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父皇?!”赵御鸿喊声,惊醒了所有人。

    赵御玄呆呆地看着脖子上剑的另一头,那个原本躺在轮椅上死气沉沉的人,此时正睁着一双矍铄的眼睛看着自己的这个儿子。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顿时,城楼上下的官员后妃们齐齐跪下,山呼万岁。

    这样的呼声顿时唤醒了不远处的民众,由近及远的传扬开去。

    没一会儿,整个天京都知道皇帝已经苏醒的事情,而且作乱的五王爷也被皇帝亲手制服。

    被皇帝清醒过来的消息影响的,还有不远处的战场。

    几乎是立刻,消息一传到,两方的士气彼消此长,很快就呈现一边倒的趋势。

    这一场由五王爷赵御玄发起的宫变,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在这件事情的处理和应变上,二王爷赵御行居功至伟,及时控制住了皇宫的局面。

    同时镇国公府和永定侯府也应变及时,制服住了在外作乱的齐云飞。

    一时间朝堂上,赵御行的地位水涨船高,很多原本追随着赵御玄的大臣纷纷向赵御行靠拢。

    还有些原本是中立位置,存观望态度的大臣们也因为这件事情认为赵御行临危不乱,暗自认为其有天子之才。

    而赵御风和赵御鸿在此事上表现也称得上算可,虽然并未见得超过赵御行,却也丝毫不失人气。

    此事发生过后的第五日,皇帝便重新开始上朝。

    令众人想不到的是,此时皇帝看起来丝毫不显病态,看上去反倒精神饱满。

    重新上朝之后除了嘉奖有功之臣,首要之事自然就是要审问此次案件的主要罪魁了。

    淑妃在被关入死牢的当天晚上就触墙自尽了,皇帝也不多说,让人直接扔进乱葬岗了。

    被带上堂的就只有赵御玄和齐云飞。

    “朕待你们,自认并无半分不妥,实在是想不透,为何你们要行此谋逆之事?”

    审问之时,皇帝的语气十分平静,好像并不曾因为他们经历一场生死。

    “陛下,臣自认为也并没有半分对不起陛下之处,陛下又为何要将朵儿打入冷宫?”

    说话的是齐云飞,他口中的朵儿自然就是昔日的淑妃娘娘齐云朵了。

    “她犯下的错误,朕已经派人告诉你了,难道你认为朕的处置不妥当?”

    听到他提到这一茬,皇帝方才显露出怒意来。

    冷笑一声,齐云飞道:“陛下,朵儿是什么样的人,对你是什么样的心,难道你不知道?

    臣一开始就劝导过她,宁为寒门妻,莫为帝王妃,她是怎么跟我说的?她说,她只当你是一个普通男子。

    而她只愿做你身边的一个女子就好。我以为陛下你真的在乎她,珍惜她,想不到你竟听信谗言。

    仅凭一个盒子里的东西,就认为她跟那什么文太医私通,将她扔到那见不得人的去处。”

    尽管齐云飞说得声泪俱下,但是皇帝却冷笑道:“世人皆会变,你不是曾经也说过,誓死效忠朕的么?此时不也兵临天京城下么?

    或许齐云朵曾经是一个单纯的女子,只想要入宫陪伴朕,但是,显然后来她已经不是了。”

    对于这番话,齐云飞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话来,只有看着上面的君王。

    “那么你呢?玄儿,一个皇位当真那么重要,你连你亲生父亲的命都可以拿来当做筹码?”

    赵御玄目露恨意,丝毫不见悔悟:“我为何要在乎?将我逼到这个份上的从来就不是别人,而正是我的亲生父亲。”

    看到皇帝露出疑惑的眼,赵御玄冷笑道:“我们兄弟这么多人,年纪相当,母族家室相当,如何让人不蠢蠢欲动?

    若是你早立太子也就可以免了这些纷争,偏偏太子之位,你一直留着,让我们各自壮大。

    各自摊开自己的阵营,兄弟间已成水火之势,谁都知道,此番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对于你这样的父亲,我还需要考虑那么多么?”

    这话说得朝堂上百官冷汗淋淋,这样光明正大的职责皇帝的不是,当真是不要命了么?

    皇帝笑了笑,点头道:“很好,看来在你心里,果然皇位比朕这个父亲的生命还要重要。

    那朕也就不必在乎你这个儿子的生命了。”

    说完脸色一沉,冷声道:“来人,将赵御玄齐云飞拉下去,三日后凌迟处死,抄没五王府和骠骑将军府。

    除皇室,五服之内十六岁以上全部斩首,十六岁一下,男丁发配边疆,女子充入官妓。”

    此令一下,朝堂顿时寂寂,无人敢出声。

    待人被带了下去,皇帝突然道:“行儿、风儿、鸿儿。”

    三人还有些没有从刚才的命令中反应过来,此时听到皇帝的声音,身躯俱是一颤。

    “儿臣在。”

    “方才赵御玄的话你们也听到了,心下也是那么想的么?”

    三人顿时跪倒在地,异口同声道:“儿臣不敢。”

    “是不敢还是不是。”

    “儿臣等绝无此等想法。”

    似乎对这个回答很是满意,皇帝点头道:“我想你们也是如此。”

    说完也不让他们起身,却叹了口气:“这次的事情都是从禁军开始的,看来禁军统领很是重要啊!”

    这话说得赵御行头上一阵冷汗,自从那事之后,禁军统领已经被就地正法。

    此时禁军的兵权一直都握在他的手上的,皇帝这话头的意思分明是……

    “朕看骁骑将军府的陈统领年少有为,便由你来接管吧!”

    陈剑南正站在群臣中间安静地关注着局势的发展,事情陡然间出现这样的转折,差点把他吓了一跳。

    连忙跑出来谢恩。

    骁骑将军是佟贵妃的娘家,但是因为四皇子赵御恒在东离做质子,而佟贵妃又体弱多病,多年不受宠。

    所以家族也相对没落了,陈剑南作为年轻一辈的后生,也只是在朝堂上做个无足轻重的五品小官。

    此时被皇帝重用,让所有人顿生意外之感。

    但是略一琢磨,却也能够想得明白,估计皇帝是因为这一次的事情,心生警惕,不敢在将这权利放在任何一个皇子之手。

    而此时朝堂上的大臣们大多都已经有了支持的人选,骁骑将军府显然和永定侯府一样,是少数的中立派。

    这些事情端木青都是听韩凌肆回来告诉她的。

    对于这样的结果,她也没有什么意外不意外的,最高兴的事情就只有端木赫回来一事。

    只因为他的回来,让这原本惊心动魄的宫变也变得没有那么紧张了。

    拿着一个荷包,端木青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什么,迟迟做不了决定。

    “怎么了小姐?”露稀一进来,看到她这个样子,便笑问道,“这不是要做给二少爷的荷包么?没有送给他?”

    这两天却是她脸上的笑容最多,自从听到消息说,皇帝的病是云千治好的。

    笑着摇了摇头,端木青将荷包放到梳妆台的格子里。

    那天他们去迎接端木赫的时候,她清楚地看到他那一刻担忧的视线落在了楚研的身上。

    这是第一次,她发现自己的哥哥已经有了嫂子。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也才发现,也许,她应该离兄长远一些。

    这,也许是对他才是最好的。

    人,或许就是应该在适当的时候,站在适当的位置。

    “你在做什么?”

    静静沉思的时候,后腰陡然间便被一个人抱住了,下一刻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都已经不用反应就知道是谁,再一抬眼,屋里哪里还有那几个丫鬟的影子。

    “没什么。”

    并没有很反感,依旧任由他搂着自己,好像,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

    “这一次陛下从赵御行手里夺去禁军兵权的事情,你怎么看?”

    搂着伊人,韩凌肆正浮想联翩,突然听到她这么问,索性就将脑袋埋在她的颈窝里。

    “这就是赵御风的聪明之处了。

    对于天京的三大兵力,禁军,五城兵马司和金吾卫,他一样都没有捞到。

    最好的办法就是堵在城门口,到时候不管他们谁胜谁败,他都是那个岿然不动的人。

    只是他没有想到赵御鸿竟然会舍皇宫而取城门。”说着竟刮了一下端木青的鼻子。

    “不然的话,皇宫里自然有他们三个人去斗,就算是最后有一个人胜出了,他也占着孝字和理字,终究没有参与到皇位的争夺中去。

    只要实力够了,推翻新的继位者不是什么难事,而且还得了民心。

    若是皇帝最后安然无事,醒了过来,那么当时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参与内斗的皇子,皇帝自然另眼相看,而对赵御行和赵御鸿心生忌惮。

    他可以算的上是坐收渔翁之利了。

    而现在,显然,赵御行已经惹起皇帝的忌惮了,只是赵御鸿此时却比他更加受重视一点。”

    端木青听着他的分析,却秀眉一蹙:“不对!”

    “怎么了?”韩凌肆,有些疑惑。

    端木青摇头道:“不是这样的,有一点你没有对我说。”

    “什么?”

    “你一开始就知道这场宫变,陛下绝对不会输的对不对?”

    ~~~~~~~~~~~~~~~~~~~~~~~~~~~~~~~~~~~~~~~~~~~~~~~~~~~~~~~~~~~~~

    小寒:今天的更完咯!亲们快到碗里来,现在爬去码字,看看明天能不能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