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迷蒙中睁开眼,灯光的刺-激让眼睛一阵生疼,而身上的冰冷的感觉却像是一把把利刃,凌迟着每一寸肌肤。

    “哟!终于醒了,还以为就这么断气儿了呢!”

    这一次终于看清了面前的男人。

    果然是李为!

    只是此时的他,穿着麻木衣裳,从前那些华丽的饰品全都没有了。

    此时再看,他和那些街边上的贩夫走卒,又有什么不一样。

    尤其是灯光下他的这张带着狰狞表情的脸。

    与此同时,端木青也看清了自己的处境,原来她已经被绑在了木桩上。

    两只手此时早就没有了感觉。

    但是身上的疼痛却是越来越强烈,很显然,刚刚那一阵冰冷是因为他泼过来的一桶冷水。

    狠狠地咬了咬牙,端木青才让自己没有呻吟出声。

    “怎么?不好受吧?!”李为狞笑一声,随即便冷了神色,身上的鞭子毫不留情地抽了下来,“你这个贱-人。”

    皮肤像是猛然间被烧灼一般疼痛,似乎有火辣辣的东西从外往里钻,这种钻心的疼痛,让她的额头立刻冒出一颗颗冷汗来。

    “要不是你,我们齐国公府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会住到这样的地方来?”

    说着又是狠狠地抽了一鞭子,“我要打死你,打死你!”

    顿时间,鞭子便如同雨点般落下来,端木青狠狠地咬着嘴唇。

    唇齿间顿时弥漫着一股血腥味,让她原本好不容易清醒了一些的头脑又变得混沌。

    “我倒是要看看你今天还能有多厉害,到底是你的心狠,还是我的鞭子狠。”

    每当端木青以为自己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那鞭子又会如同惊雷一般,在她的身体上炸开,冲破她的迷茫,让她清醒地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也不知道到底那条鞭子有多少下被挥起,又有多少下落在她的身上。

    大概是李为也累了,鞭子挥得渐渐慢了下来,而端木青的脑袋也越发的糊了。

    “拿辣椒水。”

    隐隐地听到这么几个字,然后屋子里人影憧憧,好像有人进来,好像又有人出去了。

    “啊!”这一次端木青终于再也忍不住,叫出声来,呼声像是要穿透屋顶一般的凄厉。

    刚才被那些鞭子抽裂的皮肤,顿时间像是被人点了一团团的火在那里炙烤着。

    再也忍不住,身上的每一存肌肉都在颤抖着,每一根骨骼都忍不住的抖动着。

    “嘿嘿,你尝到厉害了吧!”

    冷然地睁开眼,端木青狠狠地呼吸之后,艰难地扬起一抹冷笑:“没本事……制得了我……就……只剩下……这种下作手段了么?”

    “你……”

    “你……齐国公满门荣耀……被我弄到如斯……程度,毫无……还手之机,不是弱到极点了么?!”

    想不到到了这个地步上,她却还是这样硬气,李为又是惊讶,又是愤怒。

    “闭嘴!若不是因为我们一直认为你不过一介妇人,没把你放在眼里,怎么可能会这样败给你们。”

    “呵呵!”又是一声冷笑,端木青喘着粗气,“一介妇人你们……都……斗不过,还有……什么好说的。”

    “端木青,之前看轻你是我们的错,但是现在你已经落在了我的手上,要你死,不过是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罢了。”

    端木青心里已经知道此时的李为分明就是想要找到他的优越感,他要的就是自己的求饶。

    但是……在她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求饶这两个字。

    “用……这样的方式……杀死一个……弱女子,也就是……你们……最厉害的手段了。”

    “找死!”李为被他说的怒火暴起,抄起旁边的木桶,又是半桶辣椒水泼上来。

    这一次,端木青却并没有再叫出声,其实,身体的苦痛,在坚持之后,身体会开始麻木。

    经历过一次,第二次就并不是那么难熬。

    咬着牙关,静静地承受完之后,苍白的脸上还是那样嘲讽的神色:“就……只能到……这样的程度了么?”

    早就在暴怒边缘的李为听到这一句,顿时如发了疯一般,手上的鞭子开始不知疲倦地招呼着。

    一条一条,一鞭一鞭,隐忍着,坚持着,终于眼皮越来越重。

    感觉越来越轻,眼前越来越黑暗,头一歪,堕入永久的昏睡中。

    “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刚刚回来的女子,韩凌肆二话不说,刹那移动步伐,到她面前,一只手却掐住了她的脖颈。

    对于他突然而至的身影,莫失惊讶至极,这个男人的武功究竟有多厉害?

    从小到大,从来没一个人能够这样一瞬间掌控住她的命脉。

    但是,她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也完全不在乎他的手依旧停留在自己的要害。

    抬手就是一把简单锋利的匕首直插对手胸口。

    韩凌肆眯起双眼,浑身顿时散发出惊人的气势来。

    莫失手上的动作一顿,竟然被他的气势镇住。

    就在这一瞬间,手上的匕首就已经被打飞,而身子的穴道被他以一种奇异的手段给点住了。

    韩凌肆的左手还在她的脖颈上:“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一直跟着她的么?”

    当他看到这个女子的时候,韩凌肆心里第一个反应是极度的恐惧。

    若是之前还有一丝希望的话,那是因为,他知道她的身边始终有这个女子在。

    莫失的武功他是清楚的,在江湖上绝对是一流的高手。

    一般的人完全不在话下。

    但是现在她却回来了,那么意味着,她是在孤军混战。

    站在不远处的暗影和韩雅芝早就已经惊呆了。

    只因为他的这个样子,就是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

    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的愤怒,第一次看他这样的失控,第一次看到他为了别人这样的失控。

    “我的主人只有一个,没有义务听你的命令。”

    听到这话,韩凌肆几乎下意识地就收紧了手指。

    在看到莫失因为呼吸困难而涨红的脸时,却又突然松开了手。

    “我不是在命令你,我问你这个问题,是因为此时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

    想不到他竟然能够这么快的收回刚才的杀气,莫失又是一阵惊讶。

    心里想了想,虽然端木青是她唯一的主子,但是此时自己确实没有办法凭借自己的力量救出她。

    “从永定侯府回来,有人跟踪,武功高强,我去解决他们被引开了。”

    显然是很少说这么多话,莫失几乎没有表情的脸上有一点点的不自然。

    “人呢?”

    “死了,”淡淡地开口,“两个,一个被我杀了,一个自杀。”

    “尸体呢?”

    视线忍不住在他身上扫过一遍,莫失才开口:“齐国公府。”

    她是听风楼的人,听风楼最擅长的就是刺探和暗杀。

    而这两者都需要对目标极度的熟悉和了解,还有对细节精准的把握。

    尸体在其他人眼里看起来已经没有了用处,但是对他们来说,透露的信息却是足够多了。

    “齐国公府!”韩凌肆眼中的寒意陡盛,“秋后的蚂蚱,竟然还敢蹦跶。”

    “查!两个时辰之内给我答复!”

    “是!”暗影这个字最后的尾音消失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没有了他的踪影。

    夜,越发的深了。

    院子角落里的灯火也变得更加暗淡了。

    而站在那里看着漆黑星空的男人却一动不动,如同一座雕像。

    “王爷!”韩雅芝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突然发现,自己离这个男人,很远很远,从所未有的远。

    “嗯!”

    淡淡的回答之后,韩语嫣却并不知道该说什么,踟蹰了好一会儿却只是道:“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六个时辰了!”

    他压抑着怒意的一句话,让韩雅芝微微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

    他说的是端木青已经失踪了六个时辰。

    心里蓦然间像是破了一道口子,风,从那里呼呼而过,带着冰冷的气息。

    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面对这个男人,她向来都将自己低到尘埃里,很多时候,在这样的姿态下,都没有了自我。

    “王爷!”

    “说!”看到来人,韩凌肆神色一动,连忙走上前。

    “找到了,大概在古井镇那边,具体位置还没有确定。”

    “好,我跟你们一起去。”

    “王……”

    暗影吃了一惊,从他跟随韩凌肆以来,似乎从来都没有什么任务,他是亲自出手的。

    而这一次……

    但是他知道,尽管他再得力,也只是一个下属,说了一个字,便立刻噤了声。

    韩凌肆却丝毫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抬脚就走。

    走了两三步之后,又折回来,给莫失把穴道解了:“你也一起去。”

    再一次被冷水泼醒,端木青却在极端的时间恢复了自己的意识。

    还是这间屋子,还是那样的灯火,还是一样的场景器具。

    “端木青,你不是硬骨头么?我就不信要不了你求饶!”

    李为的声音阴测测地从背后响起。

    端木青疲惫地闭上眼,再一次缓缓地睁开,依旧带上讽刺的笑容。

    只听得一阵轱辘擦地的声音,接着便有一个十字形的木架被推了过来。

    ~~~~~~~~~~~~~~~~~~~~~~~~~~~~~~~~~~~~~~~~~~~~~~~~~~~~

    小寒:竟然给我写出来了,真是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