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果如韩凌肆所说,端木竚风风光光地回永定侯府了,以省亲的名义。

    在此之前,已经有礼部的人前往永定侯府布置一切接驾事宜。

    何处迎驾,何处歇息,何处议事皆安排的妥妥当当,生怕有一丝一毫的错漏。

    而端木青这个出嫁之女,在娘家有这样重大的事情的时候自然是要回去帮忙的。

    是以,仍旧住了舞墨阁。

    省亲的日子定在了三月二十六,相对来说准备的时间有些匆忙。

    但是永定侯府原本就在天京,端木竚也不是未曾来过,所以,准备一番之后,倒也不会失了礼数。

    只是让端木青想不到的是,端木竚前来的排场竟然会那么大。

    倒颇有些耀武扬威的味道。

    这个念头在端木青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但是随即便摇头否定。

    如何会有人在自己娘家耀武扬威?

    可是……

    蓦然间又想起前世永定侯府满门抄斩的场面来。

    站在端木青旁边的韩凌肆立刻感觉到她脸色的不对来,伸手握住她的手,方才发现她的手指冰冷得吓人。

    “怎么了?青儿!”

    回过神,端木青用力压下自己心里的恐惧,不自觉地就握紧了他的手:“没事!”

    眼看着她极力保持镇定地看着那省亲的队伍,韩凌肆心里闪过一丝异样。

    究竟是什么让她如此恐惧?

    在一长串的宫廷礼仪之后,端木竚终于到了早就为她准备好的行馆——栖凤阁。

    原本这个名字自然是僭越了,偏偏礼部按照端木竚私下授意拿了几个名字上去之后,皇帝勾的就是这一个。

    凤,是指什么?

    不言而喻。

    竟然当真盛宠至此,连这样的名分地位也不再顾忌了。

    为此,那里还有人敢怠慢,虽然位份只是贵妃,但是实际上有许多地方已经超过了贵妃的仪制。

    只是如今李姓无人,皇后、赵御行已然倒台。

    谁又敢多言?

    “臣等参见贵妃娘娘,娘娘金安。”

    由端木竣为首,所有永定侯府有品级在身者同向端木竚行礼。

    身穿贵妃服制的端木竚带着优雅的笑容端坐在垂帘后。

    “快快请起,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礼。”

    “礼制不可费,娘娘如此关切,臣等惶恐。”

    如此,端木竚也不多说,待众人坐定,方才开口:“娘亲进来身体可好?自上次又是半月不见了。”

    此言一出,众人齐齐变色。

    老夫人已然仙逝,何来娘亲之说?

    而她言下之意,自然是指秦姨娘了。

    这…分明是在打永定侯府的脸!

    所有人,都将视线投往秦姨娘。

    但见她面露惶恐,闻言出列:“娘娘严重了,奴婢怎当得起娘娘之‘娘亲’二字。”

    本以为就此揭过,谁知道端木竚却笑道:“娘亲有所不知,在本宫出宫之前,特向陛下请了一道旨。”

    说着示意一旁的女官拿出圣旨。

    刚刚起身的众人们此时又不得不再一次跪倒在地。

    “臣等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永定侯府秦氏,温恭贤良,俭素端慧,特赐故永定国公为平妻,钦此!”

    端木老爷子过世后是被追封为国公的,此圣旨不就是说,要将秦氏在此时扶正。

    这一来,永定侯府人皆傻眼,谁都想不到端木竚竟然会求来这样一道圣旨。

    更加想不到皇帝竟然会同意。

    “奴婢谢陛下恩典。”

    首先反应过来的竟然是秦氏。

    “娘亲,以后可就得称臣妾了。”

    “娘娘,先父已去,此命不合礼制,臣等无心做那忤逆不孝之人,还请娘娘代为美言。”

    端木竚方才还笑着的脸,顿时就阴沉了下来:“兄长这话何意?难不成你要带着整个永定侯府抗旨不尊?”

    “娘娘,父亲和母亲都已故去,何必要如此辱及先人?”

    听到端木竣这话,端木竚怒极反笑:“兄长这话说的好没道理,何为辱及先人?

    陛下金口玉言下的旨,是永定侯府满门的荣耀,如何能说是辱及先人?”

    端木竣还要说什么,端木竚却开口将所有的话都堵下了:“好了,这样大逆不道,违抗圣旨的话不要再说了,不然,本宫也没办法挡得住这祸事。”

    “娘娘所言极是,这自是我们永定侯府的荣耀,爹爹不过是一时间没有转过弯来罢了。”

    端木青的开口,让所有人都愣了一愣。

    包括端木竚,在她带着讶异的目光看着端木青的时候,对方也带着笑意看着她。

    却是丝毫看不出怒意,好似当真觉得这是一道极好的旨意。

    秦姨娘看到此刻的场面,似乎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听得端木竚轻轻一笑,似乎很是开心:“还是青儿明事理。

    罢了,本宫此时也乏了,娘亲留下来,其他诸位先回吧!将此圣旨供奉到祠堂里去才是正事。”

    她如今是高高在上的贵妃,君臣有别,众人自然不敢有什么异议。

    “青儿!”走出栖凤阁没有几步路,端木青就被端木竣叫住了。

    “爹爹。”

    “你为何要答应?”

    端木青看得出来父亲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其实父亲的性子他了解,别的地方可以容忍,但是唯独,对于亲人的事情。

    “爹爹,这圣旨不是我们想不接就可以不接的,这是陛下的圣命,既然娘娘能将这道圣旨求过来。

    难懂还有收回去的余地么?陛下并非傀儡,难道不知道这其中的关系?

    既然他能签发下来,自然有他认为的道理,我们作为臣子,其实根本就没有说不的权利。”

    这些道理,端木竣心里自然是明白的,但是他总是想要争一争的。

    “唉!”此时心里实在是不痛快,端木竣也不想要再多说什么了,自己一甩袖子往墨园去了。

    回舞墨阁的路上,韩凌肆眼见着她低头不语,忍不住问道:“你在想什么?若是真的不想如此,我去陛下那里看看?”

    听到这句话,端木青心里一动,这个男人总是有一种让人出乎意料的能力。

    他既然能说出这话,说不定他其实真的有办法。

    可是……

    转念一想,摇了摇头,端木青道:“算了,其实重点不在那圣旨!”

    “你是说怡贵妃?”

    有些讶异-地看向韩凌肆,他却勾唇一笑:“你想知道她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么?”

    “你怎么知道?”

    对于端木竚的怀疑,是来自于前世的记忆,这个理由怎么能够暴露?所以谁都不知道,在很早很早之前,她就在留心她了。

    可是,韩凌肆怎么会知道?

    很满意她的表现,韩凌肆突然勾过她的下巴,狠狠地啄了一口才道:“你忘记我是谁了?”

    嗯?什么意思?

    他是谁?韩凌肆啊!东离大皇子啊!不然还有呢?

    “我可是你的夫君,”韩凌肆摇了摇头,故作失望道,“知你莫若我嘛!”

    一句话让端木青原本的好奇瞬间破碎,这算是什么答案。

    但是心底里却又有些感动,若非真心关心她,又怎么能够发现她隐藏在心底的隐秘呢!

    “我发现你每次看到怡贵妃的时候,并不像是对姑姑的那种敬畏和亲昵,反而似乎总带着淡淡的戒备。”

    韩凌肆一边说着,一边看她表情的变化。

    却发现她面无表情,可这分明就是一种默认。

    “这是为什么?”

    面对他的这个问题,端木青无法回答,她总不能告诉他,她是活了两世的人吧!

    “你还知道什么?”

    停下脚步,端木青定定地看着他,有些审视的味道。

    但是韩凌肆却收敛了神色,不无心疼地看着她:“青儿,有些时候,能不能试着稍微靠一靠我?不要什么都放在自己的心里?”

    这句话就像是一只锤子,重重地敲在了端木青的心里。

    靠一靠他?

    可以么?

    她不知道。

    “唉!”叹了一口气,韩凌肆知道了她的答案,却也没有过多的失望。

    “先回去吧!回到舞墨阁,我再把东西给你看。”

    “东西?”

    嘻嘻一笑,韩凌肆的表情又恢复到平日里的样子:“莫失他们渗透不进去的地方,难道我也做不到?”

    这话说得端木青一愣,他对自己的一举一动如此了解么?

    “你是我的王妃,虽然我说过给你足够的自由,但是,我真的会担心你,上一次的悲剧,我绝不容许再发生一次。”

    他说这话的时候,左手停留在她的脖子上。

    她知道,那里有一条几乎已经很难看出来的疤痕。

    是李为的鞭子留下来的。

    鼻头隐隐的有一股酸涩涌上来。

    似乎这样的话,让她无法拒绝,终究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嗯!”

    蓦然间,好像天开了一般,天地清明,韩凌肆心头一喜,干脆将她抱了起来。

    “喂,你做什么?”

    可是对方却丝毫不理会她的惊呼,跳跃着便往舞墨阁方向去了。

    “走路太慢了,这样比较省时间!”

    这个回答,还真是,牵强!

    但是莫名其妙的,她却并不愿意逃开这个怀抱。

    或许,这个怀抱,借来靠一靠也是不错的吧!

    看着韩凌肆给的这些资料,端木青脸色越来越凝重。

    ~~~~~~~~~~~~~~~~~~~~~~~~~~~~~~~~~~~~~~~~~~~~~~~~~~~~~~~~~~~~~~~

    小寒:过些日子可能忙,有两场考试,所以趁这两天有时间多码点儿字,加加更,后面正常更新,大家表急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