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思虑一番之后,赵御玄狠狠道。

    一旁的人立刻手忙脚乱,抬起皇帝便往外面走,而赵御玄的刀还架在皇帝的脖子上。

    “慢着,”赵御行一个箭步踏上前,“你要做什么?”

    谁知道此时赵御玄已经是急红了眼,随手拉过一个嫔妃,一刀便捅进了那人的胸口。

    那后妃只来得及闷哼一声,便倒在了血泊里。

    顿时女子的尖叫声响成一片。

    这些都是终日里在宫里忙着打扮的人,哪里见过这样简单粗暴却血腥的场面。

    立刻就有好几个吓得腿软倒在地上。

    “你再拦着下一个我可就不知道是谁了。”

    话是如此说,但是那还滴着血的刀却是向着皇后去的。

    皇后此时已经是面无人色了,在一阵发抖之后,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开口道:“行儿,你先依着他,他疯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赵御行果然不敢轻举妄动,带着自己的人往两边让开,只是丝毫也不敢放松地盯着。

    只是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看到赵御玄藏在皇帝座椅后面的手,所做出来的手势。

    远处,端木青情绪平复下来,看着那往外移动的人群:“我们呢?”

    韩凌肆原本搂着美人,实在是不想动,此刻听到她问起,只好道:“要不,也跟过去看看?”

    实际上,赵御玄此番已经是注定的失败了。

    但是究竟鹿死谁手,却是难说的。

    端木青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韩凌肆,若是他说的话是真的的话……

    “啊!”那边又是一声尖叫。

    只见一个侍卫摔倒在地,而将他绊倒的人,正用一条腿将他死死地压在地上。

    只见那人手上赫然是一把精致小巧的弓弩,而将他压在地上的人却是罗琪瑕。

    端木青和韩凌肆对望一眼,又同时转过脸去看那边。

    “五弟在为兄身上花的心思不少啊!”

    赵御行微微眯了眼,压抑着愤怒道。

    刚刚若不是罗琪瑕,那弓弩里的短箭已经透过他的左胸了。

    赵御行却不说话,拿刀的右手不动,左手飞快地抽出旁边侍卫的佩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向罗琪瑕。

    又是一片尖叫声响起。

    赵御行顿时瞪大了眼睛,想都不想立刻抽出长剑,飞身就要上前。

    但是,这之间毕竟有距离远近的关系,等到他的剑驾到赵御玄脖子上的时候,那一剑却已经劈了下去。

    然而,等众人看清的时候,才发现,被杀死的是那被压在地上的侍卫。

    轻轻拨开箭头的剑尖,赵御玄冷笑道:“二皇兄何必这么急,我只是觉得这奴才太不会做事了。

    皇兄不要激动,你这一激动,带的我一不小心伤到了父皇,可如何是好?”

    “这个二皇子对二王妃似乎……跟传闻的很不相同呢!”

    端木青被刚才那一吓,心都要从嗓子眼儿跳出来了,此时听到这话,才愣了神。

    赵御玄将刀放在帝后面前的时候,他都能够努力地保持平静。

    而刚才,赵御玄那一剑砍下去的时候,他却那么快的出手了。

    难道……

    再看罗琪瑕,此时她已经站回了人群中,却还是那样的表情和神色,好像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

    经过这么一个插曲,众人又开始往宫外走去。

    端木青和韩凌肆始终远远地地跟着,并不上前。

    皇宫外的百姓看到皇帝昏迷着,而且被劫持,顿时燥动起来,一时间民心激荡。

    只是此时情况危急,不管是哪一方的人,都不会让这些百姓靠近,马上就有人带着兵将大街扫出一条通道。

    赵御风和赵御鸿正在城楼上与齐云飞对峙,突然听到皇帝过来的消息,都是慌了手脚。

    而赵御玄此时已经没有了顾忌,看也不看其他人,径自带着皇帝和一干后妃上了城楼。

    “你们看着,父皇如今在我的手上,你们可以选择当孝顺子孙,也可以选择不当。”

    “你这话什么意思?!”赵御鸿上前一步,喝问道。

    “很简单,你们不都在这里么?!”赵御玄目露凶光,“今日是我没有料算好,但是我还不服,你们现在就一起拟一道圣旨,封我为淮南王,把西南景洲那一带割给我。”

    “什么?”赵御鸿一听,怒道,“你想得未免也太好了吧!”

    “父皇并没有醒过来,我们没有这个权利。”

    赵御风眼睛锁在赵御玄身上,冷冷道。

    “事急从权,”赵御玄却根本就不理会他们的说辞,“我舅舅的军队我也要带走。”

    “不可能!”赵御行立刻开口拒绝。

    “那父皇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可就不光是我的问题了,到底是一块地重要还是父皇的性命重要,就看你们的了。”

    赵御玄此时也是没有了别的办法,城外齐云飞那已经是废棋,自己这里除了人质并没有占到上风。

    那传国玉玺也没有找到,更何况,选择这条路原本是没有作过失败的打算的。

    而此时,已经是民心所向。

    失败的结果是什么,就看此刻能够交换到的条件了。

    “你不要乱来!”说话的是赵御风和赵御鸿。

    “二皇兄,此时父皇在他手上,我们还是要从长计议,不可激怒了他。”

    赵御风面露忧色,不时看向皇帝。

    端木青心里冷笑:“赵御风还是那个样子,不到最后时分,是绝对不可能露出本来面目的。”

    赵御行显然有些犹豫,那景南之地不是其他地方,地势易守难攻,而且与南方众多岛屿小国相近。

    若是将那块地让出去,要收回来可就不容易了。

    赵御鸿想了想:“五哥,你知道你现在在什么样的情势下,当真决定了么?”

    “难道你们还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么?”赵御玄面露讥色,“更何况,成者王侯败者寇,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今日若是我不动手,你们也未见得真的就一个个那样安分着,半斤八两的货色,有什么好说的。”

    这话说得却是不嫁,赵御风如何尚不可知,赵御鸿是坚定了立场静观其变的。

    但是赵御行……

    五城兵马司能够调动得那么迅速,只怕不光是想着防御别人吧!

    “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想着这个,救陛下要紧,本宫可不懂什么大道理,只知道,陛下才是我们的天。

    若是陛下有个三长两短,本宫看你们如何给天下人交代。”

    说话的却是端木竚,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走到轮椅旁边的。

    竟全然不畏惧赵御玄等人的刀剑。

    此时她脸上全是泪水,说出来的话也字字带着哭腔,让人闻之欲泣。

    由她这一番话,惹来一众嫔妃的低泣,场面气氛陷入低迷。

    “好!我答应你。”赵御行在长久的沉默之后,开口道,“不过此时还需要请庞太师一同见证。”

    因为城楼地势狭窄,文武百官虽然都过来了,但是此时都在城楼下面聚集着,不敢轻易上来。

    赵御玄也知道并非赵御行一个人可以决定,也不再啰嗦,点头答应。

    正派人下去的时候,城门外却突然杀声震天。

    搂上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显然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回王爷,下面齐将军的军队跟宁将军端木将军的军队打起来了。”

    “什么?”这两个字,几乎是同时从所有人口里说出来的。

    以为事情的发展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爆发战争。

    自然这个时候,最紧张的莫过于赵御玄,因为他最后的希望就在齐云飞的那支军队上了。

    若是此时他兵败的话,就算是给了他景南之地,他也是守不住的。

    “情况如何?”端木竚一听,浑然忘记了情势,忍不住问道。

    远处的端木青莫名皱了皱眉。

    “端木将军和宁将军两边夹击,齐将军……”

    那侍卫说着,到底有些害怕赵御玄,看了他两眼,便飞快地退了下去。

    这没有说出来的话是什么意思,在场的人谁不知道。

    淑妃忍不住手脚发抖,站立不稳,赵御玄看了看城楼上的人,再看了看远方的战场。

    心下突然一狠,蓦然间仰天长笑起来。

    在场的众人,不知道他这突然的一笑是什么意思。

    还是旁边的端木竚看到他偶然略过的那一道视线,心有所动,当下就奋力将赵御玄的手用身体推开。

    只听得“嘶”的一声,接着才是端木竚的呼痛声。

    众人在这一瞬间之后方才看到,端木竚推开了赵御玄一直拿着刀的手,自己的左臂却生生受了一刀。

    很显然,她是替皇帝挡了那一下。

    而更让人惊讶的却是,赵御玄脖子上架着的那一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