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当看到木架上的人的时候,端木青再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露稀。”

    露稀的情况看上去比自己似乎要好一些,很显然,李为的目的并不在她的身上。

    却也并不容乐观。

    “小……姐。”吃力的睁开眼,露稀就看到端木青浑身血污的样子,顿时清醒了过来。

    一张脸上哪里还有半分血色,头发早就如同在血水中浸过一般胡乱地堆在脑袋上。

    身上的衣服也都破破烂烂,随处可见外翻着皮肉的伤口。

    就连脸上都有一处。

    眼泪立刻就控制不住地涌了出来:“小……姐,你……”

    看到她的样子,端木青就知道她是看到自己的样子感到难过,连忙努力挤出一丝笑意:“没事……我……没事!”

    “小姐!”露稀一边哭一边扭头愤怒地等着那个男人:“你这个禽兽,恶魔,你怎么不去死,你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吗?”

    看到两人主仆情深的样子,李为显得十分高兴:“哈哈,你骂呀!尽情地骂!我就看看待会儿你还骂不骂的出来。”

    “你这个畜生,老天会报应你的,禽兽不如,丧心病狂!”

    端木青此时实在是没有力气去阻止露稀,但是看到她还能够这样说话,心里也放心了些。

    “我诅咒你,诅咒你不得好死,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哼!”像是终于听够了,李为突然冷了脸,“你既然还有力气骂人,说明还是精力旺盛。

    看你跟这个贱-人主仆情深的样子,那就跟她一起好好承受承受吧!”

    一听到这话,端木青心下一沉,目露惊恐:“不!”

    她宁愿自己承受这些,也不愿意让她身边的人受到伤害,那样加诸在心里的痛,比身体更甚。

    看到她这表情,李为像是找到了她的弱点,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笑完就拿过旁边的鞭子毫不留情地对露稀挥了下去。

    “不!”端木青惊恐地看着他。

    随着露稀的痛呼声,肩头上立刻有血迹渗透出来。

    咬了咬牙,露稀额头上冷汗涔涔:“小姐,我没事!”

    “哟!这丫头也挺经打的啊!”

    说着又是一鞭子抽了下去。

    “啊!”

    露稀毕竟只是个小女孩,虽然只是个丫鬟,但是从小到大也没有受过半分皮肉之苦。

    此时虽然想要极力忍住,但是身体却是控制不了的。

    看到露稀疼痛和端木青心痛的样子,李为心里一阵爽快,手上的鞭子也抽的更狠了。

    而可怜的露稀就像是一只破布娃娃随着鞭子起起落落。

    就连呼痛声都变得弱了许多。

    “你……给我住手!住手!”

    端木青再也忍不住,一直没肯落下的眼泪,在看到露稀那惨不忍睹的样子之后再也忍不住了。

    “哈哈,”谁知道李为看到她流泪的样子反倒更加兴奋了,“原来你的弱点在这里。”

    说着丢下鞭子,拎起一桶辣椒水。

    “不要啊!”

    蓦然间停住手,李为突然奸笑地看着她:“你求我啊!你开口求我。”

    露稀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听到这句话,却依旧挣扎着开口:“小姐……不……不要……求她。”

    看着这个一直跟在自己左右的丫鬟,端木青只觉得自己心如刀绞。

    咬了咬嘴唇,紧紧闭上眼睛:“我……求你。”

    “我没听到。”

    “我求你,”睁开眼睛,端木青一边流着眼泪,一边道:“我求求你,放过她,我求你。”

    “哈哈哈哈,端木青,你不是也有求我的时候么?你不是很硬气么?你继续硬气啊!”

    “我求你放过她……有什么……你就冲我来。”

    “冲你来?!”李为又是一阵大笑,“别急,我会让你们主仆同生共死,共患难的。”

    说着依旧将那辣椒水泼向了露稀。

    “啊……”

    端木青脸色变得煞白,就眼睁睁地看着露稀小小的脸因为极度的痛苦而变得扭曲,看着她眼睛里犹如看到地狱般恐惧的眼神。

    “怎么样?滋味很好吧!”李为折磨着露稀,却看着端木青狞笑道。

    “你这个……恶魔!”

    这是第二次,第二次感受到这种无能为力的痛苦,这种撕心裂肺的煎熬。

    第一次是前世全家人被斩首的时候。

    眼泪早已经将她的视线模糊,脑海里唯一清晰的念头是愤恨。

    “哈哈哈哈!端木青啊端木青,你将我们一家人害得这么惨,今天我就要让你尝尝地狱的味道。”

    李为似乎还意犹未尽:“你说,作为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

    混沌间,听到他这么一句话,端木青又一次睁大了眼睛。

    犹如刚刚逃离地狱深处,得到一丝苟且的喘息,却又被人猝不及防的击落。

    “你要……做什么?!”

    李为并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打了个响指,顿时从黑暗处走进来两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子。

    “交给你们俩一个美差。”李为说着便开始淫笑起来,拿眼睛看了看她们两个。

    那两个男子对视一眼,似乎并没有反应过来。

    “就先上那个丫鬟,让她的主子好好看看,她的人跟着她是什么下场。”

    原本以为已经开始麻木的心,像是突然间被一双冰冷的手抓紧了。

    恐惧,无边的恐惧一寸一寸地布满了她的心:“你敢?!”

    “你认为我不敢?”李为像是听到一个极其好笑的笑话一般,“那就让你看看!”

    “不要,不要,不要啊!”原本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露稀陡然间睁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向她靠近的两个男人。

    “李为,你若是……真的对她怎么样了,我发誓……一定让你……百倍奉还!”

    她双眼中陡然放出来的愤怒如同夹带着地狱之火一般,让那两个正要靠近的男子,竟然脚步一滞,不敢上前。

    李为心下也莫名的一跳,但是随即很快就恢复过来,狞笑道:“你当我怕你,别急,慢慢来,很快就轮到你了。

    先让你欣赏欣赏,然后你们主仆两个就一起给我下地狱吧!”

    说完就对那两男子道:“给我上。”

    两人看到露稀的样子,也是微微一愣,但是随即相视一眼,点了点头,伸手就去扒她那已经破碎不堪的衣裳了。

    “住手!你们……给我住手!”

    端木青脸色越来越苍白,露稀就尽在咫尺,可是身上的绳索却如同深入肌理的桎梏,半分挣脱不开。

    眼泪倾盆而下,身上的痛早就已经感觉不到了。

    在李为不断的狞笑声中,她眼睁睁地看着露稀由惊恐便成愤怒,再变成死灰一般的眼睛。

    眼睁睁的看着那两个男人如同野兽般的在她身上发泄。

    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一直在自己身边嘻嘻闹闹的女子一点一点的失去灵魂。

    若是这个世界上的凌迟之刑有人亲身体验过的话,那么,那种感觉一定不会比端木青此时的感受更加的痛苦。

    天地突然间安静下来,当那两个男人离开露稀的身体时,她的头也无力地垂落下来。

    端木青的桑子早就已经喊哑,脸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紧绷的难受,眼睛像是已经忘记了怎么动一般,定定地看着对面的女子。

    “怎么样?端木青!”李为此时的脸已经看不出半点原来的样子,变态的心理已经将他的面容极度的扭曲,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人形兽。

    “看到你对她这样心痛,你怎么忍心让她一个人承受呢?!”

    对于这句话,端木青没有任何的回应,依旧痴痴地看着那边女子的毫无生气的脸。

    当那两个男人靠近的时候,她只是微微转了转眼珠。

    “老爷,不好了!有……”

    外面突然传来一个男子急切的声音,但是话说到一半,却又戛然而止。

    “嗯?”李为陡然一惊,眉头一蹙,正要往门边走去。

    门却在这个时候爆裂而开,于此同时一把匕首疾飞而至,直接插到了他的肩头上。

    三个人影瞬间冲进了屋里,当先一人身穿白色长衫,就算是在这样昏暗的灯光下,她也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他愤怒的眼。

    “青儿!”一声带着愤怒、心疼和害怕的声音响彻这个空间。

    是,韩凌肆!

    韩凌肆一甩手,那些绑着她的绳子应声而断,而木桩上的人便如同一只没有生气的玩偶一般往下滑落。

    韩凌肆连忙上前接住他的身体。

    触手的血污和刺鼻的辣味,让他整颗心都跟着抖了一抖。

    “青……儿!”

    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她么?那个总是带着冷冷笑意,似永不沾尘埃的女子?!

    端木青缓缓睁开眼,用尽了力气咬着牙只说了四个字:“不要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