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因为禁军的来到,很快的这一场暴乱便被压制住了。

    除了两个黑衣人被韩凌肆及时卸了下巴之外,其他不是死在了刀剑下,就是死在了自己牙齿里的毒药里。

    因为此时干系重大,虽然陈剑南带了禁军过来,但是对外始终没有说是出了什么事情。

    皇帝此时也没有回宫,而是坐在墨园的椅子上,冷冷地看着跪在下面的一众人等。

    “谁来给朕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帝显然是气急了,厉声问了一句便不断地咳嗽起来。

    端木竚也跟着跪在下面,听到皇帝的咳嗽声,连忙柔声道:“陛下,无论如何,请保重龙体,不然,臣妾万死难辞其咎了。”

    此刻,皇帝似乎才注意到跪在下面的端木竚,挥了挥手:“你起来吧!此事与你无干。”

    端木苍一听,几乎要暴起,这件事情分明就是端木竚导演的,偏偏皇帝竟然如此信任她。

    韩凌肆和端木赫就跪在他旁边,看他要动的样子,飞快地将他压了下来:“先别动,看情况如何发展。”

    “臣妾不敢,此时是永定侯府的过错,臣妾是永定侯府出嫁之女,身上流的也是端木家的血。”

    端木竚一边流泪一边道,言语表情里全是自责。

    看得皇帝一阵心软:“竚儿,朕的身边如今可就只有你了。”

    端木竚闻言,又是一阵急急洒泪。

    皇帝伸出没有受伤的手:“到朕身边来。”

    端木竚这才跪行到皇帝身边。

    “陛下,今晚此事实在是蹊跷,请陛下明察。”

    皇帝冷冷地看了眼正在说话的端木竣,随即将目光转到了端木苍身上:“你可以告诉我,今晚你为何不再落阳关,而在天京吗?”

    端木苍急急叩首道:“回陛下,臣原本却是在落阳关,但是几天前突然间接到消息,说是怡贵妃娘娘借助省亲之名,在家里欺压父亲。

    才急急忙忙赶回来。”

    “苍哥儿,到底是谁在你那里胡言乱语,我是端木家的女儿,维护娘家还来不及,怎会欺压兄长?”

    “如爱妃所言,这道理好不通,且你身为将领,无召私自回京,可知道是什么罪名?”

    端木苍其他都好,就在于一个性子急,偏偏此时,他完全没有想过此时需要冷静,反而迎着皇帝的话而上。

    “陛下,臣所言句句属实,且臣回府所见,也确实如此,贵妃娘娘不知为何,对永定侯府十分不满,竟然不顾及家里人,要求所有人露天在外用膳。”

    听到这里,端木竚又是一阵伤心,跪倒在地,哭诉道:“陛下明鉴。

    臣妾今日突然想起逝去的父兄,感念他们为国家安危不顾及个人辛劳,心生感动,便提议大家一同在外用膳。

    也是为了告诫后辈,不要忘记当年父兄的艰辛,同时也不要忘记了父兄对西岐的忠诚。

    希望我们永定侯府,可以一直为陛下效忠,坚定这份忠勇。”

    这话说得好,皇帝当下便心软,但是看到这么多人。

    便又转过头问端木竣:“是这么样么?”

    端木竣一咬牙,点头道:“回陛下,娘娘确是此意,只是苍哥儿刚刚赶来,性子偏急,未曾弄明白娘娘的苦心,所以才至于误会。”

    “不光是指这一件事情,还有……”

    “大哥!”端木苍还要说话,却被端木赫喝止住了,“娘娘省亲回府后,一直都在教导我们,并不是如你所说那般欺压。

    大哥好好想想究竟是谁传递给你这个消息?”

    端木赫一句话,喝止住了端木苍,同时也让其他人陷入沉思,到底是谁将端木苍引到了这里,又是谁让这个永定侯府陷入此刻的局面?

    但是此时的端木苍却不是这么想,他只觉得自己心里有一团火在烧。

    此时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家人受欺负,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还要让父亲和弟弟委曲求全。

    而他心里的那股义气,让他怎么样也不肯说出来,那个秘密传信给自己的人。

    他知道,若是说了出去,那人必死无疑。

    “既然你说是有人传信给你,到底那人是谁?朕将他传上来,一问便知。”

    端木竣和端木赫都看着端木苍,盼望着能够在他的嘴里说出一个名字来。

    可是他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定定地看着地面。

    “陛下,臣妾相信苍哥儿也是一时的冲动,但是这一群人……”

    说着看了看那或死活没死的黑衣人。

    皇帝心里一震,怎么把这个给忘了,这里还有黑衣人在。

    “给我审问审问,他们究竟是何来路?”

    那两个黑衣人嘴里的假牙已经被拿掉了,陈剑南走上前,怒喝一声:“你们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何要行刺陛下。”

    “呵呵,我们不是说过了吗?这狗皇帝,早就应该被拉下台了,他不配。”

    一听这不是什么好话,陈剑南立刻甩给他两个嘴巴子。

    “怎么?还不让人说了?”黑衣人冷笑道,“端木将军为国捐躯,但是你们是怎么回报的呢?!这样忠奸不分的皇帝,凭什么让我们效忠。”

    “陛下,这些人并不是我的兵!”这件事情上,端木苍倒是没有犯浑。

    私自从落阳关回来,确实是他犯下的事情,但是刺杀皇帝,再给他十个胆,他也不会做。

    “苍哥儿,你怎么这么糊涂,这些年若不是有陛下的恩典,我们永定侯府哪里会有今日的地位和名望?

    你怎么如此贪心不足呢?!”

    端木竚不等皇帝开口,就哭哭啼啼地先训斥起了端木苍。

    让他好一阵郁闷:“你给我闭嘴!”

    “住口!”端木竣就是怕这个儿子不分场合的血性,连忙呵斥道。

    好在皇帝并没有因此而怒意相向,而是转向了韩凌肆:“君昊,适才你与那些黑衣人交手的时候,说这些人并不像是从军营里来的?”

    韩凌肆点了点头,在皇帝面前露出他极少数认真的神色来。

    “这些人的武功路数都承自一脉,而且却是不像西岐的武功路数,若说费有点儿像的话……”

    “如何?”

    “飞远,你看呢?”韩凌肆却没有回答皇帝的问话,而是转问端木赫。

    被他问得一愣,可是看到他眼睛里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端木赫静下心来,细细想了想,方才道:“似乎是远国!”

    “远国?!”皇帝一听,随即怒道,“这个小小亡国,竟然还敢蹦跶。”

    “陛下,臣听闻,凡是远国人,都会在他们身上刻上一朵木槿花,作为图腾,陛下让人检查一二便知真假。”

    韩凌肆声音不急不缓,但是却让那边两个未死的黑衣人紧张了起来。

    木槿花是远国的国花,在远国特别受到重视。

    甚至于作为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图腾,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

    陈剑南立刻让人上前,随便翻开一具尸体的衣服,果然发现在他的腰上闻了一朵小小的木槿花。

    皇帝的脸色在这一瞬间陡然变得十分难看。

    端木竚显然像是被吓傻了,直勾勾地看着端木苍:“苍……苍哥儿,你……你怎么会……怎么会跟远国有关系?!”

    端木苍一听,差点儿气得吐血,怒道:“你才跟远国有关系呢!

    我跟远国的关系,就是我祖父和我大伯带兵把远国给灭了,就这个关系!”

    听到他这么说,端木竚好像是放下心来了一般,抚了抚胸口:“这就好,无论谁跟远国勾结,我们家也是绝对不会跟远国勾结的。”

    但是就是这句话,却让皇帝眼中精光一闪。

    兵家有云,所谓,兵者,诡道也!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皇帝算的上是在战乱中登上帝位的,对于战争,他有切实的体验。

    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这样一句话。

    顿时,目光闪了闪,在陈剑南脸上扫过。

    立刻会意,陈剑南上前道:“陛下,此时干系重大,虽然永定侯府和远国有莫大的仇敌关系。

    但是为了国家的安危,臣建议,最好,还是查一查比较稳妥。”

    皇帝似乎有些面露难色的样子,但是最终,还是点头道:“查!”

    陈剑南立刻答一声是,接着便调兵遣将,往永定侯府各个地方去查。

    众人便陪同着皇帝一同在墨园里等待着消息。

    过了大概大半个时辰,每一个小队都陆陆续续地回来了。

    将所有人的消息都汇总了之后,陈剑南才往皇帝面前过来。

    皇帝看着他,脸上的怒意已经褪去不少,看上去比较平静:“结果如何?”

    听到这么问,陈剑南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显得十分坦荡。

    “回陛下,永定侯府,共一十七处院落,臣等已经命人仔细地搜查过了,并未曾发现任何与远国相关之物。”

    “嗯!”这一声之后,便没有了下文,谁也不知道此刻坐在上面的这个人的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陛下!”端木竚小心翼翼地开口,“臣妾相信,永定侯府是不会跟远国扯上关系的。”

    皇帝看了看她,又扫了眼依旧跪在地上的人。

    淡淡开口:“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