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是说你的兄弟们咯?”

    这样的事情毕竟算得上是禁忌的话题,端木青也没有说的十分明显。

    赵御鸿脸上的神色陡然间凝重了起来,轻轻点了点头。

    “父皇此时一日不醒,西岐便一日无君,而且这病,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说这话,便又看了看她的脸色,却见她依旧如常。

    才接着往下说:“如今朝堂上正是波云诡谲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开始有所行动。

    就是之前一直持观望态度的人,也开始考虑到底应该站在哪一边的问题了。”

    这话说得十分明显,不知道是因为特别相信端木青的缘故,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想了想端木青淡淡道:“你是怎么想的?”

    赵御鸿道:“此时看起来,似乎是二哥一党占了优势,毕竟他已经参与暂理国事,且朝中支持他的人也不少。”

    这是真的,也算是拿到了些主动权,而且若是皇帝一直没有旨意的话,他也毕竟是长子。

    只怕那些中立派在最后会支持他。

    但是端木青却没有说话,依旧等着他。

    “三哥平日里闷声不语,但是自从齐国公府和淑妃相继失势,却也开始显露他的实力,而且如今他也称得上是东离的乘龙快婿。

    至于五哥那边,齐将军还依旧是我们西岐的一员大将,光凭这一点,就不容小觑。”

    听他分析完这些人,端木青方才露出点点笑意:“那么你觉得你跟他们相比呢?”

    赵御鸿也不隐瞒:“其实我们四个人应当都在伯仲之间。”

    点了点头,端木青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

    “那你是不是也认为,眼下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眸中精光一动,赵御鸿犹豫了一下方才道:“若是被别人抢占了先机……可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没有立刻回答他的话,端木青起身将北向的窗户关上。

    在窗边发了会儿怔才道:“既然都在伯仲之间,先机又岂会那么好抢占的?”

    猛然间一怔,随即赵御鸿露出有些迷茫的神色来。

    “既然实力相同,自然考虑的事情也是一样的,大家都想要先人一步的时候,为什么你不停一停呢?”

    赵御鸿道:“你的意思是,让他们先争?再坐当渔翁?”

    端木青没有回答,却只是笑看着他。

    心下了然,正要点头,却又想到另一个问题:“那如果众人也都抱了这样的心态呢?”

    陡然间笑出声来:“若是如此,你还需烦恼么?众人都在等着,你怕什么?等到陛下身体好过来或者……也不迟啊!”

    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赵御鸿抚掌大笑:“果然好。”

    说着竟掩饰不住自己的心情,阔步走到端木青面前。

    带着满满的笑意扶着她的肩膀道:“果然只有你是我的解语花。”

    这话说得有些逾矩,端木青想要说什么,看着他的笑容,却说不出口,只好微笑着。

    心下正尴尬,陡然间外面传来小婉的声音:“王妃,王爷说有事,在留青筑等您。”

    赵御鸿这才反应过来,眼底闪过一丝落寞。

    但是随即便又露出笑颜:“好了,你快些去吧!我就先回去了。”

    端木青微微点头,便往后面走。

    才走出花厅没两步,就看到韩凌肆臭着一张脸往这边来。

    “什么事?”

    韩凌肆却并不回答,走到她旁边,看着赵御鸿的背影,没好气道:“他又来做什么?你跟他聊什么聊这么久?”

    端木青只是笑看着他:“你不知道?”

    “那些事情自然有他的幕僚们帮他出谋划策,何必巴巴地跑过来问你,我看他就是不怀好意。”

    说着径自搂了端木青的腰,往留青筑去。

    看了看自己身旁的男人,端木青不由撇嘴,暗道:“究竟是谁不怀好意。”

    谁知道韩凌肆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凑到她耳边轻声道:“我是你夫君,怎么样都是好意。”

    自从知道端木青耳朵后特别敏感之后,他就特别喜欢有事没事凑到她耳边说两句悄悄话。

    看着她脸红的样子,便感到十分高兴。

    此时看着这个男人无比得意的样子,端木青再一次无语。

    “你怎么跟他说的?”

    正不自在,他却陡然间无比认真地问了一句。

    “嗯?”

    “你是怎么建议他的?”

    虽然他没有看到自己,但是端木青却能够感觉得到,似乎他真的很在乎。

    狡黠之心顿起,顿了顿才认真道:“这是我跟他之间的秘密,为什么要告诉你。”

    “谁允许你跟他之间有秘密了?”

    韩凌肆一听,顿时不高兴了,停下脚步恼怒道。

    歪着脑袋看着他,端木青笑道:“这似乎跟其他人无关吧!”

    “你!”登时被气到,顿了一下才道,“你是我的王妃。”

    “不是你的仆从!”

    说着端木青潇洒地拂开他的手,自顾自地往前走,不再看呆立在后面的某人一眼。

    “小姐,我们到了。”

    端木青带着面纱,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衣裳,漠然地伸手敲了敲门。

    不一会儿,就有人从里面将门打开了。

    依旧是上次那个男子,看了一眼外面站着的两个人,顿时满脸笑容。

    “不知二位有何贵干?”

    这一次看上去,到颇像一位文雅之士,哪里有上一次看到端木碧时候的奴颜婢膝。

    冷冷地递上一封信,那人接过去展开来看了两眼,顿时眉开眼笑。

    果然如上次一般弯下腰去:“原来是贵客,快请进。”

    这是莫失派人在这里盯了好久方才发现的秘密。

    这一座看上去并不出奇的小院,里面竟然大有玄机。

    来这里的人,都十分隐秘。

    没有熟人,一旁的人根本就进不去。

    只能靠相互介绍,才能够进入。

    而端木青拿的那封信,就是莫失用特殊渠道弄来的东西。

    走进大门,还是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特殊之处。

    也同平常的院子一般,正屋,东西厢房,就连所种的植物,也与平日里看到的没有什么区别。

    两人才走进去,就有连个容貌清丽的丫鬟走上前来:“两位这边请。”

    跟这那两个丫鬟,便直接往正屋走去。

    走进大门,屋子里还是没有看到有什么特殊之处。

    一直走到中堂前,两个丫鬟方才开口道:“不好意思二位,我们这里的规矩,二位需要蒙上眼睛方能进入。”

    这里面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形,莫失却是查不出来的。

    此时她们说要蒙上眼睛,两人也只能遵从。

    这两个丫鬟显然是惯于此事的,将两人的眼睛蒙上之后,边带着二人往前走去。

    时不时便提醒有台阶,小心路滑之类。

    一直走了有小半个时辰,方才走到目的地。

    “二位到了,欢迎来到世间极乐。”

    眼睛上的黑布被除下,端木青方才发现自己正站在一闪巨大的石门前。

    而往后看,却只是一堵石墙,根本没有过来的路径。

    只见其中一个丫鬟在墙上的图案上有规律的摁了几下,这石门就从中间分开,往两边移去。

    随着石门的打开,里面的声音也透了出来。

    男女嬉闹之声顿时充斥于耳。

    端木青和莫失对望一眼,为不可见地点了点头,便一同往里面走去。

    摆在两人眼前的是一道石阶,从下面看不到那石阶上面是一个怎样的情形。

    两人也不再迟疑,一步一步往上走。

    却并没有走多久,就已经走到了出口。

    竟是一座井台。

    一座藏在院子里茂密的芭蕉之后的井台。

    而外面的这个院子里的情形,却让端木青和莫失都有些傻了眼。

    怪不得称之为极乐世界。

    这个院子大得有些离谱,假山湖泊,亭台楼阁,一应俱全。

    最让人迷幻的是这里的气氛和环境。

    珍珠美玉有之,珍馐佳酿有之,俊男美女有之,笙歌管弦有之……

    遍地都是闪闪发亮的珠宝,到处都是让人脸红心跳的躯体。

    这里的丫鬟小厮竟然是不着寸缕的,只是无一不是身材娇好诱人的。

    这也就很好区别出客人和仆从来。

    而这样的地方,随处可见放浪形骸之人。

    只是端木青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场合,登时脸上烧成了一片,好在她蒙了面纱,看不出来。

    再看一旁的莫失,竟然依旧是一张毫无表情的脸,对于面前的这些东西,显然她是视而不见。

    “小姐,那边几个人似乎是服用了逍遥散。”

    “那不是禁药么?”

    听到这个端木青吃了一惊,逍遥散在整个华天大陆上都是出了名的禁药。

    只因为那东西,吃了会上瘾,且耗资巨大,若是不服用便容易至人疯狂。

    看到她们两个过来,立刻就有一个小厮笑嘻嘻地端着东西过来:“二位可要吃些什么,喝些什么?或者,想要些什么样的消遣?”

    端木青没有说话,莫失木着一张脸:“我们是来会朋友的。”

    听到这话,那小厮也不多做纠缠,礼貌地点了点头就退了下去。

    服务竟十分周到。

    端木青一双眼睛冷冷地看着目所能及的那些客人。

    竟没有一个认识的。

    跟她原本的设想有很大的出入。

    两个人也不再多停留在出口,接着便往里面走去。

    因为院子里树木山石房屋均不少,所以并不能一眼纵览大局。

    只能一点点的搜寻。

    来到这里之后,端木青更加好奇起端木碧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小姐,那边的几个人似乎不是西岐人。”

    莫失陡然间出声,将端木青的沉思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