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想不到端木竚如今竟然这样显贵,与帝后一同到来。

    三人浩浩荡荡在众人的拥簇过来,地下的臣子们自然是山呼万岁千岁不迭。

    待重新落座端木青才看清上面通明灯火下的三个人。

    皇帝和皇后还是一身明黄色的正装,而端木竚则是一袭紫红色的宫装,在灯光下华丽而妩媚。

    如云的秀发盘成灵蛇髻,露出一段颀长白皙的脖颈。

    经过上次的事情,皇帝似乎一下子老了许多,不经意间走上来的时候还是扶着内侍的手上来的。

    皇后显得有些憔悴,据说这些日子,她日日在深宫啼哭,为母家的亲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端木竚反倒是艳惊四座,精神奕奕,风头立刻将皇后给盖了下去。

    皇帝果然是十分看中她。

    同样身为贵妃,佟贵妃入宫资历比端木竚不知道老了多少,皇帝却将她的座位安排在旁边,佟贵妃之上。

    不过对于这样的安排,佟贵妃什么表示也没有,只是静静地坐着。

    许是因为知道皇帝对这个胎儿的重视,端木竚的双手始终都放在小腹上,呈一个保护的姿态。

    但其实,现在才刚刚有孕两个月不足,哪里会有什么感觉。

    开头必定又是一番场面话,众人听也都听得多了,也就没有什么惊讶,木然地回应着。

    今日的表演都是端木竚喜欢的,看得出来她显得十分高兴。

    只皇后坐在副席上一副仄仄的感觉,只是这个场合下根本就不会有人去注意她。

    端木青不免有些无聊,眼睛突然转到德妃那里,才发现她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对劲。

    再看赵御鸿,一向爽朗的他,此时似乎也有些心神不宁。

    就连她看了他这么久他都没有发现。

    现在想想,当时自己受伤的事情,韩凌肆等人隐瞒得很好,赵御鸿根本就不知道。

    但是这段时间里,他根本就没有来找过自己。

    “怎么了?”

    看她心不在焉,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却是赵御鸿,心里立刻就有些不舒服起来。

    他知道赵御鸿对她有感情,只是因为端木青却是坦然对待对方,所以,他也从来都不计较。

    但是,却也不代表,他可以容许她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别人看。

    “你在看什么呢!”

    端木青这才回过神,张了张嘴还是算了,似乎告诉他发现赵御鸿有些不对劲不太妥当,毕竟赵御鸿是她的朋友,又不是他的。

    “没什么,这宴会有些无聊。”

    唇边漾起一抹戏谑的笑意:“那我们出去玩吧!”

    “什么?”

    根本没有打算向她解释,直接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走。

    好在宴会来的人本来就多,他们坐的更是离上面不近,这样出去,也不会有人发现。

    “去哪里?”

    韩凌肆笑牵着她的手,却没有明确地回答她:“你去了就知道了,跟着我就是。”

    不知道他又在卖什么关子,但是知道他的性格,端木青也懒得再问。

    四处打量起这座夜色里的皇宫,与记忆里的几无二致。

    前世,她是三王妃,经常性的要进宫,对于这里还是十分熟悉的。

    但此时再看,却真的是恍如隔世的感觉。

    走着走着,不小心便走到了御花园内。

    韩凌肆突然伸手搂过她的腰,飞身上了一颗巨大的树上。

    直到了着树杈上,站稳了,端木青方才发现这里竟然别有洞天。

    一棵树长到丈高的时候,往三个方向开叉,中间倒是个极好的所在。

    这上面竟然有一架小巧精致的木床,而这个地方密密匝匝的树叶刚好将床给隐藏了起来。

    若非爬上来根本就发现不了。

    韩凌肆带着她突然往上一躺,随即不知道从哪里扯过一条毯子,覆在两人身上。

    这里是御花园,怎么想都觉得别扭,立刻便要挣脱开来。

    他却丝毫不放松,指了指天上:“你瞎扭什么,待会儿我又上火了。”

    他这话什么意思,心里再清楚不过了,顿时,脸颊又是绯红一片。

    果然乖乖地不再动弹了,抬头往上看去,就看到漫天星辰,竟是一个极好的视角。

    “夏天晚上过来看,还会更好看一些。”

    “嗯!”听到这里,突然间反应过来,“这个东西该不会是你放的吧?!”

    勾了勾唇,转脸在她面颊上亲了一口:“聪明,从前陛下老是要跟我下棋,偏偏他棋艺又不行,下着下着就天黑了,我懒得回去,就在这里过夜了。”

    “你!”说了一个字,却又说不出来,这个男人向来不能按常理论之。

    “哈哈!”将怀里的人紧了紧,韩凌肆笑道,“怎么担心我被禁卫抓到,会被杀头的对吧?”

    这可是深宫内院,若是被抓到,安个什么罪名都是逃不掉的,他却是一点都不畏惧。

    “你放心,夫君我可是无所不能的。”

    正要反唇相讥,却被他捂住了嘴:“有人!”

    端木青凝神听去,果然有人的声音。

    两人坐起,扒开面前的树叶,只见几个内侍一般的人带着一个女子,往前殿去了。

    皱了皱眉,端木青猛然想到:“那好像是栖霞姑姑!”

    “那是谁?”再一次躺倒,漫不经心地问道。

    “德妃的掌事姑姑!”

    “赵御鸿母妃的人?”韩凌肆微微皱了眉,颇有些不耐烦。

    “嗯!”

    “那又怎么样?”对于赵御鸿的事情,他就是不想让她过多牵扯进去。

    “我们赶快回去,我总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劲,栖霞姑姑平日里总在德妃娘娘身侧的。

    这一次不但没有跟随去前殿,还在这里被内侍带过去,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喂!”一把把她拉下来,韩凌肆不爽道,“别人的事情你总那么操心做什么?”

    知道他这个人向来是不惯己事不插手的,端木青冷冷道:“你不去我去,我又没让你做什么。”

    一看她是真的生了气,韩凌肆赶紧举手投降:“行行行!去去去,你要去我还能不跟着?”

    “我可没让你跟着!”

    “是我死皮赖脸死乞白赖非要跟着。”

    ……

    说话间,两人就已经匆匆赶回了前殿。

    此时的大殿跟刚才他们两人离开的时候已经发生了太大的改变。

    那些歌舞升平的样子陡然间没有了,大殿中央空荡荡的。

    也算不得空荡荡,有两个人跪在那里。

    赫然就是德妃和赵御鸿。

    “这是怎么回事?!”

    韩凌肆挑了挑眉,无所事事地耸耸肩帮道:“我怎么知道,看着呗。”

    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办法么?显然没有,端木青也只好安然坐下。

    谁都没有说话,而上面的三个人却是面色各异。

    皇后还是一副仄仄的样子,眼睛却不像刚才那样无神,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而端木竚却是神色木然,好像在看一场戏一般。

    皇帝满脸怒容地看着下面跪着的两个人。

    分坐在大堂两边的众臣子都是一副不关己事不抬头,恨不能变成透明才好的样子。

    很显然这件事不小,而且很有可能关系到皇室的秘密。

    不然群臣也不会是这个反应。

    究竟是什么事情呢?端木青心里飞快地盘索着。

    心下突然一惊,随即立刻让采薇附耳过来,嘱咐了几句。

    采薇会意,趁着人不注意偷偷溜出了大殿。

    “你做什么?”

    韩凌肆显然看到了端木青的小动作,想也知道肯定是在想办法救赵御鸿。

    但是此刻,连他们犯了什么错都不知道,如何去救他?

    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秘密?端木青一看到现在的情况就可以知道是因为什么?

    什么时候自己的王妃竟然跟别的男人有秘密了?

    想到这里语气自然就不爽了起来,连带语气都不好了。

    端木青自然听了出来,此时被这件事情烦着,实在是不想理会他的情绪。

    而他这句话更让她心里隐隐有些排斥,斜睨了他一眼,淡淡道:“与你何干?”

    一句话,让韩凌肆呆愣当场。

    随即,忍不住自嘲,是啊!与他何干?!

    心里生出来的咆躁真的很想让他立刻掰过她的脸告诉她:“我是你的夫君!”

    可看到她淡漠的侧脸时,突然间觉得这句话他自己都无力说服自己。

    他们一直都说好的,彼此不相影响,这些日子的亲密,大概更多的是一种因为感激而产生的感情吧!

    心,在这一刻,如坠冰窖。

    “父皇,关于此事,依儿臣看,栖霞姑姑大概最是知晓。”

    却是赵御行的声音在大殿门口响起,跟着他一同进来的还有方才端木青看到的那两个内侍,和被内侍带过来的栖霞。

    竟然跟赵御行有关!

    端木青微微眯了眯眼,下意识地去看坐在那边的赵御风。

    而此时的赵御风却表现得异常平静。

    就连端着的酒杯里的酒都没有丝毫的晃动,静静地如同端木竚一个样子。

    只是在看一场戏。

    这个想法,让前些时候,脑海里闪过的那个念头再一次划过。

    但是她还是什么都没有抓住。

    韩语嫣坐在赵御风的旁边,十分的温婉,脸上却反而带着淡淡的笑容。

    与这大殿上的气氛十分不相符,甚至于带着点儿诡异的味道。

    ~~~~~~~~~~~~~~~~~~~~~~~~~~~~~~~~~~~~~~~~~~~~~~~~~~~~~~~~~~~~~~~~~~~~~~~~~~~~~~~~~~~~~

    小寒:今天加更一章,终于有了两章存稿。

    亲们的留言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