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五弟,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刀锋所指之人可是父皇。”

    赵御行皱着眉头,急怒道。

    “少来,”而赵御玄却是淡淡抛过两个字,“若是今日我们两个地位调换过来,你也绝对不会手软。”

    如此云淡风轻般的一句话,让赵御行瞬时语塞,随即暴怒:“你胡说什么……”

    挥了挥手,显然赵御玄并不打算跟这个兄长多做口舌之争。

    “既然你是孝子,事情也很简单,让你的人撤下去,交出五城兵马司的指挥权,安心做个闲散王爷,我绝不为难父皇。”

    看如今的情势,赵御玄朝堂上的势力定然不小。

    手里已经掌握了禁军,若是再掌握五城兵马司,整个天京便都在控制之内了。

    外面还有齐云飞父子,这一场宫变策划得不可谓不完善。

    “赵御玄,你这是犯上作乱,会遭天谴的。”

    那边依旧穿着皇后服制的女子听到这话,立刻没有了平日里的端庄,怒骂道。

    “住嘴!”一个耳光立刻甩上了她的脸,却是那个进入冷宫多时的淑妃。

    此时除了门口赵御玄挟持皇帝的一群人,后面还浩浩荡荡地跟着许多后宫嫔妃,此时无一不是瑟瑟发抖地站在那里。

    “二皇兄,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等你考虑呢!若是你下不了决定,我来催催你可好?”

    说着让人把皇后压上来,方才还对着皇帝的刀立刻转到了皇后的脖子上。

    “母后!”赵御行一见,一颗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儿。

    “父皇是我的父皇,轻易动不得,那么皇后呢!你要不要试试?”

    说这话的时候,赵御玄脸上带着一丝扭曲而狰狞的表情,手上的刀也像是示威似的往里递进了一分。

    “啊!”皇后平日里的涵养功夫再好,也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此时脖子上传来的刺痛让她清晰地感觉到死神就在自己旁边。

    一个不小心,那冰冷的刀锋就会割断自己的脖颈。

    刚刚想好的正义凛然的言辞,此时一句都说不出来,只是不停地颤抖着,头上的珠玉泠然作响。

    看着皇后惨白的脸和惊恐的眼神,赵御行心里有一把火却像是没有办法发出来似的。

    “怎么?还做不了决定?”很显然,这样的事情对赵御玄的心理也是一个考验,他也很想快点儿将事情都解决。

    这一次,赵御行没有接着如方才那般咒骂,而是陷入了思考和挣扎。

    “去把二王妃也请过来吧!”看似淡淡地吩咐了一句,赵御玄接着又对赵御行道,“二皇兄,我这是给你机会呢!

    想来你也知道我舅舅已经带着兵马驻扎在天京门外了,要想攻进来,绝对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到时候这天京的百姓……

    哈哈,所以,还在二皇兄的一念之间呢!”

    赵御行也没有想到赵御玄的动作会这么快,将后宫全部掌控了。

    此时他处在这样被动的情况下,稍有不慎,只怕就会落下千古骂名。

    是以,心里转来转去,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是好。

    大概是一早就知道会面临这样的情况,罗琪瑕是应该早就被抓了的。

    所以没有一会儿,就有两个侍卫,将一个女子扔在了地上。

    但是罗琪瑕的样子还是让人觉得讶异。

    和后面那群嫔妃截然不同的是,她几乎是浑身浴血,脸上也赃物不堪,头发凌乱成一团。

    而此时她那一双英目里没有丝毫的恐惧,反而带着不可侵犯的傲气。

    “这是怎么回事?”赵御玄显然也很是惊讶。

    “这个女人太过于凶悍,为了抓住她,我们竟然死了十几个弟兄。”

    说话的那个侍卫显然十分愤怒,看着罗琪瑕的眼神里也带上了杀意。

    “父皇倒是给皇兄娶了一位贤内助啊!”赵御玄笑着走到罗琪瑕身边,用刀尖挑起她的下巴。

    赵御行眉头一皱,看了一眼地上的女人,随即又将脸移开来。

    但是就是这么一眼,却还是让人十分明显地看出那里头深深的厌恶。

    赵御玄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思路有错,立刻又将刀架回了皇后的脖子上。

    “你想好了没有?”一句话问出来,手上的刀又逼近了两分。

    皇后疼得大叫起来,若不是还有理智顾忌着,只怕要破口大骂起来了。

    “好!我答应你!”看得出来赵御行是经过了艰难的思想斗争,才说出这么一番话的。

    愿望得逞,赵御玄立刻哈哈大笑出声:“好!还是二皇兄识时务。”

    “不过,”赵御行却立刻道,“你要将这一干人都放了。”

    陡然一怔,赵御玄随即道:“这是自然,但是还是请二皇兄先让他们都退下吧!然后把兵符拿过来。”

    赵御行看了眼皇帝和皇后,身侧的手握紧成权,脑袋里却在飞快地思索着。

    “王爷,人已经搜到了。”

    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一个小侍卫头领急匆匆跑过来。

    脚步顿时一顿,赵御行转过脸似乎有些犹豫地开口问道:“齐将军似乎挺重视妻女吧!”

    此言一出,赵御玄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了。

    “押到城楼上去吧!”没有理会他,赵御行淡淡吩咐。

    “不可能!将军府的人早就已经转移了。”

    开口的却是淑妃,此时情势大好,她绝对不能容忍有意外发生。

    “从那个早就传说被烧毁了的花园里转移的么?”

    赵御行一句话,让淑妃安静下来,这个计划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准备了,所以,那个花园被毁也是有预谋有计划的。

    谁知道竟然被识破了。

    她所不知道的是,赵御行早在传出皇帝病重的消失之时,就已经开始监视各个势力家族动向了。

    赵御玄和淑妃对视一眼,随即笑道:“二皇兄,我是不是该说你妇人之见?在这样的情况下,难道我舅舅会因为几个人而放弃么?

    你是不是太天真了一点。”

    众人看不见的角落里,自有几个人偷偷绕道往宫外去了。

    “别人我不知道,但是齐将军重情重义,是整个西岐无人不知的,有没有用我还是想要试一试。”

    看到赵御玄要开口,也不给他机会,接着道:“你也不用派人去中途截击,既然已经有了之前的经验,我又怎么会给你们这个机会呢!”

    听到这话,淑妃和赵御玄的脸色都不好看了,方才他们就是故意说出那番话来的,其实已经暗地里派人去解决齐夫人他们了。

    “报!宁将军和端木将军带兵已至城外三十里处!”

    形势好像注定要大逆转,就在赵御行刚刚搞定骠骑将军府,而稍占上风的时候,赵御玄那边就有人匆匆来报。

    “什么?!”

    这个消息让赵御行也十分惊讶。

    这个时候来的不应该是齐国公府李彦邦的人马吗?

    为什么是镇国公府和……

    端木将军?!

    端木苍?!

    “端木苍?!”赵御玄同样惊讶,“他不是在天京么?他怎么哪里来得兵?”

    “是……是忠武将军!”

    听到这话,场中所有人都愣住了,什么叫做姓端木的忠武将军?!

    这一下,所有人比听到端木苍的名字还要让人惊讶万分,只因为,这连日来整个天京都在因为他而轰动。

    他的棺椁,今天才下土。

    一直和韩凌肆躲在暗处的端木青身子也是一僵,下面所有的纷嚣都已经听不到了。

    端木将军!忠武将军!

    脑袋里来来去去就只有那个侍卫说的这两个名称。

    他们现在在讨论了什么,他们现在脸上又是什么样的表情,她都已经全然感受不到了。

    是他么?!

    可是为什么?

    思想活过来之后,端木青首先想到的是这样的两个问题。

    “开什么玩笑?!”

    好像谁的身子晃动了一下,声音尖锐如破空之利器。

    陡然间被惊醒,端木青全身上下忍不住颤抖,就连指尖都控制不住。

    陡然间身子一紧,却是身旁的人用力控制住了她的身子。

    茫然地转过脸,却对上韩凌肆平静的眸子。

    心,就在这一刻安定下来:“是……真的么?”

    轻轻将她的脑袋按入怀中:“真是对不起,一直没有让你知道。”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端木青用了一个晃神的时间才反应过来,抬头看着他的眼睛:“你是说……”

    终于唇边漾开来一丝笑意,韩凌肆眨了眨眼睛:“不然飞远可就真的没命了。”

    “都是你安排的?!”

    韩凌肆看到她如此目瞪口呆的模样,心情莫名大好,又露出他惯常的笑容:“不然还会是谁?他可是我的妻舅。

    若是没有这次的假死,他们不会放过飞远。

    这一群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就算是永定侯府始终坚定中立的立场。”

    这样的道理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前世赵御风害得她满门抄斩,最后给的就是这么一个理由。

    永定侯府不是小户,无论是靠在了那一边都是一大助力。

    既然确定自己得不到,便要毁去,这是他们一直坚持的道理。

    此时,端木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心里好像有许多许多的东西汹涌着来去,却涌在一处,什么都说不出来。

    眼眶不知道怎么,突然间就有些酸涩起来。

    似乎是第一次,有人将她保护得这么好。

    喉咙哽咽着,眼睑突然一热,却是他温柔的唇。

    抬起眼看他,却见他耀眼如星辰的笑意。

    “我的女人,我自然是要照顾好的。”

    “端木赫?!他没死?!”

    问出这话的人却不是赵御玄,而是赵御行。

    “啊!”一个极度兴奋的声音在后宫嫔妃们之间爆发,但是立刻又压抑下去。

    众人一回头就看到端木竚又激动又高兴的样子。

    心里纵然有气,可此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淑妃和赵御玄并没有理会他。

    看了一眼旁边的儿子,淑妃压下心里的忐忑:“怎么办?”

    赵御玄也想不到事情会如此急转,完全超出了他之前的预料。

    齐云飞此时驻扎在城外的兵力已经够不上威胁,他所能够掌控的就是此时还在他手上的皇帝。

    “去城楼!”

    ~~~~~~~~~~~~~~~~~~~~~~~~~~~~~~~~~~~~~~~~~~~~~~~~~~~~~~~~~~~~~~~~~

    小寒:这些天更得乱七八糟的,真是抱歉哇亲们,都被洋葱给骂死了。

    刚刚码完字,今天终于熬出了一章,所以,立刻加更,三章齐发,小寒如此辛苦,亲们快来安慰::>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