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快要到的时候,却发现刚才那赵四牵着马似乎有些垂头丧气地走在街上。

    本来不想要理会的,但是看到他那表情,却还是忍不住又停了下来。

    “赵兄,还没有找到亲戚么?”

    听到林俞岩的声音,赵四一阵惊喜。

    随即又神色黯淡了下去,摇头苦笑道:“方才打听过了。原来他们都已经从天京搬走两年了。”

    听到这话,林俞岩原想要将身上的银子给他做盘缠回去。

    但是立刻又想到最近天京都是严禁出入的。

    想了想还是道:“若是赵兄不嫌弃的话,不如跟我去朋友家暂住两日,等城禁过了再另作打算如何?”

    听到这话,赵四眼睛登时亮了,又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会不会太叨扰了。”

    林俞岩本来就是豪爽的性子,笑道:“落地皆兄弟,相逢即有缘。哪里有那么多顾忌。”

    这话说得那赵四再也没有顾虑,果然上了马跟这林俞岩一同往前走去。

    直到走出几步路,林俞岩才想起来,这一次他并不是回自己家。

    这样带着一个人过去,真的没有关系吗?

    可是一扭头看到赵四那样高兴的表情,又不好意思说什么了。

    到了韩府门口,让人通报了一声,没一会儿,韩凌肆就走了出来。

    关于这个林俞岩,韩凌肆自然是认得的,也知道他跟永定侯府的关系。

    此时听说他来,立刻就明白他是为什么而来。

    说到底,有这份心,已经是十分难能可贵了。

    “翰墨来了!”

    林俞岩表字翰墨,永定侯府的人都是这么叫他,所以,韩凌肆也跟着如此称呼。

    “君昊!”林俞岩对于韩凌肆,虽然因为端木青的关系,有些吃醋,但他一向豪爽,知道感情的事情强求不得,所以并不会因此而跟对他有什么偏见。

    相反,两个人的关系一向还可以。

    “如今情况怎么样了?”

    话一说出口,看到韩凌肆警惕的表情,连忙住了嘴。

    接着拉过赵四介绍道:“这是我在路上结识的一位朋友,因为来天京投亲戚,亲戚搬走了,现在却出不去了。

    我便暂时将他带到你这里来了,你不会怪罪我自作主张吧!”

    韩凌肆状似不经意地在赵四身上扫了一圈,随即对林俞岩道:“你不至于那么不了解我。”

    说着连忙请赵四进去,吩咐人好好收拾客房。

    “赵兄,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跟翰墨有些事情要谈,只能先失陪了。”

    听到这话,赵四连忙称谢不迭。

    待两人离开,跟着管家,赵四将整个韩府打量了一遍,不住点头。

    这里确实是个不错的地方,看得出主人趣味高雅。

    “什么?!青儿不见了?!”

    关于永定侯府的事情,刚才大概已经知道了,所以韩凌肆说的时候,林俞岩并没有很大的反应。

    但是当他听到韩凌肆说端木青不见了的时候,却是忍不住暴跳而起。

    虽然两个人都喜欢同一个女人,但是两人也还算是朋友。

    可是看到朋友对自己的妻子如此紧张,韩凌肆心里还是有些不喜。

    “你先安静下来,我已经派人去找了。”

    看到他如此淡定的样子,林俞岩登时无名火起。

    “青儿都不见了,你竟然还安安心心地坐在这里?!”

    两个人别的事情都可以好好谈着,但是一遇到端木青的事情,那是无论如何也搅不清楚的。

    “我心里也很紧张,但是现在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我已经在努力找了。”

    “韩凌肆!你怎么可以这样?青儿嫁给你,你竟然这样对她?

    她是一个人啊!不是一件东西,你还不赶快去找?”

    这话说得韩凌肆心里十分不痛快了,天知道他心里有多着急。

    但是找人也是要分章程的,更何况暗影他们在这方面明显比自己更厉害。

    而他相信对于端木青来说,救出永定侯府人才是最重要的。

    偏偏被这林俞岩一说,好想他完全都不顾端木青的死活了一般。

    但其实林俞岩也是知道的,单看韩凌肆此时憔悴的样子就知道,他自己也必然是十分着急的。

    只是事关端木青的安危,他实在是冷静不下来。

    “你先告诉我,你来天京是做什么?”

    林俞岩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才道:“你不是废话,永定侯府除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来吗?”

    “可是你应该知道你是什么身份!你一个将军不在景南好好呆着,无召回京,这是多大的罪名你想过吗?”

    这话自然是对自己好,林俞岩也没有继续火爆着。

    而是扭了头道:“这些我都顾不得了,只要是永定侯府的事情,就是我林俞岩的事情。”

    “你一个人来的?”

    被他这样一问,他又将那冲天的豪情收敛了一些,最终还是道:“还有三千士兵,在石机岭那里。”

    原本只是猜测,到听到他说出口时,韩凌肆才真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糊涂啊你!”

    没想到林俞岩却道:“这我顾不得了,若是永定侯府真有什么事情,我是一定要救他们的,不管是用什么样的方法。”

    “然后你们就打算亡命天涯么?然后你的家里人就准备被诛九族么?然后你的士兵们就等着被杀戮么?”

    三句话反问得林俞岩说不出话来,只是脸上还带着不甘心。

    韩凌肆摇了摇头,他很少这么认真的跟别人分析事情。

    但是眼下的事情他必须要帮她解决。

    而林俞岩,是她的朋友。

    “我知道你担心,但是这绝对不是我们应该用的办法。”

    “那该怎么办?通敌啊!通敌叛国,这是诛九族的罪名!”

    韩凌肆点头:“我知道,但是既然是被冤枉的,就一定有办法洗脱。”

    “有什么办法?”

    “我正在查!”韩凌肆淡淡道。

    “陛下那边怎么说?”

    韩凌肆担心的正是这一点,他这边已经有了头绪,但是就怕时间来不及。

    突然间,灵光一闪:“你的人正好可以派上用场了。”

    “什么?什么用?”

    韩凌肆道:“不过可能要委屈委屈你的兄弟们了!”

    没过两日,就在朝堂上都为永定侯府通敌叛国一案而讨论的时候。

    天京五十里处的石机镇却传出有鬼怪作乱的消息。

    而且传得邪乎得很。

    都说是晚上听得到千军万马的声音,但是白天却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为了破除谣言,镇长带领村民到处查看,却在山谷处发现了许多铁蹄印记。

    除此之外再无发现。

    后来有年长的人说出,当年在那山谷发生过战争,死过不少士兵。

    这样一来,大家就更加相信那是死去的士兵出来作乱了。

    一不小心这个消息就不胫而走。

    几乎所有的村民都说听到了那声音,所以很快的就有村民陆续搬出。

    石机镇离天京很近,所以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京兆尹那里。

    为了避免人心慌乱,京兆尹特上奏皇帝。

    原本就为百事烦心,便立刻下旨让京兆尹带人前去查探。

    结果同镇长查到的一个样子,后来京兆尹干脆就派人夜晚守在山谷处。

    结果,人一守在那里,就没有任何的声音,跟从前的晚上一个模样。

    但是人一离开,就开始有了响动。

    后来连续几夜,都有人守在那里,便连续几夜都没有再闹过鬼。

    不过好景不长,这边不闹了,另外一个不远的镇上又开始闹了起来。

    如此三番四次,便开始有传言出来了。

    都说是靖将军的英灵显灵了,在天上带着兵马往天京来救永定侯府了。

    端木靖这个名字,在西岐老百姓耳朵里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当年就是他在那场战争中,让西岐有了一席之地,甚至于可以和东离抗衡。

    也就是因为有他,才让西岐的百姓过上了如今安居乐业的日子。

    所以,最开始永定侯府被查封的时候,还有许多的百姓前去请命。

    这也是造成此案迟迟未结的原因之一。

    但是朝廷毕竟是朝廷,虽然要顾及到百姓的情绪,却也不能失了准则。

    在越拖越后的情况下,天京的百姓也就只有等待了。

    谁知道此时突然间闹出鬼神来,又有人说出如斯一番话。

    顿时间又挑起了天京民众的热情。

    甚至于天京之外的百姓也聚集到天京城门口,为永定侯府请命。

    这样一来,原本就不好判决的案子更加不好判了。

    再说小儿胡同里的端木青。

    这些日子以来,或许是因为云千觉得这中方式好一些,经常让她吃两个补药,便让她昏睡。

    这样浑浑噩噩,端木青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

    终于又一次清醒过来,看到露稀呆呆地坐在桌子边,不知道在想什么。

    “露稀……”

    多日未曾开口,端木青的声音有些沙哑。

    那边的露稀一听到声音,身子陡然间僵了一下,但是随即便笑了笑,走过来。

    “今天是什么日子?”

    但是对于她的这个问题,露稀并没有回答,而是眨着眼睛淡淡地看着她。

    微微笑了笑,她又忘记了,露稀这个情况下是不会跟她说话的。

    终于坐起了身子,端木青试了试,身上还是没有什么力气。

    那药的药力还在。

    云千并没有因为她一直睡着而放松警惕,那个药大概她一直都有在吃。

    眼泪陡然间就落了下来,呆在这里,她都不知道会不会,永定侯府已经遇难了。

    “露稀,我想回家!我真的好想好想回家!”两句话说出来,心里的担忧和委屈陡然间爆发,端木青在这个时候,哭得像个孩子。

    但是,露稀只是递给了她一个药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