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行儿,这你怎么解释?”

    皇帝依旧唤赵御行为行儿,但是话里头的冷意,却让人无法忽视。

    “这……父……父皇!儿臣……”

    “陛下,可否容臣妾一言?”

    许氏表情凝重走出来。

    皇帝此时心里已经有了底,对于镇国公府的态度也有所缓和,便点了点头。

    许氏皱着眉看着那依旧穿着灰色僧袍的人:“禀陛下,此人……是臣妾府中之家奴。”

    “接着说下去。”

    许氏也不推诿:“此时事发经过,臣妾不知道,但是臣妾进府之时,娘娘正准备入宫。

    当时栖霞是没打算跟着去的,只是娘娘跟她感情一向要好,才会将她带入了宫。

    后来臣妾听母亲说过,其实当时栖霞似乎是不愿意入宫的,还吵过一次。”

    “啊!陛下,娘娘,饶命啊!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饶命啊!”

    此时栖霞那里还会看不清形势,连忙跳出来扣头求饶。

    “给朕原原本本地说出来,否认……”

    “陛下,奴婢,奴婢一时猪油蒙了心。

    当年娘娘要奴婢跟随入宫,奴婢心里是不愿的,因为私下里跟奴婢家乡的表哥订了亲。

    可是娘娘和国公爷都坚持,奴婢就只好进宫了。

    原本一入宫门深似海,万不敢再有旁的心思,但是前两日,皇后娘娘身边的南竹姑姑突然找到我。

    说是可以让我出宫,奴婢,奴婢一时间头脑发昏了,才……才答应了。”

    “答应了什么?!”

    最让人意料不到的,端木竚突然间开口问道,好像十分感兴趣。

    这个女人,一下子让众人觉得变幻莫测来了。

    刚开始看她的样子,似乎是想要至德妃于死地,但是现在又似乎并非与她为敌。

    “答应了……答应了今天按照他们交给我的话回答。”

    这么长一段话,说得栖霞已经是汗出如浆,几近脱力。

    端木青和韩凌肆早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席位上。

    反正该他们唱的戏,他们也唱完了,剩下的都是皇帝和他的儿子们的事情了。

    其实实在想不到韩凌肆会出面帮忙,本来她还在想该从那里着手。

    不得不说,很多事情,他做起来才会比较方便。

    刚想要说谢谢,但是一想到他方才说过的那句话,有赶紧地闭了嘴。

    韩凌肆好像看懂了她的想法似的,唇边也露出一抹笑意来。

    说不出的得意和放肆。

    而直到这个时候,端木青才算是知道了,赵御风的心思。

    只怕赵御行身边早就已经布满了他的眼线了。

    这一次是想要借助赵御行的手将赵御鸿除了。

    他对皇帝研究比较充分,早就已经看出来了,皇帝心里并没有确定皇位的人选,所以这个时候都在观察。

    赵御行这一次虽然除掉了赵御鸿,但同时也在皇帝心里种下了一根刺。

    而且赵御行的实力比自己强,到时候自然而然的就会让皇帝更加忌惮于他,而亲近自己。

    如此一来,简直就是一石二鸟。

    谁知道端木青和韩凌肆如此一搅局,倒是将赵御行给除掉了。

    剩下了一个跟他实力相当的赵御鸿,偏偏这件事情里,赵御鸿是受害者,让皇帝更加怜惜。

    这跟原来的设想可是差了一点。

    不过差了一点,却还是比什么都不动要强。

    这就是赵御风打好的算盘,不管中途出现什么变故,他总是有益无损的一方。

    此时大殿之上,赵御行和皇后都已经跪了下来。

    而皇帝派出去的人也已经回来,称确实在大智的屋子里发现大批财务。

    整件事情也就明朗了,皇后和赵御行一起策划了这一个局,目的就是为了扳倒赵御鸿。

    皇帝当下震怒,立刻就要发落了赵御行和皇后,但是当朝许多百官纷纷上前求情。

    纵然皇帝十分愤怒,却也不好违拗那么多朝臣的意思,最终只是将皇后和赵御行都软禁起来。

    其他只说回头再议。

    端木青略略一想,便知道了皇帝的意思,也不多言,自和韩凌肆往韩府去。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赵御鸿等在那里。

    “你怎么还在这里?”

    赵御鸿微微苦笑,摇头道:“今日若不是你们,我与母妃……”

    端木青摇头笑道:“既然是朋友,说这么多做什么?

    我也是刚巧发现了罢了。”

    她说的轻巧,但是赵御鸿知道,在赵御行和皇后的人面前动手脚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其实赵御行他们抓住的确实是道空大师,但是端木青让采薇立刻去通知就在附近的莫失。

    这些日子听风楼有任务在天京,所以,很快就召集了一批人。

    在镇国公府随便抓了一个人易容顶替掉了。

    至于为什么能够让那大智不敢说话,那是听风楼最擅长的事情。

    但是她都已经这么说了,赵御鸿也不罗嗦,点头只说了一声:“大恩不言谢。”

    说着便往外走了,眼看着他的背影几乎快要融入黑暗里,端木青才叫了他一句。

    撇下韩凌肆,小跑到他面前:“我有一句话想跟你说。”

    赵御鸿点头:“你说!”

    “如果这个皇位的得来,永远都这样循环往复,你当真还想要得到么?”

    这样轻轻的一句话,却让赵御鸿身躯一震。

    待他反应过来,端木青却已经走了回去。

    若是这个皇位的得来,永远都这样循环往复,你当真还想要得到么?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永远这样循环往复。

    他只要最终坐到了那个位置上,便是胜利者,谁还能够跟他来回的争夺呢?

    “你跟他说什么了啊?”

    “与你何干?”转了转眼珠子,端木青不理会他,自己靠着闭目养神。

    又是这句话!

    韩凌肆莫名的发现,这句话实在是太伤人心了,偏偏这个女人,着了魔似的,一天之内竟然说了两次。

    “端木青!”

    缓缓地睁开眼,看着他的眼睛里没有任何的情绪,淡淡的如同一汪平静的深潭。

    看到她这眼睛,韩凌肆原本想要说的话竟然一时间都说不出来了:“没什么。”

    对于这个答案,端木青也不去关心,她比较关心的还是露稀的情况。

    今日本该去看她的,却被这个宴会给搅乱了。

    看着她恬静的面容,韩凌肆在心底微微叹了口气,百般不是滋味。

    一连几日,皇帝像是忘记了宴会上的那件事情一般,丝毫没有提起。

    但是也没有说被软禁的皇后和二王府的赵御行。

    可若是谁当真以为皇帝忘记了,那谁可就算是自己害自己了。

    那一日,皇帝要对赵御行是以惩罚的时候,众多朝臣求情。

    原本以为是在大臣们的阻拦下,皇帝改变了心意。

    但是短短几天,那些求情的大臣们已经走了一半。

    皇帝不是因为这个缘故将其调任,便是因为那个理由让他贬值。

    更有甚者,花甲岁数不到,皇帝便说其年事已高,应当致仕回乡安享晚年。

    第一二日,大家尚未发现。

    但是一脸过了五日,皇帝都似乎还没有把人员调动好。

    认真分析之后,方才发现倒霉的都是那日求情的人。

    原来,皇帝是要给整个朝廷大换血啊!

    顿时整个朝堂人心惶惶,生怕一不小心就根赵御行挂上了钩。

    也不知道是谁开始,上了个折子参了赵御行一本。

    几乎是立刻,参奏赵御行的折子便像是雪片一般地飞向皇帝的案头。

    为此,皇帝丝毫没有感到烦恼,特意让文太傅将所有的折子所参之事,罗列清楚。

    一条一条,分门别类。

    半个月之后,便有关于赵御行的六十四宗罪出来了。

    经过前番那么大的动作,此时谁还敢吭声。

    这分明是皇帝自己要制赵御行啊!

    但是偏偏,皇帝还说了一堆恨铁不成钢的话,最后才于心不忍,含泪签发了处置赵御行和皇后的圣旨。

    倒终究没有下杀手,只是贬为庶人流放边关。

    而皇后,只能在冷宫里度过了。

    后宫里,中宫位置一倒,端木竚可谓是只手遮天。

    偏偏皇帝对她的宠爱得无以复加,任是谁也不敢有何言语。

    “回来了?”

    走进留青筑的时候,天都已经快要黑了,端木青的神色显得有些疲倦。

    “嗯!”

    韩凌肆走上前,替她揉了揉肩膀:“露稀的情况怎么样了?”

    说到这里,端木青的原本就不高的情绪更加低落起来:“还是老样子,完全没有好转。”

    “不急,还有时间,我们慢慢来。”

    对于这话,端木青没有回答,因为这样的话,她都已经停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对了,我们只怕得要去永定侯府住上几日了。”

    “怎么了?”

    这些日子以来,韩凌肆简直跟换了个人似的,在外面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只有他们两个人在的时候,却温柔的不像话。

    此时被他这力道捏着肩膀,端木青都忍不住泛起困来了,呵欠连连。

    “你的姑姑,怡贵妃娘娘今日向陛下求了个恩典。”

    “什么恩典?”

    “请求陛下特准她回家省亲。”

    “什么?回家省亲?”

    “是啊!说是怀着孕特别想念永定侯府,特请回家省亲。”

    “陛下答应了?”端木青十分讶异,对于后妃省亲,西岐是有十分严格的规定的。

    如端木竚这般家本就在天京的,其实极少数会准许。

    “答应了,而且批了整整十日。”

    ~~~~~~~~~~~~~~~~~~~~~~~~~~~~~~~~~~~~~~~~~~~~~~~~~~~~~~~~~~~~~~~~~~

    小寒:今天的加更完了,用一个朋友的话来说,每次遇到加更之后,就觉得自己是有了上顿没下顿啊!一句话戳到泪点,泪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