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咳咳……咳咳咳咳咳!”一阵咳嗽声,让所有人都清醒过来。

    统一将视线投到那边的血腥之地。

    但是让所有人都觉得诡异的一幕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韩凌肆贴身靠着巨柱,而德妃却撞在他的胸口上。

    伸手将已经发懵的德妃扶到一边,韩凌肆皱着眉抚了抚胸口,又咳嗽了两声才开口。

    “我说德妃娘娘,你也太狠了吧!我这两根肋骨好像都断了,就算没断,估计也裂了几道缝了!”

    听到这话,众人才反应过来,但同时又十分震惊。

    他刚才是怎么过去的?为何谁都没有看到?

    “母妃,母妃你怎么样?”赵御鸿从极度的惊恐中反应过来,飞快地跑到德妃身旁。

    若说刚才德妃抱着必死之心往柱子上撞去的时候没有害怕,现在却绝对是害怕到了手软脚软。

    人都是这个样子的,若是一开始便死了,也也就一了百了了,但是若是没有死成,再回头去想,定然会十分后怕。

    此时她刚从鬼门关里回来,又听到儿子的声音,立刻便忍不住了,哭出声来。

    安慰了她一会儿,赵御鸿才抬起头看着那个依旧揉着胸口的人:“多谢”

    韩凌肆还是那般漫不经心地摆了摆手:“不客气不客气,人命关天。”

    虽然说皇帝此时对德妃的心彻底的冷了,但却绝对不会希望看到她血溅当场,所以,韩凌肆的这一出手,也让他松了一口气。

    “德妃娘娘,你也太不经事了,这么一个破和尚调戏了你两句,你就要这么以死明志,至于么?

    这上头还有陛下在呢!你啥都没做这么急做什么?!”

    两句话说得在场的人都是一愣,忍不住切切私语起来。

    这个东离的大皇子是脑袋被撞傻了么?

    这个僧人分明就跟德妃有过一段过去,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而且皇帝已经是雷霆之怒了,他还非得要挑这个时候去说上这么一段话。

    在场颇有些私下里跟韩凌肆玩得不错的青年官员或者官宦子弟,此时都暗暗怪他多事,惹事上身了。

    赵御鸿因为端木青的关系,对韩凌肆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般。

    而且据他调查,这个韩凌肆似乎还有些深不可测。

    因为,他几乎没有调查到什么东西。

    想到这里,赵御鸿抬起头,看向韩凌肆,却发现他脸上的笑容充满了戏谑。

    但是看向那个老僧的眼神却带着些认真。

    跟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赵御鸿却没有看出什么,这个人,跟他那一次在静宁寺后山的竹林里看到的并无什么变化。

    “不知道大师一向在哪里修行啊?法号又是什么?修行多久了?说不定我们曾经见过呢!”

    在众人的窃窃私语中,老僧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抬头去看皇帝。

    谁知道皇帝对韩凌肆却是出了格的容忍,任由他在这里插科打诨。

    “贫僧在静宁寺修行,法号道空。已经近二十年了,但是一直都在后山,所以并未曾见过施主。”

    韩凌肆一脸苦恼:“青儿,大师健忘得很,不记得我了。”

    他这句话却是向还在席上坐着的端木青说的。

    端木青偏头似乎想要看清楚那老僧的模样,但是很显然她坐得那么远是看不清的。

    所以也没有继续深究,只是笑道:“大师年纪大了,记不清是有的,你只跟他说种在后山的遗雪芬就是了。”

    听到这三个字,德妃的身子猛然间一颤,但是赵御鸿一直将她抱在怀里,并未曾让别人看见。

    只是此时大殿上的气氛委实怪异得很,一场十分严肃的审判,莫名其妙的就成了韩凌肆两口子和拉老僧的唠家常。

    “陛下,臣妾看,这件事情还是早作定断才好。”

    眼看着几个人的表情都不太好,端木竚轻轻提醒了一句。

    “诶!陛下,等一下,等一下就好。”

    韩凌肆却连忙拦住了,十分不好意思道,“这个大师审完之后定然是没有命在的,我有一个问题急需要请教,请教完了,再不打扰的。”

    让众人想不到的是,韩凌肆这样一个无礼的要求,皇帝竟然点头答应了。

    顿时赵御行的脸色一变,就连一直都坐在那里没有什么精神的皇后,眼中也闪过了一丝精光。

    “大师,我与拙荆之前与您是见过的,你当真不记得了么?”

    那老僧眼神有些飘忽,来来回回地看这面前这个俊眉如天人的男子。

    突然点了点头:“好像有点儿印象。”

    “这就好这就好,”听到他这么说,韩凌肆喜出望外,“大师还记得我,自然就还记得遗雪芬怎么种了。”

    说到这里,端木青也走了下来,同样显得十分高兴。

    “都怪我悟性不足,当日大师跟我讲了半日,回去我还是没能种活,试了几次都失败了。

    今日只好劳烦大师再讲一遍,我一定好好记住。”

    说这话,脸上还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来。

    但是相对于她脸色的变化,那老僧的脸色更加的难看。

    脸色陡然间变得绯红,似乎是着急发热一般。

    “王爷,王妃,这件事情待父皇将这案子审完再问不迟,眼下还是案子比较重要。”

    韩凌肆却带着歉意道:“大皇子你别急,就是让大师口授一下。

    你不知道,青儿这性子,种了几次种死了,府里都快要翻天了,再种不活,我看我那韩府,也别想要有一棵活物了。”

    端木青脑袋一黑,韩凌肆他一定是故意的,不就是说了一句谢谢么?!这么记仇!

    但是坐在这里的人,谁不清楚,这明显的就是韩凌肆信口诌的借口。

    偏偏皇帝摆了摆手:“快点儿吧!”

    把端木竚刚要开口的话堵在了喉咙里。

    “大师!怎么了?不会是这么多人不好说吧?”端木青浅浅笑道,但是随即又否认了,“说笑了,怎么也不会,这遗雪芬可是大师你最爱的花。

    而且那时候还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能够比你种得更好呢!

    更何况,虽然你年纪大了,但是刚才都可以认得出王爷,怎么样也不会把自己最拿手的东西忘了呀!对吧?”

    端木青这一连串的反问,终于让众人明白了,原来这夫妻两个是发现了这个老僧有问题。

    德妃一直看着那边,这个时候也忍不住蹙了眉头,但是随即便明白了过来,神色大定。

    “不如还是请空云大师过来吧!我倒是跟他挺熟的,那时候我不是还将大师的梅花露分了你一些么?说不定再喝些梅花露,大师你就想起来了。”

    韩凌肆偏偏在这个当口,再加了这么一句。

    谁都知道静宁寺的主持空云大师,有国僧之称,此时找空云大师过来,韩凌肆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这个老僧说的话是假的。

    果然他这话一出,那老僧再也保持不了镇定,开始瑟瑟发抖起来。

    端木青神色一冷:“大师,你的记性好像确实不大好啊!”

    “我……我这两年……精神不太好,一时给忘记了,等我……等我想起来在……在重新告诉王妃。”

    “可是大师,当时去找你的,是我不是他,而且,大师你由始至终都没有告诉过我那些话。”

    端木青的声音就像是魔音一样,在整个大殿上飘摇萦绕。

    “端木青你什么意思?”赵御行冷冷地开口。

    端木青冷笑一声,走到那老僧面前,韩凌肆先她一步点住老僧的穴道。

    仔细地在他的脖子上看了好久,终于眉头微微一皱,翘起唇角。

    手上猛然间一个用力,只见一块薄薄的,透明的皮质一般的东西出现在他的手上。

    “若不是前两天空云大师跟我说后山的道空大师圆寂了,真是不知道二王爷这场戏谁能够拆得穿呢!”

    韩凌肆双手抱胸,似笑非笑地看着赵御行。

    而此时终于有人反应过来:“看……那个人……”

    “大智?”镇国公府许氏带着些迟疑地看着大殿中的那个人。

    此时老僧的面目已经全部改变,那里还是方才那个人,分明一个三十几岁的汉子。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人是谁?”

    皇帝显然也震惊了,端木竚此时哪里还会去接这个话,只坐在一旁安安静静地等着。

    “陛下,这个人是易容过的,易容成的就是静宁寺后山道空大师的模样。

    而微臣一向与空云大师交好,经常去静宁寺,知道后山的那位隐居的道空大师是南疆人。

    几十年都在后山隐修,种得一种奇异的话,名字叫做遗雪芬,但是空云大师说,道空大师与我们言语不通。

    所以一直都未曾去过,深感憾事,不想前几日,空云大师说道空大师突然圆寂了,而且……是为人所害。”

    端木青在韩凌肆说话的时候,一直暗暗打量在场的所有人的神情。

    赵御行自然是神色恐慌,皇后也终于收起了病态,目露惊恐。

    而那边赵御风依旧云淡风轻般的模样。

    可是,端木青太了解他了,但是看他的眼睛,就可以看出那平静下的汹涌。

    心下蓦然一阵愉悦。

    而韩凌肆一转脸就看到端木青正眼带笑意地看着赵御风。

    ~~~~~~~~~~~~~~~~~~~~~~~~~~~~~~~~~~~~~~~~~~~~~~~~~~~~~~~~~~~~~~~~~~~

    小寒:加更加更,今天接着加更,晚上接着熬夜,亲们请叫我奋斗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