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难道赵御风和赵御行结成了同伙?

    想到这里,端木青却又立刻摇了摇头,按照赵御风的性格来说。

    若是在之前,还有可能会依附于赵御行,让他出手,先替自己扫清障碍。

    但是现在显然不可能,因为两人实力相距不大。

    此时的赵御行已经起不了遮挡他的作用,他是绝对不会去找所谓的盟友。

    要有,也只会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利用。

    再看赵御行,端木青叹了口气,这个男人跟赵御风玩阴的,其实是真的差了一大截。

    “带上来!”皇帝一拍椅子,沉声道。

    谁都可以从他这句话里,听到他压抑着的怒意。

    栖霞姑姑此时已经被吓的全身发抖,看都不敢看德妃和赵御鸿一眼,乖乖地跪在了后面。

    “你说!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奴婢,奴婢不知道啊!”

    德妃皱紧了眉头,正要说什么,皇帝却先一步道:“你闭嘴。”

    虽然入宫以来,算不得十分得宠,但也是有尊贵地位的皇妃,皇帝何时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此呵斥过自己?

    一时间,就是一直保持着庄重形象的德妃,脸也被羞得通红。

    “父皇,此时十分蹊跷,儿臣绝不相信母妃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赵御鸿满脸焦急地为德妃辩解着。

    “那她身上的东西又是怎么来的?!”

    皇帝指着德妃身前的东西,怒斥道。

    这个时候,端木青才看清原来德妃身前一个小小的物什。

    虽然距离太远看得不是很轻,却也能够判断的出来,那是一个小偶人。

    心下也忍不住慌了一下。

    巫蛊之术在整个华天大陆都是被明令禁止的,只因为百年前的一场巫蛊之祸。

    几乎席卷了当时的整个华天大陆,每一个国家都在不同程度上遭遇了此祸事。

    伤亡不可谓不重。

    而此时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又闹出这一遭。

    其实巫蛊这东西说起来也悬乎,实际上到底有什么样的威力,很多人都不清楚。

    但是据说只有南疆的懂得异数之人才能成功驱法,达到巫蛊的目的。

    心底思来想去,转了几个弯,端木青唇边泛起一丝冷笑。

    果然如此。

    “你作为她的贴身侍婢,竟然敢说不知道,也算是失职了,来人呐!”

    皇帝这话之后,没有立刻下令怎么处置,而是等待侍卫上来。

    这中间的时间不长,但是对于等待处罚的人来说,却是无上的折磨。

    “是!陛下。”两个穿着铠甲的侍卫应声上来。

    “将这个失职的宫婢给我拉出去,当众行剐刑!”

    一听这话,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想不到皇帝竟然发这么大的火,剐刑已经是这世上几大极性。

    行刑者用一把极薄的刀片在受刑者身上一片片削下肉来。

    非削满三百六十五刀不可至犯人死命,否者行刑者将会被判处死刑。

    所以,剐刑的行刑者都是手法十分娴熟的老手,买一块肉都把握的十分精准。

    然而皇帝却下令当众实施剐刑,这对于一个女子来说,在处于极刑的同时,还要忍受当众侮辱的心理刑罚。

    在场的百官或能免礼保持镇定,但是那些诰命女子,无一不是脸色发白,瑟瑟发抖。

    唯有上首两位女子,相对来说,保持了良好的皇家风范。

    皇后虽然脸色不对,但是一直以来,她都是如此苍白的面孔,倒也不足为奇。

    只是端木竚,却让人不得不另眼相看了,在宫里,相对来说,她算是比较年轻的后妃。

    但是此刻她脸上的表情平静至极,好像丝毫都没有受到影响。

    而德妃额头上已经是冷汗涔涔,身子不受控制地发起抖来。

    栖霞瘫软在地,睁大了眼睛,像是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一般。

    那两个侍卫可不理会在坐的众人是何反应,架起栖霞就往外拖。

    直到这个时候,那个被灾难降临的女子,方才反应过来,连忙疾呼:“陛下,陛下,奴婢招,奴婢全招了。”

    情势顿转,所有人从方才那道皇命中急转过来,纷纷将视线投向那个女子。

    “回陛下,这……这木偶,确实是娘娘所制!”

    “你在胡说什么?!”德妃和赵御鸿同时怒喝出声。

    “到现在你还要抵赖么?!若非是你东西又怎么会在你身上搜出来?”

    皇帝怒吼一声,整个大殿顿时寂然无声,德妃和赵御鸿同时住了嘴。

    东西竟然还是在德妃身上搜到的?!

    端木青目光一闪,视线往德妃方才的位子上看过去,却,并无不妥。

    衣袖突然被轻轻的一个力道拉动了,端木青微微侧脸,采薇已经回来。

    “怎么样?”

    回答她的是一张小纸条,展开来,匆匆览过,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又悄声吩咐了两句。

    采薇便再一次溜出了大殿。

    “你……”韩凌肆眼看着她和采薇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做什么。

    心里想要问问,却一开口,有想到她刚才那句话,硬生生地将话头又给咽了下去。

    端木青转脸看向他,他却已经将视线移开了,好像方才不是他出的声似的。

    懒得管他,端木青自去瞧上面。

    “臣妾还是那句话!”德妃闭了闭眼睛,无声地磕了一个头,“臣妾不知。”

    “哼!不知,一句不知就可以推卸责任了么?!”此话一出,视线又转向栖霞,“你说!”

    栖霞显得十分紧张,看了看德妃,又看了看赵御鸿,显得有些犹豫,但是被皇帝一声怒吼,立刻又坚定了立场。

    “回……回陛下,娘娘……娘娘说陛下如今年事渐高,二王爷三王爷实力皆不弱,若是在陛下的有生之年再不立太子,倒时候只怕情势越发难以控制。

    而且就算是陛下立了太子,也不一定就是九皇子,所以,不如出其不意,先打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再趁乱起事,说不定到还有几分胜算,而且就算是不能夺得大位,到时候三足鼎立,也比如今被动挨打的局面要好。”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皇帝吓得,还是万事开头难。

    栖霞一句话说出来之后,后面的言语便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爽利。

    皇帝的神色越来越愤怒,看上去几近狰狞。

    想也是,不久之前方才发生赵御玄谋反之事,此时又是第二个儿子。

    别说是一直都凌驾于权威最顶层的皇帝,就是普通人也承受不住这种接二连三的打击。

    “这话虽然说得过去,但是尚有疑问。”一直安静坐在皇帝身旁的端木竚突然开口,倒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皇帝对她的宠爱当真是不做假,此时听到她开口,竟然将那满腔的怒火压制住了一二。

    转脸问道:“爱妃有何见解?”

    “这巫蛊之术,据说非南疆异人,不得入其门。德妃姐姐并非南疆人,此木偶若是姐姐所制,必定无法发挥出其妖法。

    那何故陛下方才心痛如绞呢?”

    这话竟然是在为德妃辩解,端木青忍不住看向两人。

    德妃果然满面感激,但是端木竚却并未见有什么异色,就像是在说一件及其普通的事情。

    “说!”皇帝听到这话,却并不是怀疑是有人嫁祸德妃,而是径自问她,“你是怎么知道这南疆异术的?!”

    德妃张了张嘴,好半晌才道:“陛下明鉴,臣妾从小到大,别说南疆了,就是天京也未曾出过。

    何来知道南疆异术之说?”

    “父皇明鉴,此事定然是有人嫁祸于母后。”

    “那……”端木竚似乎十分不解一般地看向栖霞,笑着摇头道,“那就是这婢女在撒谎了。”

    说着倚到皇帝身边,轻柔地替他抚着胸口:“就是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栽赃嫁祸,还安排着婢女说出如此一番话。”

    听到端木竚说自己撒谎,栖霞已经快要吓慌了,连忙扣头不迭。

    “陛下明鉴,奴婢绝没有撒谎,奴婢是德妃娘娘从宫外带进宫的,从来唯娘娘之命是从。

    今日是陛下在上,不敢欺瞒,方才招供。

    方才怡贵妃娘娘说德妃娘娘不知南疆异术,是奴婢在撒谎,奴婢有话要说。”

    “哦?”端木竚停下手上的动作,与皇帝相视一眼,不解道,“德妃姐姐从未出过天京,这是许多人都知道的事情,你还有什么好辩解的?”

    “陛下娘娘有所不知,德妃娘娘虽然从未出过天京,但是当年我们府上曾经收留了一位流浪的少年。

    那少年便是南疆来的,而且小姐与他从小在一处长大,后来娘娘入宫,那少年也离开了国公府。”

    听到这话,德妃和赵御鸿都瞪大了眼睛,这件事情一直都是镇国公府的秘密。

    栖霞当时是德妃的贴身侍女,自然知道这件事情的始末。

    当时国公爷是打算将她处死的,是德妃无论如何非要拦着,才留下命来。

    当时她也是发过誓的,绝不将此事泄露,谁知道,她竟然会在这样关键的时候说出来。

    而她的言语中,分明透露说那少年与德妃在家时的关系非同寻常。

    让认不得不浮想联翩。

    果然,端木青发现皇帝的脸色在听到栖霞的话时,陡然间变得十分难看。

    ~~~~~~~~~~~~~~~~~~~~~~~~~~~~~~~~~~~~~~~~~~~~~~~~~~~~~~~~~~~~~~~~~~~~~~~~~~~

    小寒:早点儿发出来,滚去码字,不出意外,明天还会有加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