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的热度一直没退,从那次韩凌肆说去找赵幽芬开始,已经是第七天了。

    整整七天,他没有一点儿消息传来。

    她,也没有一丝烧退的痕迹。

    云千也坦言,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而唯一能做的就是为她施针,以免烧坏身体的组织。

    露稀已经醒过来了,但是情况也依旧不容乐观,据说精神极度不稳定。

    相对来说,她的问题比端木青要小,此时所有人的心思都放在留青筑。

    那边也正好让她静养。

    端木素这些天一直都守在韩府,对端木竣始终都没敢说实话。

    只说端木青希望妹妹能够陪着在韩府过第一个年。

    知道她们姐妹感情好,端木竣也并未说什么。

    端着褐色的热水过来,采薇看到床上的人,眉头皱了皱眉,也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每一次看到都是这个样子,似乎万年不变的模样,她们都似乎开始慢慢习惯。

    绞干了帕子,端木素开始每天相同的事情,替她一点一点地擦拭着身子。

    “采薇!”

    采薇正要将药材放进香炉,就听到端木素惊慌的喊声。

    “你快来看。”

    凑到跟前,顺着端木素指的地方看过去,只见端木青的左臂肌肉里隐隐地有什么东西在游动。

    “这是什么?!”

    采薇看了好一会儿,面对端木素惊恐的样子,却只能摇了摇头。

    正好端木赫从永定侯府过来,听到声音连忙进来。

    看到她手上出现的奇怪现象,他也皱紧了眉头。

    “我去找云千。”说完便像是一阵风一般地跑了出去。

    “这……似乎是气血逆冲的现象!”

    屋子里其他人不太清楚这是什么意思,但是端木赫却吃了一惊:“青儿从来都不修习内家功法,怎么会有这样的情况?”

    对于此,云千也摇头:“青儿的身体十分奇特,我替她诊脉的时候就发现了。

    她体内似乎有一股巨大的能量,却又跟内力不同,我将内力度给她的时候,可以感受到明显的排斥。”

    “那是为何?”

    看了一眼屋子里所有人,云千犹豫了一下才开口:“我之前就知道她的体内有一种奇怪的封印,这种封印十分霸道。

    但是奇怪的是,青儿却可以承受得住,若是换做别人,别说还可以继续活下去,就在植入的那一刻,大概也就死的很惨了。”

    “哥,”端木素越听越心惊,“我看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奇怪了,是不是……我们该问问二伯父?”

    端木赫自然知道她的意思,他与端木青从小在一起生活,除了她两岁之前。

    若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了解那两年的过往,非端木竣莫属了。

    “而且,云大夫,姐姐现在到底如何?这气血逆冲会怎么样?”

    云千看了眼端木赫,却并没有开口说话。

    “气血逆冲一般是修炼内功心法的人,修炼方式不恰当时,才会出现的状况。

    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最要紧的就是赶紧运功调息,否则就会有走火入魔或者是筋脉崩裂而死的危险。”

    “啊?!”端木素手里的帕子顿时落到了地上。

    “姐姐现在根本就没醒,而且她也不会什么打坐调息,这该怎么办?”

    “唯一能够救得了她的就只有那只冰蝉了,可是韩凌肆还没有回来。”

    说到这里,端木赫心中一滞,闷得透不过起来:“不知道君昊情况到底怎么样了,长淮山深处几无人烟,毒蛇瘴气密布,更有许多诡异莫常的东西。

    他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说着,剩下的话,边说不下去了。

    但是谁都知道他没有说出来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韩凌肆大概凶多吉少了。

    “怎……怎么办?!”

    端木素瘫软地靠在床头上。

    “飞远,我们一起试试。”

    端木赫点头,让采薇将端木青扶起来,当先盘腿坐到她的背后。

    尚未开始运功,就可以感觉到她身体传来的热度。

    心下微微刺痛,连忙敛下心神,闭上眼,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凝神静气,自丹田提起一股真气。

    让它遍行筋脉,聚于掌上,缓缓贴上端木青的后背。

    刚一靠近,立刻感觉到来自于她身体里巨大的排斥力。

    让他一个不稳,立刻感觉自己血气翻涌,好在刚才云千已经提醒过他。

    此时虽然没有尽然料到,却也并未大意。

    连忙再提一口气,缓缓压制住自己体内的躁动。

    终于,血脉再一次平缓,只是输入端木青体内的那股真气,却依旧不得其门,无法进入。

    这是救她最后的方法了,不能放弃。

    脑袋里跃过这个念头,端木赫再不想其他,只顾着此刻进行的事情。

    终于,在多次的尝试改变之后,感觉到手心里,她似乎接收了一些。

    顿时大喜过望,但是随即,却又心底一慌。

    因为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竟有些真气不足起来。

    方才那番猛烈的输送,已经让他消耗浪费过半,而现在虽然已经起到了些作用,可是绝大部分还是流失。

    纵然内力再足,这样的消耗,也是绝对经不起一会儿的。

    脑袋猛然间一阵发黑,端木赫飞快地咬紧了下唇,立刻又清醒过来。

    他,必须要坚持下去。

    额头上的汗水,一颗一颗凝结,如同黄豆般滚落。

    没有一会儿,眼前又开始发黑,连意识也慢慢涣散。

    不行,要救青儿。

    不可放弃,强支撑起自己,让头脑再一起清醒。

    但是似乎这已经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清醒的间隔越来越短。

    突然一股灵气注入体内,脑海一片空灵。

    刚刚的疲软瞬间一扫而空,全身上下,似乎被注入了一道清泉。

    这清泉瞬间游走在他的四肢百骸,立刻感觉到自己充满了力量。

    彻底的清醒过来,才发现云千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

    而身体里的那道真气就是来自于他。

    而直到此时,他才知道,云千的内力竟然这样深厚。

    端木素和采薇小婉站在一旁,都皱紧了眉头。

    就算是她们都不懂这些东西,可是看到两人的样子,也知道定然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情。

    云千精致的脸上此时也布满了汗珠,就连鬓边的头发也都打湿了。

    而端木赫就更不要说了,一张脸简直就像是被水洗过了一般,更透出一种毫无人气的惨白。

    几乎都可以跟他身前的端木青相比了。

    而她,却还是原来的样子,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改变。

    不过一直站在她身旁的端木素却发现,左臂上那可怕的东西,似乎消退了一点。

    却也只是一点而已。

    如此,一个时辰悄然而过,端木素的心已经高高地被悬起。

    因为她们都看得出来,此时连云千都有些不对劲了。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飞快地落在云千的身边,二话不说,双掌拍在端木赫的背上。

    带她落定,才看清是莫失。

    她这些天都在留青筑和小儿胡同两处来往。

    对于端木青的事情,她知道自己有很大的责任。

    但是一向不懂人情事故的她,却清楚的知道,露稀的安危对端木青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个领悟,她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得来的。

    所以,在她回来之后,并没有论自己的失职之处,而是毫不犹豫地照顾起了露稀。

    有了莫失的出现,显然云千和端木赫的压力都减轻了一些。

    可是,这也只是一会儿。

    他们这样的做法,除了延缓一点儿,起不了很大的作用。

    而且,这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内力的一种极大浪费。

    终于,云千的身子晃了一下,手上的真气稍断。

    端木赫却是立刻软下了身子。

    其实到了最后,他已经是一个中介了,内力已经消耗到了极限。

    拦下莫失,云千喘了一口气才说出话来:“你还不如先替飞远护住心脉,凭你一个人,是不可能的。”

    看了看那边被端木素轻轻放回到枕头上的端木青,莫失眼中的犹豫一闪而过。

    接着便上前扶起已经是强弩之末的端木赫,运功给他补给。

    “现在……怎么办?”

    端木素的视线在他们三个人脸上一阵流连,带着哭腔问道。

    云千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没有办法了。

    即使是找到内功在深厚的人来也没有办法。

    她这次的情况,不但凶险,而且怪异,就是我,也从来未曾见过。”

    屋子里重新陷入沉默,谁都没有办法开口说话。

    床上的那个人,依旧安静的躺着,除了那一条狰狞的伤口,和惨白的脸之外,倒真是和睡着了一样。

    可她不是睡着了,而是醒不过来。

    她已经是命悬一线了,除了那尚未吐完的一口气,似乎跟这个世间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想到这里,端木素只觉得自己几乎透不过起来,四肢如同缺氧般得开始麻木。

    “青儿!青儿怎么样了?!”

    随着一个人影的窜入,一个男子的声音闯入所有人的耳朵。

    沙哑,急切,焦躁!

    可是落在众人耳朵里,却如同干旱时突然而至的一场甘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