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肆抱着端木青,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都在发抖。

    此时她已经陷入了昏迷,整个人如同在血污中打过滚一般。

    一步一步往门口走去,在走到那个男人身旁的时候,锐利的目光如同九天闪电般看向他。

    暗影的剑还在他的脖子上,因为端木青的一句话,他并没有立刻解决了他。

    实际上,他也不愿意这样便宜地送他去死。

    屋子里,那两个中年汉子已经被莫失一刀割破了喉管。

    露稀也在刚刚被带了下去。

    李为整个身体在不停地抖着,但是当他接触到韩凌肆的目光时。

    却在一瞬间忘记了呼吸,全身僵硬如石,因为,在那一刻,他竟然感觉到了一种来自地狱的冷风,吹在他的后颈窝。

    整个背脊突然间就冒出了一层的冷汗,竟将他的衣裳湿透。

    从来没有一个人的气势会如此的可怕。

    才走出门,怀中的人却突然间睁开了眼。

    “青儿!”

    韩凌肆蓦然间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在这样的折磨之后,她眼中的神色竟然那样的清明:“他呢!”

    “在屋子里。”

    挣扎着从他的怀抱里下来,端木青似乎没有感觉到身上的疼痛,只是疲软的身体让她站不稳。

    靠在他的身上,将这个地方打量了一遍:“这是什么地方?”

    “一个荒废的村落,他们搬到了这里。”

    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韩凌肆竟然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嗜血的光芒。

    “其他人呢?”

    挥了挥手,立刻就有十几个黑衣人如影子般出现,将一堆人往地上一丢。

    这些人的面孔看上去十分的熟悉,除了他们已经换了装束之外。

    李开,李之,丁氏,莫氏,颜氏,还有三个年轻的女子,李静茹、李静怡和李静婉。

    这些人此时脸上都只有一个表情,恐惧,无边的恐惧。

    站在他们前面的两个人身上散发着相同的气场。

    尤其是那个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好颜色的女子,简直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女鬼。

    一双眼睛如同夹杂着玄冰一般冷冷地看着他们。

    “端木青,你这个贱-人想对我们怎么样?”李静茹心下发颤,但是看到这个自己心里一直讨厌的女子,却又不甘心跪地求饶。

    “我们家虽然如今被贬为庶民,但是当今皇后可是我们家的女儿,你最好先想想清楚,别……”

    话还没有说完,脸上就噼里啪啦挨了好几个耳光。

    顿时一张精致的浮肿起来,嘴角也被打得裂开了。

    却是突然间出现的莫失。

    “皇后是么?”完全不理会刚才的那个插曲,端木青淡淡道,“那我就等着好了。”

    “郡君饶命啊!郡君饶命啊!不关我的事,是他,是他一个人的主意啊!真的不管我的事。”

    一群人当中,顿时爬出一个人来,显然就是李茂的三儿子李之。

    他原本就不如两个兄长,一直都是仰仗着家里的权势混个小官当当。

    此时他手指所指自然就是刚刚被暗影带出来的李为了。

    韩凌肆眸光一沉,这个地方就这么大,他们所有人都生活在这里。

    端木青和露稀遭到这样的酷刑时,不可能没有动静。

    这里却没有一个人出面来替她求情,没有一个人去救她。

    “打!”冷冷一个字吐出来,端木青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那站在人群后面的黑衣人,立刻拿出一根根铁丝扭成的铁鞭,没有丝毫感情地往他们身上抽去。

    顿时整个院子里哀嚎遍野,几乎已经听不出那是人的声音了,而是如同野兽一般的呐喊。

    “爹,爹,救我!啊!啊!”李静茹顿时在地上打起滚来。

    看到那边虽然被暗影制住,却没有遭受鞭刑的父亲,连连求饶起来。

    李为惊恐地看着这一切,身子如同筛糠般的颤抖。

    而站在那里发号施令的两个人,完全没有任何表情。

    丝毫也不为面前的场景所动。

    “大哥,大哥救命啊!”

    “大伯救命,大伯,大伯。”

    “郡君饶命,别打了,别打了。”

    听着下面的声音,端木情始终面无表情,看着那地上的土被渐渐地染红,一句话都没有。

    “停!”眼看着他们被打得正剩下了一口气,端木青冷冷地开口。

    如蒙大赦,李之和李静婉李静怡简直恨不能立刻上前对端木青叩拜起来,只是身体上的疼痛,却让他们力不从心。

    只能口呼感谢饶命之类。

    从一旁的一个暗卫手上抽出一把剑扔在地上:“我恨的是他,你们谁拿起这把剑,捅他一剑,就可以走了。”

    一开一合的嘴里吐出来的字,完全没有任何起伏的声调,平平的叙述着。

    但是下面一直呻吟不堪的人,却同时僵了一僵。

    “端木青,你这个魔女!你不得好死!”李为听到这话,腿吓得一软,直接跪倒在地,连裤子都湿了。

    丝毫没有理会他的话,端木青依旧冷冷地看着下面的人。

    一旁的韩凌肆,却狠狠地握紧了拳头,原本盛满了愤怒的眼睛,此时却全是担忧。

    因为他清楚地看到旁边的女子靠着他的身体越来越无力,身体也在不自觉地斗着。

    显然已经快要到她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了,可是她却好像浑然未觉一般,意识清醒而冰冷。

    他清楚地知道,此时她所有的行为都是她强烈的恨意在支撑着。

    而这种行为原本就凌驾在身体的反应之外,却在极度地耗损着身体的能量。

    “我能给的时间不多,若是过去了,你们就等着在铁鞭下死去吧!”

    此时这个女子就像是死神一般,而她的声音好像也是来自地狱的魔音。

    “端辣椒水!”

    下面那群人虽然听说过这样的酷刑,但是谁都没有接触过,到底是什么样的痛苦,他们都还不知道。

    李之却是尝试都不敢尝试,挣扎着爬到端木青的脚下,努力捡起那把剑,颤颤巍巍地爬到李为面前。

    “大哥,这是你做的孽,凭……凭什么要我跟你一起承担!别……别怪我!”

    说完闭着眼睛一剑刺向了李为的肚子。

    李为被暗影点了穴,根本就没有办法动一动,看到自己的弟弟就这么对自己送出了这一剑,只觉得不可置信。

    “李之,你怎么可以……这么混账!”开口骂他的是李开。

    弟弟一向不成器,但是却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二叔,你……”

    下面骂声一片,却都是李开和丁氏,以及李静茹。

    其他几个人却并没有开口。

    “你可以走了。”端木青淡淡地丢出一句话,李之几乎是在立刻抛下剑跌跌撞撞往门口跑去。

    “看来你们还没有决定。”

    她这话一出,刚才提过来的辣椒水便如雨一般洒落在他们身上。

    “啊!”

    一片凄厉的叫声,如同不久前露稀一般的凄惨。

    “我……我受不了了!”说话的是莫氏,她不知道是不是伤得比较轻的缘故,飞快地便爬到了李为的面前,二话不说拿起剑就捅了一下,转身就往外面爬去。

    这一次,却再无人开口相骂,因为新一轮的鞭子又开始挥动了,没有人还有精力。

    “啊!”第三个爬起来的是颜氏,带着的还有她的女儿李静婉。

    颜氏皱着眉头狠狠捅了一剑之后,便交给了自己的女儿。

    两人相扶着往外面爬去。

    一时间,在场便只剩下了李静茹,丁氏和李开。

    “哼!换种鞭子吧!”这一次开口的却是韩凌肆。

    他知道,此时的端木青其实是在通过这种方式发泄她心里的愤怒。

    但是他也知道,她坚持不了多久了,折磨这些人的同时,其实也是在折磨她。

    那些暗卫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鞭子,叫人看着就心胆俱裂,因为那上面一根一根分明就是铁质倒刺。

    “再挖一窝血蚁来,我看看他们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

    这一句话顿时让丁氏心理最后的一点防线也跟着崩塌了。

    赶在自己的女儿之前,一边呻吟着,一边痛苦地爬过去。

    “娘!”李静茹似乎是被母亲的行为所诱惑,紧紧跟着母亲上千。

    此时那个身上不断流血,已经奄奄一息的人,早就已经表示他的父亲了。

    他是她的救赎。

    李为睁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一步步靠近,却连话都说不出来。

    此时他真希望刚才那几剑能有一剑是刺到他的要害,让他即刻毙命的。

    只是他不知道,暗影在旁边,每一次那剑要刺到心脉的时候,他就会暗中发力,让它偏移。

    “都是你!都是你!你去死吧!”丁氏哆嗦着嘴唇,却是这样怨恨的话。

    李静茹如同痴呆一般,麻木地举剑,麻木地刺下,麻木地逃开。

    “啊!”李开只觉得背上的疼痛陡然间增加了数倍,那是深入灵魂的疼痛感。

    而接着便是骨肉被撕扯开来的感知,他几乎头可以听到那些皮肉随着鞭子剥离自己身体的感觉。

    “啊!我受不了啦!”他却竟然站了起来,发足狂奔到兄长面前,“大哥,你先走一步吧!”

    一把剑,顿时插入了李为的胸膛。

    兄弟两个互相瞪着眼睛看着对方。

    世界好像突然间就这样静止了。

    端木青终于转过脸,看向那个男人,嘴边勾起一丝笑意。

    李为突然发现,原来,地狱,真的存在。

    就在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端木青也终于如同被抽去了全身力气一般,瘫软下来。

    “青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