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抓住端木青的手,韩凌肆也不停留,当先顺着原来的路往外走。

    端木青体质偏寒,天气一凉,手便是冷的,此时被他握在手中,立刻感到一股暖意传来。

    而这暖意似乎从她的手心流向了四肢百骸一般,竟让她身体原来有的一点儿不适瞬间被压了下去。

    让林俞岩惊讶的却是韩凌肆的记忆能力,就刚才走进来了一遍,他竟然能够清清楚楚地记得出去的路。

    但是越往外走,那烟就越大,三人都将口鼻给遮住了。

    眼睛却还是熏的胀疼。

    而且原本还有些用处的火折子,在这样的弄浓烟中根本就起不了作用,三人就是面对着面,都看不清对方的样子。

    韩凌肆知道此时端木青的身子还十分虚弱,由牵着改成搂着,将她护在怀里。

    这山洞原本就挖的七拐八拐的,此时在这样的情况下,越见冗长。

    偏偏洞身狭窄,就算是轻功卓绝,在这里却也是丝毫施展不开来。

    只有加快脚步往外去。

    眼瞅着这里烟的浓度,约莫估计了一下出洞的距离。

    韩凌肆一把抱起端木青,冷静地对林俞岩道:“我们脚程快,跑出去,不然都会被这烟给薰伤。”

    林俞岩的轻功内力都不弱,跟在韩凌肆后面倒也不算是太吃力。

    只是越到外面,烟的浓度越高,三人的眼睛都没有办法睁开。

    若不是韩凌肆反应快,只怕都不知道撞到墙壁上多少回了。

    林俞岩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时不时地就可以听到身体和岩石撞击的声音。

    这样走了一段时间,终于还是停下脚步。

    只因为烟尘太浓,完全无法呼吸,到后面三人都是屏着呼吸的。

    可是和一口气憋得也有限度,韩凌肆和林俞岩还好,端木青却是不行。

    她只觉得自己喉咙辣辣的十分难受,而脸上因为呼吸不畅而极度充血,就连头都跟着痛了起来。

    林俞岩正想要闻韩凌肆为什么停下来,他却做了个让他先出去的手势。

    当下便知道定然是因为端木青的缘故。

    但是他并没有停留下来,而是按照韩凌肆的意思飞快地往外跑。

    因为他清楚,只要有人先到了外面,里面的人才能够脱困。

    就在端木青感觉整个肺已经完全掏空再没有一丝空气可供身体利用时。

    唇上突然一热,接着便感到有一口气悠悠地度到喉间,瞬间缓解了她肺里的不适。

    韩凌肆不敢多留,立刻便接着跑。

    可是,人的力气终究都是有穷的,一口气毕竟支撑不了多久。

    脚下一个踉跄,差一点儿将端木青摔下来。

    “韩凌……咳咳!”感觉到他的力穷,端木青心下一紧,但是一开口,就觉得嗓子眼火烧火燎的。

    “青儿!”

    同样,韩凌肆也是极度痛苦,这烟实在是太浓了。

    就算是他内功修为颇高,但是吐纳之术在这里却是派不上一点儿用场。

    端木青只觉得眼前越来越花,并不全是因为烟的缘故。

    就连近在咫尺的他,脸也都渐渐地看不清了。

    伸手想要够上那张脸,却有些力不从心。

    一瞬间,韩凌肆便感觉到端木青身体的变化。

    那是一种力气急速的衰竭。

    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呼吸不足。

    “青……儿!”声音却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他此时也是十分难受。

    就在这个时候,端木青却突然觉得左臂上传来一种凉凉的感觉。

    当她感觉到了的时候,这种感觉立刻十分明显起来。

    似乎是一丝丝的风在那里穿梭。

    就这么一下,却立刻缓解了她身体的难受。

    “韩凌肆!”

    听到这个声音,心底十分慌张的人吃了一惊。

    “你还好吗?”

    端木青的声音却再一次清晰地在怀里响起。

    “青儿,你……”

    话还没有说出口,便停下了,因为他感觉到这个山洞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虽然很细微,却逃不开他的感知。

    是有变化!

    变化的是这里的空气,好像这里的空气在流动。

    立刻回应着他的认知,脚下的空气好像都在慢慢地流动了。

    这是一个极好的现象,韩凌肆知道,若是能够这里的空气流动,改变流向,那么即使是空气稀薄,却也不至于伤身。

    没一会儿,两人都感觉到身边有气流涌动,而且方才因为浓烟带来的压力瞬间便被解了。

    就算是呼吸,也没有了那么浓的烟尘。

    “韩凌肆!”端木青的声音还是有些虚弱,但是听得出来,并没有受很重的伤。

    “你先睡一会儿!”伸手点了她的昏睡穴,韩凌肆才往外走去。

    说来这洞里的变化也实在是突然,但是却让两人有了活命的机会。

    再走了没有一会儿,烟竟然渐渐的都没有了。

    此后就再也没有了障碍,畅通无比的到了洞口,正好遇上想要返回的林俞岩。

    “青儿怎么了?”林俞岩的声音十分沙哑,但是言辞间的担忧却是隐藏不了。

    巧妙地转过身,避开他伸过来的手,韩凌肆解释道:“我怕她太累了,点了她的昏睡穴,并无大碍。”

    这样一来林俞岩也就放心了,不再多说什么。

    两人从洞口出来,就看到两个两个如同影子一般的人站在不远处,而他们脚下却是两个身穿夜行衣的黑衣人。

    韩凌肆淡淡地扫了一眼,掩去陡然而生的杀机:“带回去。”

    二人并没有出声答应,而是在一瞬间消失了。

    “他们是你的属下?”

    林俞岩是问句,可是语气里却是肯定。

    刚刚他一出来,就看到两人将那些未烧完的烟草用土埋了,而不远处就是那两个被制服了的黑衣人。

    看到他出来,那两人什么表示也没有,就好像是看到了路人一般。

    “嗯!”韩凌肆点了点头,“看来布置在这里的人并不简单,他们竟然费了这么久。”

    说完就运起轻功往韩府去了。

    “青儿怎么样了?”从卧房一出来,林俞岩就迎了上来。

    韩凌肆掩去眼底的不满,笑道:“没事。”

    这下才放了心,吐出一口气:“这就好。”

    看到他这番模样,韩凌肆忍不住问道:“你跟青儿小时候感情很好?”

    听到这样的问话,林俞岩原本想要气气他,可脑袋里却出现他们两人十指相扣的样子。

    终究还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青儿小时候没有人跟她玩得好。”

    “嗯?”

    说起她小时候,林俞岩知道的自然比韩凌肆多多了:“她小时候很少说话,也从不跟其他兄弟姐妹们在一处玩,我在永定侯府几年,几乎没有看到她笑过。”

    韩凌肆知道端木青性子偏冷,却也从来不认为她会冷到那个程度。

    “为什么?”

    摇了摇头,林俞岩道:“不知道,也没有谁知道,二婶婶也不爱和人说话,但是二婶婶却是很喜欢笑的,对谁都很温柔的笑,只是那种笑,却永远都显得十分客气。

    青儿却不一样,她连笑都不喜欢,有时候我找她说话,她也只是点头摇头,很少回答。

    因为这样,似乎也并没有人愿意去搭理她,所以小时候,她从来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甚至于,经常可以看到她一个人丫鬟都不带地走在路上。”

    这不是端木青,韩凌肆直觉上这么告诉他。

    他认识的端木青虽然话不多,但是心绝对是热的。

    她会为采薇露稀流泪,会为别人担心,会紧张,会笑……

    “那为什么,她现在又不似从前了呢?”

    “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似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渐渐地改变了。

    至于具体什么时候,为什么而改变,却是是没有人知道的。”

    对于这一点,别说是林俞岩了,整个永定侯府都没有人知道

    在林俞岩眼里看起来,端木青简直是突然间改变的。

    因为这一点,让他感觉十分奇怪,曾经深入地在永定侯府调查过,但是却什么都没有查到。

    后来想着,终究这也是好事,便也渐渐地放弃了。

    韩凌肆没有出声,只是听着他的描述,心里想着从前端木青的样子,莫名的生出一种心疼的感觉来。

    而屋子里的端木青,已经苏醒了。

    只是身体上的疲倦,让她不愿意起身。

    索性就窝在被子里闭幕思考。

    今天虽然情况混乱,但是她的头脑还是清楚的。

    在洞里的时候,她清楚地感觉到了左臂上的异常。

    就在那个手钏的地方,似乎就是从那里开始,然后整个山洞的气场都改变了。

    这说起来,却实在是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紧紧是一个手钏,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大的能量?

    虽然如此反驳,但是当时的感觉太过于真实了,让她无法将其归为错觉。

    而且,这不是第一次,上一次隐隐的似乎有这样的反应。

    是文雅轩起火的时候,只是当时恰好下了一场大雨,让她一时间忘却了。

    从被子里将左手伸出来,衣袖顺着手臂往下滑,端木青睁开眼就看到那只附着在自己手臂上的手钏。

    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围绕着它,似乎有许多的秘密?

    “你醒过来了?!”

    正想着,韩凌肆却推门进来了,看到她醒过来,显得十分高兴。

    “怎么一直盯着手钏看?”

    端木青皱了皱眉头,略微一思索,还是道:“总觉得这手钏似乎有些不寻常。”

    将衣服脱了往屏风上一搭,韩凌肆无比熟练的钻进被子,伸手将她搂到怀里,深深闻了闻来自于她身上的香味,才道:“是有些不寻常。”

    “嗯?”

    虽然知道端木青不想说这手钏的来历,但是他还是将那一次云千替她诊治时的发现告诉了她。

    万万想不到,当时竟然是这手钏救了她,端木青眉头顿时间皱了起来。

    如此看来,这东西竟还是一件宝物,那么秋白为什么要将它送给她呢?

    其实他们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而且到现在也就只有那一次见面。

    他和秋恬究竟是什么关系?

    ~~~~~~~~~~~~~~~~~~~~~~~~~~~~~~~~~~~~~~~~~~~~~~~~~~~~~~~~~~~~~~~~~~~~~

    小寒:下午一章有肉汤哦!嘿嘿