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王妃怎么不在?”

    筵席上,端木竚突然开口。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端木青的称呼从“青儿”变成了“王妃”。

    好在整个永定侯府也就只有端木青这么一位王妃,所以众人也不会觉得不知所云。

    “青儿身体有些不舒服,臣正想代为转达呢!”

    韩凌肆脸上带着平日里的笑容,看不出真正的情绪。

    端木竚知道皇帝对这个东离大皇子很是不一般,也无意与他为难。

    只是到底显得不太高兴:“平日里活蹦乱跳的一个人,偏生本宫回来了,她便病得饭都不吃了。

    若不是本宫知道她的性子,还只当不想要陪本宫用膳呢!”

    端木竣忙道:“娘娘言重了,青儿去岁大病一场之后,身子骨就弱了,不思饮食也是常有的事情。”

    本来还没有什么,听到这话端木竚立刻目露嘲讽:“兄长这话说得急了,本宫不过是问一句罢了,你便如此一番说辞。

    我们家原本就是从平民的身份,靠着战场上打拼得来的今日之家业,后世当谨记勤俭才是,兄长如此宠溺小辈,只怕对我们家未来长远发展未有好处。”

    端木竣一听,脸上也有些下不来台,只好强忍了情绪:“娘娘说的是。”

    “既然觉得本宫说的是,那便由兄长带头,在外面吃饭吧!”

    这话说的所有人都跟着一愣,不知何故。

    “方才不是才说过么?要谨记先人之德!想当年,父亲和大哥攻打远国之时,可是餐风露宿呢!

    今日本宫好容易来一趟府里,便让大家一同回忆回忆当时的情形吧!

    也让后辈小子们有所领悟,与我们家的发展大计有所贡献。”

    “此时四月未至,外头尚且寒冷,二伯父年纪已大,素儿身体孱弱,怎么经得起这外面的冷风?”

    端木赫忍不住站起来,皱着眉头道。

    “赫哥儿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本宫与兄长谈话,你一个后辈竟如此插话,永定侯府当真如此没落了么?”

    这一席话说的林氏和端木赫双双脸红起来。

    “若说年纪,兄长不过刚过不惑之龄,倒是娘亲年岁甚大。”

    淡淡地说了两句之后,突然厉声道:“一个个的还杵着做什么?都没有听到本宫的话了么?”

    果然,便有几个宫人在外面忙活起来。

    显然是早有准备,不一会儿就将席面在院子里摆好了。

    接着就是陆续地往外面搬菜食。

    端木竣被气得手发抖,但偏偏又君臣之义摆在那里,让他发作不得。

    “娘娘,你这般做法,貌似有些不妥啊!”

    韩凌肆大喇喇地坐在太师椅上,斜斜地靠着,斜睨着上面的端木竚。

    “不知道王爷有何见教?难道本宫的家务事王爷也要置喙一二?”

    说着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般,“哦!本宫忘了,王爷如今也算得上是永定侯府的女婿了。

    但是,本宫由不得不提醒王爷一句,在永定侯府,你称本宫还得要称一句姑姑呢!”

    “如何高攀得起!”韩凌肆笑着摇头,“本王的姑姑从来都不会使用如此别开生面的方式,教育本王,所以娘娘的侄子,本王还真是当不起呢!”

    端木竚冷笑道:“当不起的意思是说,我们家端木青你要不起么?”

    韩凌肆也丝毫不为这句话所恼:“娘娘这姑姑,本王要不起,但是青儿……实在是不好意思,那是陛下赐婚的呢!

    娘娘似乎也没有什么资格置喙的吧!”

    “韩凌肆,你可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

    从一开始到现在,端木竚在永定侯府便是说一不二,何时有人敢这般语气与她说话。

    顿时间便有一种权威被挑战的感觉。

    “娘娘,那你可知道我是谁?”

    他是东离的大皇子,虽然是质子,但是东离和西岐的关系一直微妙。

    若是将这个人怎么样了,光是皇帝那里她就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个事实,端木竚自然是知道的。

    可是知道是知道,此时的这口气怎么能够忍得下去。

    看了一眼外面已经布置好的筵席,端木竚便不再理会韩凌肆,径自对端木竣道:“兄长还是带着大家一同出去吧!”

    “贵妃娘娘!”韩凌肆一个箭步上前,凤眸里已经是带着怒意,“你此番作为……”

    “君昊!”

    话还没有说出口,却被人叫住了。

    却是端木竣。

    知道他是因为女儿的关系,才对自己百般维护,端木竣心里自然是感到十分高兴的。

    但是眼下的这个情况,谁都看得出来,是端木竚故意要为难他们。

    他作为东离的质子,身份本就尴尬,若是一个弄不好,反倒惹来两国关系的不和谐。

    所以,就在韩凌肆要说出什么话的时候,端木竣立刻叫住了他。

    “娘娘也是为了端木佳的祖宗基业考虑,无妨!”

    说着竟当先往门外走,在席位上落座。

    天京地处北方,此时又是春寒料峭的时候,在这样的夜里,外面自然是极冷的。

    或许端木竣端木赫尚可,但是如端木素楚研女流之辈如何能够扛得住。

    “这是做什么?!”

    一个雄厚的男子声音陡然间传了过来。

    一看到来人,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

    因为这个人这个时候,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端木苍!

    “苍儿!”端木竣眉头一皱,“你怎么来了?!”

    却没有人看到屋子里端木竚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精光。

    “苍哥儿,你不是应该守在落阳关的么?”端木竚从屋子里走到门口,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她。

    “我若不是不回来,娘娘是不是打算将家里人全部都整到死啊?!”

    端木苍愤然道。

    虽然早就接到消息说怡贵妃会回家省亲,但是端木苍除了替自己家里感到高兴之外,并没有别的反应。

    但是几天前突然间接到密报,说端木竚却是回到永定侯府找麻烦的。

    就连端木竣也被她整得十分不好过,还加上了许多细节之处,直斥端木竚将永定侯府搞得乌烟瘴气。

    家里这两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端木苍心里总有种不好的感觉。

    想到如今家里就只有端木竣和端木赫两个男人,偏偏两个都是信守君臣准则之人。

    心里只怕他们会吃亏,便偷偷地赶了回来。

    谁知道一回来,就看到这样的情况,登时怒不可遏。

    “端木苍,你这是什么话?本宫是端木家的女儿,怎么会如你所说的那般呢!

    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如此对本宫心生不满,该不会是对陛下不满,借此发作吧!”

    “你在胡说什么?!”

    端木竣一听,也忍不得了,怒斥道。

    “端木竣,你在跟谁说话?”登时间瞪大了双眼,端木竚怒道。

    这一句话让端木竣的火气顿时压在了肚子里,天人交战了好一会儿,才垂首道:“臣一时糊涂,娘娘勿怪。”

    听她这么说了,端木竚才没有继续追究,一转眼看到端木苍愤怒的样子。

    便道:“本宫说的可是认真的,本宫回家省亲是陛下批准的,你如此态度,是不是对陛下的安排不满,对陛下不满?”

    “娘娘息怒,苍儿也是一时间情急,胡言乱语罢了,娘娘不要放在心上。”

    “谁知道你跟陛下说了什么,才让陛下答应你。”

    对于端木苍这句话,她反而笑出来:“你不清楚这一点,可是要去问问陛下?”

    “哼!”端木苍怒哼一声,“娘娘今日为何要为为难自己娘家人?”

    “为难?”端木竚目露疑惑,“本宫何曾有为难永定侯府?

    还是你认为让兄长带着后辈们在此体验先辈的苦难,便叫做为难。”

    “你不要在这里巧舌如簧,陛下看重娘娘,才让娘娘回家省亲,却不想娘娘竟然如此过分!你这简直就是在欺瞒陛下。”

    端木竚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下,转过脸吩咐下人将东西搬回去。

    看到她如此,端木苍脸色才转好了一些。

    然而,看着外面收拾得差不多了,端木竚却话语一转:“端木苍,你可知罪?”

    众人都是一愣,为由端木竣和端木赫反应过来。

    还来不及开口,端木竚缺先道:“你作为一个将领,不在落阳关好好守着,这个时候回京不会是另有图谋吧!”

    端木苍闻言身躯一震,随即冷声道:“若不是知道你歹毒心肠,我如何会赶回来?

    若是我不回来,还不知道你要嚣张到什么程度呢!”

    “这话说出来本宫一介女流都不相信,”端木竚嗤笑一声,“你还是老老实实交代,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为何私自回京?”

    说着面色突然一变,失声道:“你想要对陛下不轨?”

    这话说得突然,而且罪名扣得极大。

    端木竣和端木赫也是吓了一跳,连忙跳出来辩解。

    可是还未等到他们出声,一个尖细的声音却将他们的话全部拦住了:“皇上驾到。”

    顿时间,永定侯府的人乱作了一团。

    韩凌肆皱紧了眉头,这个端木竚究竟要做什么?

    就在这一刻,他清楚地看到了端木竚眼睛里闪过的凶光。

    皇帝来得太过于突然,当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人已经到了院子里。

    还是韩凌肆反应快,首先下跪行礼。

    端木竣目露忧色,但是又实在是不明白端木竚的目的所在。

    “陛下万安!”

    显然刚刚在外面听到了里面的谈论,面色显得十分不好。

    直到端木竚走到他面前,盈盈行礼,方才转好了一些。

    “爱妃,这是怎么回事?”

    伸手替他抚了抚胸口,端木竚眼泪就掉了下来:“陛下,臣妾只是奇怪苍哥儿这个时候怎么回来了。

    谁知道……”

    说了一半便又不再说,只是一副默默垂泪的样子。

    皇帝方才在外面虽然没有听多少,但是这几句话还是听到了的。

    此时果然将视线转到端木苍身上:“爱卿此时怎么会在此地?”

    嘴里虽然说着爱卿,但是目光中的质问却十分的明显。

    “陛下!”端木苍对于端木竚陡然间的发难也有些懵了,一时间竟然没有想好该怎么说。

    “咻!”突然一支利箭破空而来。

    ~~~~~~~~~~~~~~~~~~~~~~~~~~~~~~~~~~~~~~~~~~~~~~~~~~~~~~~~~~~~~~~~~~~~~~~~~~~~~

    小寒:看书看完记得留言的是好孩纸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