看着她。

    直到此时,安宁才真的慌了,立刻转身,拔足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只是还没有跑两步,就被那车夫抓了回来。

    “弟兄们,怎么样?我说了可以弄得过来吧!”

    “这就是那个欲求不满跟畜生交合的骚货郡主?”

    “果然长得水灵,兄弟们今天可以饱干一顿啦!哈哈哈哈哈……”

    一群人说着下流的话,便将手向安宁袭去……

    与此同时,早朝大殿上,端木竣连同顺天府尹袁天冲带着两个人同时站在大殿中央。

    “陛下,此事证据确凿,还请陛下定夺。”

    端木竣神色认真,依旧是一副儒雅学士的模样,尽管所说之事并不是无关痛痒。

    坐在上面的皇帝,此时也皱紧了眉头。

    今天一大早,便传来永定侯府遭人强闯的消息。

    果然,早朝之上,顺天府便将案状递了上来。

    而这指控所指之人,却是景阳侯府的安宁郡主。

    此时整个天京,她可算是最为热门的人物了。

    大街小巷,男女老少谁人不知道这位郡主的名字?

    谁知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刻竟然又闹出这样的事情来。

    皇帝心里好容易因她平息下的怒气,陡然间又冒了出来。

    一时,竟无话。

    “陛下,陛下明察,安宁年幼,怎会做出如此罪大恶极之事来?”

    慌慌张张跑出来,跪在地上之人,自然就是今日被指控之罪魁——安宁郡主——的父亲景阳侯了。

    “侯爷,昨夜歹人闯入,好在我府上防备甚是严密,方才没有酿成惨剧,且活捉了几个。

    他们口口声声指认是安宁郡主指派,也在刺客身上发现贵府暗卫的证据。

    而袁大人也前去敝府调查过了,此案毫无疑点,难道还会错认了不成?”

    这一次端木竣却并非如方才那般温言温语,疾厉的话语直接便向景阳侯招呼过去。

    “那……那……”听到这话,景阳侯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好半天才又顿首不停:“陛下,安宁也是因为年幼,一时间鬼迷了心窍,定然不是故意而为,望陛下恕罪。”

    这话一出,众皆哗然。

    皇帝也想不到景阳侯竟如此经不得事,被端木竣一番话一吓,便说出这么一堆话来。

    这言语间不就是明确地承认了,这确实是安宁所为么?

    若是最开始还能争辩一二,此时被景阳侯如此一说,哪里还有机会。

    “请陛下明察。”

    端木竣此时却是丝毫不让,神态平和却坚持,显然是对此事十分在意。

    在向皇帝讨一个说法。

    安宁郡主是谁,朝堂上谁不知,那是皇帝胞姐的女儿,最得皇帝喜欢的郡主。

    平日里的宠爱绝对不亚于公主。

    但是,此时闹到朝堂上来,绝对不是可以等闲视之的。

    此时皇帝若是再行偏袒,可就算是要寒了所有做臣子的心了。

    “安宁郡主此时何在?”威严的声音从上头传来,所有人都忍不住震了一震。

    “安……安宁……”

    景阳侯吞吞吐吐,一时间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缘故,竟迟疑了许久。

    “陛下……不好了……”陡然间一个内侍急匆匆跑上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