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众人同时转脸看过去,就看到韩雅芝皱着眉头走了进来。

    “你们不用管!”

    说完话,看了一眼床上的人,便要往外走,却被韩雅芝拦住了。

    “现在李茂和赵幽芬看到你唯一的念头只怕就只有拼命了。

    他们怎么可能会告诉你天元大师的所在?

    难道你还想要用强?若是不用强,你预备怎么办?”

    韩凌肆并不看她,一双凤眸只看着外面:“不用你管!”

    “你……”

    韩雅芝被气得胸闷,还想要说什么,却感到身上一阵寒意。

    竟是韩凌肆阴沉的目光。

    就为这一道目光,她便如同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呆愣在原地,再未阻拦,由他走出房间门。

    “暗影!”许久许久之后,韩雅芝方才淡淡地唤了一句,却没有了下文。

    但是端木赫分明感觉到有一道气息在她的那两个字之后,追上前去。

    朝里面床的方向看了一眼,韩雅芝眼睛里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神色。

    终究还是淡淡转身,往外走了。

    “二哥,这个女人是谁?”

    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对端木青保护的心态,端木素几乎立刻便对韩雅芝产生了不好的印象。

    端木赫看了一眼她渐渐远去的背影:“君昊的朋友。”

    “朋友?”为什么觉得她对韩凌肆的关心有点超出朋友的界限了呢?“什么样的朋友?”

    面对妹妹的这个问题,端木赫却摇了摇头:“这就不好说了,我们之前在一起玩的时候,也见过几次。”

    关于这一点,端木素也没有再接着问更多,说到底,那些现在都不是重点。

    端木青早些退烧,早些醒过来才更加的重要。

    孤山寺位于天京三十里处的孤山山顶。

    李茂赵幽芬早些年曾经在这里居住过,后来被贬谪之后,不愿意再在尘世生活,便仍旧搬到了这个地方。

    韩凌肆跟着僧人来到他们所在的院落时,老夫妻两个正在烧纸钱。

    这个时候再看李茂和赵幽芬,几乎都认不出他们原来的样子。

    此时两人都是一身极为简单的灰布袍,花白的头发上都没有什么纹饰。

    倒是如同乡下最平凡的一对老夫妻。

    但是他们看上去倒是比他们的孩子们更有气质一些。

    到底还有些仕人的风骨。

    看到韩凌肆,两个人都立刻皱紧了眉头。

    但是却并没有立刻说话。

    三个人便一个院外,两个院内地相互对望着。

    “你来做什么?”

    还是李茂先开口,却并没有如同想象中的暴怒奋起,这一句话,简单的五个字,竟好似寻常。

    而看他的脸色,似乎也并没有十分的愤怒,不高兴却是非常明显的。

    一旁的赵幽芬却不同,虽然极力克制着,但是对他的怨恨还是很清晰地从她的眼睛里流露出来。

    此时他也懒得去看那些,既然对方已经开口问了,他便也决定实话实说。

    “我来是想问天元大师的所在。”

    就那样站在院门口,韩凌肆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好像在向一个跟他关系普通的人,说一件十分普通的事情一般。

    “天元大师?”在李茂开口之前,赵幽芬却先反问,“你是想要找天池冰蝉?”

    关于天元大师,世人所熟知的便是他和冰蝉的关系,是以,赵幽芬瞬时猜到也不足为奇。

    韩凌肆并没有打算隐瞒,微微点了点头。

    和李茂相视一眼,随即大笑出声:“天池冰蝉可是救命的宝物,是那个贱-人端木青快死了吗?”

    那天的事情,在李开和李为的尸体送过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了。

    自然也知道端木青被李为折磨的事情,此时听到他说要天池冰蝉,自然而然地就猜到了。

    韩凌肆立刻眯起了眼,眼中陡然闪现过一丝杀机。

    但是,此刻他是要来想办法救端木青的命的,不可鲁莽行事。

    “我们两个都是半截身子埋进土里的人了,死对我们来说已经很近了,你的那些手段对付不了我们。”

    李茂看着韩凌肆,淡淡开口。

    “而且我的孩子们全被端木青杀戮殆尽,你难道还指望我会给她活命的机会?”

    韩凌肆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李茂。

    此时李茂的态度,韩凌肆才发现,其实他和赵幽芬的想法是一样的。

    只是一个从国公位置下来的人,不愿意同他多说什么罢了。

    “杀掉他们的人不是青儿,是我!”

    一句话,让对面的两个人顿时将视线重新落到了他的身上。

    “其实那一天青儿给了他们活命的机会,只要他们在李为身上捅上一剑就可以离开。

    实际上,她恨的人就只有李为一个,后来你的那些儿孙们也确实离开了。

    只是后来全被我的人追上灭口了。

    因为我不是青儿,我知道斩草不除根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你!”赵幽芬此时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一听完立刻就要冲上来。

    却被李茂拉住了,他的眼睛却还是看着韩凌肆的:“就算是你告诉我们这一点,在我们眼里你跟端木青并没有区别。

    我们是不会告诉你天元大师的所在的,你还是死了心,快走吧!”

    赵幽芬渐渐冷静下来,嗤笑道:“你还可以自己去长淮山顶上找,早点动身说不定还能早点找到,我看那贱-人脱不了多久了。”

    说到这里,她的脸上又闪现出几分报复后的得意来。

    韩凌肆表情淡然地看着他们。

    其实他知道他们的想法,无非是因为心死而已。

    因为没有希望,也没有目标,所以心死。

    心死了,自然也就无所畏惧了,无畏无惧的人便没有弱点,所以他们才可以这般平静。

    “我们来交换如何?”韩凌肆嘴边突然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在这样清晨的阳光中,却丝毫感觉不到暖意,反而那丝笑意还带上了些阴冷的感觉。

    “我们如今什么也不缺,你这个交换的主意只怕我们并不像参与。”

    李茂挥了挥手,淡淡道,“你还是走吧!”

    “哦?”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韩凌肆依旧倚在门口,“当真没有兴趣么?”

    “我想是没有的。”

    笑意越发的明显了:“你的意思是,愿意让你们李家绝后咯?”

    果然这话一出,李茂的脸色就变了变。

    赵幽芬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有些茫然地看着丈夫和门前的那个男子。

    “你什么意思?”压抑了许久,李茂才尽量用平稳的语气问道。

    “听说最近云南李四少爷过得还算是不错呢!”

    李彦定!

    这几天子孙的噩耗几乎让赵幽芬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此刻听到韩凌肆这句话,方才想起来,她还有一个孙子,被发配到了云南。

    而此时,显然,李彦定就成了原先庞大的齐国公府唯一的血脉。

    看了看两个人的表情,韩凌肆心底可以肯定赵幽芬是真的将这个给忘记了。

    但是李茂没有。

    那之前他一直的淡定就只是装出来的,他的软肋其实一直都在。

    心下又定了定:“或许你不知道,我的手里已经掌控了暗夜,四少爷在云南虽然有人照顾,但是要他的命,对我来说,也不难呢!”

    “什么?”李茂此时再也控制不住了,几乎是拍案而起,“你掌控了暗夜!怎么……”

    暗夜是东离皇室的一只秘密军队,专门替皇帝铲除异己,组织严密,纪律严明。

    被各国称为黑夜中插入敌人心脏的匕首。

    但是谁都知道暗夜只能由东离皇帝亲自掌管,而此时韩凌肆却掌管着暗夜,那说明了什么……

    “其实我对他的实力也不是很清楚,若是你执意不肯跟我交换的话,我也不介意在他身上试验试验。”

    “你……”

    李茂此时被气得不轻,整个李家唯一的血脉,也是他最怕暴露出来的人,却别韩凌肆轻易地看破了。

    “我如何能够相信你,若是我告诉了你,你却还是将他杀了怎么办?”

    叹了口气,李茂转过念头问道。

    很显然,这句话意思就是同意他的提议了。

    心下终于安定下来,韩凌肆唇边的笑意变得讽刺起来:“你除了相信我,别无选择。”

    这句话让李茂又是一滞,可是他没有说什么,因为韩凌肆说的是实话,此时,他根本就没有选择权。

    “但是反过来,”眸中神色一闪,韩凌肆冷声道,“若是让我发现你们给的情报当中有假的话,李彦定……可就蹦跶不了几天了。”

    两人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担忧。

    显然此时这个条件,似乎是他们答应也得得要答应,不答应也得要答应。

    好半天,赵幽芬才微微眯了眯眼,轻轻点头。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我在去之前,会先下达命令,若是我半个月还没有下山,就让李彦定陪着我一起死吧!”

    顿时,夫妻两个又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长淮山顶,环境恶劣,到处都是致命的陷阱,若是韩凌肆一个回不来,那么李彦定反而会活得更加安全。

    谁知道才动了这个念头,去立马被识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