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立刻,几乎所有人都明白,皇帝所指的。

    向皇帝行了一礼,陈剑南便带着人再一次开始搜查。

    而这一次,正是墨园。

    端木竣的所居。

    静,比刚才的等待更加宁静。

    不知道这样的气氛因何而来,好像出了胸腔里的心跳声,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

    端木竣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好像无意之间自己忽略了什么,但是到底忽略了什么?

    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而端木赫和端木苍一样,心里明知道这里根本就不可能搜得出什么东西。

    偏偏那种紧张感挥之不去。

    “陛下!”

    陈剑南的声音,像是一道强烈的光线,打破这里的黑暗和凝滞。

    众人在这道阳光下得以喘息,但是下一刻,却又跌入到了更黑暗的恐惧中。

    因为他的手上分明是一个两尺长的盒子。

    既然是在搜查证据,那么他手上的东西,自然就是那所谓的证据了。

    端木竣感觉到端木赫兄弟两投过来的视线,只好看着他们摇了摇头。

    对于这个东西的出现,他确实如同他们一般,感到十分奇怪。

    光是那个盒子,他便从来都没有见过。

    “不会的!”端木竚脸色陡然间变得十分难看,好像在挣扎着。

    可是皇帝没有看她一眼,而是在端木竣的脸上停下视线:“爱卿可知道这里面是什么?”

    额头上有汗水涔涔而落,但是他来不及拂拭:“回陛下,这个盒子,臣……从未见过!”

    “从未见过么?!”

    皇帝点头,声音里有一种让人恐惧的低沉的力量。

    打开盒子,里面都是些文件书信类的材料,随便展开两件,果然都是和远国叛逆的书信来往。

    而有些东西,竟然还有端木竣的落款,那些字迹,他在折子上见过不少次了。

    “将永定侯府所有人,暂行关押!”

    皇帝似乎一下子疲倦了,淡淡地说了一句,便闭上了眼睛。

    端木竚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脸上却血色全无,瘫倒在地。

    皇帝看了一眼她,终究还是伸手将她扶了起来:“你就先呆在永和宫吧!暂时哪里也不要去。”

    “陛下!”

    看样子,端木竚还想要求情,然而皇帝已经摆了摆手:“不必多言。”

    说着便往外走去,突然又看向韩凌肆:“君昊,回府去吧!”

    顿时,整个永定侯府乱成一团,哭声震天。

    韩凌肆将端木竣扶起来:“岳父,你放心,我一定救大家出来。”

    端木竣还有些发愣,听到这话,回过神,看着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君昊,一定要保护好青儿,我就将她托付给你了。”

    韩凌肆这才惊觉,此时已经快四更天了,端木青还没有回来。

    重重地点了点头:“你放心。”

    “我对你很放心!”端木竣点头道。

    突然间想到一事,拨开身前的韩凌肆,对还没有走出门的端木竚道:“那屏风只是个幌子是不是?是你把东西放在我书房的?”

    端木竚停下脚步,闻言转过脸看向端木竣:“兄长在说什么?为何我听不懂?”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脸上却带着盈盈笑意,答案,不言而喻。

    “为什么?”

    端木竚没有回答她,而是用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作别。

    端木苍几乎快要扑上去,尽管他实在是不明白这个跟他一样,姓端木的女人,会突然对家里人这样发难。

    而就在端木赫拉住他的时候,陈剑南的手下已经走了过来。

    “走吧!”拍了拍两个儿子的肩膀,端木竣此时脸上倒是平静了许多。

    端木赫蓦然回首,便看到楚研,站在他旁边。

    头上的朱钗因为方才的混乱而变得有些凌乱,而双手却还是小心翼翼地护着小腹。

    五个月的肚子,此时已经十分明显了。

    静静地走上前,将她的发钗扶好,轻轻牵起她的手:“研儿,你怕么?”

    楚研抬起头,眼睛里是亮晶晶的泪水,却始终倔强得不肯落下来。

    摇了摇头,终于露出淡淡的笑意:“有相公和孩子在我身边,到哪里都不会害怕。”

    “对不起,都怪我……”

    “嘘!”楚研却伸出手指,阻止了他要说的话,“我们之间,不说这些,总之,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这是在西北那场战乱中,她被困,而他孤身返回去救她的时候,他说的话。

    没想到此刻,她却在这样的场合下,对他说出来。

    端木赫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紧紧地握住她的手。

    很多话,真的不必说。

    韩凌肆知道此地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了,当即再不停留,直接往小儿胡同赶过去。

    “青儿呢?!”

    显然云千已经睡下了,听到他的话,显得有些讶异:“她不是早就回去了吗?”

    “没有啊!”

    “她只说有一味药材不太懂,便往书房去查阅去了。”

    “后来呢?”

    “她查了好半天,结果说没有找到,就回去了,天太晚,连露稀都没有去看一眼。”

    听到他这话,韩凌肆心里“咯噔”一声,随即便想到她浑身浴血的模样。

    当下也来不及跟云千细说,自己飞快地跑了。

    连他在后面连叫了几声都不愿意理会。

    摇了摇头,云千终究还是自己进了院子,往房间里去了。

    但是关上门之后,立刻走到一旁的多宝格前,移动了一个小小的花瓶。

    只听得一丝微微地响动,多宝格后面露出一个石门来。

    从石门进去,没一会儿,就到了尽头,是一面墙壁。

    墙壁上有一个小小的灯盏,云千将那灯盏移动了一些。

    那墙壁便往两边移开,出现的便是一副卷轴。

    拨开卷轴,就看到了屋子里的情况。

    端木青还是坐在桌子前,桌上点了一盏灯。

    灯下放着几样精致的点心。

    “怎么还不吃?”

    看到是他过来,端木青摇了摇头:“我吃不下。”

    听到她这么说,云千也不强迫什么,只是淡淡地点头道:“我能理解。”

    “师父,我真的很担心,你让我回去好不好?”

    这样的话,端木青说了很多遍了,尽管知道结果是什么,但是却还是忍不住再问一遍。

    “青儿,我没办法。”

    “要怎样你才肯放我走?”

    抬头看了看外面的星辰,云千淡淡道:“怎么样都不可能,直到这件事情尘埃落定。”

    “什么事情,永定侯府出事了是不是?”

    将目光移到她脸上,最终还是开口道:“在墨园搜出了与远国勾结的证据,此时永定侯府所有人都已经被关押起来了。”

    “什么?”端木青心里一痛,忍不住捂上了左胸口。

    难道……

    难道还是要重演前世的悲剧么?!

    不……

    心里这样想着,眼前就好像看到了那血流成河的场面。

    似乎又看到父兄在自己面前身首异处的样子,端木青顿时头晕目眩,差点儿支撑不住自己。

    “青儿!”眼看着她要晕倒,云千连忙上前扶住她,“你还好吧!”

    “师父!”端木青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拼命地摇着他的胳膊,“师父,我求你,我求求你。”

    然而,云千只是将她扶到座位上做好:“你好好休息。”

    说完就往那幅卷轴走去。

    “师父!”

    身后随着她的声音传来的,却是双膝着地的声音。

    “我求求你了,我端木青没有这样求过人,但是这一次,我求你,求你放我出去,即使我救不了他们,也别让我一个人在这个地方等待。”

    心下蓦然间一痛,这样的感觉让云千觉得很奇怪。

    因为似乎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的痛觉了。

    再回头看了一眼依旧跪在地上的女子。

    单薄的身子此时不能抑制地颤抖着,带着些恐惧。

    让人……心疼!

    但是,这是他发誓,唯一坚持的一件事情。

    卷轴落下,室内又恢复一片如死般的宁静。

    只听得灯花突然“哔啵”地爆了一下。

    从前总听人说,灯花爆了,是意味着有好事情要发生。

    但是现在,她才知道,这样的说法是这样的荒谬。

    床上的露稀翻了个身,不知道是梦见了什么,喃喃了几句,接着又沉沉地睡去。

    端木青痴痴地坐着,眼看着外面一点点地放量,却一点儿睡意都没有。

    “查出来没有?!”同样一宿无眠的还有另一个人。

    暗影依旧站在黑暗里,脸上还是毫无表情,答案却还是相同的。

    “因为当时天色已晚,并没有人看到王妃的马车有没有驶出小儿胡同,无从查起。”

    “继续查!必须给我找到她!”

    韩凌肆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一点点的变冷。

    冷到让他忍不住想要打寒颤。

    脑袋里全是上一次找到她的时候,她浑身伤痕的模样。

    到底是谁?是谁将她带走了?她到底在哪里?

    可是没有人告诉她。

    “也许,这件事情,我们不该参与。”

    女子淡淡的声音传过来,带着清晨的雾气上的凉意。

    “你什么意思?”

    “那边的事情,差不多了。”

    韩凌肆眼中陡然间一滞。

    “还有多少时间?”

    “不多了,越快越好!”

    “不行,这件事情必须了结!”

    “西岐如今一滩浑水,我们不好涉足,而且,他,也快要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