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随着莫失的视线,端木青果然看到几个长得不太像西岐的人站在不远的地方交谈。

    之所以确定这几个人不是西岐人,是因为他们的相貌明显特殊于众人。

    但是很显然,在这个地方,并没有人计较。

    刚绕过一座假山,就听到一阵让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声。

    端木青顿时住了脚步,微微皱了眉,想都不想就往另一个方向转去。

    莫失却道:“是三小姐。”

    闻言,顿时住了脚步,跟着往那边看。

    半褪在腰间的碧绿衣衫,随着两人癫狂动作不断抖动的发簪,还有那一张闭着眼的脸。

    无一不证实着莫失的说法。

    然而,那个将端木碧压在假山上的男人,端木青却并不认得。

    这个地方如此的混乱,而且进来之后竟然什么都查不出来。

    而且关键是,这里的气氛,端木青实在是不喜欢,忍不住皱了皱眉:“我们先回去。”

    莫失知她心中所想,也不再迟疑,两人便又同往方才进来的地方去。

    正走着,陡然间却发现那一边坐着弹琴的人似乎有些眼熟。

    仔细看了看,端木青才认出来。

    那里,赫然就是当日在沉鱼馆看到的头牌楚楚。

    她,不是进了三王府么?

    怎么出现在此地?

    忍不住又回头看向端木碧那边。

    在这个地方到现在为止,她和楚楚是她们仅仅认识的两个人。

    难道……

    从那奇怪的院子出来,莫失直接将端木青送到留青筑门口,自己再转身回了永定侯府。

    而韩凌肆却还没有睡,依旧静静地在房间里面等着她。

    依旧不问去处,只淡淡说一声回来了,算是打过招呼。

    白天和晚上,他们之间散发出来的完全是不同的气场。

    因为皇帝的病,整个朝堂的气氛更加诡异了。

    经过半个月,大家似乎都有些着急起来,所有人的心底都似乎绷着一根弦。

    似乎只要轻轻的撩拨,就会有疯狂的危险。

    而这撩动心弦的手,陡然间就那么出现了。

    西北地区的一座小城,突然遭到莫名势力的袭击。

    因为来势迅疾,使得守边战士没有任何的准备,立时大溃。

    而那不知来历的军队借着锐气,竟颇有些破竹之势。

    情报传到天京,朝野震惊。

    自从十多年前,东离与西岐达成协议之后,西岐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战争了。

    更重要的是此时皇帝还躺在床上,颇有些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感觉。

    朝堂之上,气氛微妙。

    边境之地,死生一线。

    一时间人心惶惶。

    并不是怕了那突然而至的势力,而是此时不知道到底出动那一方兵力才是关键。

    此时,四位皇子已成掎角之势,一个不小心,便要落败。

    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是以,在朝上,不管是提出谁带兵前去,都会有人提出反对的意见。

    庞太师和赵御行毕竟不是皇帝,没有一言独裁的权利。

    是以,这样的消息传到天京之后,竟然一连三天,悬而未决。

    韩凌肆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官员,但是朝堂上却也并非盲眼之人。

    那些形势权谋却是一清二楚。

    此时眼看着这样的形式,心里暗暗分析了一下,终究还是背地里做好了准备。

    第四天,文太傅终于提出了中肯的意见。

    那就是请正在西北大营的端木赫带领西北大营里两万士兵前去迎敌。

    此言一出,果然没有人有任何异议。

    原因很简单,朝堂之上,谁都知道永定侯府并没有依附于任何一派。

    消息传到端木青耳朵里的时候,旨意已经送去了西北。

    杏眼里,眸光一沉,不由想到那一晚上看到的楚楚来。

    此时,端木青也不得不认真面对起这场战争来。

    为了后嗣的缘故,楚研已经跟着端木赫去了西北大营。

    此时永定侯府,就只有端木竣和端木素端木碧两个。

    端木青心底隐隐约约地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来。

    “小姐,你看谁回来了!”

    在这样压抑的气氛下,露稀陡然间兴奋的声音好似一道阳光似的。

    一抬眼,就看到云千精致的脸上带着扑扑的风尘。

    突然看到他,端木青也有一瞬间的愣神,但是到底还是感到十分高兴的。

    “我听说朝廷派了飞远去?”

    见面之时没有应有的寒暄,云千开口便是如此一句。

    端木青也不多废话,点头道:“是!命令下得突然,却在情理之中。”

    “你可知道那突然出现的军队是什么来头?”

    闻言,端木青一愣,摇了摇头:“我派去的人还没有回来,从那边打过来,实在是让人费解,彼处不过一块荒漠。”

    “你可听说过远国?”

    这如何没有听过,端木青在听到这三个字之后脸色就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云千也不理会,接着道:“那远国当年是被你的祖父和大伯灭掉的。”

    这个她当然知道,每一个姓端木的人都清楚的知道。

    在当年来说,那是他们端木家走向西岐功勋的第一步。

    也是端木家这么长时间以来不会忘记的荣耀。

    但是此时……

    “师父你的意思是……”

    “我总觉得,这一次他们来得不寻常,首先这支军队绝对不是远国残余部众。”

    端木青冷冷点头:“他们没有那个实力。”

    “不错!”云千淡淡道,“那么到底是谁费了这么大的心思绕道从那里开始攻击呢?目的又是什么?”

    云千这两句话,让端木青的心剧烈的跳了两下。

    因为,这只有一个答案,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朝廷,而是永定侯府。

    和永定侯府有这么大仇恨的,究竟是谁?

    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端木青突然间回答不上来了。

    若说国内的几大势力,除了赵御鸿,似乎多多少少都有些恩怨。

    但是除去国内的势力,那就是已经被灭国的远国了。

    难道还有余孽留下?那他们又是勾结了哪一方的势力?

    “你好好想想,另外想办法让我进宫一趟。”

    听到这话,端木青讶异-地抬眼看了他一下,随即便明白过来。

    “我让韩凌肆想想办法。”

    看着他走出屋子的背影,端木青眉头深皱。

    第一次,她感觉自己陷入了无法理清的雾团当中。

    接下来的几天里,几乎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西北方向的消息。

    端木青此时也没有了心情理会端木碧的反常。

    相对来说,她更加挂心的是端木赫的安危。

    早就已经传信到了听风楼,黄芪的人应该已经出动了。

    只是不知道那些人对于在战场上是否堪用。

    但是一想到,只是人去保护端木赫,并不是去战场厮杀,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心下便又安定了些。

    一连又是十天过去了,宫里宫外都没有什么消息传来。

    天京也变得人心惶惶,就算是普通百姓不知道皇帝病危的消息。

    但是对于西北战事却是无论如何都瞒不住的。

    端木青看着阴沉的天气,心里更加烦躁,倚在门上,眉头似乎根本就没有松开过。

    此时天已经凉了,风从地起,预示着一场大雨将至。

    一件披风突然落在肩头,端木青的神色和缓了一些。

    一转脸,却发现不是采薇,而是韩凌肆,不由得微微一愣。

    此时西岐国内形势紧张,韩凌肆虽是东离人,此刻却也不得不好好考量考量自己的位置。

    是以,这些天以来,两个人见面却也不多,几乎整个白天,他都在外院与那些幕僚们商议事情。

    “天凉了,干嘛站在风口里。”

    此时两人脸上都没有什么笑意,不知道是因为外面紧张的情势,还是因为此刻阴沉的天气。

    端木青摇了摇头,并没有答话。

    看得出来,她此时心情当真是不好。

    心下叹了口气,韩凌肆露出一个笑脸:“好了好了,别再苦着脸了,已经过去这么久了,相信很快就有确切的消息传过来。”

    端木青点头,却沉默着没有说话。

    自然会有消息传过来,但是她心里头那种不好的预感却还在胸口徘徊着,根本就没有办法松下那口气。

    “一定会是好消息的。”

    韩凌肆难得的正经这语气,认真肯定地道。

    端木青一抬头就看到她眸子里的那一抹坚定。

    心底却突然间感到踏实了一些。

    “小姐,小姐,宫里传来消息,说是八百里加急,二少爷……二少爷胜了。”

    似乎就是为了印证韩凌肆的那句话一般,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露稀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愣了好一会儿,端木青才反应过来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

    “胜了,飞远胜了。”

    这一次,却并非是露稀的复述,而是韩凌肆抓着她的胳膊,看着她眼睛认真地告诉她。

    这才终于露出笑容来,同时也放下心来:“可有说什么时候回来么?”

    摇了摇头,露稀脸上却还是带着笑意:“只是刚刚传来的捷报,不过看样子过不了多久了。”

    想到什么,端木青忙笑着道:“吩咐马车,我们回永定侯府。”

    韩凌肆一听,收起笑容,纠正道:“是去永定侯府。”

    微微一愣,随即明白他什么意思。

    此时心情正好,她难得的顺从道:“对对对,我们去永定侯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