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竣显然也是得到了消息,此时脸上一扫连日来的阴霾,换上了盈盈的笑容。

    父女俩好好说了会儿话,端木青依旧让韩凌肆陪着,自己往舞墨阁去。

    这一次端木碧并不在这里,只有端木素坐在桌子边似乎在做什么。

    看到姐姐来也不意外:“你来得正好,快来给我帮帮忙。”

    端木青看着桌上那些布料络子之类,不由好奇:“身体才刚好些,又费这个神做什么?”

    前些日子因为季节交替的缘故,端木素有病了一场,此时看上去倒是好多了。

    “一大早听到说二哥哥战事大捷,心里头都痛快了不少。

    前些时候在静宁寺求了些平安符,这几日正好赶制几个荷包出来存放。

    等二哥哥来了,就可以给他了。”

    端木青笑着点头,便与她一起坐着帮忙。

    “你们都下去吧!我和四小姐说说话。”

    笑着吩咐一声,脸上并没有什么不同的神色,有的都是对今天早上那一份捷报的喜悦。

    采薇和露稀对望一眼,将屋里所有的丫鬟都带了下去。

    伸手捡了一根绿色的络子,端木青递给妹妹,脸上的神色却冷肃了不少:“怎么样?可有看出什么?”

    端木素也依旧不停手上的活计:“说奇怪也不奇怪,但是说不奇怪,却也有些地方怪怪的。”

    “哦?你说说看。”

    想了想,端木素方才开口:“她平日里都是一个人闷声不语的样子,也未见跟什么人熟络。

    但是仔细留意了,却发现她似乎经常出府。”

    “晚上?”

    惊讶地抬头看了一眼姐姐,端木素点头:“晚上。”

    这事情端木青早就知道,所以也没有什么诧异的神色。

    “而且,刘姨娘似乎跟府里人的关系都不错,从前没有发现,你说过之后,让人留意了一下,才发现的。”

    心下猛然间一沉,端木青目露冷意:“跟谢师傅呢?”

    端木素再一次吃惊:“你怎么知道?听说刘姨娘跟谢师傅还是同村,所以平日里跟谢师傅的内人关系也十分的亲密。”

    对于此,端木青并没有解释,脸上也没有露出什么端倪。

    依旧慢条斯理地做着手上的活计,接着问道:“她们母女二人跟哪些人关系好,那些人对她们的态度如何,你可有记录?”

    看了一眼姐姐,端木素笑道:“幸好莫失提醒了我,不然此番你定然要觉得我不合格了。”

    姐妹两个窝在屋子里忙这些女红,一不小心,时间便过去了。

    从墨园出来的时候,端木青突然想到什么:“爹,我瞧着你这院子里的花草委实好看,不如让谢师傅到韩府去住两日,好教教那里的花匠们。”

    “这有何难,”端木竣笑着摇头,满眼皆是慈爱,又对身后的人吩咐道,“跟谢师傅说一声,让他明天早上去韩府。”

    对于父亲这边,端木青也委实不客气,笑了笑便算是过了。

    这里一片和乐的气氛,永定侯府另一边听到消息却是心急如焚。

    “怎么办?怎么办?大小姐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一个穿着青布衣衫的中年男子不停地踱着步,脸上看得出来的焦急。

    “慌什么,她只是让你去帮忙种点花草而已,你别自己暴露了。”

    说话的赫然就是平日里唯唯诺诺的端木碧。

    只是此时,她哪里还有平日里胆小的样子。

    虽然还是同样的衣裳,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前所未有的倨傲。

    “可……可万一……万一被大小姐发现了……”男子说着又顿了顿。

    “大小姐的手段,府里人都是知道的。”

    这人自然就是负责端木竣后花园之花草的谢师傅了。

    “那你打算如何?”

    说话的却是突然间转进来的一个妇人,赫然便是端木碧的生母——刘姨娘。

    “我……我……”

    这个七尺男子不知为何在这两个人弱女子面前似乎突然间变得十分卑微一般。

    竟然有些不敢说话了。

    “我想,要不还是赶紧趁现在还有时间,跑吧!”

    端木碧和刘姨娘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下面的那个男人。

    就这样,似乎陡然之间,这一对母女,身上散发出一种说不出来的气势来。

    被这样的气势压制着,谢师傅头一硬:“我也是担心若是一不小心泄露了,反而误了小姐和姨娘的大事。”

    “你的意思是,你如今要摆脱我们独自离开咯?”

    端木碧笑着说了这么一句话,但是那言语间却带上了一丝冷意。

    让人无法忽视的冷意。

    谢师傅听到这话,还算高大的身躯猛然间抖了一下:“小姐……”

    “那你走吧!”

    淡淡地抛出这么一句话,端木碧的脸上陡然间一片冰霜,说着就自己往内室去。

    “小姐,小姐。”

    谁知道那谢师傅听到这话,竟突然下起跪来:“还望小姐看在我这些年来尽心尽力的份上,赏些恩赐吧!”

    脚步一顿,端木碧唇边扯出一丝冷冷的笑意,随即冷哼一声,正要不理,却被刘姨娘叫住了。

    “给他些吧!”

    看着女儿疑惑的目光,刘姨娘轻轻叹了口气,“好歹也是我的同村。”

    “娘!”

    “给吧!”

    似乎是终究拗不过母亲,端木碧跺了跺脚,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

    看都不看一眼,就朝身后扔去。

    那谢师傅却像是看到了曙光一样,飞快地一把接过,顿时叩首不迭。

    直到他已经离开了,端木碧才皱眉道:“娘,东西很贵的,他如今已经这个样子了,何必……”

    刘姨娘却伸手打断她要说的话:“我自有分寸。”

    离天京城中心五里的地方,有个叫做毛头村的地方。

    这里的村民世代务农为生,但是因为地理位置,如今也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去到天京城谋活计。

    倒是比在家里耕种更好一些。

    谢师傅就是这村里走出去的人当中混得比较好的。

    此时在村子里,已经盖上了三间大瓦房,前后都修了院子。

    听说存在钱庄里的积蓄也不少。

    如今他两个儿子也在天京城里买了屋子,自己跟内子两个回到这毛头村来了。

    此时他已经回来第二天了,看着自己小时候生活的地方,心底也生出一些满足来。

    在田间晃了一圈,回到家的时候,正是灯火初上的时辰。

    才走到家里,就陡然间发现气氛不对起来。

    原本出门的时候是吩咐了妻子烧火做饭的,此时却浑然没有一丝烟火气。

    匆匆进门,一抬眼就看到客厅里坐在上首的刘姨娘,和站在客厅里四处打量的端木碧。

    心里顿时便咯噔了一下。

    “姨娘怎么来了?”疑惑归疑惑,招呼还是要打的。

    见他回来,刘姨娘显得很是高兴:“明天是我爹的忌日,我带着四小姐回来祭拜祭拜,正好路过,就进来看看。”

    对于她父亲的忌日,谢师傅自然是不知道的。

    但是这却也说得过去,毕竟这里是她的老家。

    只是心里那一份不安,却是怎么样都散不去。

    再看那边的端木碧,心下仍然有些忌惮,这个小姐可不比自己的同村姨娘好说话。

    只是端木碧并不看他,依旧自顾自地打量墙上的字画。

    “知道你喜欢喝茶,侯府里又新得了些,你来尝尝。”

    刘姨娘也不在乎他神神叨叨的反应,自顾自地笑道。

    听到她这么吩咐,出于从前的习惯,他还是老老实实道:“不敢劳姨娘费心。”

    刘姨娘却摆手笑道:“如今你已经不在侯府那里了,就没有什么主仆之分。更何况,这一次我来找你也是有事情。”

    稍稍安稳的心,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突然间又悬了起来。

    “姨娘,我……”

    “先坐先坐。”

    刘姨娘倒有些反客为主的味道,招呼起了谢师傅。

    怀着忐忑的心,喝了一口茶,谢师傅终于还是忍不住道:“姨娘也说了,如今我已经不在侯府当差,只怕帮不上姨娘什么忙。”

    “帮得上。”

    开口的却是方才一直都在看字画的端木碧。

    灯光下,她转过来的脸上,带着点点的笑意,只是那笑意在晦暗不明的灯光下,莫名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不知……”话说到此处,谢师傅突然间失了声,好像喉咙被什么卡住了一样。

    不过一瞬之间,他立刻就感觉到一种窒息感,连带脖子都开始僵硬了。

    用了老大的力气转过脸,就看到刘姨娘带着淡淡笑意看着他。

    “说了你帮得了,你死了,就算是帮我们了。”

    端木碧走了过来,看着刘姨娘相视一笑,对于已经变成尸体的谢师傅在没有多看一眼。

    两人此时却并不忙着走出去,而同时开始脱身上的衣服。

    此时的厨房里,灶膛中刚刚点起的柴火也灭干净了,只是地上躺着一个睁着眼睛的妇人。

    不一会儿,端木碧和刘姨娘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两人此时看上去哪里有半点方才的影子,俱是一袭黑色劲装,倒像是两个江湖人士。

    “走吧!”冷冷地开口,刘姨娘当先往门口走去。

    “姨娘这就走了,都不再坐一会儿么?”

    一个声音陡然间在中堂的后面响起来,两人俱是一惊,同时顿住了脚步。

    这个屋子里,居然还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