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因为朝廷的重视,端木赫的葬礼十分的隆重,到了下葬那一日,十里白幔,几乎看不到尽头。

    加之永定侯府向来不惹政见纷争,也未曾鱼肉百姓,是以在天京口碑极好。

    而此番端木赫又是因为战争而为国捐躯的,是以许多文人墨客便纷纷写诗作文以赞扬。

    导致原本并不知道端木赫这么一个人的小百姓们也将他当做了英雄。

    许多百姓都自发地准备物什,自行路祭。

    这一日,天京竟然空前热闹。

    但是也有人意识到,为何这样一位英雄将军的葬礼,皇帝一直不曾露面。

    好在赵御行自有说法,只说西北战事虽然暂时平定,但是还有许多后续事情要进行分析。

    皇帝欲将敌人一网打尽以慰英灵。

    这个理由虽不是十分好,但是也能勉强说得过去,倒也没有人再揪着此问题做文章了。

    这一天,几乎万人空巷。

    整个天京都弥漫上了一层悲伤的气氛。

    大觉寺的国僧们默默诵祷完,众人行礼。

    自然都是些有地位有品级的人在前,后面的百姓只是扎堆的参拜。

    所有仪式完毕,大觉寺方丈正要开口,后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吵闹声。

    众人纷纷回头,就看到人群自发地让来一条路来。

    一批马驮着一个人飞奔而来。

    待到马行至跟前,众人也看清了马上的人,竟然是皇帝身边贴身伺候的太监。

    但是此时的朝廷命官们无论如何也不会往皇帝龙体康复上想。

    顿时间这里乱作了一团,只因为这太监身上血迹斑斑,分明是浴血奋战而来。

    马一停下,那太监也像是失去了力气,从马上坠落,拼着最后一口气道:“五王爷,要造反!”

    此言一出,无人不是倒吸一口凉气。

    赵御行一看,连忙下令道:“通知五城兵马司,前往救驾。”

    说完径自跨上这太监方才骑过来的马,往皇宫奔去。

    这送葬的队伍本来就有马匹,此时兵变当头,谁也顾不得端木赫的丧礼了,立刻便有许多人跃上马背追随而去。

    端木青闻声也皱了眉头,想不到赵御玄会在这个时候发动宫变。

    全场所有人,估计只有一个人不为突如其来的事情而色变了。

    那就是楚研。

    “大师,继续吧!”

    只听她淡淡开口,大觉寺方丈这才发现他也已经呆愣住了。

    “阿弥陀佛!”念了一声佛,这个国寺方丈却也有他的不同之处。

    竟当真听从楚研的吩咐,继续未完的葬礼。

    吩咐了采薇和露稀好好照看楚研,又留了一干护卫,端木青方才跃上莫失的马,跟着往皇宫而去。

    端木竣端木苍虽然心中悲痛于端木赫的死,但是在家国大义面前,却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往皇宫。

    坐在奔驰的马上,端木青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却早就不见了韩凌肆的身影。

    天京城已经是乱作了一团,估计赵御玄手里掌握的禁军控制皇宫的同时,对靠近皇宫的街道也有许多的影响。

    越往前走,身下马儿的速度便越慢,因为街上混乱的人群也越来越多。

    到最后,莫失也顾不得了,只好和端木青一同跳下马,往那边挤去。

    在这一路上,却听到了另一个消息。

    齐云飞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带了五万精兵,驻扎在了天京城外十里处。

    这一切,似乎是突然间发生的。

    但是许多人心里都明白,这必是蓄谋已久。

    只怕在皇帝病倒的那一天就已经开始计划了。

    疾步走了一段,端木青陡然间停下来,略微一思索:“不对!”

    “怎么了?”莫失眼见着这么多人,只怕会伤到端木青,一心护在她旁边。

    “我们去九皇子那里。”

    虽然不太明白,端木青怎么突然改变了心意,但是莫失向来不是多言多语之人,是以也不问什么。

    然而,端木青去的地方却不是赵御鸿的府邸,而是径直往镇国公府去了。

    好在走过中间的那个圈子之后,人就少了许多,轻轻松松抢了一匹马,两人也不迟疑,飞驰而去。

    刚好赶到镇国公府后门,就看到宁长卿和赵御鸿二人正跃上马背。

    见到她来赵御鸿十分惊讶,连忙又从马背上跳下:“你怎么来了?”

    端木青看了眼四周,还是有一些匆匆忙忙来去的人。

    “进去再说。”

    “来不及了。”说话的却是宁长卿,一双剑眉紧紧地皱着。

    知道他在考虑什么,赵御鸿脸上闪过几分犹豫,终于道:“青儿,现在情况很危急,我们必须赶到皇宫去。”

    端木青心下一急,也顾不得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带着你的人马么?”

    两人都没有回答,但是神色肯定了一切。

    “不行!”端木青冷冷道,“现在你们要去的地方是城门口。”

    “你是担心齐云飞攻进来?”赵御鸿连忙道。

    还未说完,就被宁长卿接过了话头。

    “此时赵御玄那边的情势还未明朗,齐云飞不可能会攻进来,但若是被赵御玄完全控制了皇宫,那……”

    “他当然不会攻进来。”

    端木青也不愿与他多说,立刻一句话接过。

    两人都是一愣,随即转脸看向她。

    端木青深深的一个呼吸,尽量平静道:“你们有没有想过,齐云飞是怎么把那五万兵马带到天京城下的?”

    显然她并不想给这两个男子考虑的时间,接着道:“若是他要过来,必然要经过渝州,那是什么地方,赵御风母妃贤妃的家乡。

    也是赵御风最大的根基,就算是分批进来,依照赵御风谨慎的性格难道发现不了?”

    此话一出,倒是让宁长卿和赵御鸿都愣了一愣。

    其实这个问题不难想明白,只是两人身在局中,一时跳不出来。

    此时哪里还会想不上去,赵御鸿眉头微蹙:“你的意思是……”

    点了点头,端木青认真道:“只怕这一次赵御玄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了。”

    四人突然间都沉默下来,不过这沉默只是发生在一瞬间,下一刻,赵御鸿便不再迟疑:“去城门。”

    说完又看向端木青,温声道:“有我们就够了,你留在这里吧!”

    不等她回答,便跟宁长卿两人绝尘而去。

    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端木青眼睛里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赵御风,你想要坐收渔翁之利,似乎想得太美好了一点。

    “你果然来了此处。”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莫失和端木青都是一愣。

    一转身,方才发现那边的屋顶上,韩凌肆竟然躺卧着在晒太阳。

    在这样危急的时刻,他的这个样子,似乎,实在是十分不合时宜。

    可是他不但是姿态慵懒,就连眼睛里都带着淡淡的笑意,好像有什么特别高兴的事情一般。

    看到她有些不解的眼神,韩凌肆翩然而至:“为何要提醒赵御鸿?这样赵御风算盘可就响亮不了。”

    端木青没有回答,她和赵御风之间的仇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人可以明白。

    虽然没有得到答案,但是韩凌肆却并不介意,眼里的那份笑意也没有散去,而是自顾自地搂上她的腰:“你说这一次混乱的结果会是什么?”

    转过脸看向他,端木青还是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此刻这么淡定。

    好像一副天下大势,尽在掌握的样子。

    蓦然间又想起来,上次二人下棋之时,他所说的话来。

    “你怎么看?”

    隔了好一会儿之后,端木青方才出声问道。

    韩凌肆唇边漾开来一个笑容:“那我们还是自己过去看看吧!”

    这样的小巷里,来往之人不多,阳光没有因为今天的动乱而有所改变。

    相拥着走开的两个人,竟然有种悠闲的味道。

    但是这悠闲在走到了城中的时候,就荡然无存了。

    城里依旧是一片混乱,还可以看到些因为拥挤而被生生踩死的人。

    此时赵御行已经率领五城兵马司攻开了皇宫大门。

    想也知道里面定然是一片混乱,禁卫军对上五城兵马司,究竟会乱到什么程度,实在是不好说。

    韩凌肆好像完全没有看到这些混乱的人群一般。

    搂过端木青的腰,便踩着下面人的肩膀飞上了屋顶。

    而到此时,端木青才发现,这个男人的武功还真是深不可测。

    那么高的城墙,莫失飞上来都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

    他带着她,却还显得轻轻松松。

    果然如他所说,皇宫里此时已经是一片混乱,到处都是杀戮,随处可见倒下的尸体。

    两个人轻轻松松进了宫,却并非就万事大吉。

    此时很多人都已经杀红了眼,几乎到了见人就杀的地步。

    但是不管他们是什么人,身上穿了什么样的衣服,凡是碰上来的,他便二话不说,直接丢飞。

    这样一路,竟然也到了乾清殿。

    而此时,赵御行带领的五城兵马司也已经到了这里。

    乾清殿的门口,显然就是赵御行禁军的最后阵地。

    双方其实并没有分出胜负。

    相对来说,赵御玄还是掌握着先机。

    因为,他手里还有一个人。

    似乎是为了印证端木青的想法,大殿的深处,缓缓走过来一群人。

    而这群人,赫然就是以赵御玄为中心过来的,但是众人的视线却都看向了他手上长刀所指之处。

    那是一把特制的轮椅,轮椅上是依旧闭着眼睛的当今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