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一回,端木青和采薇却是都看清了。

    那个女子偶然转过的侧脸,这样看过去,却真的是端木碧的模样。

    只是很快的,她又背对着她们往一条小巷子走了。

    “小姐,是我看错了么?”

    露稀看着,又突然心生怀疑。

    端木青也不说话,这个女子确实是像端木碧。

    可是穿衣风格跟平日里那个唯唯诺诺的女子截然不同。

    真丝刺绣的碧绿色曳地望仙裙,在她款步之下,摇曳生姿。

    头上一支祖母绿的发簪,即使是隔了这么远,还是可以看得到那熠熠光辉。

    这,怎么会是端木碧。

    尽管是这样想着,但是端木青却依旧没有办法迈步走开。

    “过去看看。”

    四个字说出口,便迈步往那边去,却被人拉住了袖子。

    一转脸便看到采薇担忧的神色。

    拍了拍她的手,“只是看看而已。”

    也不等她别的反应,径直往她消失的路口追去。

    拐过大街,来到另外一条稍微窄一点的小街上,眼前的场面陡然间变了许多。

    相对来说,这里僻静了多了。

    但也算得上是灯火通明。

    “这里是……”露稀想了想,“古玩街?”

    她说的没错,这一条街上,确实是风流名士喜欢来的地方。

    整条街卖的都是古玩字画之类,也有不少书铺。

    所以,相对来说,这条街上到了晚上到底是要清净一些。

    “在那边。”

    这里人少了些,一眼望过去,视野也就更开阔些。

    端木青立刻便找到了“端木碧”的身影,离她们所在之处已经有了些距离。

    当下也不再迟疑,立刻发足跟上去。

    跟了没一会儿,便见她转身进了一条小巷子。

    这巷子就更加僻静了,几乎没有人来往。

    端木青也不敢跟得太紧,只是离她越近,却越发肯定这个女子就是端木碧。

    尽管此时她的穿着打扮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

    就连脸上的妆容也比平日里看到的浓艳了许多。

    但是一个人平日里的小动作,小神态却并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改掉的。

    要认出来,却并不是很难。

    直到此时,端木青方才发现,自己的这个经常隐藏在角落里的妹妹。

    竟然也有如此妩媚的一面。

    是,就是妩媚。

    不同于端木青的冷清,也不似端木紫的明艳,更不比端木素的素雅。

    此时的端木碧眼角眉梢都有一种化不开的风情。

    七拐八绕之后,端木碧终于在一个小院子前停下来。

    那院子从外面看起来,却也十分小巧精致,那门料便不是俗物。

    只见她伸手敲了敲门,很快就有一个长得十分白净的男子走过来开了门。

    “是碧姑娘,快请进。”

    竖起耳朵,三人还是可以听得到那男子所说的话。

    只是端木碧的反应却让她们感到十分惊讶。

    此时她哪里还有平日里那般怯懦的样子,相反的,脸上还显得颇有些冷傲。

    而那男子似乎对她极为恭敬,弯腰请她进去。

    带她进去之后,门却又再度关上了。

    整个小巷恢复了宁静。

    端木青皱了皱眉头,从黑暗处走出来。

    这个地方她从来都没有来过,端木碧为何会来这里?

    她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

    但是显然那个小院子并不是平常人可以进去的。

    从那男子对端木碧熟悉的态度便看得出来。

    所以,就只有回头好好查查了。

    回到韩府的时候,已经不早了。

    韩凌肆听人回报,知道她在外面走回来,也并不派人去接。

    果然如他之前所说,给她最大自由。

    一进屋子,就看到韩凌肆已经洗漱好了,正倚在床头看书。

    见到她回来也不惊讶,只是淡淡笑道:“你回来了。”

    轻轻点了点头,端木青便去了净房。

    洗漱完,径自上了床。

    韩凌肆也不再看书,随着她躺下,依旧如前几晚一般,搂着她入睡。

    端木青才陡然间发觉,他们这样的相处方式似乎已经慢慢往习惯发展了。

    而身边这个男人的怀抱和味道,已经越来越熟悉了。

    想到此节,心里竟有些不舒服起来。

    “怎么了?”

    想不到他竟这样敏感,一下子就发觉她的情绪不对。

    心下赧然,摇头道:“没什么。”

    韩凌肆却睁开了眼,勾了勾唇,突然间在她唇上啄了一下。

    “那就好好睡吧!”

    说完便又躺好。

    端木青一愣,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再一回头,却看到他闭着眼睛装睡,嘴边却还带着笑意。

    只是终究却没有再有什么动作。

    这一边,还没有查出来端木碧的秘密,皇宫却发生了大事。

    皇帝病倒了。

    这个消息来得十分突然,让一干人瞬时间呆愣当场。

    因为安宁的事情,皇帝几日未曾上朝。

    据后宫的消息,连日来,他都逗留在昭阳公主出嫁之前的宫室里。

    却并没有传出任何龙体有恙消息。

    群臣心知他与昭阳公主的感情,虽有所不妥,却终究没有出言进谏。

    原本这一日,一干谏官本着职责,冒着触怒圣上的危险前往。

    谁知道竟得到这样的消息。

    据后宫的消息,皇帝的病来得突然,而且其势汹汹,颇有凶险之兆。

    顿时间,朝堂上乱成一片。

    但这些也都只是在群臣之间。

    为了避免引起全国的恐慌和外国觊觎,皇后与众臣商议之下,一致决定将此消息隐瞒住。

    由赵御行和庞太师暂理国事。

    虽然如此,瞒得住远方的势力,又怎么能够阻止的了原本就蠢蠢欲动的人?

    端木青看着韩凌肆落下的子,眉头微蹙。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计较她与赵御鸿,看到她闲在家,非要拉她过来下棋。

    只说是让她知道什么叫做高手,让她知道身边有更合适陪她下棋的人。

    虽然觉得好笑,但却也不想要辩解什么,由得他拉着自己。

    谁知道下着下着,端木青却不得不承认,韩凌肆确实是下得一手好棋。

    是以,闲来没事,两人倒还是愿意一起杀上一盘。

    此时离传出皇帝病重的消息,已然过去将近半个月了。

    宫里却还是没有传来好消息。

    “陛下好好的怎么就会病了呢?!”

    端木青无意识地问出一句,韩凌肆却并没有回答,而是勾了勾唇,接着落下一子。

    不解何意,再一看棋局,不由倒吸一口气,一个不小心,竟然全盘皆输。

    那里可是她小心翼翼埋下的杀招:“你早知道我这边的布置。”

    韩凌肆一颗一颗将黑白子分开,挑了挑眉:“我若是不示弱,你也不会暴露,只可惜你太大意。”

    技不如人,毫无怨尤。

    端木青摇头浅笑,跟他一起捡起棋盘上的子。

    才捡了一颗,陡然间便停了下来。

    目光里全是震惊,看向对面的男人,而此时,他也连带笑意地看着自己。

    那眼睛里却是满含深意。

    “你的意思是说……”

    说了半句,端木青却又不接着往下说了,只是看着他。

    韩凌肆一把推开面前的棋盒,往后仰去,微微眯了眼:“反正与我们无关。”

    他显得如此随性,端木青却无法平静。

    蓦然间,一室沉默。

    “王妃,九皇子来访。”

    小婉带着淡淡的笑意,垂首进来,用不大不小的声音道。

    韩凌肆眉头一皱,方才的笑意立刻就没有了,反而带上了些恼意:“他来做什么。”

    端木青并不回答他,径自起身:“你让他稍等,我去换件衣裳。”

    一听这话,某人就不乐意了,却也不敢直接说什么,只是咕哝道:“都已经是我妻子了,竟然还找上门来。”

    听到这话,端木青也只当没有听见,自顾自地去了。

    花厅里,赵御鸿脸上显得有些焦急,并没有坐在椅子上,而是站在窗前。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立刻回过身来。

    端木青已经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一到花厅里,便让其他人都退下了。

    走到桌边,看到他未动一口的茶,也不说什么,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方才看向已经坐在对面的人。

    “怎么了?看你的样子似乎很急。”

    赵御鸿跟她的关系本来就没有什么遮遮掩掩的,此时听到她这么说也不客套:“父皇还没有好转。”

    心下微微一动,想到方才韩凌肆说的话来。

    “这我知道,太医还是说没有把握么?”

    原本心里十分急躁,看到她沉静的脸,似乎又沉静了些。

    “这几天一直都是这样的说法,针也用过了,药也喝了,完全都不见有醒过来的迹象。”

    对于内宫的事情,端木青并不是十分清楚。

    后宫里,就只有德妃,算得上是盟友,此时却并没有接到她的什么消息。

    想来也是因为知道赵御鸿会过来的关系。

    “你是在担心陛下?”

    这话说出来,端木青自己都有些不相信。

    不是因为别的,两世为人,她早就已经清楚地认识到,整个西岐,这些皇子们跟皇帝之间并没有什么亲情。

    或许就如同佟贵妃说的,那个人,并没有父子之情。

    有的,只是一颗帝王之心。

    赵御鸿脸上陡然间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立刻又恢复了常态。

    “是另一件值得担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